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17. 塔中有塔得金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用说罗庇尔,就是弗罗兹三人,眼中也露出了骇人之色,他们自认为已经高估了柳致知,现在却发现,完全是低估了对方,自己跟对方进来,想得到圣血,看来难度太大。

    “戴卫,要不要和英国佬合作?”弗罗兹对另外两人中一人说到。

    戴卫看着柳致知落到了中央巨塔处,说到:“我们尽快向那座塔赶过去,如果英国佬追上来,再与他们合作,现在看来,东西会落到那两个东方人手中,如果不行,只好联合英国佬,从那两个人手中抢。”

    四人匆匆入林,刚入林,四人脸色变了,地面一只尺许长的蜈蚣爬了过来,在落叶上蟋蟋作响,罗庇尔一脚踩了上去,他脚上穿的是军用长靴,鞋底夹有钢板,就是踩上铁钉也没有任何影响,这种鞋不仅是攻击的利器,就是遇到一些土著的陷阱,如竹签之类,根本伤不了他。

    罗庇尔一脚将蜈蚣踩得稀巴烂,吐了一口吐沫:“真是一个魔鬼之地!”话音未落,旁边人喊了起来:“小心!”

    灵光闪现,旁边的戴卫掌上泛起月白灵光,而罗庇尔也是不止一次行走在生死边缘,入林之时,也高度警戒,此时手一动,一把黝黑的带着弧度的军用匕首已划了出去,一根如触手一样的树枝顿时被截断,然而,伸过来的可不是一根,而是有十来条,戴卫灵光一到,数杀树藤立刻失去灵活性。停了下来,接着断裂开,但还是有两条树藤缠上罗庇尔的身体,迅速将罗庇尔拖到树丛中,罗庇尔剧烈挣扎也没有用,人转眼被吊了起来。

    弗罗兹三人大惊,三人身上灵光闪现,冲入树丛之中,所过之处,灌木矮树。毒虫之类,都被三人清扫一空,冲到树下,不过数十秒钟,空中的罗庇尔身上好像挂满了腊肠一样,那是一条条肥胖的蚂蟥,戴卫手中法杖一指,一派白光罩了上去,那一条条腊肠一样蚂蟥纷纷掉落。在地上顿时僵直,弗罗兹斩断树藤。将罗庇尔放下,罗庇尔浑身抖个不停,满脸苍白,眼中充满了恐惧,一落地,狂吼着就要往外跑。

    另一个人法杖一挥,随着吟唱声,一圈淡灰色光环落在罗庇尔身上,光环往内一收。罗庇尔才安分下来。

    “夏戈利斯,他怎么样了?”戴卫问到。

    “没什么大碍,就是失了点血,精神上吓着了,我已经给他安魂,放心,不会变成疯子。”夏戈利斯不在乎地回答到:“有我在。就是他死了,我也会让他站起来,在前面跑!”

    “好了,不要再吓他了。收起你亡灵魔法那一套,我们得赶快往中央去,大家靠在一起,罗庇尔,收起刀,直接用枪,这真是一个被魔鬼祝福的地方。”戴卫说到。

    柳致知带着达瓦措姆落在那座塔面前,到了面前,柳致知才发现这座塔的庞大,这是一座十二边形的巨塔,白色玉石砌成,占地很大,足足有十亩多,作为一座塔,柳致知没有见过比这更大的,也很高,比林中望天树高出一大截,望天树正常有六七十米,高的达到八十米,而塔却比它们高出一截,绝对在百米之上,整个塔并不是汉地那种塔,也不是喇嘛庙中那种,更为是金字塔,而是一层层向上收缩,好像带有竹节的竹笋一样,柳致知从未见过这种风格的塔式建筑。

    塔外十二面上,雕满了浮雕,各种奇特地动物和植物,有狮子老虎,还有许多已灭绝的生物,满身长毛,身材高大,长长的象牙弯曲着,这是几万年前已灭绝的猛犸象,还有一些柳致知根本没有见过的异兽,其形象就像《山海经》中异兽,浑身长鳞的,甚至喷火的鸟等等。

    见到这些奇异生物的画像,柳致知不由怀疑这座白塔究竟是谁所建,难道真的见过这些生物?

    柳致知望向塔门,塔门成半拱形,很高,门是石门,两扇门上浮雕着两条眼睛蛇,蛇眼是两块宝石,在塔的附近,没有一只毒虫存在。

    柳致知细细打量着这一切,这里面并没有佛教或苯教的气息,令人难以置信,柳致知甚至有一种想法,这里面一切与佛教或苯教根本没有关系,不过后来他们无意中进入其中,便认为是自己教中圣地。

    柳致知小心走了上去,浑身上下,已泛起一层淡淡地灵光,肌肤表面,更是罡气隐隐待发,一有意外,这些就会勃然而动。

    手轻轻推了一下石门,石门并没有动。柳致知一运劲,用力一推,门动了,门上雕刻的两条眼睛蛇好像活了过来一样,头一竖,眼中光一闪,口中喷出一股绿烟,柳致知脚下一错,退开数尺,绿烟落空,柳致知神识立刻对绿烟进行分析,并没有毒,这是怎么回事?

    不仅没有毒,应该是一种香料之类,能让人神清气爽,难道是善意,还是其中有更厉害的手段,柳致知以前看武侠小说,其中有混毒之说,两样东西都没有毒,混在一起就是剧毒,柳致知不敢让这绿烟沾身,手一挥,一股轻风,将绿烟吹散。

    等绿烟散尽,柳致知才踏进了大门,达瓦措姆也跟着柳致知入内,一到里面,顿觉眼前满目金光,珠光宝器,耀人双目,里面如大厅一样,很是宽阔,天光从上面洒下,在外面看不到白塔有窗户,但到了里面才发现,四周墙壁之上,隔一段距离透着天光,那不是窗户,也不是灯,好像光从外面透入,却看不到外面的景物,给人感觉有许多窗户,好像装的毛玻璃一样。

    在大厅之中,又是一座塔,构成塔中之塔,这座塔也是很高,有外面塔的一半之高,好像是黄金制成,通体金光灿烂,夺人双目,这座塔四周,一层层向上,装饰各种珠宝,红蓝宝石、金刚石、祖母绿、猫睛石,紫水晶,令人目不睱接,达瓦措姆不由眼睛都看直了,这是一笔无法想象的财富。

    柳致知向上打量着这座金塔,这座塔最低层,占地有亩许,越往上当然越小,柳致知神识放出,这并不是一座纯金塔,塔体材料和外面一样,整个塔表面贴了一层金,并不是金泊,而是如现代装璜一样的外墙砖,塔体是一种玉石,在柳致知看来,甚至超过黄金,无法想象,当日是谁有这个大手笔建了这塔,光从财富来说,富可敌国已不能形容。

    不过这些材料,柳致知神识查探了一下,并不是什么炼材。这金塔也与外面形制相似,但在塔门之处则不同,柳致知眼睛不由一抽,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血池,柳致知并未见过血池,但门两侧是数个黄金槽,有孔洞通往内部,门紧闭,隐隐好像有血管一样,柳致知神识碰到门上,很到一股血腥之气,神识并不能透入,而黄金槽底部,还有些早已干涸成粉的东西,在柳致知神识中,柳致知认出应该是血液干涸后留下的血粉,柳致知的神识与其他人不同,特别擅长对物性的把握,能深入微观。

    柳致知走上前,用力一推塔门,纹丝未动,法力涌出,依然未动,知道仅凭法力打不开,脑中一思索,甚至想凭暴力强行突破,比如用法器硬轰破此门,不过那样做的话,一方面就会破坏了这座建筑,另一方面,谁知会产生什么结果,当日建造者没有考虑有人象柳致知想的一样来破解的话,柳致知可不相信,现代人能想到,古人肯定能想到,那么,就必有防范的方法。

    柳致知无奈地退后,又抬头打量这座金塔,陡然在靠近塔顶的地方发现一件东西,柳致知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只金瓶,在外形上与当日那只盛有苌弘碧的金瓶一样,放在顶层神龛之中,令柳致知无法相信的是,好像根本没有任何防范,就是随意往那一放,此瓶比当日那瓶大上一套。

    这是真的假的?柳致知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御风而起,那处离地面有四十来米,如果无御空之能,就是来到,恐怕也很难取到手中。

    达瓦措姆见柳致知凌虚而起,她已入修行之门,脑中传承让她明白,修行者御空飞行是一种如何难的事,就是当日其美朗杰,虽有遁术技巧,却也做不到御空飞行,柳致知带她过来,使用云龙变,就足以让她震憾,她感觉到云龙变好像不能算是飞行,更近滑翔,一段距离之后,还需重新跃起,不得不说,她的观察法门不是白修的。

    柳致知停在空中,神识探入了金瓶,不错,柳致知太熟悉了,果然是苌弘碧,柳致知心中升起一个疑问,为什么放在外面,而不放入里面,难道苌弘碧分量还不够,不足以放入内塔之中,还是当日之人也没有办法放入其中。

    柳致知意念一起,以御物之术将金瓶移了出来,这是他的谨慎,金瓶刚出来,异变突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