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09. 狭路相逢一招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在县城中呆了一天,虽然县城之中,如果打坐修行不如山林之中,但城市之中,却是观察红尘种种众生相,对心性的成熟提升有很大的意义。

    达瓦措姆长这么大,并未来过县城,在柳致知眼中,墨脱县城与其说城市,不如是镇来得更确切一些,墨脱县城只有一条环形路,水泥铺就,路两边基本上是一些二三层的楼房,并没有什么高层建筑,还有一些旧式的房屋,整个县城不过巴掌大的一个地方,放眼望去,四周群山环绕,真有一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但对于达瓦措姆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城市,兴致勃勃在城中逛了起来,不过,这里真是设施齐全,歌舞厅蛮大,洗浴桑拿好几家,商店、饭店选择余地也很大,倒真有城市范儿。

    整个墨脱物价很高,柳致知在路上还看到几个衣着摩登的姑娘,估计就是传说中让背夫背进来的小姐了。有人的地方,往往就有这些现象存在。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在一家饭店中吃过饭,柳致知今天不准备走了,去订了一下房间,今晚就住在县城之中,两人每人一个单间,但房间很小,柳致知不太讲究,野外露宿他也很习惯,订好房间后,便又出去了,本来县城就不大,很快就将整个县城走遍,柳致知买了一把乌木筷子,这是当地特产,也是此处原始丛林中乌木所制。

    达瓦措姆什么也没有买,她是本地人。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并不稀罕。两人倒是遇上了一个熟人,事实上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两人认识其中一人,柳致知还与他交过手,就是柳致知开始认为的印度人弗罗兹,他与五个西方人在一起,其中两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律动,柳致知虽没有见过他们的面,却也感觉出来是那晚伏击自己的人。另外三人看起来很彪悍,却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但身上有一种血腥气息,应该是见过血之辈,可能是一些雇佣兵之类,身上应该藏有武器。

    达瓦措姆一见到这些人,身体微微一紧,柳致知反而暗中点头,她现在遇到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人或物。身体已有直接的反应,观察法已入其本能。见达瓦措姆警戒的样子,柳致知低声说:“放松一些,在大街上不会有事,体悟感觉,寻找对方的弱点。”

    弗罗兹见到柳致知,眼光也不由一缩,那晚上吃的亏还历历在目,自己的法杖都丢了,在对方手中。脸上却没有动声色,另外五人显然也认出柳致知,那夜虽在夜晚,对于有特殊能力之辈来说,并不能阻止他们的目光,另外三人虽不是异能之辈,但能与他们在一起。却不是普通之辈,就是那夜看不清柳致知,柳致知也相信他们应该对自己有所了解。

    那三人眼中却带着仇恨,柳致知知道那一晚自己应该杀了一个枪手。对方以特殊子弹对付自己,那些子弹足以对柳致知产生伤害,柳致知以飞剑杀了一人,这笔账,对方肯定会记在自己头上。

    那三人眼中恨意并不掩饰,甚至不自觉将手摸向腰间,墨脱这个地方属于热带,就是在现在也不冷,除非你去爬雪山,到了一定海拔,三人都穿着外套,看不出里面是否带有武器,但柳致知肯定他们身上有武器。

    三人虽对柳致知充满恨意,但在街上也不致于拔枪相向,手动了一下,又放了下来,而另外两人表现得就平静得多,眼中虽有警戒,却是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柳致知两人。

    “乔汉,你去逗一下对方,可能的话,发生一些摩擦,让我们用拳头教训他一下。”其中一个壮汉用英语向弗罗兹说到,乔汉是弗罗兹的姓,他以为柳致知听不懂,偏偏柳致知的英语很好,对方的英语是柳致知比较熟悉的美式英语。另外两个人却皱起眉头,显然,他们不想惹事生非,还末说话,弗罗兹已经走了出来。

    “嗨!朋友,你好像拿了我的一样东西,将它还给我。”弗罗兹说到。

    既然想生事,那正好,柳致知准备教训他们一顿,这三人可能以为柳致知在术法上擅长,不会在搏击上也擅长,柳致知看起来并不强壮,虽然身材匀称,但并不是浑身都是肌肉疙瘩,在大街上,他不应该毫无顾忌使用那种特殊的能力,再说,自己这方面也有这样的人。

    “你的东西?原来你就是几天前的那个小偷!”柳致知揶揄地恍然大悟说到,话一出口,街上还有其他人,一个个都投来鄙夷的目光,甚至有人低声说:“那不是外国人,怎么到这里做小偷?”

    “你没有看他人模狗样,外国人就不会做小偷了,人家是国际大盗。”

    这种议论传到弗罗兹的耳中,让他很恼火,脸色变得不好看,那五人听不懂众人的议论,不过看到弗罗兹的脸色,知道柳致知没有说什么好话。

    其中一个壮汉走了出来,口中说到:“其中一个壮汉走了出来,口中说到:“you”向柳致知勾勾手指,又指指自己,然后向柳致知做了一个大拇指向下的手势。

    柳致知脸冷了下来:“你既然犯贱皮痒,我就不客气了!”走了出去,那壮汉一见,咧嘴笑了,眼中充满了嘲讽之色,还未等柳致知停下,他猛然动了,一个勾拳,钵盂大的拳头击向柳致知的腹部,这名壮汉人高马大,一拳勾出,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有些胆小的路人不由惊叫起来。

    柳致知脸上也露出讥笑,吸气收腹,腹部向后平移了数寸,对方一拳走空,柳致知手已搭到对方小臂之上,顺势一带一扭,众人听到格崩一声,一声凄厉的惨叫响了起来,对方的手臂已脱臼。

    柳致知依然没有放过对方,脚下一勾,对方立刻失去了平衡,向前跌到,柳致知手一翻成爪,向上一抠,食指和中指正好抠入对方的鼻孔之中,顺势一拖,如拖一只死狗一样,一旋一翻,壮汉只能随柳致知手臂扭动,变成了面朝天,被柳致知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又一声惨叫,眼睛翻白,昏了过去。

    柳致知取出一条手帕,将两个手指擦了一下,然后厌恶地将手帕扔到这名壮汉的脸上,另外两名壮汉脸色大变,手已伸入腰间,对方另两人冷哼了一声,两名壮汉立刻僵住了,脸上汗立刻下来。

    柳致知诧异地看了那两人一眼,这两人已利用无形之力将这两名壮汉制住,别人看不出来,却瞒不了柳致知和达瓦措姆。

    “将他抬上,我们走,不要在此丢人现眼。”其中一人冷冷用英语对那两个壮汉说,那两个壮汉本来准备掏枪,一刹那间,身体似乎被无形的绳子捆住,人也冷静下来,这才想起,身边这两个人看似不健壮,却有一种神奇的能力,那个东方男子好像与他们是同一类人,自己三人居然想挑衅对方,到此时,不得不忍气吞声。

    两人中一人将躺在地上同伴背起,眼睛狠狠盯了柳致知一眼,杀意不加掩饰,柳致知却不为所动,对方还不放在他眼中,不过倒提防对方暗中打黑枪,自己不畏,不知达瓦措姆能不能事先能发觉,也罢,就作一种磨砺。

    弗罗兹到此,也不再想寻衅,在路人嘲笑声中,几人有点狼狈地走了,众人看向柳致知目光之中,多了一些崇拜,本来有许多人还担心,柳致知毕竟比起那个壮汉,显得瘦弱,却轻松将对方打倒在地,许多人心中都有侠客情节。

    柳致知知道对方之所以隐忍,一方面是不想当街将事情闹大,有许多事说不清;另一方面,对方来此,肯定有重要的任务,柳致知隐约觉得应该与圣境有关,对方可能也是针对苌弘碧而来,但他们与昨天布斯那四人是同一伙,还是不同势力,柳致知却不能肯定。

    这些事情只是一个小的插曲,经过这一闹,达瓦措姆也没有多少兴致再逛街了,两人便返回了旅社,时间还早,对于可能会受到别人的暗算,柳致知并没有与达瓦措姆说,柳致知想看一下几日她的修行效果。不过,现代倒不用太担心,毕竟对方刚退,又不太熟悉本地情况,更兼得在城市中,对方很可能在明天自己离开县城后偷偷下手。

    回到旅社后,柳致知冲了一把澡,有几天没有洗澡,在野外洗澡本是奢侈,更兼得身边有一个达瓦措姆,也不方便。同样,达瓦措姆也冲了一把澡。

    晚饭过后,两人各自回到房间之中,达瓦措姆开始做晚课,这个地方蚊子不少,好在两人都不算普通人,都有对付蚊虫的方法,不像普通人,一般人来墨脱旅游,最头疼的就是当地的蚊虫之类,墨脱地方风景极佳,但对外地人来说,并不一定是天堂。

    柳致知也盘坐在床上,灵觉之中,对周围多了一份关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