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03. 夜半魑魅悄然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刘老师也伸出了手,两人握在一起:“幸会!刘学瑞,以前来此教书,见此地风景好,便落户此处,这是我老婆雷瑛,与我一样,也是一个教师,在这个季节来此旅游的内地人可不多。”

    “听说过两位事迹,不简单,两位是值得我尊重的人。”柳致知说到,眼光落在那个牙雕佛像上:“好东西,工艺很好,应该是经活佛开过光的,含有吉祥祝福感觉,不要让人骗去。”

    柳致知一眼就看出这不是普通的东西,上面隐隐有一种灵光,这是一种念力的凝结,不弱于柳致知以前雕刻过的风水法器,那个印度人应该看出这一点,才想买,不过听他的话,应该与那个白玛岗圣境有关。

    柳致知这么一说,那个印度人面色明显不善,哼了一声,转身出去,柳致知看了他一眼背影,对达瓦措姆说:“你看那个人怎么样?”

    这也是观察法一种应用,柳致知含有考验的意思。

    “很强,不想惹他。”达瓦措姆说到,她一进这个客栈,对所有人已是形成一种条件反射一样利用她比别人强上不少心灵能力,进行一一的甄别,对会给她造成威胁的人已一一明了于心。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的对话,让刘老师夫妇和杨老板有些弄不懂,不过他们也未问,柳致知和他们谈了一会,要了两间相邻的房子,又问了一个那印度人的情况,杨老板翻了一下住宿登记,说是在这里已经住了两天,叫弗罗兹?乔汉,也是来此旅游,不过却有点奇怪,杨老板甚至怀疑他是不是间谍,因为此处不远有一个军营。

    晚饭是和刘老师夫妇一起吃的。他们也是汉人,见到柳致知很高兴,两人今天也赶不回去,也就住在此处,吃饭时谈了许多。主要是当初为什么想留在此处。一是此处风景秀丽,还有就是见这边孩子读书比较难,打动了他们的心。

    回到客房后,柳致知让达瓦措姆自己去做晚课。同时提醒她,今晚警醒一些,可能有事要发生。

    柳致知回到房间之后,并未入睡,而是盘坐在床上。灵觉放开,见窗外飞行的蚊虫,心中一动,好久没有用的一种秘术浮现在心头,一道极淡的绿光一闪,一只飞虫被绿光笼罩,微微一闪,绿光收敛,这是巫蛊降头之中的御虫之术。飞虫改变方向,飞向弗罗兹的房间,从门缝中爬了进去,落在靠近床的墙上,床上有帐子。墨脱蚊虫较多。

    弗罗兹也盘坐在床上,看样子可能是印度的修行者,印度修行者很杂,大多数与印度教有关。但也有一些与伊斯兰教,甚至与佛教有关。而且印度是一个出圣者的国家,五花八门圣者到处都是,其中也有不少是骗人,但其中也有真正的修行者。

    柳致知通过小虫监视弗罗兹,弗罗兹并没有发现,到了十一点多钟,弗罗兹动了,睁开了眼睛,松了手印,长舒了一口气,柳致知也是精神一振。

    令柳致知没有想到的事,弗罗兹从衣内取出一支不足一尺的短杖,这是一支镶嵌着红蓝宝石短杖,那不是普通宝石,柳致知通过飞虫隐约感应到一种奇怪的波动,柳致知有点奇怪,这种法器不太像印度和华夏东方修行者所用,更像以前在终南山修行交易会上见到西方巫师所用的东西。

    弗罗兹手持短杖一挥,口中微诵咒语,一团幽光闪现,空间似乎出现一个通道,一只精怪出现,很小,大小不过巴掌,却不是东方那种精怪,而是背生四翼,如同蜻蜓一样,身体也不似人类,尖耳秃顶,眼睛突出,四肢如爪,这并不是实体,常人并不能看到,应该是一种能量体,但瞒不了柳致知。

    弗罗兹又念了几句,柳致知并不懂对方说的什么,显然是与这个灵体沟通,这个精怪似乎理解弗罗兹的意思,四翅一展,如星光洒落,精怪飞起,直接透墙而出。

    柳致知立刻放弃了控制那只飞虫,灵觉立刻跟踪精怪,他没有注意弗罗兹,在柳致知刚放弃那只飞虫一瞬间,弗罗兹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目光四下搜寻了一番。

    精怪一出去,便直向刘学瑞夫妇的房间飞去,柳致知的灵觉是一种被动的感应,一见这个情况,知道弗罗兹对那个佛像还没有死心,指使这个精怪去盗取,柳致知倒想看看如何做,一时没有动作,只是在灵觉中旁观。

    精怪直接透窗而入,那件象牙佛像放在一个包中,包的拉链并没有拉上,而是敞开着,放在床头柜上,而佛像就在此中,并没有包装,有一部分露了出来,对刘老师来说,这不过是一件普通的艺术品,并没有多加在意,说不睡前还在手上玩了一会,然后顺手放在床头柜上的包中。

    那个飞行的精怪直接向佛像飞去,目标果然是这尊佛像,柳致知不允许对方将佛像盗走,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刚想直接出手将精怪收了,最好的方法是用乌眚幡,直接将这个精怪收入幡中,手一动,幡出现在手上,刚要祭出,陡然想起一种术法,便又将幡收了起来。

    这种术法实际上是这几日来达瓦措姆所掌握的一部分,就是祈祷法,祈祷法是苯教之中,行法人通过手印咒语及存想,与自己所能沟通的存在进行交流,更多是借其威能,柳致知以前根本没有留意过,但自达瓦措姆第一次修行,居然调动了多雄拉雪山那种存在,他心中就存在一种好奇,便对苯教的九次第乘的第一乘皮哇乘有三百六十种祈祷法,当然只是说明其繁多,方法都很相近,唯独不同的是针对的对象不同;第二乘南乘,达瓦措姆目前还未能修习,只有八种祈祷法,比皮哇乘高级了不少,整个九乘中,只有第一乘和第二乘中有祈祷法,后面七乘都没有祈祷法,祈祷法有些类似柳致知所知的请神之类,民间的巫师,北方一些萨满往往有类似的方法,而苯教却详尽系统得多。

    柳致知当然不可能直的像达瓦措姆那样请动那些不知名的存在,他所走的路以道为主,更多是以道莅天下,从根本上来说,道无鬼神,不会崇拜任何鬼神,他想起此法,更多是一种探究,那象牙佛像是千手观音的形像,上面凝结不知多少代下来的念力,从本质上来说,柳致知认为其已有神的资格,祈祷法应该有用,他引导达瓦措姆,自己却未有过实践,难免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

    柳致知结成千手观音千印也就是八叶印,虚心合掌,两手拇指、中指、无名指各自打开,让指间留有空隙,彼此不相依附,意表绽开的莲华,口中低诵出六字大明咒,在灵觉指引下,存想千手观音圣像,刹那间,柳致知感受自己似乎与刘学瑞老师床头柜上象牙雕像为一体,自己似乎从圣像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发现一个丑陋的四翅精怪正在运用一种信念力,想将自己摄起,不由地手印自动转变为千手观音根本印,也就是莲花五股印,二手如金刚合掌,手背稍微弯曲而相离,两中指指端相对,伸展两拇指、小指,此印又称为九山八海印、补陀落九峰印。

    同时口中诵出真言:唵,缚日罗,达磨,纥哩。手印一出,那象牙佛像一派光华亮起,微黄清亮如月,整个观音像好像活了过来,千手好像全部动了起来,光华之中,化为漫天法印,向精怪压了过去,精怪措不及防,发出一种凄厉地叫声,在明光之中,已现出身形,不再是无形的灵体,这股动静立刻引起数人注意。

    先是达瓦措姆,她入门虽短,不过先天有优势,心灵之中感应到一种强烈波动,不由自主先天阴眼激发,念力随之而出,眼前顿时看到刘学瑞房中奇景,那具千斤观音雕像浮在空中,发出如月华般的淡黄光华,无数法印具现而出,缚住了一个奇形的精怪。

    刘学瑞夫妇也醒了,两人完全惊呆了,这应该是做梦,那千手观音圣像活了过来,浮在空中,无数光影缚住一个奇特飞行精怪,精怪惨嚎声落,化为一道幽光,被拉入观音像中,与此同时,弗罗兹用英语吼出了“不!”身体一摇,床嘎吱一声,猛然崩塌。

    柳致知没有想到会这样,完全不由自主降魔灭怪,这不是他自身的意志,而是那些凝结在圣像中念力不知是多少人多少代凝结下来,其灭怪完全是这些念力中蕴藏一丝信念而为,柳致知不是不能克服,他是主动调用,自我意识却退在一旁旁观,他算明白了,为什么请神后,那些巫师行为完全是另一种,而不是他们原来的本性,果然是有原因。

    柳致知手印一落,意识收回,那个雕像光华尽敛,落回原来位置。这一幕,让刘学瑞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婆,你揪我一把,看我是不是做梦?”

    接着,刘学瑞发出一声惨叫:“你揪了我什么地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