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00. 暂为上师引修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修行?是不是像喇嘛一样?”达瓦措姆问到。

    “不错,正是那样。”柳致知微笑点头。

    “我愿意!”达瓦措姆说到。

    “达瓦措姆,你前来跪下,不是面前我,面朝神山南迦巴瓦雪峰,对,记住,你的传承来自其美朗杰,给他磕三个头。”柳致知说到,达瓦措姆依言磕头。

    磕完头,柳致知双目一亮,低低喝了一声:“以心传心,虹光度慧!”额头天目之处,陡然一道七彩虹光出现,直射达瓦措姆的额头,达瓦措姆一刹那间好像僵在原地,转眼间,虹光收敛,达瓦措姆闭上眼睛,脑中出现大量的知识,有苯教的修行之法,也有下毒之术,顿时明白了,还是传授了下毒之术。

    达瓦措姆向柳致知磕了一个头:“上师,你怎么还是传授了下毒之术?”

    柳致知坦然接受她这个头,说:“起来说话,这本是一个完整地传承,毒术为用,修行之法为本,毒术你很讨厌,但它毕竟是门巴人的传承精华,用它害人则邪,用它保护人,用它救人,则正,毒术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特殊的医术,你心很善良,我一路走来,考察了一些人,最终选定你就是这个原因,你盘坐好,依大日如来的七支座,你的修行,当行九乘次第,我引你入第一乘皮哇乘,含三百六十种祈祷法与八万四千种观察法,非为实数,仍言其多。”

    达瓦措姆开始依心灵所得传承密法而运行,柳致知则在一旁看护,他选达瓦措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达瓦措姆身具报通,极易入门,如是常人,就是在柳致知引导下,也至少耗时百日之上,这也是柳致知选中达瓦措姆的一个重要原因。

    达瓦夫妇见此。主动退开,准备晚饭,墨脱信仰以苯教和藏密为主,人们很虔诚,所以柳致知传法并未受到任何阻碍。

    柳致知没有修密法。他虽然知道。甚至也能应用,到他这个层次,不少别门的秘术都能用,这些术法说白了。不过是精神作用于外而体现,但不精深,每种密法之间,其实质大相径庭,所以柳致知只能引导。其实质还需达瓦措姆自己去掌握。

    达瓦措姆很快进入内明之中,苯教之术与显传佛法不同,其中更多巫术,同时也吸收了藏密许多精华,是一种身心并重的方法,起步也是注重气脉,让生命原力在气脉中运行,达瓦措姆天生报通,在柳致知精神引导下。生命原力在诸气脉中运行,身中七轮缓缓催动,自感体内光明升起,虽闭目,却非黑暗。

    柳致知满意睁开了眼。看着依然沉浸在功境中的达瓦措姆,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以后基本上靠她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达瓦夫妇有些紧张地看着女儿。晚饭已经准备好,但女儿依然没有醒。他们也不敢开口,生怕打扰了女儿。

    一个小时过去了,达瓦措姆还沉浸在功境中,眼睛依然闭着,手却动了,结出不同手印,最后定在一种皈依朝拜印,并没有睁开眼,盘着双腿却散开,向多雄拉雪山方向拜了下去,口中吟诵着一种苍凉的歌诀,这是门巴语,但柳致知知道是什么,这是九乘次第中第一乘皮哇乘中三百六十种祈祷法的体现,这一种正合于现在情景。

    她这一拜,一种意识似乎在虚空产生,柳致知熟悉的意志大潮又一次出现,这是多雄拉雪山中那个博大的精神,顿时轰然卷到,附近几十里范围内有灵觉的生命或多或少感受到这股精神大潮,那四个与柳致知有过一面之缘的英国巫师,并没有离开客栈,陡然脸色大变,他们又一次感应到那个神秘存在的威能,四人又一次苦苦支撑,不过这次却与上次不同,好像那股精神只是稍带关照了一下他们,比上次好多了,但四人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敬畏。

    柳致知也感应到,这次却丝毫未受影响,那股精神关照的源头却是达瓦措姆,好像是她所请来的,这股精神似乎在帮助她。

    柳致知心中升起一种明悟,原来苯教先天就是巫教一支,后来吸收了大量藏传佛教的理念,但根本上还是一种万物有灵的巫教,达瓦措姆一入皮哇乘,依祈祷法,自然与附近这种灵性精神相应,这种精神不用说,本是无意识天地精神蕴于大山,世代受崇拜,最终成为当地人心中的神,巫师在一定条件自然与之沟通,甚至借其强大力量完全世人无法想像的事,柳致知虽也明白这种传承,自己却未修行,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也是真正密法唯有真正去做,才领略其中玄妙。

    苍凉的歌诀一起,达瓦夫妇不由跪了下来,他们虽是普通人,那股强大精神聚于此,让他们心中不由产生敬畏,虽不似修行人那样感受到这股精神。

    达瓦措姆九次下拜,整个人似乎完全升华,九拜之后,那股精神也随叩拜结束而退去,达瓦措姆睁开了眼睛,见父母跪在自己面前,吓了一跳:“爸妈,你们快起来!”

    两人才起身,目光之中已带有敬畏,虽是他们的女儿,但现在他们的心中,女儿已不是普通人,而是成了神灵在世间的代言人,门巴族的信仰与藏族一样,很是虔诚。

    “措姆,刚才那个意志是不是多雄拉雪山的那个存在?”柳致知问到。

    “上师,是多雄山神山的守护神,也是我们这一带的守护神,上师你没有见过它?”达瓦措姆有点奇怪地问到。

    “我在前日感应到这个存在,很奇特,我并未修行过密法,我仅仅是代人传承,现在可以告诉你真正传承脉络,你的传承来自门巴族的其美朗杰。”柳致知开始将其美朗杰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许多事情并没有说,只是告诉她自己受其美朗杰所托,才来墨脱将他的一脉传承下去。

    柳致知这一说,达瓦措姆才明白原因,她的父母也才清楚为什么在这个季节,柳致知来此旅游,按理来说,这个季节,经常大雪封山,没有什么游人来这里旅游。

    “上师,你不是密法修行者?”达瓦措姆又问到。

    “不是,我也是一个修行者,却是汉人之中道门修行人,此事是受人所托而已,我对秘法理解并不深,也未修行,我有我自己的修行,不会放弃我原来的修行而改修密法,所以,我将你引入门,准备带你十天左右,以后就你自己修行,所有传承我已用智慧虹光传入你的心灵之中。”柳致知说到,他有自己的事,并不会在此多呆。

    “活佛,请用晚饭!”达瓦恭敬地说到。

    夫妇两手持铜壶,恭敬地敬上一碗黄酒,这次却没有下毒,柳致知看了他们一眼,接过了碗,喝了下去,两人一见碗空,立刻斟满,柳致知并不太懂门巴风俗,对达瓦措姆说:“措姆,我是汉人,并不清楚你们的风俗,但有一点,你父母对我下毒,虽未成,但还是要惩罚他们。”

    “上师,父母之过,我一身承担。”达瓦措姆跪了下来,柳致知手一拂,不让她跪下。

    “你的孝心我知道,但他们种的因,应该由有他们承担,你代替不了。”柳致知说到。

    “活佛,你就惩罚我们,与措姆无关。”两人又要跪下,柳致知御物之力出,不让两人跪下。

    “我不是活佛,我的修行不同于藏传佛教,放心,我不会要你们的命,达瓦措姆,从明天起,我带你去游历,大概十天,让你与父母分离,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也是对你的指点,这十天之后,我会返回汉地,以后修行靠你自己。”柳致知说到。

    达瓦措姆觉得很正常,便说到:“上师,措姆听从你的安排。”

    而她的父母脸上却露出迟疑,显然不放心,达瓦措姆还未成人,也未离开过父母,不知道受什么苦,柳致知见他们的表情,淡淡地说到:“你们下毒虽是门巴风俗之一,但已是害人之心,别人的命与你女儿的命是一样的贵重,这十天,你们可以向神灵向佛主忏悔,人最重要是有自己良心,做任何事都得将心比心,暂时分离之苦,你们都受不了,好好想想。”

    当晚,达瓦措姆父母安排柳致知休息,柳致知摇摇头,就独自坐在火盆边,双目垂帘,第二天一早,一家人起来,知道柳致知今天要带达瓦措姆去游历,便开始准备。

    达瓦措姆身着无袖无领的宽大褂子及花色长裙,脚穿绣花毡靴,戴项链、耳环、戒指、腰链,因考虑到可能在野外防身,腰间还带了一把银饰小弯刀,还准备了一些干粮,却让柳致知给制止了,作为一个修行人,在野外自能解决饮食问题。

    这一切准备好,夫妇两人才恋恋不舍将达瓦措姆和柳致知送出村子,又送出很好,还远远望着两人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两人,还站在那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