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18. 各争其利起对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凌虚而立,以御物之术取出了金瓶,瓶一入手,心灵深处听到一声吼叫,不类人类,一个磅礴的精神意志陡然而现,柳致知感到天地似乎消失,好像整个南迦巴瓦峰从天空压了下来,当时御不住空,从空中跌落下来。

    达瓦措姆在下面大吃一惊,不等她反应过来,那种暴戾的精神大潮又一次出现,当时不由自主盘坐下来,手中印起,口中不受控制诵出真言,同时,另一股博大怜悯的精神也出现,达瓦措姆心中升起一种崇敬,知道这是真正的南迦瓦峰,也就是传说中多吉帕姆女神的精神,那股暴戾精神与之一碰,便被压了下去,悄然消退。

    柳致知从空中跌落,精神之中感到一种暴戾,不由冷哼了一声,道无鬼神,独来独往!心中念头一闪,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自然从心灵深处涌出,转眼将那股冲入自己心灵的暴戾的精神压制下去,灵台之中,似乎慧光一闪,出现一种柳致知也说不清的变化,那种精神悄然被化去,柳致知身体在空中一扭,又重新御空立住。

    而股暴戾精神又一次缩了回去,柳致知落了下来,顺手将金瓶送入储物袋中,刚站定,大地微微地晃动,地震?柳致知脑中冒出这个概念。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大地震动,很轻微,但却有震感,多杰丹增三人刚入了圣境,不由心中一突,不过微微一晃。就停止了。

    地震台立刻记录下了这次地震,一个消息立刻随电波传了出去,墨脱发生轻微地震,有震感。

    “上师,发生了什么事?”达瓦措姆也感到了轻微的地震,问到。

    “这塔里镇压着你所感受到的恶神尼玛朱扎,无意中你接触了它的精神,不用担心,你入山时拜过神峰,皈依多吉帕姆女神。在此神山范围内,多吉帕姆会镇住尼玛朱扎。刚才不过是尼玛朱扎的愤怒,引起大地的波动。”柳致知说到,他有此处,根据脑中的信息,专门查过资料,尼玛朱扎本是一个人,与西藏诸山的自然神灵不同,后来因仇恨。于湛深定中,化身为空。招恶魔尼玛朱扎入体,化为尼玛朱扎,掀起灾难,被藏密大德毁灭身体,精神镇压于此。

    藏密之中有化神术,在意念中将自己变成一个“神”;这个修练分为两步骤:首先修练者在意念中努力达到“空”的状态,他在意念中将自己的**、思想、灵魂通通毁灭掉,使自己变为一个“空壳”,此一阶段的核心就是在冥想中令自己的个性完全消失;然后修练者在意念里塑造那个事先确定的“神”的形象。并使此神变为活物。在第二阶段,修练者必须在意念中将自己与塑造出的神合为一体。此时,修练者的个人思想与灵魂完全消失了,替代的是在意念中被塑造出的神,修练者的每个细胞都与此神合为一体,他的动作、表情都由此神的思想所控制。这时,一个古老传说中的幽灵。突然占有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躯体,复活了。

    没有极大原因,很少有人愿意如此,这是放弃自己的一切。甚至灵魂来换取力量。

    这种方法在其美朗杰的传承信息中有详细的修法,这种秘术仅是传承,很少有人真的去修。

    “我们怎么能进入里面,里面又有什么?”达瓦措姆又问到。

    “不知道,这里有血池,按理说,应该是血祭的方式,以血祭方式应该能打开塔门,不过太过于残忍,就是不入其内,也不可用此法。”柳致知沉吟说到。

    柳致知说完,达瓦措姆也闭口不说,在心理上她也不能接受此法,柳致知向四周望去,外塔内壁也布满浮雕,既然不能进入内塔,柳致知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将注意斩转移到其它地方。

    柳致知转过身,去欣赏那些浮雕,浮雕之上,除了许多奇异的生物,还有一些人物,这些浮雕让柳致知有些混乱,其中甚至出现类似恐龙的生物,难道恐龙建造者见过恐龙?其它生物不少是神话中传说的生物,甚至有西方神话中传说的生物,这座塔到底是什么年代所建,柳致知不是考古学家,也没有那些仪器,可以通过同伴素确定年代,这完全是一个谜。

    柳致知顺着内壁一幅幅观看这些浮雕,浮雕上中有大量的神话体裁,那些浑身散发光芒的人物,应该是神灵之类,却不是佛教和苯教中形像,也不是柳致知所知道了世

    界上常见的神话体系,不由陷入沉思之中,达瓦措姆也跟着柳致知,一幅幅看这些雕像,她的知识比起柳致知显得浅薄得多,更不可能看出什么东西。

    看了一圈,并没有什么所得,柳致知叫了一声达瓦措姆:“达瓦措姆,既然没有办法,我们还是出去吧,这个圣境之中,并不适于一般人生存,我们还是走吧。”

    不等达瓦措姆回答,门口传来的脚步声,脚步深浅不一,两人目光向门口望去,知道有人来了,其中有人受伤了。

    外塔的门打开之后,并没有关上,一群人一拥而入,居然全部到场了,但形象让人不敢恭维,有不少人身上衣衫破烂,皮肤有的肿一块破一块,还有四五个人一瘸一拐,很是狼狈,这么多人一涌入,其中大多数目光落在柳致知两人身上,看他们得到什么好处。

    柳致知得到的金瓶已放入储物袋中,众人都未考虑到这一点,世间储物法器不过是传说,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会,发现两人似乎什么也没有取到,如果算有,达瓦措姆左手上带着一串佛珠,右手上拿着金刚橛,好像以前没有,可能就是在其中所得,其他东西就没有了,但柳致知背着包,有什么东西完全可以放在包中。

    双方暂时僵持着,虽然各人表情不同,柳致知没想到这么多人混在一起,眼睛也在打量众人,看来,他们在林中吃了不少苦头,可能为了对付林中那些层出不穷的变异的生物,几拨人达成临时协议,暂时合作。

    “柳施主早就到了,不知有何发现?”多杰丹增打破了僵局。

    柳致知摇摇头:“我虽早来一步,可以说一无所获,你们也看到了,塔内只有一座金塔,其它东西也没有,也进不了金塔,我正在考虑,是否撬几块金砖或宝石,免得空跑一趟。”

    他的话一说,倒让几个人眼睛不由盯着金塔,特别是罗庇尔,虽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都肿破了,一看到金塔,目光便盯在那些镶嵌塔体上的宝石上,发出炽热的光,他来此,可不是为了什么圣血,不过受人雇用,结果同伴全部丧命,自己差点也玩完,不就是为了一个财,现在黄金宝石就在眼前,心跳立刻飙升。

    “施主说笑了,这黄金和宝石是供奉给神灵的,凡人不能私动,不然会受到神的诅咒,倒是你身边女施主手中法器也是在里面得到?”多杰丹增目光落在达瓦措姆手中法器上。

    “大师说错了,这两件东西不是塔内,而是在丛林中得到,大师可能见到原来主人的白骨,这塔中样你们看到和我进来时无差别。”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你背上包里有什么,是不是将东西装到包中,让我们检查一下?”弗罗兹仗着人多,说话也有底气了,在来的西方人中,只有他会讲汉语,当仁不让,提出了过份的要求。

    柳致知眼中闪过寒芒,不善地盯着他:“你算什么东西,想查我的包?这地方与你有什么关系,华夏的土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柳致知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架势,他是谁,一个修行者,就是一个普通人,别人无礼要检查他的东西,都不可能答应。

    “这里东西是全人类的遗产,不能让你私吞?”弗罗兹脸也红了,强挣着说。

    “那好,过些日,我到你的国家去走一趟,见到好东西顺手取走,反正是全人类的。”柳致知脸沉了下来。

    “在这里,我们人多,力量大,所有东西我们有权分配!”弗罗兹心中有恃无恐,此处西方人一共十一人,再加上平措曲宗,可以说就有十二人,而多杰丹增三人立场还不定,柳致知只有两人,在这种优势下,什么都是假的,唯有实力决定一切。

    “那你就去死!”柳致知知道再多说也没有用,在对方心中,他们实力决定一切,不打破对方这种心态,根本不可能有结果,柳致知并不畏惧这些人,他们身上伤痕累累,可见无飞天之能,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带着达瓦措姆,只要出了塔门,那就是海阔天空,对方想留下自己都不可能。

    话音一落,柳致知已经出手,手指点处,淡青色风刃蜂拥而出,射向弗罗兹,与此同时,传音给达瓦措姆,让她偷偷向塔门移动。

    弗罗兹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柳致知说翻脸就翻脸,当时就手忙脚乱,陷入危险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