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激动的村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8 无论是怎么样解释也无法改变杨家人的想法,说到最后,杨家两夫妇甚至发誓说这事决不说出去,叶泽涛干脆不再解释了。

    看看杨家的情况,叶泽涛心中叹气,这都是穷字闹的,如果能够把这村子引上发展的道路,人们的思想观念就能够得到一种改变。

    这时的叶泽涛心中那种快速让这里富裕起来的想法更加迫切起来。

    晚上,当叶泽涛在杨根民的陪同下来到村长杨品志的家里时,看到的是有着不少的村民都来到了杨品志的家里。

    见到叶泽涛到来,杨品志哈哈大笑道:“叶同志,今天你来得真是赶巧了,军子今天到山上打了一只山獐,这可是难得的野味,全村的人都来了。”

    叶泽涛笑道:“看来我的口福不浅!”

    杨根民小声解释道:“叶同志,军子叫杨军,是转业军人,据说以前还当过特种兵,打猎是一把好手。”

    叶泽涛疑惑道:“特种兵怎么没有工作?”

    “听说打残了一个有势力的人!”杨根民现在是把叶泽涛看成了一家人,详细介绍着情况。

    叶泽涛微微点头,每一个人都会有些不如意的事情,也不好多问。

    看着一些村民来做饭,在一处很宽的场地上架着火堆,叶泽涛知道大家看来是要开一个篝火晚会的意思了。

    看到村民们显得团结的情况,叶泽涛暗自点头,这山村很是纯朴。

    山里没有什么娱乐的项目,这样的一个聚会对于大家来说就是一件大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种喜庆的味道。

    作为乡里的干部,又是很少能够深入到这穷山村的干部,叶泽涛一下子就成了中心,由村长和几个老头陪坐在正中,所有的桌椅全都是大家纺织的竹椅。

    坐在竹椅上面,叶泽涛微笑道:“竹子编出来的桌椅不错!”

    大家都脸上带笑听着叶泽涛的讲话。

    酒是山里自己酿制的一种野果酒,大碗喝酒的情况也让叶泽涛放开了心神。

    杨军是一个看上去很一般的人,叶泽涛无论如何也难以把他同一个特色军人联系在一起,从杨品志那里知道,这个杨军还是一个党员。

    杨军的话不多,由于这次是他打到的獐子,就与叶泽涛他们坐在了一桌上。

    “今天沾了军子的光了!”抬起土碗敬向了杨军,叶泽涛很想知道杨军的情况。

    笑了笑,杨军没有多说一句话,明白就是一个不喜欢讲话的人。

    杨玉仙的弟弟现在也见到了,是一个矮矮小小的小男孩,双眼透着精明,与一些小伙伴在一旁笑闹着。

    大家很快就吃开了,那堆篝火烧得很旺,围着火,孩子们笑得是最欢的人。

    “大家静一下,今天乡里的叶同志到我们乡来检查工作,这是乡里对我们村里的重视,叶同志来了,我们大家一起敬叶同志一碗酒!”村长杨品志站起身来大声对着大家说着。

    看起来这杨品志在村里面也很有声望,随着他的说话,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的抬着酒碗看向了叶泽涛。

    没想到杨品志把自己搞成了前来检查工作的,叶泽涛心想这村干部也并非都是那种胡乱任命的,这杨品志大有借势的味道了。

    当然了,叶泽涛不可能不给杨品志的面子,脸上带笑站起身来大声道:“今天来到了阴凉箐,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我代表乡里向大家部好了,阴凉箐村有着村干部们的带领,相信会一天天的发展起来!”

    叶泽涛的这话顿时就把自己的地位抬高了起来,整个的气氛也显得更加隆重似的。

    杨品志的脸上一下子散发着光彩,叶泽涛这是当着大家的面表扬村里的工作了,这小叶看来明白自己的想法啊!

    杨根民的眼睛同样一亮,看向叶泽涛的目光中竟然又多了几分敬畏之情,心中暗想,女儿以后跟了叶同志,应该日子会越发好过,看来自己得到中学去向女儿交待一下。

    “干!”叶泽涛把那一碗酒喝了下去。

    虽然这种果酒度数并不算高,一碗下去,叶泽涛多少也有些酒意,赶紧把那五禽戏的运功方法运转了一阵。

    调息了一下,果然酒劲得到了一些化解。

    没想到五禽戏的功法还有这样的好处,想到以前师傅告诉自己的时候自己还不相信时,叶泽涛对这五禽戏也多了几分信任。

    正要坐下来,那杨品志又站起身来大声道:“叶同志是乡里的干部,是从省里大学来到我们乡里的大学生,见的世面就多了,现在叶同志来了,我们请叶同志给我们摆谈一下怎么样?”

    村民们喝了一碗酒下去,气氛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听到这话,都把目光看向了叶泽涛。

    想了一下,叶泽涛心想这机会难得,微微点头道:“那好,我就讲上几句吧。”

    清理了一下思路,叶泽涛大声说道:“各位乡亲,今天我到了阴凉箐,看到了不少的东西,也看到了大家的贫困,大家都知道,我们阴凉箐在全乡并不富裕,这造成的我们的孩子都无法上学,乡亲们啊,这种现状难道还要继续下去吗?”

    这话说得大家的脸色各有不同,整个的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那些闹着的孩子们感受到气氛的变化,也都回到了自己家长的身边。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站在那里的叶泽涛身上。

    叹了一口气,杨品志说道:“叶同志,说个实话,我们没有人不想富起来的,村里的干部们也想了许多的办法,关键的就是交通不通,许多的东西都运不出去,没办法啊!”

    听到了杨品志的话,许多人的脸上都现出了赞同的表情。

    “杨村长说得很好,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叶泽涛先赞同了一下杨品志。

    看到杨品志的脸上神情一缓之后,叶泽涛继续说道:“今天到了这里,我了解到了这里的情况,想与大家谈一些我的想法,如果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批评。”

    也没有等大家说话,叶泽涛指着那些编织的竹制品道:“大家知道吗?我看到大家在编织竹制品的手艺上是没说的,非常精致,这种竹制品假如再增加一些色彩,在工艺上改进一步,拿到省里、拿到国外市场上都能够卖一个好的价钱。”

    一指村长坐着的那把看似休闲的椅子,叶泽涛微笑道:“我上次在省里的一家商场里面看到过这种类型的椅子,一把就要一百多元钱的!”

    这话一说,不少人就看向了自己身下的椅子,仿佛那些椅子瞬间成了宝贝似的。

    杨品志摇头道:“村里的人大多也就到过县城,县里有着一些竹编厂,我们的卖不过他们!”

    叶泽涛严肃道:“我们很贫困,这就决不能够因为别人已经做了就不去做,我看关键是大家要有一种改变自己落后面貌的想法,比如这椅子,你拿去卖了,就有可能卖得出去,只要卖出去了,家里面油盐浆醋就有了,孩子们的学费就有了,假如你们的孩子走出了这片天地,他们以后回报给你们的就会非常巨大。但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去做,我们就将永远贫困下去!乡亲们啊,命运是需要自己去努力改变的,等靠要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这话说得大家都深思起来。

    “竹编仅只是一个方面,我听说这里的乌骨鸡就非常有名,以前大家都是一只只的报着到城里去卖,你们想过没有,能不能合众人之力,形成一个规模化的养殖,如果我们能够养出大量的这种乌骨鸡,每一家的收入是否会有大幅的增加?”

    那个女儿被城里老板包养的村民说道:“叶同志,我们也想过这事,有一个问题,就是投入需要资金,养殖需要技术,如果养鸡时出现了鸡病,损失就会非常大!”

    叶泽涛点头道:“这个的确是一个问题,刚才我也说了,关键是我们敢不敢去做的问题,这样吧,我看这事需要的资金也并不多,几千元的资金应该可以开始操作,这资金我来想办法,我也会请县里这方面的技术员来亲自指导你们!”

    村民们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种兴奋。

    看到大家的这眼神,叶泽涛倍感忆身上的压力很大,大话是说出来了,关键的是资金的问题,乡里决不可能会拿出这笑钱来,搞不好自己得向一些朋友去借这笔钱了!

    喝了酒之后,叶泽涛的心中激荡,感到不帮助这里的人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咬了咬牙,叶泽涛继续说道:“山里的药材也是一个宝,现在的中药材正在涨价,如果我们能够操作得好,中药材也能够卖一个好的价钱……”

    叶泽涛的声音在这夜色中传得很远,大家都静静听着叶泽涛的讲述,从叶泽涛的嘴里冒出来的一项项发展的办法仿佛一下子把麻木的心灵点亮,每一个坐在那里的村民都双眼发光。

    看到大家的那兴奋的神情,叶泽涛看向了杨品志问道:“不知村里有多少党员?”

    杨品志认真说道:“我是党员,军子是党员,老黄是党员。”

    叶泽涛也认真道:“阴凉箐要发展起来,关键就得有一批带头之人,党员就应该起到这样的作用,我认为大家既然是党员,在带领村民发展的事情上就一定要走在别人的前面!”

    这时那杨军突然说道:“叶同志的话说得我心里亮堂,我还有一些积蓄,乌骨鸡养殖的事情就由我来承头,每家都在我这厂里占一份吧,还请叶同志尽快帮我们请来技术员进行辅导!”

    叶泽涛认真道:“这样很好,我认为这事也要有规矩,不能走大锅饭的路子,军子出钱,那就占五十一的份子,其他的家庭进入,各家占一份,以鸡和蛋来入股好了,这样比较好一些,这样也有利于以后的发展!”

    老黄道:“山里药材的事情交给我吧,大家没事就去山里挖,到时我们制好之后集中起来,大家其它的没有,就是有着劳动力,背也要背出去,我担心的是销路的问题!”

    叶泽涛知道这事是关键,硬着头皮道:“行,这事我会尽快帮助你们进行联系,不过,我认为你们可以开辟一块地来移植可以种植的药村,到时我去了解一下,看看什么样的药材较好卖。”

    时间过得很快,整个的阴凉箐村民们仿佛一下子焕发出了热情,大家议论着如何发展的事情。

    看到三个党员很自然就成了人们的中心时,叶泽涛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激动之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