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99. 反者当是传承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应该称圣血,有人称为魔鬼之血,据说这种血液一滴就可以将普通人改造成超人,我们巫师组织受阿瓦隆的委托前来调查,过几天,阿瓦隆那帮人还会来人。”布斯说到,显然,他应该是这四人的头。

    “魔鬼之血,这样一来说得通,这东西对我们有用吗?”吉尔问到。

    “没有拿到手,我也不知道,阿瓦隆与王室关系密切,这些资料是从百年前华夏得到的资料,我们巫师组织中虽大多数人也信仰上帝,但并不虔诚,毕竟我们的先辈在教廷强势的时候,如不信仰,难已生存,除非真的是那些黑暗中家伙。说是魔鬼之血,也许是另一个神的血,昨天那股威能已不是人所能达到,上帝也不是唯一的。”布斯说到。

    “我们这几日就在这里休息一下,等阿瓦隆的人来到,与他们会回再说,就不要冒险了。”洛莉说到。

    布斯点点头,说:“就这样吧,希望其他势力不知道这件事,否则很麻烦。”

    他们在这里交谈,虽是英语,柳致知听得一清二楚,现在明白了,他们的确是冲着苌弘碧来的,柳致知装着什么也听不懂,这四个人他还没有放在心上,他们并不清楚真正的苌弘碧在什么地方,柳致知决定先找到传承人,事完之后,去看看苌弘碧所在那个地方,如果可能,将之取走,在其美朗杰所传来信息中,并没有具体说明,但只提到一点,那根本不是人所能取出,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机,从蛛丝马迹中发现申城博物馆中藏有一瓶,并去盗取。

    第二天,柳致知吃过早饭,便背着旅行包出发。他走的路大体上是从拉格到大岩洞,再到汗密这一路,近30公里,这一路先是原始森林中乱石路,夹杂稀泥和马粪。并不难走。过了大岩洞以后蚂蝗较多,普通人对此很讨厌,往往用用香烟烫和烧酒熏,但对柳致知来说。并不成问题,这些东西甚至不会近身。

    柳致知并没有完全顺路走,他更多是靠近多雄拉河,他是来寻找传承者,门巴族人口不多。这一点给他寻找传承者带来困难,其美朗杰并没有告诉他定了谁是传人,完全靠柳致知在门巴人中寻找合适条件的人,虽然大多数门巴人都应该能传承,但一门秘术还是有许多要求,秘术之难,在于入门,柳致知并没有时间长久在这里,如果随便拉一个人。柳致知虽可传承给他,但引导其入门,却要花大量时间,另外,这种秘术。柳致知也不愿随便传,万一所传之人以之为恶,那就是灾难。

    柳致知走了几个小村子,门巴人的村社中房屋很有特色。房屋多半是木顶、竹顶或草顶的两三层小楼,以石块、木板或竹篱筑墙。屋顶为人字形,上层住人,下层关圈牲畜。在走访也发现一些合适的人,但与他们一接触,又把他们否定了,他知道此事不能急,一路中寻访人,走得很慢,甚至不如普通人,天色渐晚,他已偏离旅游线路,前方山脚下有一个村社,柳致知决定去那里借住一个晚上,同时,也能考察这个村社,说不定有意外惊喜。

    柳致知到村头一家门前,有几个小孩看着柳致知的到来,先是一哄而散,然后又偷偷看着柳致知,柳致知并不懂门巴人的风俗,打量着眼前的这户人家,这是一个主要由木结构的房子,屋顶理所当然选用木头,而且还在上面加压石头,大概防止大风将屋顶的木头刮走。

    还未等柳致知上前敲门,主人已出来,是女主人,脸上带着忧愁,柳致知上前依汉礼拱手作揖,他也不知道门巴应该遵循什么样的礼节,心中还有点担心,对方是否听得懂汉语。一路行来,不少人听不懂汉语,但年青一代都懂汉语。

    “大嫂,我是一个旅游者,到墨脱来旅游,天已晚,能否在此借宿一夜?”柳致知说到。

    女主人打量着柳致知,脸色阴阳变化了几次,勉强冒出笑容,开口却是汉语:“尊贵的客人,你能来到,是我们的荣幸,请屋里坐。”

    柳致知随主人入内,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却是门巴语,柳致知听不懂,好像在问柳致知的来历。

    柳致知打量了一下房子,房屋由居室,同时兼厨房、贮藏室、牲畜间以及外廊、厕所等组成。居室中长年生着火盆,用于取暖防潮。这里因为雨水较多,屋顶采用的是坡顶,便于排水。木材是这里天然的建筑材料。墙壁、室内、地面可用木头,石头用的也比较多。

    柳致知虽没有有意感应,却发现屋内还有一个人,应该是他们的女儿,不过有点不对劲,好像身体很弱,柳致知问了一下主人的姓名,男主人达瓦,家中有一个女儿叫达瓦措姆。

    他们请柳致知在火盆边的铺垫上盘腿落坐,然后达瓦递了一支烟,柳致知摇头谢绝,他不抽烟。不大一会儿女主人端来一个黑色的小碗,里面盛满了黄酒。柳致知明白这是少数民族待客的习俗,就接过黄酒。酒一入手,柳致知脸色微微一变,端起碗准备喝。

    “不要!”冲出一个少女,身体很瘦弱,却有一股灵性:“不能喝!”

    柳致知放下了碗,淡淡地说:“这里面是毒蛇的毒液混合鸡蛋清,烘焙成粉末,溶入黄酒之中,你为什么阻止,他们是为你好,想借我的命给你?”

    柳致知望着这名叫达瓦措姆的少女,看她如何回答,这酒中的毒不能伤害柳致知,柳致知得到其美朗杰的虹光传承的知识,这是一种极其简单下毒手法,主要是借福,柳致知一入房中,就发现其家有一个病人,说是病人也不对,是一种虚弱,如果没有正确地方法,达瓦措姆活不过明年。

    柳致知这一说,三个人都傻了,达瓦措姆最快醒悟过来:“尊贵的汉家客人,我上过初中,汉家老师很好,传授许多我们想不到的知识,也教我们做人的道理,我身体弱,这几年身体越发虚弱,甚至能看到鬼怪,估计不久就会进入极乐世界,我不想害人,我父母为了我,特地向我们这一带一位会下毒的请教,对方不愿,但最后还是被他们诚心打动,告诉这个法子,下毒一个人,向他借寿。”

    “你信不信?”柳致知又问到。

    “我不知道,听说很有效。”达瓦措姆回答到。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阻止,你不怕死?”柳致知又问到。

    “我不想死,但我不愿害人。”达瓦措姆说到。

    “好一个不想害人,你有此心,是你的机缘,我问你,你从小是不是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柳致知问到。

    “你怎么知道的?”达瓦措姆惊讶地问到。

    柳致知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说:“你自己没有留意,你实际上天生报通,用现代话说,就是特异功能,是一种神通,许多小孩小时候常看见大人不可见的东西,但随着成长,渐渐消退,你却保留了下来,但也有一个害处,神通不是没有代价,消耗人的精气神,所以像你这样,很难长大成rén。”

    达瓦夫妇听到柳致知这么一说,哪里不明白,眼前这个汉人青年绝对不是普通人,当时双双跪倒,磕头:“汉人活佛,求求你救救我女儿,你想让我们怎么样都行。”

    柳致知并没有扶他们,他们向自己下毒,虽是门巴族有这样习俗,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错,但作为受害者,这几个头还是受得起。

    “你们起来吧,虽然你们做法依你们传统来说,并没有错,但对我来说,不显些报应,这种恶俗还要继续。”柳致知语气很淡,说到。

    达瓦措姆也跪了下来:“活佛,你饶过我的父母,我给你磕头了。”说着就要磕头。

    柳致知手虚抬,达瓦措姆磕不下去:“不要动不动磕头,我也不是活佛,我不会对你父母怎么样,你们都起来吧。”说完,一股柔力将三人拉起。

    “达瓦措姆,你很善良,我问你,如果我传你下毒之术,你学不学?”柳致知问到。

    “我不学。”

    “如果能救你命呢?”

    “如果害别人而救自己,我不学。”

    “非常好!”柳致知满意地点点头,取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颗丹药,就是当日黎青山所炼的培元丹,一股异香在屋内飘起,递给了达瓦措姆:“这是培元丹,能将你的元气补充足,使你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虚弱,你服下去,病自然好了。”

    达瓦家三人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夫妇俩连忙催促达瓦措姆吃药,达瓦措姆将丹药放入口中,她倒不担心柳致知害她,她的命本来就不长。

    丹药一入口,立刻化开,一股澎湃元气立刻走遍全身,转眼间达瓦措姆鼻尖上冒出了细小汗珠,整个人好像泡在温水中一样,苍白的脸上也起了红晕。

    柳致知感应着她身体的变化,点点头说:“达瓦措姆,这仅仅是治表而不是根除,你的异能还会不断消耗元气,唯有一种方法,就是修行,我受人之托,来此寻找传承者,你可愿意修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