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04. 逢林莫入暗伏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以祈祷法沟通千手观音圣像,借其上凝结不知多少代人的念力摆了弗罗兹一道,弗罗兹并不是呆子,知道有其他人出手了,出手那个就是白天破了自己法术的人,他与精怪相通,吃了一个暗亏,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法力外泄,结果将床给压塌,心中火一下子腾了起来,自己也没有针对你,你一次又一次破坏我好事。

    从地上爬了起来,弗罗兹手执短杖,口中吟诵起来,柳致知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波动在弗罗兹的房间中出现,注意力立刻投入过去,达瓦措姆也发现了不对劲,也将注意力投了过去。

    柳致知见弗罗兹手执短杖,在那里吟唱,眉头一皱,这种施法方式不是东方的方式,好像是西方的魔法师,或者说是巫师的施法模式,东方施法时,一般利用手印之类,咒语也相对急促,而对方却是吟唱,唱的什么东西,柳致知听不懂,感觉中应该是拉丁语之类,不是英语,他难道不是印度教徒,印度教又称新婆罗门教施法模式应该与密宗相近,实际上,密教兴起,从婆罗门教中吸取大量的东西。

    柳致知感觉到能量随着对方吟唱在积累,不由心头也是恼怒,对方在客栈之中公然施法,虽是半夜,这不是无人所在,未免太过份了,而且,对方明明是一个印度人,怎么所用术法是西方魔法一系。

    对方吟唱已到了尾声,手中短杖在空中画出一个五芒星,短杖发出幽幽光华,空中形成一个蛋青色五芒星,从中喷涌出大片黑雾,凝成一柄长长的镰刀,窗子顿时破碎飞溅,直向柳致知的房间勾击而去,柳致知虽不知道此法名称,但作为一个现代人。对西方一些东西还是很了解,这把镰刀应该是所谓的死神的镰刀,对方对柳致知起了杀心,想收割柳致知的命。

    柳致知打开了房门,从房中迈步而出。镰刀如烟。直接勾割过来,还未近身,柳致知似乎看到地狱之火在燃烧,似乎闻到了硫磺的气味。

    “区区性灵小术。居然敢在我面前卖弄!”柳致知就是一拳,甚至都未运用术法,一股磅礴的阳刚之气顿生,如同雷震九天,顿时天地间似乎传来滚滚雷声。所有异相轰然而散。

    柳致知虽对西方的魔法之类并不了解,他的话却是不错,对方术法完全是从心灵修行入手,更多是借助对自然或神灵的崇拜,类似道门贬低佛门只求禅定那一类修行者所说的一句话:“只修祖性不修命,万劫阴灵难入圣”,这种修法,对身体寿命好处不大,甚至不能延年益寿。除非到了非常高的层次,精神反过来作用于身体,不然的话,虽有一身神奇的本领,寿命却与常人相差不大。不像道家修行,性命双修,本身就是为了长生目的。

    这也是双方信念不同,在西方基督教统治的思想中。追求长生本是违背神的旨意,是异端的行为。虽然巫师之流也算异端,但也受基督教思想影响,就是信仰撒旦那一群,也是受教会影响很大,不要忘记,所谓撒旦的出现是与上帝一样,可以说是同一体系中,虽为敌对,但根由思想是出于一辙。

    柳致知一拳轰散了死神镰刀,不会等对方再次吟诵,手中印起,一派绿光向四下飞散而去,转眼就听到天地间嗡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天空的星光都被遮蔽,柳致知动用的是巫蛊降头中御虫之术,周围数里之类飞虫都被他招集过来,如用其它法术,可能会对房屋造成损坏,甚至影响其他客人,墨脱这个地方,虫子却是异常多,毕竟在山脚下是热带雨林气候,柳致知因地制宜,御使飞虫,形成虫云,不要小看这些虫子,来的飞虫,不仅有蚊子,更有许多毒虫,如被一拥而上,甚至能将对方吸成人干。

    其他客人在黑夜中除了听到一些嗡嗡声,甚至大多数人并没有醒,但在弗罗兹眼中,却是清清楚楚看到如黑云一样虫子聚了过来,脸色立刻变了,当下再也顾不得针对柳致知,手中法杖一挥,急速吟唱,法杖闪起一阵灵光,笼罩在身上,温度迅速上升,似乎包裹在火焰之中,人从窗户飞纵而出,向野外逃去,虫云一个转向,直追了下去。

    达瓦措姆也开了门,见柳致知破了死神镰刀,然后招唤虫云,扑向弗罗兹,而弗罗兹以火焰护身,落荒而逃。

    弗罗兹不是不能以火焰对付虫云,有些虫子已到他身边,焦糊味立起,但虫云太庞大,而火焰却不能持久,他自己知道底细,如果火焰消散,这么多虫子一拥而上,他的下场想想就会令他不寒而憟。

    他虽不清楚华夏三十六计,但本能选择了走为上。柳致知见弗罗兹向远方逃去,身上焰光如同火炬一样,回头看见达瓦措姆看着刚才的一切,有些发呆,她虽被柳致知引入修行之门,但也未见过柳致知真正出手,更没有想到修行人斗法如此吓人,一时才知道,自己根本是菜鸟。

    柳致知见达瓦措姆出来,这种场合还不适于她,她现在真正攻击防守之术还没有学过,目前仅是基础,让她在危险之中能最可能的避开,而不是对抗,便对她说:“达瓦措姆,你还回到房间之中,不要再出来,我去看一下。”

    “上师,小心!”达瓦措姆有些担忧。

    “不用担心,他不是我的对手。”柳致知说着,摆摆手,示意达瓦措姆回到房间中,达瓦措姆知道自己帮助不了柳致知,不想给柳致知添乱,便又回到房中,她却没有再睡,而是坐在窗前,拉开了窗帘,向外看着。

    柳致知见达瓦措姆回到房中,弗罗兹已经已以逃出很远,身上焰光已很微弱,柳致知一步迈出,就是五六十米,几步之间,人便出现在数百米外,达瓦措姆透过窗户看到这一切,才了解上师是如何利害,心中对修行兴趣大增。

    弗罗兹逃得也是很快,虽不是柳致知这种缩地成寸,显然也有一种类似神行术的技巧,但在速度上却比不上柳致知,不到五分钟,两人就已经彻底消失在达瓦措姆视野之中,本来达瓦措姆才修行不久,夜视能力并不强,但弗罗兹浑身如火炬一样,没有夜视能力也能轻松地看到,但两个人很快消失远处起伏的山林之中,达瓦措姆视力可没有能力转弯,当然看不到了。

    柳致知已散去虫云,虫云速度不一定能追上弗罗兹,他很想活捉对方,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本以为是印度教徒或相似身份,这样才会对佛像感兴趣,现在发现不对,对方甚至知道白玛岗圣境,白玛岗是音译,翻译成汉语是莲花的意思,柳致知对这个圣境底细并不太了解,其美朗杰的信息中指出此境在耸立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那座白云缭绕、难以一睹风采的南迦巴瓦雪峰之处,说是苯教的初祖本?馨饶所发现,后来莲花生大师受吐蕃赞普赤松德赞之请遍访仙山圣地,也于此发现圣地,并取名白玛岗。

    弗罗兹如果不是印度教徒,想得到这个佛像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有什么秘密,柳致知此次来一方面完成诺言,将其美朗杰的传承找到传人,现在可以说这件事完成得差不多,另一方面,就是想进入圣境之中,甚至想将圣境中苌弘碧取走,上次柳致知在多雄拉见到四个西方的巫师,或称为魔法师,他们提到了圣血,柳致知就怀疑就是苌弘碧,苌弘碧不论落到谁手中,都能在短时间内造就一批特殊战士,国内特殊部门已得到一瓶,这一瓶如果落到自己手中,按宋琦说法,可以作为大易鼎丹的主料,说不定能让这种奇丹再现于世。

    柳致知自修行以来,几经磨练,此时的他可以说不执着善、也不执着于恶,唯心中的我还未能勘破,所行当然会有利于自己,却又不是那种自私,那种自私从长远来看,并不是一种真的有利于自己的做法,正如《道德经》上所说:以其无私邪,方能成其私。既然东西放在自己面前,取之又无害他人,为取不取,当然,其他人如何想,就不关他的事。

    柳致知已追到不足二十米,手一动,玛瑙如意出现在手上,向前一指,五彩光环纷纷向弗罗兹套去,想将对方擒拿。

    弗罗兹一回首,见无数彩色光圈套了过来,知道不能让光圈套上自己,不然就任由对方宰割,手中法杖灵光大盛,一个火球呼啸而来。

    柳致知动都没有动,五彩光环往上一合,火球本来准备爆裂开来,被光环往中间一收,顿时呜咽一声,烟消火灭。

    柳致知就势五彩光环卷了过去,弗罗兹法杖之上陡然爆出一首灰白色光华,直射柳致知,柳致知顿时感到一种威胁,这道光华居然让他感到威胁,当下立刻谨慎起来,一催手中如意,就在此时,两道白亮光华从林中陡然出现,柳致知身上汗毛立刻竖了起来,不好,林中居然有埋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