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陈大祥约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玉仙他们那里的情况叶泽涛也没有去管,一觉睡醒已是下午,出来时看到家里没人,随便煮碗面条吃下后,叶泽涛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想着的是这次那大学会有什么样的变化的事情。

    发生了这种事情,自己又出面了,叶泽涛相信杨玉仙她们应该会安全许多。

    杨玉仙的电话打来时,叶泽涛正要出门。

    “叶老师,今天钱校长、魏书记他们都来宿舍找我了!”

    被钱校长他们一顿狂轰乱炸似的话语搞得晕晕的,杨玉仙与崔月兰一商议,还是要打一个电话给叶泽涛询问该怎么办。

    叶泽涛微微一笑,现在这钱校长才明白过来,仿佛有些晚了!

    听着杨玉仙把钱校长他们到来的情况讲了一遍后,叶泽涛道:“你们到大学是来学知识的,这次发生的事情也是一个知识,需要的是你们能够从中感悟出一些东西,要知道,仅只是埋头学习并不够,社会的知识才是一所大学!从这件事情中我希望的是你能够感悟出一些东西来。”

    “叶老师,我是崔月兰,我们想见你。”

    崔月兰在一旁大声说道。

    没想到崔月兰也在那里,叶泽涛还真是想见见她们,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想法。

    “月兰啊,我知道你的情况,你妈对我说了,你很用功,非常好,大学毕业后一定能大有作为,这次老师在京城还有许多的事情。就没时间见你们了,下次吧。”

    说实话,叶泽涛还真是有些怕见她们。

    “叶老师就是偏心,玉仙一个电话你就出现了,人家想见你也见不到。”

    崔月兰带有着一些撒娇的意味说了一句。

    叶泽涛就感头大,忙说道:“下次一定第一个打电话给你。”

    “叶老师,这就说定了!”

    崔月兰就高兴地说道。

    杨玉仙道:“叶老师,钱校长他们说是要保学校的稳定,这事怎么办?”

    哼了一声,叶泽涛道:“你是学生。这事不是你管的事情,好好的学习就行了,你们学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有上级来处理!”

    “叶老师。我明白了!”杨玉仙到也听话,知道这些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够掺合。

    打完了电话,叶泽涛暗自摇头,这钱校长还在玩手段!

    相信呼延傲博在这件事情已有了想法,这事叶泽涛也不想过多的插手了,有了这件事情的发生,下一步杨玉仙在那大学里面就成了一个有影响的人了!

    让叶泽涛意外的是陈大祥这时也打来了电话,说是约他见面。

    叶泽涛赶到陈大祥约见的地点时,就看到除了陈大祥,那陈巧秀也在那里。

    “叶哥!”

    陈巧秀满脸带笑看向了叶泽涛。

    “陈省长好。小秀好!”

    叶泽涛也是满脸带笑。

    “里面说话。”

    陈大祥朝叶泽涛微微点头。看得出来,他的气色仿佛并不是太好。

    看到陈大祥这个样子,叶泽涛就有一种感觉,那韦宏石可能是不行了。

    果然,坐下之后。陈大祥就说道:“泽涛啊,韦书记可能就这几天的事情了!”

    啊!

    叶泽涛虽然有预感,却也还是有些心惊。

    向着陈巧秀看去时,就看到陈巧秀正在为自己倒茶。并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出特别的东西。

    叶泽涛甚至还有着一种感觉,这陈巧秀对于韦家的变化并没有其父那样的担心。

    想想这事也能够理解,陈大祥靠的是韦宏石的权势上位,陈巧秀却是有苦难言,韦宏石如果死了,对陈巧秀来说就有了更多的机会脱离韦家。

    很快就把菜上了上来,陈巧秀微笑道:“一直都想跟叶哥吃顿饭,都没机会,这次终于有机会了。叶哥,我敬你一杯酒。”

    大家就举杯喝干了杯中的酒。

    陈大祥明显不在状态,喝了一杯酒,叹道:“韦书记如果离开了,我这日子就难过了!”

    “爸,你也真是的,人家叶哥一来就发牢骚!”

    陈巧秀看向自己的父亲就不乐意了。

    “韦书记现在是什么情况?”

    对于韦宏石的情况叶泽涛还是关注的,毕竟这也是一个大人物。

    陈大祥道:“今天我去看过他了,情况很不好,已陷入昏迷状态了,我看得出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唉,泽涛啊,韦书记活着时得罪的人不少,他如果一离开,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问题就太大了!”

    叶泽涛点了点头,陈大祥的想法他能够理解,现在陈大祥最担心的就是韦宏石一直与郑成忠他们这些人作对,如果韦宏石离去了,郑成忠他们这些人必然会对韦系的人出招。

    “也没必要太过于担心,陈省长一直都是很不错的一个人嘛。”

    叶泽涛就微微一笑说道。

    陈大祥看了一眼陈巧秀道:“小秀,再敬你叶哥一杯,有了你叶哥这句话,我也算是放心了一些了。”

    陈巧秀就俏生生站起身来,举杯对着叶泽涛道:“叶哥,我敬你。”

    喝了这杯酒,陈大祥道:“泽涛,反正下一步你那里有了什么问题就跟我说,我是全力支持你的。”

    看向陈大祥,叶泽涛道:“陈省长一直都支持着我的工作,这事我一直也记在心里的,不管风吹雨打的,陈省长这情谊我也会告诉大家。”

    陈大祥等的就是这句话,本来紧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泽涛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决不会见死不救!小秀啊,找男人就得找泽涛这样的人!”

    怎么又跟陈巧秀扯上了!

    叶泽涛看向陈巧秀时,只见那陈巧秀看过来的目光中透着一种情意的样子,吓得他忙把目光移开。

    “陈省长,你对于下一步省里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叶泽涛干脆把话题转开。

    说起了这事,陈大祥认真道:“泽涛,虽然这次京城有了不少的变化,也影响到了我们省,但是,说句不好听的话,下一步省里的情况不明啊!”

    叶泽涛知道这陈大祥也是一个很有心的人物,他到了宁甘省这么一段时间了,肯定有着他自己的许多见解,就很是专注地看向陈大祥。

    “泽涛,我知道省里有几个是支持你的人,但是,我同样也知道许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暗中已有一些人找过我了,下一步可能会有一些力量扭在一起,这事你也得注意一些才是。”

    这也是叶泽涛想到的事情,并没有感到太过于意外,举杯道:“陈省长,平时也不会麻烦于你,关键的时候还需要你的支持!”

    叶泽涛也理解陈大祥的难处,就算是那韦宏石死了,陈大祥也是那一派的人,他如果公然叛过来,承受的打击也会很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陈大祥埋在对方边,关键时候探一些情报什么的。

    陈大祥这时就更加高兴了,笑道:“还是泽涛理解我啊!”

    陈巧秀这时看向叶泽涛道:“叶哥,有个事情,有一个人一直都是韦书记重点培养的人,现在许多韦系的人都围绕在他的周围,这个人是韦家的一个亲戚,叫韦融成!”

    叶泽涛就看向了陈巧秀道:“是很亲的那种?”

    说实话,叶泽涛还真是不太清楚这人的情况。

    陈巧秀道:“这人在银监会任副主席,韦书记最近要求把他提为主席。”

    叶泽涛对于银监会关注并不是太多,听到陈巧秀专门讲了这人的情况时,心中就多少有些明白了,如果这人也姓韦的话,应该就是韦宏石最信任的人,看到自己的儿子不行了,转而扶持一个姓韦的人起来,如果有这个人的存在,对于陈巧秀这种想脱离韦家的人就是一个阻碍,现在陈巧秀最希望的就应该是韦家的人彻底失势。

    “这是一个关键的部门,总理能够同意?”

    叶泽涛就想到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陈巧秀道:“具体情况我并不知道,但是,这韦融成很有可能上位,他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叶泽涛想了一下才说道:“有许多事情并不是说说就能行的!”

    陈巧秀已是明白了叶泽涛的意思,这叶泽涛说得很明白了,如果有了证据什么的,他是很乐意配合着搞点事情。

    “叶哥,我会与你加强配合的。”

    说这话时,陈巧秀含情脉脉地看向了叶泽涛。

    叶泽涛最怕的就是陈巧秀的这种眼神,吃了一陈,借口还有事情就告辞了。

    把叶泽涛送走后,陈家的两父女坐在那房间里面。

    陈大祥道:“这小子滑得很,你得加强把握才是!”

    陈巧秀微笑道:“我也挺喜欢他的!”

    “小秀啊,现在韦宏石就快死了,这危险很大了,韦宏石一直跟浩宇书记他们唱反调,这次浩宇书记他们的力量大增,只能靠叶泽涛了,只要紧紧跟着叶泽涛,应该就不会有人来动我们!”

    “那韦融成是韦宏石看重的人,对韦家也很忠心,这个人不搞掉的话,想把韦家的利益全部掌握过来的难度就会加大,我会尽快找到那韦融成的把柄!”

    “你说得对,要搞就得把韦家的力量完全的搞掉,只有这样,运作的空间才会增大!”

    两人现在已是把目光盯住了韦家的那庞大的利益之上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