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十七章 风向还不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到陈大祥这样子,叶泽涛忙问道:“陈省长,怎么了?”

    叶泽涛观察人的道行也不低,多少也看出了陈大祥装佯的情况,不过,嘴上还是要表现出关心的意思。

    揩着泪水,陈大祥叹道:“难啊,想到小秀吃的苦,我这做父亲的真的很难,唉,我有时都在想,干脆退休算了,可是,泽涛啊,你不知道的,韦家很强大,我是担心我不听话的话,他们对我们家小秀不好啊!”

    说话间,陈大祥一大杯酒喝了下去,然后就听那椅子响动,陈大祥已是要摔倒下去似的。

    身体在那椅子上摇动了几下,朝着叶泽涛的方向就要倒下去。

    叶泽涛伸手一扶时,陈大祥就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双手垂在两边,完全就是一幅已醉过去的样子。

    这就醉了?

    看到陈大祥这个情况,叶泽涛有些无语,这老小子装醉了!

    叶泽涛也猜得到陈大祥的想法,现在韦宏石还没死,韦家也就没倒,甘宁省委也有了这样的巨大变化,作为一个投机者,陈大祥现在还看不清楚风向,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做出一个判断还是非常难。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大祥就有意把自己请来,然后吐槽一下博得自己的一点点同情,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相信于他,干脆装醉过去,这是一种缓兵之计。

    向着陈大祥看去时,看到的还真是很醉的样子,甚至呼声都出来了。

    没办法,这老小子不要脸的做法也还是有一定的效果,叶泽涛只好去把那女人叫了过来。

    帮着把陈大祥扶到了一间房间睡下后,叶泽涛告辞而去。

    叶泽涛这才刚刚离去,本来装醉的陈大祥就睁开了眼睛。

    “走了?”

    “我送出去的。”那女人这时娇媚地走上前去,在陈大祥的肩膀上轻轻拿捏起来。

    坐在床上,陈大祥摆了摆手道:“你忙你的去吧。我想点事情。”

    那女人也听话,已是走了出去。

    看到女人离去,陈大祥的脸色变幻了一阵,却也是叹了一声。

    点燃了一支烟抽了几口后,陈大祥拨通了女儿陈巧秀的电话。

    也没说废话,一接通,陈大祥就问道:“小秀,情况怎么样了?”

    “爸。今天又昏过去一次了,看来不行了!”

    两人都是说的韦宏石的情况。

    现在韦宏石的病情不稳,陈大祥几乎天天都会与女儿通电话,询问的当然是韦宏石的电话。

    虽然有了其它的想法,陈大祥自己非常的清楚,如果韦宏石活着。就算他不怎么待见自己,帮自己上位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韦宏石死了,韦家就没有一个能拿起来挑这担子的人,到时韦家的衰败就成了可能。

    陈大祥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事。

    “今天把小叶叫来一起吃了一顿饭了,这小子滑得很!”

    陈大祥说了一句。

    陈巧秀却是有一阵没说话,对于叶泽涛,陈巧秀自己都不知道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说是想利用一下叶泽涛,其实,陈巧秀知道,自己与叶泽涛在几次的交流之后,就越来越有了感觉,有时自己都会在心中相念起叶泽涛这个人。

    现在听到父亲提到了叶泽涛时,陈巧秀的眼前却也浮现出了叶泽涛的样子。

    “爸,我看得出来,韦家的人都很急!”

    “是啊!”

    陈大祥应了一声。

    作为韦家的亲家。陈大祥发现自己现在陷入了一个泥塘。与韦家联系得太深了,完全就是拴在一条线上的情况。就算是想挣脱都难。

    “小秀,你说,假如那人死了,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对女儿的心机还是很有认识的,许多时候陈大祥都喜欢与女儿探讨一些官场上的事情。

    知道父亲的想法,陈巧秀道:“我了解的情况是他与浩宇书记他们的理念不同,随着他的离去,韦家还能够在京城里面站稳都很难!”

    这就说到了核心上了,陈大祥听到这里,呼吸都有些急促了,陈巧秀所说的话正是他一直在想着的事情,假如是这样,斗争的结果就是韦家会很快衰弱下去。

    怎么办?

    这是陈大祥必须要解决的事情。

    “你说他们那些人能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这是陈大祥最为犹豫的地方。

    “很难说,京城里面的情况我也只能从韦家这里了解到一些,反而大家都在暗斗!”

    陈巧秀想了一下,只能这样说了。

    陈大祥也知道许多东西并不是表面上的这种情况,女儿也不可能真的弄清楚。

    也许这个时候还无法看得出来。

    “小秀,该想一下退路了,我们决不能够一棵树上吊死!”

    “爸,我现在掌控了不少的资源,不过,都在国外,现在还不好动!”

    陈大祥道:“风向不清,再看看吧!”

    两人谈了一阵后,陈大祥又在那里想着与叶泽涛交往的事情。

    叶泽涛的情况陈大祥也摸到了许多,其实,陈大祥最担心的还是叶泽涛这里,如果不安抚好叶泽涛的话,这叶泽涛真的针对起自己了,那问题可就大了。

    再想到这次省委班子的调整情况,陈大祥更感复杂,从女儿那里知道了一些情况,这次省委班子的调整中,非浩宇书记力量的人员来得不少,这说明了什么?不外就是说明了在这甘宁省的争夺中,浩宇书记他们的力量并不是占决定性的,也就是大家的力量处于胶着状态。

    看不清啊!

    陈大祥的一支烟都抽完了,还是无法把现在甘宁省的情况看清楚。

    看不清楚甘宁省的情况之下,陈大祥就更是看不清楚整个华夏的情况。

    从现在的情况看,哪一方能够最后的胜出还真是难说得很。

    想到韦宏石的影响力时,陈大祥又感到有着韦家的背景,自己还是有着许多的空间。

    只能是再看看了!

    陈大祥在这里纠结时,与他的想法不同,余道争现在却是有了一种兴奋感。

    刚刚与京城的一个老领导打了电话,这个电话打过之后,余道争对于这次省委班子的调整情况已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

    老领导虽然退下了,但是,其人脉资源却也非常的广,从了解到的情况看,这次到来的人太复杂了,并不是原来自己但心的那样,支持叶泽涛的人并不多。

    有了这样的了解,余道争知道,叶泽涛在这甘宁省能够借力的人并不多。

    在那里盘算着情况时,余道争发现省委的班子里面,自己能够借力的就很多,省委副书记叫简白林、副省长陈大祥、军区政委尤名延,这三个人就是很明显可以借力的人物,加上自己的话就是四票的存在,这在整个的省委班子里面已是很强大的力量了。

    现在关键的是如果把四个人结合在一起,形成力量了!

    余道争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自己是不可能成为中心的,能够成为中心的人还看不出来,也许那省长孙问海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

    看到了这样的一些力量的存在,余道争对于自己下一步为难叶泽涛的事情又有了底气。

    其实,说是为难叶泽涛,还不如说是要把夹河开发区搞乱。

    余道争明白,太多的人关注着夹河开发区的情况,如果夹河开发区取得了惊人的业绩,获利的肯定是浩宇书记,叶泽涛也会因此而名声大涨,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许多事情就在于运作,余道争知道,现在的情况下,首先就要寻找出一个借口。

    坐在那里细细把叶泽涛的情况盘算了一遍,余道争却是有些看不明白叶泽涛了,这个叶泽涛在钱财上并没有什么传闻出现,从了解到的情况知道,叶泽涛的生活很简单,不吃喝、不收礼,也不喜欢把持着钱财,完全就是一个不贪财的人物。

    再想着叶泽涛的好色方面时,本来余道争看到叶泽涛把温芳调到了夹河开发区,以为叶泽涛好色,也暗中让人盯住了叶泽涛和温芳的情况,结果让他难解的是叶泽涛与温芳之间看起来就是那种很清楚的工作关系,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勾结。

    再根据自己的暗中调查,叶泽涛不出入场所,就连去喝歌什么的都基本不去,与女人之间就更加没有什么样的传闻出现。

    这叶泽涛同样也不好色啊!

    要说到打麻将赌钱什么的,那就更加找不到叶泽涛的岔子了,这人根本就不好赌!

    想到了这些,余道争就在皱眉,还真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一个人,钱不贪、不好色、不好赌!

    有这样的干部?

    余道争发现自己竟然一时之间还真是找不出叶泽涛的缺点。

    不行,后面的那些人之所以看中自己的一个关键就是希望自己有所动作,能道找不出岔子就不动手了?

    想到叶泽涛的老婆也是一个绝色的美人时,余道争心想,也许这叶泽涛唯一的缺点就是上好,年轻人嘛,有几个不好色呢?

    想到无中生有的计策时,余道争感到也许可以对叶泽涛施展一下这一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