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十六章 上位却担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再次来到了陈大祥安排的那家茶室,这次并不是喝茶,而是饭。

    看着迎上来的陈大祥,叶泽涛笑道:“陈省长是官运极强,又高升了!”

    两人现在也都很是随意了,叶泽涛也知道陈大祥这个人的心态,跟他客气的话,搞不好他还不舒服,干脆就随便些。

    果然,陈大祥还真是吃叶泽涛的这一套,就呵呵大笑道:“运作运作!”

    这话还真是一句大实话了,以陈大祥的情况,他能够不断的发展起来,还真是运作的结果。

    叶泽涛有时还真是佩服陈大祥的能耐,这老小子一路的发展跟自己就有些相近,都是自己运作的结果,并且,看得出来,他运作得也真是非常的成功,一下子就稳稳的坐上了省委常委、副省长的宝座。

    “坐下吧,我让这里炒了几个小菜,就家常菜。”

    很快,一个长得很是不错的女人就端着菜走了进来。

    陈大祥并没有让外人来招呼,而是让这个他认可的女人来服务,也显示出了他的小心。

    叶泽涛向着这个女人看去时,看得出来,这女人很是妖媚的样子,难怪陈大祥对这里那么的上心。

    向陈大祥看看,叶泽涛心想,这老小子看来把这里看成了他的家了!

    与田林-喜通了电话后,叶泽涛就知道了省委的这种变化,第二天就接到了陈大祥约自己吃饭的电话。

    陈大祥估计也是从韦家那里知道了他的升位的情况,找自己吃饭可能想说点什么吧!

    叶泽涛赶过来的时候也在想着陈大祥的情况,现在陈大祥也算是省委的常委了,虽然不能够明着帮助自己,暗中也还是可以的。

    叶泽涛同样也想过了一个事情,这陈大祥是韦宏石弄起来的人,韦宏石既然把他弄到了这个位子上,是否会要求陈大祥展开对自己的行动?

    这事还真是很有可能性!

    如果韦宏石有了这样的要求,陈大祥会怎么样搞呢?

    陈大祥不可能违背韦宏石的指示失去了韦宏石,陈大祥的位置都难保,这事还真是难题。

    人的想法都是在变化的,叶泽涛也想看看陈大祥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很快菜就上齐了。

    看到酒也倒好了,陈大祥对那女人道:“行了,你忙你的去吧!”

    这女人还真是听话,微微一笑,对叶泽涛道:“你们慢用。”

    这女人行动间很是妖饶,那身段摇晃得足以让男人产生一些想法,这也难怪陈大祥迷上了这女人!

    说话间走了出去还不忘了把门也带上。

    现在也就陈大祥和叶泽涛了,陈大祥看着那关上的门道:“女人就得这样!”

    看得出来,他的眼睛里面透着一种得意的样子。

    叶泽涛也不好说这事,举杯道:“陈省长请客,我先敬你一杯。”

    陈大祥呵呵大笑道:“行,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说话。”

    喝了这杯酒,陈大祥叹了一声道:“泽涛啊,这里没外人我们哥俩就说点心里话好了,我这官是怎么上来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也不瞒你了,没有了韦家,我就根本上位不了,可是,现在韦家的人对你又是那么的恨,我这才上位,就要求我与人联手,想对付你了,你说说,这事我该怎么办才好?”

    看着陈大祥那表现出来的为难情绪叶泽涛对陈大祥的认识又深了一层,这老小子聪明得很,韦家要他对付自己,他又不想断了自己这条线,干脆就把自己找来问计于自己。

    表面上是陈大祥为难,其实他就是想让自己知道就算他是要对付自己也是心中不愿意的,不要怪他的意思。

    从这事里面,叶泽涛也看出了一些陈大祥的小手段。

    难道真的让老小子与人联手对付自己?

    叶泽涛当然不会同意这事。

    既然说得那么直接,叶泽涛也就要好好的说道一下了,抿了一口酒,叶泽涛道:“韦书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叶泽涛询问韦宏石的情况,陈大祥叹道:“癌症晚期了!正在化疗,不过,这种事情你也知道,也就是活天天的事情,不过,韦书记这次是挣扎着把他的人都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安排。”

    拿起香烟发了一支给叶泽涛,他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后,陈大祥道:“京城里面韦书记还是经营了很长时间的,各种的人缘关系不少,这次看在他癌症晚期的面上,许多事情都好办多了,到也安排了许多的人员。”

    叶泽涛微微点头在这样的情况下,韦宏石想安插一些人手,大家也不会过多的阻拦。你感觉他还能拖多久?”

    叶泽涛就问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

    陈大祥想了一下道:“小秀说了的,情况并不是太好,可能很不妙-!”

    陈巧秀都说了这话,可想而知,那韦宏石真的不行了。

    叶泽涛这下子就看向了陈大祥道:“陈省长打算怎么做?”

    陈大祥是无利不起早的人物,就在他刚上位,又有韦家支持的时候把自己请来吃饭,还谈起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他是心中在着急了。

    叶泽涛问这话时,双眼就看向了陈大祥。

    陈大祥这时目光有些闪砾,迟疑了一下,苦笑道:“泽涛太了解我了!”

    叶泽涛这才微笑道:“陈省长豫不决的,有些时候总得有一个决断才是,如果是这样,那就顺其自然吧!”

    叶泽涛现在完全明白了陈大祥的想法,这陈大祥的想法很直接,那就是想在韦宏石活着的时候听韦宏石的话为难自己,想的是求得自己的谅解,还有一个打算,那就是韦宏石死了之后,请自己再在郑成忠那些人的面前为他说话,这明显打着的是脚踩两条船的想法了。

    想到了陈大祥的这想法,叶泽涛当然不乐意了,想两边讨好,还要与人联手打压自己,这种事情发生出来的话,吃亏的是自己,这陈大祥完全就想投机。

    陈大祥正是打着这样的想法,想的是说笑中让叶泽涛原谅他的一些行为。

    现在听到叶泽涛这样一说,陈大祥知道了,叶泽涛并不同意自己的想法,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叶泽涛将会与人一道对自己发起反击。

    坐在那里,陈大祥的脸色微变,这两天他真的是无法睡着,被这事闹得心情非常不好。

    跟韦家坚定的站在一起打压叶泽涛?

    以陈大祥对叶泽涛的了解,先不要说是能够真的打压得了,就说那叶泽涛衙内杀手的事情也不是随便说说的,到时真的让叶泽涛全力针对了自己,这后果是陈大祥根本就不敢想的事情。

    如果投向了叶泽涛他们这一方,反过来与韦家作对的话,自己是韦家的亲家,到时同样是后果严重,这事真的非常难办了!

    怎么办?

    “泽涛,老哥我真的很难啊!”

    陈大祥喝了一大口酒下去。

    叶泽涛却是太了解陈大祥了,这老小子装佯的水平不是一般的厉害,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吃了起来,并没有去管陈大祥。

    看到叶泽涛并没有说什么话,陈大祥心中苦笑,这个叶泽涛并不是一般的小年轻人,道行不是一般的高。

    “泽涛,小秀也很为难的,许多事情总得有一个过程,她虽然与韦家有了那种关系,她还是很清白的,她付出的太多了,作为父亲,我也得为她打算一下,如果我有个什么情况,小秀很孝顺的,我真不知道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我看得出来,她一直对你有着好感,唉,有次她生病发热时,嘴里竟然不停叫你的名字,你看看这事!唉,女儿的事情我做父亲的也不好插手!难啊!”

    说这话时,陈大祥就看向了叶泽涛,表现出了一个父亲的无奈。

    听到陈大祥这话,叶泽涛一阵愕然,心想这老小子竟然不要脸成了这样,说什么女儿是清白的,还说发热时嘴里叫自己的名字,纯粹扯蛋嘛!

    这老小子,真以为自己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人了,真以为自己就相信他的话?

    想到这里,叶泽涛道:“陈省长说笑了,凭着你的能耐和小秀的能耐,就算不当这官了,同样也会过得很不错的,不行就离婚另找一个好了,在这事我得说道你一下了,作为父亲,你应该多为孩子着想,省级干部了,该有的都有了,有时候一步路走错了,那可就要出大事了!”

    陈大祥向着叶泽涛看去,又暗叹了一声,心想这臭小子还真是厉害,自己又是说女儿清白,又是说发热时叫他的名字都不动心,道行真是不浅!

    本来,陈大祥是想好的,只要自己这样一说,凭着叶泽涛是一个年轻人的心性,搞不好就会心生一些想法,从而同情心出现,就同意了自己的行为。

    没想到的是这叶泽涛油盐不尽。

    这事真是难办了,这是要逼着自己表态了!

    “唉,我家小秀怎么就那么命苦呢!”

    陈大祥大大的喝了一口酒。

    这一口酒下去,陈大祥竟然仿佛是呛到了似的,剧烈咳了起来,泪水都流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