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55. 因事巧遇,双双展神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枫卯在秋月珀的手中叽叽地叫了起来。柳致知笑到:“你这个小东西,这么等不及了,好了,回到道庐,给你一颗羽神归元丹,你给我好好修行。”

    听到柳致知的许诺,枫卯不叫唤了,遁光迅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道庐已在望,柳致知从空中看向自己的道庐,朦胧之中,时隐时现,知道地脉在整合,还有些事情要做,之后大概一二年内,洞天就该成形,他是一个人,传说的有些大能能排山倒海,以自己无上威能开凿洞天,甚至能虚空开辟,不知那又是一种怎么样的威能。

    到了道庐,把东西放好,丹炉已经放到位,柳致知松了一口气,现在他并不畏梦观山人,道庐也今非昔比,梦观山人之能,恐怕没有几十日,休想攻破道庐的防护,毕竟道庐已能借地脉威能。

    他将丹药放好,给了枫卯一枚,让它自己去闭关,秋月珀也进入静室之中,闭关修行一阶段,柳致知却处理材料,进一步在开凿自己的洞天。

    时间过的真快,柳致知算算日子,离与丹尼非洲之巅之约战不足两个月,丹尼看样子已经已不下化神,他走的是成神的一条路,不知他有无信徒,不过他还在人间,说明他并没有成神,至多算上有了成神的资格。

    柳致知已经处理完洞天的事,秋月珀还在闭关,而枫卯却服食丹药,陷入沉睡之中,柳致知和阿梨说了一声,阿梨有些担心,柳致知笑着说:“不用担心,他想杀死我。几乎不可能,我现在可谓不死之身,必要之时,可以分身而走,元神分化,最多可达十二万九千六百缕,只要的一丝走脱,就没事。”

    阿梨心稍稍放下,但他不知道。柳致知现在做不到分成那么多,不过是其十分之一,而且,元神如果分化而逃,其恢复是很长时间。逃出越少,时间越长,如果是一缕,甚至数千年也不能恢复,弄不好,转世轮回,而且多世可能就是呆痴。只到最后觉醒。

    柳致知告别阿梨,先回申城,到了申城,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段成鑫打来的,关于星相师的事,政府机构费了好大劲,虽没有完全查清。但也有了些眉目,这好像是个第三帝国的复兴组织。具体什么情况,并没有查清楚,这知道这个组织是想复兴德意志第三帝国。

    柳致知心中明白了,这是一个纳粹组织,不过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居然没有透露出风声,就是到现在,依然不知其组织总部在那里,不由得人感叹其组织的严密。

    柳致知说:“我明白了,正好我一个多月后的一场约战,你们的意思是要我去一趟德国,恐怕不会与德国有关。”

    段成鑫说:“我们知道,不过是个轻松差事,你到德国,还有其它组织一些高手,是将这个组织注意力吸引到那里,它的总部我们猜想应该在南美,这不过给你一次度假罢了,另外,就与那些高手同行,毕竟不能丢我们国家的脸,我们主要力量会在暗中调查。”

    柳致知思考一会,说:“行了,我去德国,那些国外有什么高手?”

    “有北欧的白里曼?罗彻,南美的那位你认识,是玛丽莎,圣济会的肖,共济会也就是美国丹尼,欧洲教庭的约翰,还有一些,到时你就知道了。”段成鑫说到。

    “有不少老朋友,看来他们都是晃子?”柳致知说到。

    “不错,他们都是晃子,但他们都是高手,而且,你所接触的这些人,特别是你认识的,都是这次与那个组织有仇的,你说,你们聚在一起,那个组织能不惊心,而且聚在德国,其中寓意不言而明,大概他们会将主要注意力放在你们身上。”段成鑫说到。

    “看来,我去那里,实质危险重重。”柳致知说到。

    “危险倒不一定,你们都是一方之雄,他们未必动手,不过跟踪总是难免的,在你们背后,我们世界上几大组织都在行动,希望能纠出背后的黑手。”段成鑫说到。

    “这些老朋友,我倒想见一见。”柳致知说到,他话中老朋友,实际上没有一个是朋友,如果硬要与朋友扯上联系,只有玛丽莎可能算是一个朋友,毕竟他们之间没有利害攸关的事情,其他人都有相牵连的事,丹尼更是和柳致知有约战在身。

    柳致知乘飞机到了德国的波恩,这里不是他的目标的地,只是经过波恩,然后转向海德堡,这是一座老城,背景的青山,内卡河的绿水,刻满历史沧桑的古堡残垣,和尖顶错落、石径幽深的城市。

    海德堡老城依傍内卡河南岸而建,街道、小巷和主要建筑都保留着原来的古朴风格。老城既有曲折幽静的小巷,残破古老的城堡,又有闻名遐迩的海德堡大学。海德堡大学是一所开放的学院,根本没有围墙之类,如不留意,自身置身其中,都不会发觉自己置身于大学之中。

    柳致知来到了海德堡,先落下脚,反正时间还没有到,他顺便走访一下城市,在幽深的石巷中,柳致知意外见到一个人,开始都没有认出来,因不外貌相差过大,虽然修行者之间更多以个人气息来辨认,在没有留意下,几乎擦肩而过。

    “你是柳致知先生?”那个女人开口到。

    柳致知这才惊觉,仔细一查,对方身上波动时有时无,人也很年轻,外貌比较俊俏,柳致知从她身上气息,辨认出了她:“你是玛丽莎,天啊,你的变化真大,看来你得到羽蛇神格碎片,改变了外貌,我真的没有留意。”

    玛丽莎见柳致知认出了她,微笑着说:“神格碎片真是伟大,以前我不敢想,我回复到了年轻的样子,修行巫术留下的后遗症全部消失,我也没有想到。”

    他们说着,干脆拐进不远处的一间咖啡馆,坐了下来,柳致知替她点了咖啡,问到:“这次聚会的人都来齐了吗?”

    “还没有,大概要到正日,我只认识那肖和丹尼,当然还有你,说起来世事真是奇妙,共济会和我们有仇,却走到一齐。”玛丽莎说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大家都是明面上人,虽有仇,见面总得客客气气,再说这次是对付躲在暗中的纳粹组织,暂时放下各自的仇怨而已。”柳致知说到。

    “说得不错,这次在海德堡城堡会面,恐怕虽明面不好做什么,暗中小动作不断,对了,柳先生,你有没有看过地形。”玛丽莎说到。

    柳致知看了她一眼,她的意图很清楚,就是两人结盟,好应付一些事,虽然她得到了部分神格,已成长为一方高手,可是,对手也得到了神格,她不得不小心,与柳致知结盟,柳致知与南美方并没有利益冲突,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听说海德堡城堡在王座山上,我们这里要经过海德堡古桥,才能到达。”柳致知说到,他心中已对这次结盟首肯,但还没有明说出来。

    “要不,我作为向导,带你去游览一下,熟悉一下地形,过了海德堡古桥,登上奥登山,便看见王座山上古堡,怎么样?”玛丽莎说到。

    “行,我们两人不是本地人,也不是欧洲人,算是结盟,也好了解一下当地的形势。”柳致知微笑着说,把手中咖啡一饮而空,起身结帐。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到了海德堡古桥,海德堡古桥是一座有九拱的石桥,跨越内卡河南北两岸,于十八世纪年间建造。河南岸的桥头有一座桥头堡巍然屹立,与山上的海德堡古堡遥相应衬。桥头堡有两座圆塔,塔下面的门洞原来是海德堡老城的入城口,圆塔也曾经作过牢房使用。桥上有两座雕像,靠南面的是选帝侯卡尔特奥多,靠北面的是智慧女神雅典娜。海德堡古桥是海德堡美景和灵气的浑然天成的点睛的一笔,因而成为海德堡的象征。

    柳致知站在桥边,望着内卡河流水,盯了一会,玛丽莎也盯着流水,柳致知对玛丽莎说:“水行术法,不知你会不会?”

    “关于水的魔法,我从神格中学到一种精妙的术法,可以无声无息施展开来。”玛丽莎淡淡一笑,抬起手来,还水中一按,没有任何声响效果,但柳致知知道,河水之中,一条鱼陡然散开,没有任何不正常,游人在指点江山,但谁也不曾想到,河里一条鱼却无声无息的消失。

    柳致知微笑着说:“不仅在河里,实际上在天空也一样。”柳致知说着,用手一指天空之中,天空之中,一只苍鹰在盘旋,看似很平常,突然之间,像那条鱼一样,在空中散体,羽毛并没有四下飞溅,而是诡异的消失不见,好像被人从蓝天背景中抹除一样,而柳致知好像并不知道他所做。

    在海德堡座市的一座小型旅馆中,一个巫师正对着水晶球,陡然水晶球轰的一声炸开。(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