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14. 皈依诚心神峰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而希隆和另一名阿瓦隆的人却抱着脚跳了起来,他们根本没有防到,鞋子中居然有毒虫,被蛰了一下,这两只毒虫之毒虽不能要人性命,但也让两人疼痛难忍,特别是措不及防间挨了一蛰,不由自主地惨叫了一声。

    旁边的人也是反应迅速,一脚上去,将两只毒虫踏成肉泥,与此同时,柳致知现身,一闪之下到了老朱身边,一把提起老朱。

    “什么人?”平措曲宗猛然睁开了眼睛,他之前一直闭目坐在一边,口微动,好似在诵经,是以他注意力并没有太留意周围,现在出现意外情况,有人陡然现身,前来救人。

    就在平措曲宗眼一睁的同时,柳致知一甩袖子,一派浓雾勃然而起,转眼对面不见人,墨脱湿度大,正好让柳致知的起雾术更能发挥威能,甚至能阻隔神识。

    “找死!”不仅是平措曲宗,另外两位拉瓦隆的人也怒了,居然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动了手脚,他们的脸往哪里搁。无形的波动,还有凝成实质的光影,一起轰向柳致知刚才出现的地方,就是老朱所在处。

    柳致知却已借助浓雾掩身,缩地术起,提出老朱,一步迈出了百米之外,又一回头,却是苯教诛法之中降雹术,鸡蛋大小冰雹砸了下来,将那块地方罩在其中,而自己却不顾不问,又一步迈出,转眼间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平措曲宗等人出手,却落了一个空。此时天空之中,冰雹又落下,几人弄得一个手忙脚乱,冰雹虽猛,却不能真的伤到众人,而平措曲宗等人一起出手,很快就驱散的浓雾,但老朱已然不见,几人知道,对方是来救人的。却是干得漂亮,将自己几人摆了一道,几人却没有看清来人是何人。

    老朱没有想到有人来救他,晕晕乎乎地被柳致知拎着他,柳致知全力展开缩地术,不一会,便到达瓦措姆三人所在地,柳致知这一去,时间并不长。不过一个多小时,达瓦措姆三人就在火堆旁边。谁也没有说话。

    柳致知还在几十米开外时,达瓦措姆脸上露出惊喜,站了起来,她刚站了起来,柳致知已经出现,将手上的老朱还地上一扔,情景有点可笑,老朱也很高大,却被绑成一团。到现在柳致知还没有解开他身上的绳索,这是柳致知为了方便,人救走,对方如果追赶,拎在手上方便,也不碍事。

    “上师,你回来了!”达瓦措姆声音之中带着高兴。

    柳致知点点头。老张和小王已将老朱身上绳索割开。“柳先生,谢谢你救了老朱。”老张诚恳地谢到。

    “这是小事情,对方问了你什么事?”柳致知转向老朱问到。

    “多谢你出手,问我为什么跟踪他们。他们是一群英国人,还有一个喇嘛。”老朱说到。

    “他们没对你做什么?”老张问到。

    “没有,我问他们来此目的,他们嘲笑了我一番,说我不知死活,倒没有对我动刑,只是说明天我还有用,说不定破解血池用得着。”老张说到。

    柳致知微微一皱眉,血池的传闻其美朗杰在传承中提到,据说是一种机关,要用到人血祭才能打开,好像他们三人并不清楚,这也难怪,这些传说有些荒诞不经,他们就是看过,也不会太在意。如果真是这样,明天就是进入圣境,这道关也难过,再结合苯教的一些法术之类,如出血法,倒有可能是真的。

    “这件事已不是你们所能管的,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过一夜,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明天天亮后,你们向右走,避开后面的几拨人,自己回去。”柳致知说到。

    “柳先生,我们留下帮你!”小王说到。

    “你们留下帮不了我,只能是累赘,还是早点走,免得我分心。”柳致知直接打击他们,没有给他们留面子,他们对付普通人没有问题,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但现在对手根本不是他们能力所能对付。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柳致知话很不客气,要在之前,他们可能不服气,但见识过柳致知那鬼神一样的身法,老朱更是见识了柳致知如何救走他,如鬼神一样,根本出乎他们的想像,让三人感觉自己真的是没有任何作用。

    “上师,这是你的法器。”达瓦措姆见气氛有些尴尬,便转移了话题,将尖苗刀还给了柳致知,柳致知接过刀,那三人目光盯在刀上,他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柳致知也没有在他们面前炫耀的想法,直接将刀放入背包之中。

    “达瓦措姆,你自己法器以后自己可以炼制,如果运气好的,会得到一件与己性相配的法器,好了,你先做一下晚课,不要放下修行。”柳致知并没有避着三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还有身后那些人并不是普通人。

    达瓦措姆盘坐好,手中结了一个印,双目垂帘,口中默诵真言,依南乘四种静坐法中一种而行,柳致知没有再说话,也垂帘而坐,灵觉留意周围上百米的动静,老张三人对望了一眼,也默默地坐在火堆旁边,过了一会,取出手机一样的工具,好似发短信一样,发出一串信息,柳致知之前已查看过,手机在此没有信号,他们显然收到了信号。

    柳致知坐了一夜,达瓦措姆功课结束,便依摊尸法入睡,其他三人也倒在简易的床上休息,柳致知感觉到三人实际上很警醒,早晨醒来时,对柳致知坐了一夜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达瓦措姆却习以为常。

    达瓦措姆练了一套拳,简单做了一下早课,吃过早饭后,将灰烬浇灭。

    柳致知望望老张三人,说:“天已亮了,你们也没什么大碍,还是趁天刚亮,早点离开,这件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说完之后,对达瓦措姆说:“措姆,我们走,早点走,估计在九点钟能到神峰,你好好拜一下神峰,算是你历练结束。”

    达瓦措姆点点头,两人不在理会那三人,直接上路,达瓦措姆今天的速度明显比昨天快了不少,她也渐渐掌握如何将自身能力运用在行走上,虽远达到柳致知的程度,但比一般人也强上不少。

    老张三人尴尬呆在一旁,见两人走出去一段距离。“老张,跟不跟上去?”

    “不用了,我们三人还是先分开,昨晚我通过卫星发出加密信号,小王,你受伤了,上级让你回去,你从旁边绕过去,避开后面的人,将情况如实汇报,我和老朱,先避开这些人,然后远远地跟着,看这些人做什么事。”老张说到,三人先向右而去,然后按刚才商量好的方案执行。

    柳致知走过没有多久,后面两拨人先后经过了这里,在右方远远的一个高地上,老张举着一个小巧的望远镜,在观察着这些人,见两拨人过去,小王动身往回赶,老张和老朱准备跟上去,不想又有三个喇嘛出现,两人一惊,又重新隐蔽起来。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终于感到山脚下,南迦巴瓦雪峰如一剑直指苍穹,海拔7000米以上,南迦巴瓦雪峰藏语原名的意思是“直刺苍穹的长矛”,可见其险峻,柳致知来此并不是为了攀登此峰,在其美朗杰传给他的信息中,他知道白玛岗圣境的入口所在,就是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绝壁处,离江面一百多米。

    望着那云雾缭绕的雪峰,柳致知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种敬畏,敬畏自然造化的伟大,他虽未修密法,到此处自然升起一种明悟,身在此地的民族,在这种天地间造化面前,有普通民族不可想象的信仰,不足为奇,这种信仰,千百代以来,却又造就了神灵这种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存在。

    见达瓦措姆双手合什,神情肃穆庄重,柳致知说:“达瓦措姆,到此神山,当依祈祷法中六皈依,诚心供养!”

    “是,上师。”达瓦措姆一整衣衫,就要下拜。

    “等一下,达瓦措姆,最后皈依上师时,当皈依圣法上师其美朗杰,我只是代他传法,不可忘其根本!”柳致知叫住了达瓦措姆,口气严肃地说,达瓦措姆知道如何跪拜供养,柳致知怕她皈依自己,自己只是代人传法,而非真正上师,这点必须说清楚,不得含糊,这也是对其美朗杰的交代。

    达瓦措姆整好衣衫,五体投地,冲着面前雪峰拜了下去:

    “皈依大恩苯巴修法根本历代祖师,愿诸众生得安乐。”诵完一拜。

    “皈依多吉帕姆本尊及圣体,愿诸众生离诸苦。”诵完一拜。传说南迦巴瓦雪峰是多吉帕姆女神化身,是墨脱门巴人的信仰。

    “皈依本古滚杜桑布,愿诸众生常慈喜。”诵完一拜。滚杜桑布是一尊骑孔雀的神,是苯教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且主众生的生死,称为“本古”,佛教不立至高无上的神祗,这是苯巴与佛教的基本宗旨的区别,也是藏密不承认苯教是佛教的原因,说其是邪道。

    “皈依苯巴秘传圣法,愿诸众生舍分别。”诵完一拜。

    “皈依十方三世一切圣贤,愿诸众生得正觉。”诵完一拜。

    “皈依圣法上师其美朗杰尊者,愿我与六道众生剎那顿证无上觉。”诵完又一拜。

    达瓦措姆以六皈依圣礼,以诚心为供养,拜祭神山,六拜之后,雪峰之上风起,将遮挡雪峰真貌云雾一扫而空,雪峰难得露出了真面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