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周汇江出洋相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叶市长,我有些工作要向你汇报!”

    温芳是一个明白人,在与叶泽涛通话时从来都是非常正规的情况。

    叶泽涛对温芳的这种通话方式就很是赞赏,这个女人才是自己真正可以依赖的女人。

    “我在军中训练,有些时候不太方便,长话短说吧。”

    听到叶泽涛的这话,温芳就已经明白,与叶泽涛说话得小心一些,叶泽涛已经说得明白,在军中,不方便了!

    “是这样的,夹河开发区的工作一切正常,没有太大的问题,关键的是现在市里的班子将会进行调整,在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有些乱!”

    两人每天都会通一次电话,叶泽涛其实也是知道夹河的情况的,今天温芳打来电话也就是例行汇报而已。

    叶泽涛一想也差不多了,市委班子的调整也快到来,在这个时候,叶系的人们看到自己没有在兰风市,肯定会有不少的想法。

    自从与田林喜聊了一次后,叶泽涛的格局也放大了许多,再也不会只盯住兰风一地,田林喜说得好,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来测试一下跟随自己的这些人们。

    当然了,对温芳这样的人,叶泽涛还是要交待一些情况的。

    “市里的事情你们别管了,组织上怎么安排是组织上的事情,你们只需要把夹河开发区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叶泽涛明确了自己的态度。

    “现在有许多的谣传,人心有些不稳啊!”

    温芳还是没有理解叶泽涛的想法,在她的想法中,叶泽涛好不容易经营起了那么大的局面,如果让人摘了桃子,那兰风市就会发生变化。

    叶泽涛微笑道:“根基在夹河。你们只需要把夹河的事情搞好就行了,关键的时候你就打电话找我告诉过你的那些人。”

    叶泽涛早已把几个重要的联系电话告诉了温芳,就是防备自己与她无法联系上时,她能够找到帮助的人。

    说到这里,叶泽涛道:“我可能会在军队中训练好几个月的时间,除了两会时能够联系上之外,基本上就无法再与你们联系,手机都不能用了,夹河我可是交给你了!”

    温芳也感到吃惊。心想这党校怎么那么特别。

    不过,温芳也知道这些事情自己没必要询问,就说道:“你放心,夹河的工作我们一定会做好的。”

    叶泽涛又安排了一些工作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叶泽涛躺在床上就把夹河的情况强强想了一下,想到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在自己的身边围绕了不少的人时,叶泽涛也是感叹,只要有了权势,身边并不可能缺少围上来的人,就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复杂的局势下还能够跟着自己走了。

    温芳都有些不安了,可想而知。不安的人还有不少。

    跟随自己的人到底有多少是真心跟随的呢?

    叶泽涛也想进一步的鉴别一下他们的心志。

    趁着有时间,叶泽涛就一个个的电话打了出去,把自己将会有很长的时间都无法与大家通话联系的事情讲了一下。

    听得出来,这些电话的打出。还是有不少人心中不安的!

    再次平静了下来后,叶泽涛心想,田林喜讲的虽然对,但是。这样搞下去的话,失去了大量的跟随者会不会有事呢?

    心中多少人些不安。叶泽涛想拨打田林喜的电话时,又想到这里肯定有监控,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

    那就让时间来检验一下吧!

    许多事情抓起来容易,真正要放手时却是很难,叶泽涛发现自己正在经历这样的关口,放下很难!

    叶泽涛终于也平静了下来,心中再不去想这事。

    刚要睡下,叶泽涛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一年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时,叶泽涛还是接通了电话。

    “我是叶泽涛。”

    叶泽涛就说了一句。

    “叶哥,真的是你吗?我是宁海的单思思啊!”

    单思思?

    叶泽涛想了一下才想了起来,有一次党校的同学省教育厅办公室副主任褚向前就是把这个教师美女找来陪自己,结果也就是玩了一点暧昧,并没有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眼前一下子浮现出了这个美丽的样子。“是小单啊,有什么事情?”

    叶泽涛刚刚一问,单思思就哽咽道:“叶哥,我也没人可找了,只能找你了!”

    叶泽涛就不解道:“你说,有什么事情?”

    单思思哽咽着把情况说了一下时,叶泽涛才知道了一些她的情况,自从那次吃饭之后,褚向前就很关心她的发展,把他从学校调到了教育局,很快就担任了宁海省城苍松市教育局的办公室副主任,大家都知道她是褚向前提拨起来的人,到也还是过得不错,可是,前段时间褚向前调离了教育厅,到下面的一个市里去任职之后,单思思的日子就开始不好过走来,教育局的新任局长多次暗示她,如果当那教育局长的情人的话,就把他提拨到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否则,就很可能要收拾她了。

    与此同时,随着褚向前的调离,以前对他很是热情的一些领导都发生了变化,那教育局长逼得厉害,她没办法时就找到了褚向前,结果褚向前告诉了她叶泽涛的电话。

    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褚向前的那点小心眼叶泽涛却是心知肚明,这个小子之所以这样的关心单思思,不外就是想通过单思思与自己加深联系,说明白一点,褚向前把单思思已是看成了自己的女人了,这次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单思思,不外也就是进一步的试一下自己对这单思思的想法。

    说实话,如果不是单思思主动打来电话,叶泽涛都差不多快忘了这几个女教师。

    从单思思所讲的情况看,褚向前有些失势了,另外,就是宁海的格局正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

    虽然对褚向前试探的想法有些不高兴,但是,想到一个堂堂的教育局长竟然用职位来威逼一个办公室副主任时,叶泽涛的心火就在上冒,教育局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育人子弟的关键部门,如果让这样的人把持,这教出来的学生还会好得了?

    听听单思思哽咽的情况,叶泽涛就明白了,不是被逼得很了,这女人也不会主动打这个电话过来,这也说明了他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了。

    叶泽涛对她的观感也好了许多,感觉得出来,这女人也并不是那种裤带很松的女人。

    “这事我过问一下。”叶泽涛就说了一声。

    说完这话,叶泽涛挂了电话。

    叶泽涛也是担心这女人在电话中说出一些让人听到了不好的内容,谁知道褚向前是与她怎么说的。

    打完了这个电话,叶泽涛想了一下,还是孟海富的电话,这孟海富在党校中一直都与自己联系得近一些,他又是宁海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让他去过问一下这事到也还是不错。

    接到了叶泽涛的电话,孟海富也感到意外,笑道:“怎么才离开这里就想到我了?”

    叶泽涛微笑道:“的确是有一件事情想请你过问一下,我有一个熟人在宁海的苍松市教育局工作……”

    叶泽涛就把大体的情况讲了一遍。

    说完之后,叶泽涛道:“都是熟人了,她讲起了她的情况时我也很是吃惊,教育局是教育的地方,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太清楚是否有这事,只是想请你过问一下。”

    叶泽涛当然也不会只相信一家之言,打这个电话就是请孟海富过问一下的意思。

    孟海富一听就骂道:“狗日的,还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过问这件事情!”

    叶泽涛也相信,凭着孟海富的能力,过问一个小小的市里的教育局的事情应该没有问题,就微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到了一定的级别,许多别人看来很大的事情,他们也就是一个电话的问题。

    谈完了这事,孟海富就笑道:“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哦,什么事情?”

    “你走了之后,也就是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吧,周汇江就出了一个洋相,正在与大家聊天时,他小子没忍住,竟然把屎拉在了裤子上了,呵呵,这洋相出来了,一屋子的人,搞得所有的人都掩鼻逃出房间!”

    啊!

    叶泽涛也没有想到自己收拾那周汇江的事情会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让他不停的拉肚子,却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连跑卫生间的时间都没有。

    “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军营的伙食他吃不惯?”

    叶泽涛用一种疑惑的语气问道。

    孟海富跟自己说这事到底是什么用意呢?

    叶泽涛并不想让孟海富怀疑上自己。

    孟海富说道:“这事还真是让人难解,医生来看了,说是肠胃上的问题,现在正在输液中。”

    “大家还是要注意保重才是!”

    叶泽涛感叹道。

    “这小子阴险得很,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可是闹了一个大大的笑话了,我看他还怎么在班上混!”

    孟海富到是显得高兴的样子。

    两人又聊了一阵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叶泽涛心想,这点穴的事情果然厉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