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必争的事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叶泽涛其实也明白,在班委会里面,自己的胜面并不大,一个月的时间中,大家的手段齐出之下,能够拉到的同学必然会多,到时自己还能够得到支持吗?

    第四党小组长龚大海笑了笑道:“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吧,只要互相支持一下,相信还是能够胜出的。”

    大家就互相看看,那洪正国道:“龚同学说得对,我们只要团结起来,就一定能够把工作做好。”

    “龚大海,男,四十说岁,汇林省常委、副省长,京城龚家的人,一直保持中立。”

    叶泽涛认真看着这个龚家的副省长,心中却在想着事情。

    据杨军调查的情报,现在追求方怡梅很厉害的一个人就是这龚大海的儿子。

    难道方怡梅是希望嫁入龚家?

    叶泽涛就有些走神了。

    龚大海的意思大家还是明白的,在坐的这些人互相之间支持一下,那就是每人有几票的存在,到时再加上其他拉到人员的支持,那就是一大助力了。

    看看大家的表情,叶泽涛暗笑,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打算,能否真的达成一致,这还是两可。

    洪正国到也很想做出一些成绩,在会上就谈了一些他自己的设想。

    开完会时,叶泽涛就回到了宿舍。

    “叶同学,怎么样,你们开会有什么精神,传达一下。”关妙香与几个同学正在外面站着说笑,看到叶泽涛走来,就大声打着招呼。

    叶泽涛一看,却也是男男女女的好几个人。

    心想这女人长得美,走到哪里都能够吸引一批人。

    任东升也笑道:“叶同学不错啊,那么快就进入班委会了!”

    说这话时。他多少还是有些吃味的意思,这叶泽涛一下子杀进了班委会,这让他感到心中也是不舒服。

    叶泽涛如何不明白大家的想法,到也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也笑道:“都是大领导,混在里面压力太大!”

    大家就呵呵大笑了起来,叶泽涛的这话也是真话,与省级的领导在一起,这压力不可能不小。

    笑了一阵。叶泽涛还是把会上的情况大体向大家讲了一遍。

    “呵呵,一个月后就看你们的了,我也就是偶然进入这个临时的班委会,龙争虎斗就看你们的了。”

    叶泽涛有意低调地说道。

    不得不说叶泽涛的这句话说到了大家的心里面了,还真是有不少的人认为叶泽涛也就是临时一下。到了一个月后,叶泽涛肯定争不赢那些人,被选掉是必然的。

    在发改委工作的周小玉笑道:“叶同学也不要这样说,谁能够上位还真是难说!”

    在团中央工作的吴文林也微微点了点头道:“周同学说得不错,说是重新选举,其实就是防备到时大家的拉帮结派的,这次党校在选举上面有业绩考核标准。同学选举只占百分之二十,个人表现占的达到了百分之八十!”

    一个县级的干部就询问起具体的情况。

    叶泽涛也感到好奇。

    吴文林看到大家好奇的样子,心情也不错,微笑道:“这种选举要表现出的就是客观公正性。如果都让同学来选举,只需要拉到一些人就行了,那就形成了山头主义,党校是肯定不会允许的。所以,同学的选举在整个的评分中就占了百分之二十。所以,大家都有希望,另外的百分之八十就看大家的了。”

    这话把大家的兴趣也提升了起来,以前还认为这班委会成员就只能是省级或是正厅级的领导来分享,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情,只要个人能力突出,同样也有一席之地。

    叶泽涛也看出来了,除了吴文林知道这事之外,还有几个人应该也知道,大家都不服气,看来下一步争夺上也会很激烈。

    周小玉这时也说道:“先不要管那百分之二十的同学选举,这一个月里面,大家都可以争取进行一些表现,组织员和副组织员也会参与考核,这种对班级的贡献什么的可就很可观了,到时也许在评语上也有帮助。”

    与大家聊了一阵,叶泽涛就回到了宿舍里面。

    泡了一杯茶,叶泽涛点燃了香烟坐在那里抽着。

    对于发生的事情他也有着意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也进入了班委会。

    虽然是进入了,但是,这进入的事情并不是好事,一月过后就是一场考试,能否过得了这一关呢?

    正在想着事情,单然已是敲门走了进来。

    “泽涛,对今天班委会怎么看?”

    单然间得很是热情,称呼上也有了一些改变。

    叶泽涛就发了一支烟给单然道:“单哥怎么看?”

    叶泽涛也有意修改了一下称呼,反正这些省级的领导都比他大得多,称呼一个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果然,单然对于叶泽涛手这个称呼就很满意,微笑道:“同学之间就得这样,大家在一起也不容易,应该互相帮助才是。”

    不用说也知道单然的来意,大家的目标都是针对着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单然是小组长,在保位的同时,更想进一步的拿到班级中的重要席位。

    “泽涛,又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小组的曹正飞同学到了党校请了长假了!”

    说这话时,单然就双眼投到了叶泽涛的身上。

    曹正飞请了长假?

    两人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弄明白情况。

    单然又说道:“我们这个班要进入都是非常困难的,请假其实也就是算淘汰了,曹正飞同学怎么就突然请了长假了呢?”

    由于门是开着的,从门外就走进了孟海富,微笑道:“窜一个门,两位同学欢迎不欢迎?”

    叶泽涛已是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单然同样也是起身与对方问好。

    坐下后,叶泽涛在两人的身上一看时才反应了过来,两人都属于孟系。这孟家的力量现在也开始大了起来了。

    两人明显都很熟了,很快就笑谈了起来。

    孟海富看向叶泽涛道:“叶同学,说起来,那曹正飞的事情与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说这话时看向叶泽涛的表情中就多了一些特别的意味。

    哦!

    叶泽涛就看向了对方,其实,叶泽涛的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猜想。

    孟海富这次就是想来拉叶泽涛的,所以,也早就想到了借说这些事情来拉近与叶泽涛的关系,就说道:“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其实,夜正奎只是摆在前面的人,真正指使夜正奎的人却是那曹正飞,要不是叶同学的酒量大,出洋相的可能就是叶同学了。你们不知道,一般情况下,新生报到都会有组织员来见大家,他们就是想让叶同学第一晚上就醉倒,从而出洋相,没想到的是叶同学酒量那么好,反而是那药酒把两个整人的人搞废了!”

    说到这里。看向叶泽涛的表情中就透着一种审视的表情。

    不要说是孟海富,许多人都没有想明白叶泽涛为何会逃过一劫,反而是那两个整人的出了事情。

    “真的?”

    叶泽涛的表情中就透着一些怒气似的,这也看得孟海富发愣。心想这事难道叶泽涛真的不清楚?

    单然也吃了一惊,多少也有些后怕,当时自己也是身在局中的人,曹正飞他们要搞叶泽涛。竟然连自己都要搞。

    微微一笑,孟海富道:“本来党校是早就把班委会的人选定好了的。发生了这件事情时,当时楚志民、周汇江、余秋民三人都在那里,结果却是没有出手,这才有了班干部的重新调整的事情!”

    这是内情了!

    曹正飞做的事情肯定是曝光了,估计是看在曹家的面子上没有深究,这样处理也算是给了曹家一点面子,另外就是三个内定临时班委的人表现不好,招惹了常瑞平的不快,把他们搞掉了。

    这常瑞平还真是一个有性格的人!

    叶泽涛听了孟海富这样一说,才明白昨天那事情引出了不少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楚志民,男,五十二岁,副总理楚卫齐的唐弟,现为民政部副部长。”

    “周汇江,男,五十三岁,房石省委副书记,京城周家子弟。”

    “余秋民,男,五十一岁,水利部副部长,曾当过总理张明远的秘书。”

    头脑中就出现了这三个人的情况,都是省级的干部,结果一个人也没有弄到班委来当,原来还以为他们没被选上,现在看来,这里面是出了问题了。

    孟海富微微又是一笑道:“余秋民据说原来定的是临时班委会的生活委员、周汇江是文体委员、楚志民是二组的党小组长,林大志是三组的党小组长,呵呵。”

    叶泽涛就在叹气了,这事还真是引起了不少的事情了!

    单然看向叶泽涛道:“原来周汇江内定的是临时班委会的文体委员啊!”

    叶泽涛就摸了一下鼻子,自己把周汇民的位子夺了,这仇不明不白的结上了。

    孟海富很有深意道:“我们三个都是夺位而来,不争都不行啊!”

    叶泽涛也进一步明白了孟海富的用意,三个人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共同的利益,这也是孟海富找来的关键。

    事情也已发展到了这程度了,不争肯定不行,既然两人有意经跟自己结盟,他两又都是孟系的人,与自己到也并不对立,也算是天然的盟友了,只好微笑道:“反正两位都是有经验的人,你们拿主意好了。”

    孟海富就高兴道:“这样就对了,我们共同进步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