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俏丽女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刘海瑞看至!!任兰偷偷趴在门缝朝外张望的举止,站在她身后好奇的问道:兰姐,你干什么呢?"

    “孙局长在外面。”任兰这才将头缩回包厢来,关上门,回过身来对他小声说道。

    “孙局长?”刘海瑞一天到晚接触的什么局长、主任之类的太多le,对于任兰口中的‘孙局长’一时想不起是谁,一时间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见他疑惑的样子,任兰解释道:“就是市国土局的孙局长啊!"

    在任兰的提醒下,刘海瑞这才恍然大悟起来,说道:“原来是他啊,他长什么样,我看看!”说着将包厢rl打开一道缝隙,眼晴凑在门缝上朝外鬼鬼祟祟的张望去,就看到一个肥头大耳面色红润的胖子,在两个身着女仆装身材劲爆的辣妹搀扶下摇摇摆摆的朝着这边走来,看到孙局长享受着这种待遇,刘海瑞的第一反应就是羡慕,虽然自己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而且所接触的女人都是一些比自己年长的少妇类型的熟女,姿色都不差,但是看到这种身着制服化着浓妆的姑娘,那种野性的诱惑还是会让刘海瑞为止忏然心动。

    “看到了没?”站在身边的任兰问道。

    “看到了,就是那个胖子?”刘海瑞这才回过神来说道。

    任兰点了点头,说道:“就是他,你知道他今晚为什么会来这里吗?"刘海瑞的脑袋里此刻正浮现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大胖子在两个身着女仆装的姑娘搀扶下,那种享受的表情,真是让他羡慕,于是,他本能的说道:“找乐子观!

    任兰温怒的白了刘海瑞一眼。

    “兰姐你没看到性孙的楼了两个坐台的刁、姐啊?”刘海瑞为自己的推断找着借口问道。

    任兰反问道:“那你没看到他身后的那个女人是谁吗?"

    刘海瑞摇摇头说道:“没看到啊?"

    任兰说道:“那你再看看。”

    于是,刘海瑞带着好奇的心情,再次打开门朝外面看去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印入了眼帘―少妇张慧,这个少妇可是刘海瑞的老熟人啊,虽然来西京后两人接触的机会不多,但是在偷阳市可没少与她接触,更让刘海瑞记得熟悉的事情就是那次与张慧、还有派出所户籍科的张姐,三人在他家里进行的激情大乱战,那次是唯一一次的三人体验,令他终生难忘,而参与者张慧,他更不会忘记。囚为在偷阳市的煤矿开采权争夺战中刘海瑞与林家结下了梁子,在得知林家来西京搞房地产后,刘海瑞就一直刻意的躲着张慧及其林家的人,在这里突然看到了张慧,而且她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朝这边走来,刘海瑞连忙惊慌失措的缩回脑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包厢门,有.彭凉魂未定的对任兰说道:“怎么林大发的儿媳张慧也在呢?"

    任兰提醒着说道:“小刘你那么聪明,难道这个问题还想不清楚吗?"在任兰的暗示下,刘海瑞仔细一想,心念一转,立刻就明白了,瞪大眼晴说道:“兰姐你的意思是今晚性孙的和张慧一起来这里玩的?"

    任兰一脸顾虑的点了点头,·慨然的说道:“小刘,既然林大发的儿媳能把孙局长请出来唱歌,那么就说明林家已经把孙局长这个关系给拿下了,那事情就不好办了。”说着,任兰抬起那双忧虑重重的眼眸看向了刘海瑞。

    看见任兰那个担心的样子,刘海瑞不假思索的说道:“兰姐,你放心吧,就算林家拿下了孙局长这个关系,我也有办法摆平他的。”

    看见刘海瑞那个自信慢慢的样子,任兰却觉得他是在说大话,她不怎么相信的‘呵呵’轻笑着,说道:“林家已经拿下了孙局长的关系,张慧都能请动他来这里唱歌喝酒,可想而知,关系肯定不一般了,你还怎么摆平他呢?"刘海瑞见任兰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能力,他一点也不介意的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胸有成竹的说道:“兰姐,我肯定是有办法摆平他的,至于怎么摆平,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

    任兰并不怎么抱希望的淡笑了一声,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慨然长叹一声,说道:“我虽然说让你帮我这个忙,你也答应帮我,但是现在林家明显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能不能摆平性孙的,我都很感动你这个时候还肯站出来帮我。”有时候在自己遇上麻烦的时候,任兰一想到刘海瑞会不顾一切站出来帮助她,她就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刘海瑞,明明对他已经动了真情,可是迫于身份与年龄,不能给给予他什么承诺,而且还总是为了事业而背着他与一些机关政界的男人发生关系,觉得挺对不住他的。

    看到任兰黯然失色的神情,刘海瑞干脆撂下了一句狠话,他发狠的说道:兰姐,你别忘了,你当初在榆阳市的煤矿争夺中也是处于劣势的,是谁帮你绝地反击扭转乾坤的,是我小刘子!所以这次也一样,你别小看我小刘子,结果到底如何,你等着瞧吧!”说着就拉开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两步,刘海瑞停下脚步,回头冲着愣在当场的任兰又撂下了一句狠话“一个礼拜之内我就摆平性孙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了刘海瑞留下来的话,任兰愣在当场,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刘海瑞的话,说不相信吧,可他的确有时候很神通广大,在偷阳市的时候,她已经领教过了:可是相信他吧,今晚见到的一切已经说明林家的所有关系都走到位了,局势已经这么明显,还怎么能扭转呢?

    任兰愣在包厢里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想了又想,一直过了好一阵子,才一脸忧愁的走出了包厢,从大富豪夜总会出来,驾车回家了。

    而刘海瑞从大富豪夜总会出来后,也赶紧打了一辆的士朝苏晴家里而去了。

    整整一晚上,惦记着任兰求助自己的事情,刘海瑞几乎一夜没有睡看,翻来覆去的,看着躺在身旁的苏晴,因为她身兼数职的缘故,工作一天比一天忙,睡着后死沉沉的,无论刘海瑞怎么翻身,都吵不醒她。

    耳边听着苏晴因为白天太疲惫而在睡着后那种疲惫的呼吸,挺心疼的,有时候有点后悔当初借助在北京认识的神秘人物习冰冰的力量,不应该让她与李长平去争那个副书记的位置。但是回头又一想,如果当初不借助习冰冰的力量,而让李长平坐上省委副书记的位置,这家伙因为老婆张淑芬的缘故,一直在背后暗中指示郑秃驴来陷害自己,加上郑秃驴本就与自己有矛盾,如果一旦让李长平坐上副书记的位置,没有苏晴在背后保护,自己恐怕早都是死无莽身之地了吧。从官场规贝.j来说,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郑秃驴根本是没资格和苏晴扳手腕的,但是身在官场,郑秃驴也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网,而李长平就是其中一做靠山,李长平又与省委一把手金书记的关系不同一般,只是碍于苏晴现在身兼省委组织部部长与省委副书记两个要职,加之苏晴的副书记提拔是中央领导直接打电话来暗示过的,金书记一时半会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去扒掉她这根眼中打肉中+,j,而且与河西省的‘外来省长’朱永胜之间为了夺取河西省官场大权而进行着一场没有峭烟的战争,让金书记有.奴应接不暇,无暇顾及苏晴这边。虽然暂时的相安无事让各方面都看上去波平浪静,但苏晴明白郑秃驴是李长平的人,而李长平又有金书记的暗中庇护,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在没有十足的把握时,她不会轻易去扒掉郑秃驴这根刺,而是等着找机会,一旦机会成熟,绝对不会手软。身为官场中人,留余地、将圆通,这是每个官场老油条的处事法则,站好队,权衡好各方关系,不轻易得罪人,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更不与人直接起表面冲突。介于这些原因,虽然李长平与郑秃驴早已经对苏晴分外红眼,而苏晴对他们也是一忍再忍,但矛盾最终没有爆发出来,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在次日一醒来,刘海瑞就安排好了今天一天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摆平孙局长,当然,这件事虽然迫在眉睫,但是一天之内要想摆平他,对刘海瑞来说难度不刁、,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在到了单位之后,刘海瑞先将办公室的卫生好好打扫了一遍,又将手头的工作好好安排了一些,该归档的文件归档,该报批签字的文件报批上去。就在他将一些需要郑秃驴过目审阅的文件整理好,才包着一沓文件上到三楼敲郑秃驴的办公室门时,不但郑充驴的门没有敲开,反而将隔壁办公室的何丽萍敲了出来。何丽萍从办公室里探出半个身子,见是刘海瑞在敲郑秃驴的办公室门,便整个身子走出来,站在门口冲刘海瑞问道:“小刘子,你找老郑啊?"

    刘海瑞点头说道:“对,这有文件要让他过目一下,怎么好像人没来?"何丽萍冲他抛了一个媚眼,说道:“你先来我办公室吧。”说着,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刘海瑞看到何丽萍那日爱昧的神情,愣在了当场,怔了片刻,心想,奶奶的,来就来,谁怕谁啊!紧跟着走进了何丽萍的办公室里。

    “坐吧。”何丽萍站在办公桌前回过身子来,神色妖媚的看着刘海瑞招呼道

    刘海瑞急着将文件送到郑秃驴面前后去办正事,便直接了当的问道:“何姐

    郑秃驴不在吗?

    何丽萍目光妖烧的盯着他,点了点头。

    “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呢?”刘海瑞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有.氛埋怨的说道。

    何丽萍那妖烧迷离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刘海瑞,媚笑着说道:“他刚给我打电话了,今天不来单位了,让有什么事让我先负责着,你把文件放在我办公桌上吧

    一听何丽萍这样说,刘海瑞便走上前去,将一沓文件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在他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的一刹那,突然感觉腰身一紧,低头一看,就看见一双雪白漂亮的羊羊玉手扣在了自己的腰身上,原来是何丽萍从后面抱住了他。奶奶的,这一大早的想干什么?刘海瑞一边心想一边扭过头去,冲何丽萍一头雾水的问道:“何姐,这一下早的你该不会是想?"

    何丽萍用那两团饱满挺拔的美好紧紧贴在刘海瑞的背上,紧紧抱着他的腰身,温柔的说道:“小刘子,今天老郑不在,这么好的机会,你是不是就胡涛有求于你而好好感谢一下我呢?"

    “这个我肯定记得,我小刘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只是今天我手头上的工作还比较多,要不何姐我们改天吧?”刘海瑞从一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天的事情,实在不想被何丽萍打乱了阵脚。

    但是这种郑秃驴一整天都不在单位的机会是何其稀少啊,何丽萍怎可能错过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再说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她的老公一直在医院值夜班,差不多快有一个礼拜的时间,何丽萍没有被男人滋润过了,这多一个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正处于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来说,那是一种何其难受的煎煞啊,今天终于逮着这么好的机会了,何丽萍绝对不会放过的,她的一只手已经沿着刘海瑞的腰身滑了下去,滑向了他的两腿之间,另一只手在摸索着找他的皮带扣子,一边动作着,一边渴望的说道:“不行,今天你必须得好好感谢我,用你的实际行动让我满足。”

    刘海瑞看何丽萍态度是不到不死心了,不想与她在这样浪费时间纠缠下去了,心想奶奶的,干脆速战速决,于是心一狠,转身就来了一个绝地大反击,直接转败为胜,双手将何丽萍那微微泛红的脸蛋朝上一抱,就发狠的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推着她朝着靠墙的真皮沙发走去,不一会就到了沙发跟前,然后用力一推,渴望无比的何丽萍便顺势倒在了沙发上,并且在倒下的一瞬间,双臂环抱住了刘海瑞的脖子,拉拽着他也倒下来,压在了她的身体上,随即,两人在沙发上一边*,一边为彼此解除着身上的衣物,不一会儿,两人就衣襟衣衫凌乱,露出了办事的部位,刘海瑞将何丽萍一条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朝肩上一扛,另一条腿支撑在地上,直接一竿子捅到底,伴随着何丽萍忘乎所以的一声长长的‘呢’声,刘海瑞开始快马加鞭的纵马驰骋……

    由于急着外出办事想尽早释放,这一次刘海瑞是拼尽了全力以有生以来最高的频率最快的节奏不知疲倦的扇动着,身下的美人在他的挥动下,一阵一阵电流源源不断的传遍全身的每一寸肌肤,迅速的掠过中枢神经,让她感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整个身子已经软成了一摊烂泥,无法忍受那种焚心蚀骨的感觉而发出了微微带喘的沉吟……

    半个小时的快马加鞭,一段美好的时光终于宣告结束,两人不约而同的一起抵达了巅峰时刻,完事以后,刘海瑞已经是满头大汗,粗气连连,他抹了一把面门上的汗水,稍作休.感,就从何丽萍起伏不定的身子上爬起来,用卫生纸清理了一下那里,提上裤子,席上皮带,喘着气就打开门朝四处一看,然后溜出了何丽萍的办公室。

    “跑得这么快!”见刘海瑞一射了后就溜掉了,何丽萍撅着嘴自言自语的埋怨着,那余韵未了的样子,看上去好像还不是很满足一样,意犹木尽的从沙发上吃力的爬起来,刚一站起来,一股滑润的液体就从两腿之间滑了下来,她连忙从茶几上拿起卫生纸赶紧擦了擦,在裤权里垫了几层卫生纸,这才提上裤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撩了散乱的头发,走到办公桌前,在老板椅上坐下来,拿起刘海瑞放在桌上的文件一页一页仔细的翻阅起来……

    原本这些文件只有郑秃驴有资格审阅,但是今天一早,在何丽萍刚一到单位,在办公室坐下来后,郑秃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听起来很疲惫不堪的说道:丽萍,今天我有点私事要处理,不来单位了,单位的事情今天你就先负责着啊。

    何丽萍连忙.氛着头说道:“好的,老郑,我知道了,你放心忙你自己的事就好t。”

    郑秃驴之所以今天不打算来单位,而破天荒将大权交给已经不怎么信任的何丽萍一天,其原因就在于老家伙今天其实是太累了,几乎可以说是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为什么会这样呢,事情还得从昨晚说起,昨晚在夜总会被双胞胎姐妹扶到客房去后,老家伙就与这两双胞胎姐妹在床上轮番,这两小姑娘为了得到这个大人物的青睐,整个晚上的表现是极为投入,从夜里十二点多轮番上阵,一直与这老东西玩到了凌晨四点多,四个小时内老东西释放了五次,身体几乎快被钩空了,老骨头都快散架了,还哪里精力天亮去单位呢,实在不得已,才将大权交给何丽萍一天。

    刘海瑞从何丽萍办公室里溜出来,回到一楼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点了一支烟缓了缓神,平静下来之后,拿起手机给徐民打去了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刘海瑞客气的说道:“喂,徐哥,在干什么呢?”一个‘徐哥’无形中就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徐民在电话里打了一个哈欠,愉懒的说道:“还能在哪里呀,在所里呢,小刘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给我啊?"

    刘海瑞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徐哥,不瞒你说,兄弟我有一件事想让你帮忙呢。

    “噢?小刘有事让我帮忙?”徐民有点惊讶的笑着问道,对于徐民来说,因为小情人杜晓蝉工作被刘海瑞落实的事情,他一直欠着刘海瑞一个人情,听到刘海瑞有求于他,自然是感到有.点高兴。

    刘海瑞故弄玄虚地说道:“是啊,兄弟我有一件事,只有徐哥你才能帮我啊

    徐民感到很好奇,便急忙问道:“什么事啊?兄弟你直说。”

    刘海瑞却所答非所问的说道:“徐哥,你现在忙不忙?你要是不忙的话响们兄弟还是见面说吧?"

    徐民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小刘,你来我们所里,今天其他人出警巡逻去了,现在就我一个人在所里,暂时走不开,你来我办公室,咱兄弟两慢慢说,你看咋样?"

    刘海瑞稍加思索,说道:“那行,徐哥,我这就去你们所里,一会见面细说

    挂了电话后,刘海瑞将外套穿上,瓷灭了烟头,临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条一个小地产公司老板求他办事时塞的一条‘和天下’,兜里又揣了一包,将这条烟夹在外套里,这才走出了办公室,鬼鬼祟祟的张望一番,快速走出了建委,朝着几百米外的片区派出所走去。

    “我想有个家,一个有着温暖的怀抱……”在刘海瑞前脚刚溜出建委大门,后脚手机就在外套口袋里响了起来。

    刘海瑞掏出手机一看,立即瞪大了眼晴。

    奶奶的,这刚从她那下来,她打电话干什么?刘海瑞自言自语着,按了一下手机的接听键,缓缓放在了耳边,故作镇定的呵呵笑着,说道:“喂,何姐,怎么啦?"

    ,.,卜刘子,你在不在办公室啊?”何丽萍温言细语的问道。

    “在啊,不在办公室还能去哪里啊。”刘海瑞轻笑着忽悠何丽萍说道。“放屁!你小子还骗我啊?我现在就在你办公室门口站着呢,敲了半天门了没反应!”何丽萍立即破口骂道,过了片刻,语气严厉的质问道:“你小子是不是看老郑不在,又想着开溜啊?"

    刘海瑞见何丽萍发现自己开溜了,使出了杀手钢―耍无赖,他对着手机嬉皮笑脸的嘿嘿笑着说道:“何姐你发现了啊?"

    “你小子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我的好心好意你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啊?你难道离开这里前非得要留个烂摊子让别人收拾才开心吗?你就不想着给后来接替你的人留个好印象啊?我看你自从知道自己要被调到区里去后就心浮气躁的不行了,飘飘然了啊?”何丽萍在电话里对刘海瑞是一通叱责。

    刘海瑞连忙嬉笑着解释道:“何姐你误会啦,我不是开溜,你的话我一直铭记在心呢,我现在是有点私事要处理一下的。”

    刘海瑞连忙嬉笑着解释道:“何姐你误会啦,我不是开溜,你的话我一直铭记在心呢,我现在是有.氛私事要处理一下的。”

    何丽萍‘哼’笑了一声,说道:“私事?你私事挺多啊?"

    刘海瑞有.汽无赖的苦笑着说道:“何姐你看你说的,谁没个私事啊,我办完事就回去了,回去后我再好好伺候一下你还不成嘛。”

    何丽萍在电话里生气的说道:“小刘子,我不管你了,你随便吧!”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响起挂断时“嘟嘟嘟’的声音,刘海瑞心一横,暗自想道:奶奶的,老子还怕你不成啊!反正老子要走的人了,随你大小便!将手机拿下来朝兜里一装,大摇大摆的朝着不远处的片区派出所而去了。

    几分钟后,刘海瑞就来到了片区派出所,站在大门口朝里面张望了片刻,见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看见,车也没在,只有正对大门口的所长办公室里亮着灯。看来就像徐民所说的,就他一个人在所里,于是,刘海瑞走了进去,径直来到所长办公室门口,伸手敲了敲办公室门。

    “谁呀?”里面传来了徐民的声音。

    “徐哥,是我,小刘。”因为有求于徐民,刘海瑞的态度显得极为恭敬。“峨,是小刘啊,快进来,进来。”徐民在里面热情的应道。

    于是,刘海瑞推开门走了进去,徐民从办公桌前走出来,伸手招呼着刘海瑞说道:

    ,',卜刘,快坐,快坐,你可真是稀客啊。”

    刘海瑞客气的笑着,并没有坐下来,而是直接走到了徐民的办公桌前,将外套里藏着的一条价值一千五块钱的‘和天下’毕恭毕敬的放在了办公桌上,笑呵呵的说道:“徐哥,兄弟给你带了一条好烟。”

    徐民一看刘海瑞放在桌上的烟,以他所长的身份,平时别人送个中华什么的倒是很正常,但是这种昂贵的高档香烟,还真是第一次有人成条送他,也是按·计不住心里的激动,瞪大了眼晴,感叹的说道:“果然是好烟啊!"

    真他妈的土包子!看到徐民被一条一千多块钱的烟就给迷的有.点神魂颠倒的样子,刘海瑞在心里暗自潮笑着,但他只是在心里这样想,表面上还是很客气的‘呵呵’笑着说道:“徐哥,这烟是别人送给我的,送了两条,兄弟拆了一条,这一条就没舍得抽,专门拿过来给徐哥你分享一下。”刘海瑞极为能言会道,话说的非常顺耳中听。

    见刘海瑞这样说,徐民这个时候又客气了起来,推辞着说道:“小刘,你看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啊,这么好的烟,你还是拿回去自己抽吧。”虽然徐民嘴上这样客气着,但是手上却没有任何举动。

    刘海瑞见徐民这装逼样,呵呵的说道:“徐哥,你客气什么呢,响们兄弟还客气呀?昨天不是喝酒的时候都说了嘛,谁有什么事需要对方帮忙,一定会为彼此两肋插刀嘛。”刘海瑞隐讳的表达了自己有求于徐民的想法。

    徐民也不是傻子,派出所虽说不是什么肥水衙门,但徐民怎么说也是体制内的一个小领导,‘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刘海瑞今天能带着这么贵重的*好烟来找自己,要是没什么事,除非是他脑袋被门板给夹了。他心照不宣的点着头笑道:“是啊,咱兄弟两有什么事都要互相帮助的,你帮小杜安排工作的事情老哥还不是欠你一个人情着吗?”徐民说着不动神色的将放在桌上的那条‘和天下’拿下去塞进了抽屉里,从抽屉里掏出了一盒二十块钱的本地烟,抽出两支,一支递给了刘海瑞,一支自己叼进了嘴里。

    刘海瑞接过烟,连忙帮徐民.点着烟,这才自己点了烟吸了起来。

    徐民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热情的问道:“喝水不?给你倒点水吧?"“不喝了。”刘海瑞客气的说道。

    徐民冲着外面喊道:“小李,倒点水!"

    “好的。”从外面某个地方传来了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

    刘海瑞有.氛惊讶的看着徐民,问道:“徐哥,不是你一个人在派出所啊?怎么还有个女人啊?"

    徐民‘呵呵’的说道:“刚从警校分配下来实习的内勤。”

    刘海瑞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片刻,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姑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走进了徐民的办公室,不用徐民交代,就直接走到刘海瑞面前,一边将手里的一杯茶水在刘海瑞面前放下来,一边礼貌的说道:“请喝水。”

    “谢谢啊。”刘海瑞客气的抬头冲她说道。

    当两人目光对在一起的一瞬间,刘海瑞显然是被电到了一样,这个年轻女警长的很眉清目秀,秀眉入鬓,双目剪水,鼻子小巧高挺,嘴唇薄而红润,肤如凝脂般白哲,鹤蛋脸匀勒出完美的轮廓,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扎成了一把马尾辫,看上去干练级了,而那身合体的警服让她显得英姿飒臾。

    女警显然意识到刘海瑞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连忙微微一笑,将视线看向别处,放下杯子,直起身,转身就铿锵的走出了徐民的办公室。

    看到这个身姿窈窕容貌美丽的女警,刘海瑞的思绪放佛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时光一下子倒流到了与赵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了与刚才同样的情景,一个身着警服,身材容貌俱佳的女警走进了病房中,英姿飒爽的说道:刘海瑞你好,我是于副市长安排来保护你人生安全的,我叫赵雪。”

    与赵雪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回想起就让刘海瑞觉得温馨,他聚焦在派出所内勤身上的目光本能的随着她朝办公室外走去而移动着,身子也跟着扭转过去,直到她走出了徐民的办公室,他才回过了神,转过身的时候见徐民正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便连忙切入正题说道:“徐哥,兄弟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不瞒你说,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徐民却并没有接着他这个话茬说下去,而是冲他鬼笑着小声问道:“是不是看上我们小李啦?"

    刘海瑞连忙尴尬的摇着头否认道:“没有,没有。”

    徐民觉得刘海瑞刚才能用那种深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小李的一举一动,绝对是对她有所企图的,他坚持认为自己没猜错,依旧鬼笑着说道:“小刘,口自们兄弟两个谁跟谁呀,你要是看上了,我就先帮你把这个忙给帮了,反正我们小李还没对象呢,而且小刘你现在也是年轻有为,我听小杜说你也还没对象呢,那这不是郎才女貌,正好嘛,老哥这就去给你牵线搭桥,先给你把这个大忙帮了,你看咋样?"

    要是能和刁、李这样的漂亮女警花玩玩,刘海瑞肯定是求之不得,真要是谈婚论嫁,他才不干呢,在偷阳还有赵雪那个更为美艳动人又善解人意的姑娘等着他呢,他决定赵雪要是等一直等着他到明年,他就一定会和她结婚。到了二十八岁这个年纪,刘海瑞的心里越来越有一种空落的感觉,虽然他身边从不缺少女人,但是人的一生很漫长,他只愿将自己的感情寄托给愿意与他度过一生默默支持他的事业的女人,而从目前来看,唯有赵雪,她一直在远离自己的偷阳市默默支持着他,等待着他。所以,对徐民的想法,刘海瑞摆着手,将头晃得跟拨浪鼓一样,说道:“徐哥,你这不是乱点鸳鸯嘛,兄弟我就是看小李一个姑娘穿着一身警服,有种特别的气质,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已,老哥你就开始乱点鸳鸯,要帮兄弟我解决终生大事了啊?"

    看见刘海瑞那个极力反对的样子,徐民觉得自己也是想多了,他吸了一口烟,哈哈的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看上我们小李了呢,你要看上的话,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老哥一定帮你把她搞到手。”

    刘海瑞也跟着‘呵呵’笑着,开玩笑说道:“老哥,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看还是留给徐哥你比较好嘛。”

    徐民连忙有点紧张的朝办公室外看了一眼,说道:“老哥都我结婚了,家里有个老婆,现在还有个小杜,都快吃不消了,还哪里有那么大的胃口呀,我是想着兄弟你现在还没结婚,想帮你解决一下人生大事呢。”

    对徐民的一番好意,刘海瑞一本正经的竖起了大拇指,拍着马屁说道:“徐哥,我刘海瑞果然没看错人,你够哥们!"

    对于刘海瑞的恭维,徐民心里很是受用,也拍着胸月甫说道:“兄弟,老哥别的话不敢说,但绝对是够哥们义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咱们兄弟两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既然我徐民认你这个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奶奶的!说你呼味你还喘!看着徐民那个豪情万丈的样子,刘海瑞心里一边暗自骂道,一边继续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恭维道:“够义气!我刘海瑞果然没认错徐哥你这个哥们。”说完后委婉的转移着话题说道:“不过兄弟我现在还不想谈人生大事,徐哥你的心意小刘子我心领了,人生大事这种大忙暂时不用徐哥帮忙,现在倒是有一点小事需要徐哥你帮兄弟一把啊。”

    “什么事,小刘子你说!”徐民吸着烟豪情万丈的说道。

    刘海瑞吸了一口烟,一边酝酿着一边娓娓说道:“是这样子的,徐哥,我想找国土局的孙局长办点事,但是那老家伙好像是不吃软的这一套,所以我想让徐哥你出面,咱们给那老东西上硬家伙……”说到这儿,刘海瑞停顿下来,幽幽的看着微微瞪大了眼晴的徐民,等着他接话茬。

    徐民听到这里,眯着眼晴,顺看推理小说的思路推断着说道:“兄弟你的意思是给孙局长来硬的?让他给你办事儿?"

    刘海瑞点了点头,拍着马屁说道:“高明,徐哥你说对了。”

    徐民吸了一口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刘海瑞,顺着这个思路往下问道:“那怎么个硬呢?"

    徐民这个问题是刘海瑞摆平孙局长的整个计划中最为关键的一步,他委婉的对徐民说道:“徐哥,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和姓孙的结下梁子的吗?”之所以这样问,这里面的学问大了,为了确保徐民能帮自己出面,刘海瑞刻意提醒徐民与孙局长之间存在矛盾,无形中让他产生一种对孙局长的仇恨情绪,一旦人带上了情绪之后,再要说服他就容易许多了,这些说话的技巧是刘海瑞与生俱来的特长,从来不需要学,视情况而行,在这个时候,他必须用到这个方法,以确保徐民能够冒着风险帮自己出头。

    果然,在刘海瑞刻意让徐民想到与孙局长之间存在过节后,徐民的脸上就泛起了一层寒意,他的眉头处了盛,说道:“当然记得了,那个老家伙在派出所还叫嚣着要给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奶奶的!要不是老哥我反应快,现在恐怕早都被那老东西给玩死了!"

    刘海瑞继续激发着徐民心里对孙局长的仇意,他故意对徐民说道:“想不到那老东西原来和徐哥有这么大的矛盾,看来要不是徐哥你留了一手,那老东西就想将你置于死地了。”

    徐民冷笑了一声,发狠的说道:“奶奶的,幸亏我反应快,让那老东西失算了,不过我们现在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了,他也没找过我什么茬,要是小刘你不提这件事,我都快忘了。”

    刘海瑞套着近乎说道:“徐哥,看来响兄弟两个还真是有缘啊,你看你和那个老东西有过冲突,我现在又要需要摆平那个老东西来办一件事,徐哥,看来兄弟这个忙你非得出面不可了。”

    徐民已经被刘海瑞给忽悠的晕头转向,思想完全被他掌控了,不假思索的说道:“兄弟,你说,要我怎么帮你吧!"

    刘海瑞故意用激将法*.j激他:“徐哥,你为了兄弟,你不怕得罪性孙的那个老孤狸啊?"

    徐民脱口而出道:“兄弟,我徐民从来说一不二,既然你有求于我,这个忙说什么我都得帮你不可!”徐民之所以愿意出面,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于刘海瑞之前帮杜晓蝉安排工作,他欠刘海瑞一个人情,而且加之昨天刘海瑞提前埋下了引子,让他在极为在乎的小情人杜晓蝉面前说大话夸下了海口,今天刘海瑞找上门来有求于他,要是再推辞的话,被刘海瑞给杜晓蝉一说,那岂不是在最在乎的女人面前失去了男人的尊严了呜。

    看见徐民已经完全上了道,刘海瑞再一次竖起大拇指,拍着马屁说道:“徐哥果然讲义气,够哥们!那兄弟我就说一下让徐哥怎么帮我吧。”

    “你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违法犯罪的事情,你尽管说就是了!”徐民情绪激扬的说道。

    听到徐民有所顾虑,刘海瑞哈哈大笑着说道:“徐哥你自己就是公安干部,兄弟我怎么会让你干那种违法犯罪的事情,你多虑啦,哈哈……”

    看见刘海瑞那种忘乎所以哈哈大笑的样子,徐民觉得只要不是那种知法犯法的事情就行了,在法律制度之外的事情,只要刘海瑞开口,他就决定帮他,把那个人情给还了。

    “那兄弟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我该怎么帮你?”徐民也跟着哈哈笑了笑,然后切入了正题。

    刘海瑞轻轻一笑,说道:“徐哥,反正也不.急于一时,咱兄弟要不整两杯,一边喝一边慢慢聊,咋样?”刘海瑞觉得只有一边喝酒一边征,才能将自己要徐民出面的事情说出来,这种状态和环境下,还真有点不好开口让徐民为自己冒险出头。

    徐民有点犹像不决的说道:“兄弟,可是其他人都外出巡逻去了,万一有个事了,我走不开呀?"

    刘海瑞提醒着说道:“这还不是有个小李呢吗?"

    徐民说道:“小李刚来实习没几天,万一有个什么急事了她应付不过来啊。

    刘海瑞说道:“响们就在对面的饭馆.点两个菜,要是有什么急事就让小李给你打电话不就成了吗?徐哥,就这样,说定了,咋样?"

    徐民想了想,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觉得外出巡逻的手下快回来吃午饭了,便点着头说道:“那行,兄弟,走吧。”说着站了起来。

    “徐哥,走。”刘海瑞笑着跟着徐民站起来,一前一后走出了他的所长办公室。

    徐民先是去了小李的内勤办公室,给她打招呼说道:“小李,我和刘副处长出去一趟,你先看着所里,有什么急事就给我打电话。”

    漂亮女警花抬起头来冲徐民.汽了点头说道:“徐所长,你去吧,有我呢。”在说完话之后,她的眼神又一次与刘海瑞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那犹若触电般的感觉让她赶紧将视线从刘海瑞的身上移开,迅速的低下了头,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以这个动作掩饰着内心的惊慌不安。

    而刘海瑞在第二次看到这个身着警服的美女后,又一次想到了赵雪,突然之间感觉很想念很想念她,直到徐民转过身喊了他一声,才将他的思绪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为了近一步拉近与徐民的距离,走出徐民的办公室之后,刘海瑞就主动跟上前楼住了徐民的肩膀,与他匀肩搭背哥长哥短的叫着一起走出了派出所,朝着对面的川菜馆走去了。

    找了位置坐下来后,刘海瑞让服务员拿来菜单交给徐民.点菜,自己则顺便叫了一瓶一百多的酒,然后出办公室时随神揣在兜里的那包‘和天下’拆开,拿出两颗来,给徐民递了一颗,自己含上一颗,然后很有眼色的探过身子去帮徐民.点了烟。

    徐民哑了一口烟,细细的品味了片刻,幽幽的吐出了一个袅袅的烟圈,赞不绝口的说道:“好烟,果然是好烟,这烟越贵果然抽起来口感就不一样啊!"刘海瑞吐了一个烟圈,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之前也没抽过这么贵的烟,就想着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和徐哥分享一下才行。”

    刘海瑞恭维的话让徐民心里很是受用,哈哈的笑着说道:“兄弟有这么好的东西还能想着老哥我,真是够意思啊!"

    刘海瑞既往自己脸上贴金,又不忘拍马屁,他说道:“我刘海瑞就是那种恩怨分明的人,谁对我好,我会比他对我好更好上百倍,徐哥你既然讲义气,我刘海瑞肯定有什么好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徐哥你!"

    刘海瑞的话中听极了,听得徐民心里热乎乎的,那股男子汉的热血开始涌动豪情万丈的说道:“兄弟,你说吧,哥到底该怎么帮你?"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刘海瑞取了一双筷子递给徐民,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徐哥,咱们兄弟两边吃边喝,兄弟我再慢慢给你说。”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