第四卷 龙蛇起陆 54.不配出手论奇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是什么香味?是不是天材地宝?”金式满嗅了嗅鼻子说到。

    武预却没有望四周看,说:“不是天材地宝,是丹药,有人在炼丹,极品丹药,能让人功行大进的那种,是什么丹药?闻不出来,似乎其中有一丝法则。”

    “什么,是丹药,还是那种极品的。”金式满两眼放光,他并不了解丹药,佛门也很少论及丹药,但他对丹药并不陌生,他在网上看小说时,那里面可是丹药满天飞,各种丹药数也数不清,他听武预一说,立刻明白过来。

    “这种丹药应该是那种丹成动天地的丹药,可是,别人所炼是别人的。”武预迟疑地说到。

    “修行人争那一线生机,天赐不取,反受其祸。”在这一刻,金式满没有迟疑,反而用小说中的话教育武预:“别人没有遇到,我们遇到,说明我们有缘。”

    说完,一纵遁光,直接飞了过去,武预没有办法,只行跟了上去。

    很快就看到前方山上有一群人,也许是守护累了的缘故,只有宋琦和戴秉诚在外面,其他人都已入了洞府,他们看到有人来了,宋琦问到:“来者何人?”

    “哈哈,问我吗?宁玛教的金式满,是你们在这里炼丹嘛,弄两颗来尝尝。”金式满哈哈一笑,神情狂妄。

    宋琦和戴秉诚相互望了一眼,这个家伙是不是有毛病,我们炼丹关他什么事,居然一上来就要丹药,要丹药也不是这样要,好像是他的东西一样。

    “丹药由我们所练,凭什么给你?”宋琦语意中已包含怒意。

    “丹药由你们手中诞生。并不是为你们所有,所谓宝物有知,择主而从。”金式满口气满不在乎,好像他的丹药一样。

    戴秉诚火了,喝到:“哪里来的狂妄想小子,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想来分享丹药。”

    武预倒是满脸愧色,不过他心中贪念占了上风。知道下来是一场硬仗,不由暗做准备,将飞剑法器准备好。

    金式满不仅没有愧色,反而笑了起来:“好,天生宝物。有德居之,既然不成生意,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说着,口中诵咒,正是六字大明咒,咒声一响,般若婆罗蜜金刚掌现。向下直拍了过去。

    一个大掌闪烁着金光,大小径丈,就是有些模糊,直向戴秉诚和宋琦拍了过去。心中升起了一阵快感,看你们得瑟,他还未得意完,戴秉诚动了。手中出现要杆大枪,脚下蹬地。身体蹿了起来,掌中枪闪现出耀眼的白色灵光,一枪过处,那只金刚掌顿时崩溃,不等他反应过来,枪头已明晃晃地到了眼前。

    武预一指飞剑,直落戴秉诚,他这是攻敌必救,想救下金式满,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自己在世俗间认识第一位修者。

    戴秉诚身形一偏,手中枪神奇一转,枪杆成弓形,就在这一瞬间,枪杆崩直,嗡的一声,将飞剑弹开,手中枪依然直指金式满,枪似乎化作一道夺命的闪电,直贯金式满。

    金式满以为自己那一掌对方就是不死,也得狼狈不堪,不料眼一眨,对方不但破除掉他的金刚掌,而且一枪杀向自己,自己陷入危机之中。

    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在他精修天都飞空诀,在枪要临身的一瞬间,天都飞空诀发动了,他的身形扯出一阵残影,在最后一瞬间,避了过去,戴秉诚枪尖之中,滴下一滴血珠,天都飞空诀虽厉害,还是慢了一点。

    金式满冷汗直流,差点就被对方一枪给击杀在这里,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破皮了,他不怪自己,反而恨戴秉诚,他可不认为自己不行,而是自己大意了,回过神来,他满脸恨意:“好得很,你居然敢偷袭我!”

    说完,口中一声“嗡”,身外金光闪现,一串光影带着他的意志,直扑戴秉诚。与此同时,宋琦却现出云水幡,幡摇之处,一条大河虚影出现,直扑武预,武预也手中掐诀,身边现出一**日。

    他们在此争斗,丹室之中的柳致知和张启威已经没有什么事,正在似有似无的照看着丹炉,现在是文火温养,丹已成功,接下来几日,炉火将熄,让丹药自然温养降温,现在两人正在观察天空中两人,柳致知用神念观察,对张启威说:“张兄,那个金式满好像思维奇特,这种人我是第一次遇到。”

    张启威也在用神识关注着两人,闻言说到:“是很奇葩,这种人能修行,真是难于理解,不过,另一人却不简单,好像出自名门。”

    “嗯,那个身后的光球,好像太阳一样,却没有太阳那样的温度,气势恢宏,将宋琦的云水幡生成的大河给镇住,这是什么法术,不过好像气势上有些熟悉?”柳致知在记忆中寻找。

    “通天红阳门的混元大日,对这种法术,通天红阳门是几十年前一个修行门派,不是纯粹道家,追求三教合一,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据说是混元门在世间的一个分支。”张启威说到。

    他这一说,柳致知恍然大悟,不怪自己有些熟悉的感觉,原来是混元门的弟子,柳致知笑到:“这就对了,我不怪对他的施法方式有些熟悉,原来是混元门的弟子,我可是与混元门打过不少交道,不过,都是不太好的。”

    他们说话间,上面战局已发生变化的,金式满想用声咒震动戴秉诚的心志,侵入他的心灵,不知戴秉诚心灵坚忍似铁,在他身边那么多修行者情况下,他依然不动心,只坚持他的本心,终于做到以武入道,光这一份,连柳致知都很敬佩他,金式满却想动摇他的意志,不想想自己心志是否坚定。

    光影闪烁,戴秉诚却是一枪破之,刚才虽然金式满念了一声咒,戴秉诚也当作平常,根本影响不到他,手中枪一紧,枪如龙,人似马,如同千军万马中一骑突出,在金式满眼中,戴秉诚一瞬间,似乎如恶魔附体,光一股气势,就足以让他魂魄都提不起勇气,枪已到面前,他勉力再用天都飞空诀,这回稍慢了一些,血花飞溅,一枪正扎在他的肩头,痛得他大叫一声,也亏他用的是天都飞空诀,身形飘摇不定,不然,这一枪就扎在他的咽喉之上。

    这一枪,将他扎醒,他的幻影一敛,退出了有数十丈,眼神之中,第一次有了惊恐之色,肩头流着血,满怀恐惧地望着戴秉诚,声音不自觉中已带上颤抖:“你是谁,想干什么?”

    戴秉诚摇摇头,反而没有了杀意,看他这个样子,实在提不起杀意:“你不要问我是谁,本来我准备告诉你姓名,现在算了,你根本不配我出手!”

    说完之后,也不再看他一眼,眼光一溜,看见宋琦与武预在相斗,武预一**日,护在身周,大江虚影,滔滔不绝,似乎将他吞没,然而,一**日不落,大河虚影却不能沾身。

    戴秉诚看到这一幕,也不说话,扬手就是一道三阳诛魔剑,一道火红的剑光直扫武预,武预正在用大日与宋琦的云水幡抗衡,忽然一道剑光扫了过来,虽不强,然而,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无奈之下,大喝一声,身后大日陡然放出耀眼的光芒,将宋琦的大河逼开一些,然后身体陡然往身后一合,似长河落日,那**日迅速膨胀起来,而他却脱身而出,戴秉诚的三阳诛魔剑已到,只听见如气球破碎声响起,紧接着,大河已到,将红日彻底淹没。

    而武预却已经消失,再次出现,离金式满不远,喝一声:“走!”身器一体,破空而去,金式满好像回味过来,也随之飞走,戴秉诚并没有追,而是目送他们离去。

    柳致知和张启威看着这一幕,摇摇头,柳致知叹息说:“不怪戴秉诚不杀他,估计以后他看到戴秉诚,都像老鼠看到猫一样了。”

    几日之后,丹药出炉,这次还是三十六颗,但丹药大了一些,釜中也没有破碎的丹药,知道这次比上次火候控制得好,依然每户六枚,分配之后,柳致知将丹炉还有些材料收入储物袋中,这个地方是忘世叟的,柳致知准备放弃这个地方,将丹炉搬回自己的道庐之中。

    大家就在此处告别,如果不出意外,今后众人将很难得再来这里,柳致知和阿梨她们直接回苗疆,而宋琦和赖继学回申城,各人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家,这次炼丹前后合计将近八十日,虽然炼丹花费七十二日,还有其他一些事情,时间将近三个月,算是较长的一次。

    柳致知飞行的并不快,边飞边和阿梨说:“这次炼丹共得到十二枚丹药,这批丹药却是比较珍贵,不过对你我没有多大用处,秋月珀服用了碎丹,得好好修行一阶段,如果不出意外,大概能达到阴神六七劫的水平,之后再服一枚,估计能突破阳神,就是不到阳神,也会离阳神不远,还有枫卯,我地考虑是让它服用,还是等它化成人形再服用?”

    枫卯在秋月珀手中抱着,听到这话,叽叽叫了起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