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05. 一击而遁说开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两道白光显然不是弗罗兹所发,而是林中事先有人,弗罗兹往此处林中逃,原来知道此处有人接应,在这一瞬间,柳致知第一次将御物之术充分催发,手中如意五彩光华不再如环,而如五彩幕布一样,硬生生拦住了弗罗兹发出灰白光华,两者一触,柳致知感到一股诡异的能量从灰白色光华传了过来,似乎将**和精神在一瞬间完全僵化,不是僵化,而是化为石头一样。

    这是什么术法,柳致知脑中闪过一个神话传说,据说美杜莎的目光能让人化为石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这是一种改变自己生命状态,让自己对时间变得钝化的奇怪感觉,自己的一秒相当于别人一年或更长,在别人眼中,自己完全处于一种静止状态。

    柳致知意志勃发,沛然的精神将这股带有奇特信息,甚至改变自己状态的信息转眼间化为乌有,弗罗兹这道光线轰然而散,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这道灰白线好像石头一样破碎。

    另外两道白亮光华却慢了下来,不是它主动慢下来,而是被柳致知的御物之术生生阻了下来,不再是白光,而是显示出来,是两颗银质子弹,好像钻了粘稠的液体之中,子弹一慢下来,才听到低沉的枪声,枪支显然经过消音处理。

    柳致知心中一紧,这种子弹显然与特殊部门用的类似,对方背后是另一个国家组织,两颗子弹已完全停了下来,柳致知长啸一声,手上如意一紧,弗罗兹脚下发飘,眼见就要被如意光华卷起。

    一匹光影中独角兽从林中飞腾而出,虽是虚影,头上尖角放射出一道乳白的光华,直冲柳致知的五彩光虹,立刻解了弗罗兹的危险。与此同时。低沉的枪声如爆豆一样响起,柳致知周身发麻,数不清白亮尾迹直指柳致知。

    柳致知彻底怒了,身体一伏,如魅影一样横移了数丈。所有子弹落空。同时口一张,秋鸿剑现,鸿影陡然分化,一道直射弗罗兹。一道光华一闪,投入林中。

    林中传出一声惨叫,枪声陡然停止,而弗罗兹见到一抹鸿影直射而至,手中法杖一时来不及再用法术。慌乱之下,顺手砸了过来,却砸了一下空,眼见就要丧命在秋鸿剑下,那只独角兽虚影陡然出现在他面前,用角顶向秋鸿剑,好像独角兽不是虚影,秋鸿剑将独角兽连角带头分为两半,独角兽化为一阵白雾。秋鸿剑一滞,柳致知心中一惊,好像受了什么污损一样,意念一动,两道鸿影一闪而合。飞了回来,同时如意一卷,将弗罗兹法杖还有刚才落于地面两颗弹头一起卷了回来,落到柳致知手中。秋鸿剑化虚,收入体内。

    就在此时。周身又是发麻,枪声又起,比刚才更密集,柳致知身影一晃,在原地消失,他借遁术而退,对方林中不知有几个人,显然有方法躲过柳致知的神识和灵觉,不仅有用火器的类似华夏特殊部门的人,而且,林中还有修行高手,那只独角兽就是他所发出,在这种情况下,再纠缠下去,对柳致知不利,柳致知既然已斩杀对方一人,那不如就此而退,对方如果追击,离开林中,暴露在柳致知目前,那就是他们自寻死路之时,不过对方是哪一个国家,是些什么人,柳致知不清楚,柳致知并不担心他们暗中下手,对柳致知来说,已不是他们所能暗杀的,反而会给柳致知机会。

    柳致知退走,对方也没有追击,柳致知往回走时,速度不快,好像一个人在星空下漫步,但他却时刻留意四边,特别是身后,看看弗罗兹那帮人会不会尾随而来,不过对方好像并没有追击,柳致知走了半个多小时,回到了客栈,看了一眼站在窗后的达瓦措姆,挥了挥手,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达瓦措姆见柳致知平安回来,很想问一下经过,但现在是深夜,想想还是明天再说。柳致知将刚才的事从头到尾又考虑了一遍,对方背后肯定有一个国家,具体是哪个国家,柳致知并不清楚,但柳致知可以肯定,对方应该也是针对苌弘碧而来,既然这样,看来还会碰面的日子。

    柳致知将那支法杖把玩了一会,发现其结构类似于法器,不过却很注重组合使用,通过镶嵌不同的有灵性宝石,形成一定结构,调动天地间力量,当然,还需要施法者自身修行到一定程度,而华夏修行者法器更多是将多种材料融合在一起,而不是像这支法杖,将几种材料直接镶嵌组合,形成一种法阵,看来,双方的理念还是有差异的。

    柳致知又取两颗弹头,却发现子弹是纯银制造,上面雕有五芒星六芒星构成的复杂图形,从这里可以看出,它与华夏特殊部门用的子弹应该属于同类,从今天柳致知体验的威能来看,也相近,对付一些低级的异能者或灵体之类,还是有效果的。

    柳致知又将秋鸿剑现出体外,秋鸿剑斩了一只虚影一样的独角兽,柳致知感到剑好像受了影响,现在细细查看一下,秋鸿剑在什么地方出现不妥。

    柳致知细细感应着秋鸿剑,剑中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反而不如原来纯粹,柳致知静下心来,今天秋鸿剑一出,并且真正做到剑光分化,剑中究竟多了什么东西。

    经过细致入微的查探,柳致知脸色有些阴睛不定,他发现剑中多了一种好像圣洁的东西,那是独角兽的气息,这种品质使剑更能对付那些污秽的东西,但却让剑的精神发生变化,柳致知当初选秋鸿剑,就是此剑如秋鸿行空,自然逍遥,不着世间痕迹,而圣洁的气息,却着了痕迹。

    柳致知考虑了一会,精神集中在秋鸿剑上,开始用心神洗炼此剑,他决定将独角兽的气息彻底消除,剑还是纯粹一些好,经过半夜的洗炼,秋鸿剑终于又恢复了原来的特性,甚至比原来还有小小进步。

    天一亮,柳致知将剑收入体内,让它自然受到温养。达瓦措姆已经起床,练习过了柳致知传给她的那套拳法,又静坐了一会,结束早晨的功课。

    吃早饭时,又遇到刘学瑞夫妇,刘学瑞明显有些魂不守舍,柳致知和达瓦措姆知道是什么原因,任谁见到昨晚那一幕,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刘学瑞看到了柳致知,想起昨天柳致知所说,此物应该是活佛开过光的,他是一个现代人,对宗教信仰虽不排斥,仅认为那是一个信仰,开光之类,不过是求一个心安,但昨夜那一幕,让他以现自己以前的观点可能很可笑。

    “柳先生,你昨天说我那个佛像是开过光的,难道活佛真的神通广大?”刘学瑞问到。

    “刘老师,活佛当然有些异于常人之处,这不仅是信仰问题,如果宗教从一开始就是骗人,信徒不全都是弱智,说不好听一点,信徒中许多人甚至比普通人更聪明,宗教能传到今天,并让信徒信服它,没有其真正的东西,很难保持长久,许多事情科学解释不了,不代表它就不存在。”柳致知说到。

    刘学瑞陷往常沉思之中,说:“昨天那个人是不是也看出这佛像的不同点?”

    “他当然看了出来,不然就不会想买,港澳还有东南亚一代,许多富翁入西藏拜佛,经活佛开光的天珠串,每串都上百万,甚至超过千万,这些富翁能创下或保持偌大家业,绝不是弱智之辈,你那个佛像好好收好,绝不要贱卖,当然,如果供奉在家中,绝对能保佑一家平安,阴邪之物根本不敢入内。”柳致知说到。

    刘学瑞似乎想开口说出昨晚之事,又觉得太神奇,到最后还是没有说,柳致知从他的细小动作中看出这一点,便一笑开口说:“有些东西还是少说为妙,你说出来,别人说不定认为你不正常,自己心中明白就行。”

    这一说,打消刘学瑞想将昨晚之事说出来的念头,佛像已被他仔细包裹好,经过昨夜一事,他们夫妻根本不用人说,知道这佛像不是普通东西。

    吃过早饭,柳致知两人收拾好东西,和刘学瑞夫妻一起上路,在一个岔路口,双方分手,柳致知并未发现有人跟踪自己,刘学瑞夫妻两人上了一辆货车,而柳致知两人却依然不走正路,背崩的清晨很美,让人赏心悦目,达瓦措姆问起昨夜之事,之前因为有人,她一直没有问,柳致知并未多说,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经过,说自己最终在林中跟丢了弗罗兹,林中有他的同伙。

    今天柳致知继续指点达瓦措姆,让她真正接触了术法,通过几日打下根基,关键是她本身天生有神通,柳致知告诉她如何利用念力作用于周围环境,主要是御物之术,当然达瓦措姆御物之力还很弱,只能移动一些小东西,如小石子之类,再大就做不到,但这已是术法的基础,柳致知甚至想,是否找一件法器给她,自然身上法器不适合给她,最好是密宗的一些法器。

    是自己炼一件,还是寻找一件,柳致知在心中盘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