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出洋相的代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随着叶泽涛那五禽戏进入四层,物别是上次在军中用点穴的方式战胜了对手之后,叶泽涛突然间对于华夏古代的点穴手段感兴趣起来,昨晚上送走了那窦丙富和张清闲之后,他就在网上研究着点穴的内容。

    华夏古代传下来的许多东西其实都非常好,也很实用,这种点穴的手段经过叶泽涛的研究后认为并不是不可能存在,关键的还是在于施展这样的手段时,施术者必须要有很强的内力。

    现在又有几个人能够练出内力?这也是这点穴之事大家并不认可的关键。

    有了这样的了解后,叶泽涛昨晚上还真是研究了一些穴位的点击效果。

    古人是有了研究的内容在那里的,叶泽涛也只需要记下就行了。

    今天听到了韩英尽说些屁话时,叶泽涛也有些少年心性激发了,就想整治一下这个女人。

    对于这样的代表,叶泽涛是真的无语的,如果这样的人都能够代表群众的话,这就是群众的悲哀了。

    韩英这个女人一直以来给叶泽涛的印象就非常不好,今天她说的话又全都是站在她们这些得到利益群众一方说的话,相信参会有代表许多人是喜欢听她说的这些内容的,但是,她说的这些内容又正是老百姓不喜欢的内容。

    站在老百姓一方,叶泽涛是不待见这女人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而是从她们这些人的利益出发做事,相信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是一个好官。

    叶泽涛的想法是用橡皮擦头打在韩英的睡穴上,干脆让她睡过去好了。

    眼不见为静,叶泽涛真的不想再听她说话。

    睡穴,中医学名安眠穴。位于后颈部耳垂平行凹陷处,左右各一个。

    叶泽涛对于这穴位到也知道,聚集了力量在那橡皮擦头上,这橡皮擦也就是扳了一小块,也就米粒般大小,不注意还真是没有人发现得了。

    叶泽涛用手一弹时,那橡皮擦就打了出去。

    叶泽涛现在手上的劝道也是非常强了,别看仅是一粒米粒般大小的东西,打在身上也很有力量。

    弹出之后。叶泽涛就愕然了,自己的弹指神通还真是不到位,本来要打睡穴,结果却是打偏了,打是打在了韩英的后脑上。只是不知道打的是什么样的穴位了。

    暗自摇头,叶泽涛心想这弹指神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没有长时间的练习根本就不行。

    不过,叶泽涛也知道,自己这一弹之力很强,特别是用了内力。

    眼睛就看向了韩英,叶泽涛真怕打出一个好歹来。

    做完了这件事情。叶泽涛多少也有些后悔,自己现在是官员了,怎么能够玩这样的事情,很不稳重啊!

    看了看韩英时。叶泽涛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样的情况。

    再看看四处,可能是这几天开会较多,加上大家发言说得都很多,都有些精力不济。更有几个上了岁数的人坐在那里嘴上已在流着口水。

    繁重的政府工作看来还是得用那些精力强的同志来承担,这些上了岁数的人开会的精力都已没有了。他们又怎么能够把各自的工作做好?

    叶泽涛还以为自己的那一弹并没有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到也放心了许多。

    这时的韩英却是讲得兴起,大谈延迟退休的好处,更是讲述着自己打球爬山等事,证明她精力很是充沛。

    刚说到这里,韩英就感到后脑一阵疼痛,随之就感到自己对身体有一种失控的情况。

    很快,韩英就发现自己的肚子里面传来的是剧烈的疼痛感。

    怎么回事?

    韩英完全不明白情况了。

    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似的,一股气就在肚子里面盘旋,随之,正在开会着的人们就愕然地听到韩英一声很响的屁放了出来。

    她正在讲话,话筒是打开的,这下子整个的会场就满是她放屁的声音。

    很响,还不只是一声,连续不断的放屁声在这会场里面传出。

    啊!

    本来昏昏欲睡的代表们睁大了眼睛看向了韩英,完全不明白情况了。

    中央的领导们也同样愕然,都抬头看向了韩英。

    有些人就在想,这是可以忍着不发出声音的,这女人有意的,有意把屁放得那么响!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出那么大的洋相,韩英真的是急了,想忍住,却也无法忍住,那一个连一个的屁就在那里放着。

    叶泽涛暗骂一声,他本身就坐在靠韩英后面一些的地方,这韩英放的屁搞得他也在皱眉,这次是自己整了自己了!

    我到底打了她什么穴位啊!

    叶泽涛猜测肯定是自己那一擦头打出来的问题。

    这也让叶泽涛感到心惊,这穴位的事情不好说,万一打了死穴,这不是把人搞死了,以后还是不能随便乱来了!

    叶泽涛在这里想事,那韩英却是神经上完全失控了,先是放屁不断,随之就没忍住,那大小便一下子失禁了。

    整个会场就有些乱了,搞得领导们都有些难堪。

    这样的场合,还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窦丙富的脸色难看之极,韩英是甘宁省的代表,她当着那么多的代表出了这样的事情,甘宁省委的面子上也无光了,窦丙富可以想得出来,以后这事可能会成为一个笑柄。

    现在也不是想这事的时候,很快就有医生到来。

    那韩英这时却是全身的失控情况又得到了恢复,想到了自己的这事,她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行了,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会场虽然很大,但是,这里面却是被韩英搞得臭气到处都可以闻到,大家知道这会有些不太好开了。

    人大委员长楚卫齐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只能说道:“检查一下代表们吃饭的伙食情况,食品卫生是一件关系到千家万户的事情!”

    说完这话,看看浩宇书记等人道:“今天这会暂时到这里吧?”

    大家也在摇头,好好的一个会怎么就开成了这样了!

    会很快散去,代表们继续离开,窦丙富却是看向甘宁省的代表们正要说话时,有人来对窦丙富道:“首长请你去一下。”

    看着窦丙富离去,甘宁省的代表们就有些发懵,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完全是没有想到的事情,这韩英本身发言就没有安排,是她自己抢着发言,虽然是大唱赞歌,可是,也有着她想延迟退休的想法,这已是有些无组织纪律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行为虽然是意外,却也对甘宁省的声誉产生了影响,以后甘宁省不就会得一个放屁大省的称号了?

    省委的这些领导第一次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极度的反感。

    余道争沉着脸道:“太不象话了,开个会就猛吃!”

    他是把这事归于韩英猛吃造成的。

    一个女人有些嫉妒之意道:“肚子不行就赶紧去解决嘛,把着在那里讲,也不管大家喜欢不喜欢听!”

    她是知道有了这件事情之后韩英肯定不行了,所以也趁机落石。

    其实,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大家都明白,韩英这个代表也到头了,不仅是代表到头,搞得不好回到省里还没有好果子吃,谁还会与这样的一个人打在一堆?

    大家在这里了好一阵,一个代表走了过来,对大家道:“韩英已经没事了。”

    省委副书记简白林沉声道:“检查了她的情况没有?”

    “医生大体检查了一下,说是她根本没有问题,身体情况良好。”

    大家一听这话就疑惑了,这女人是什么情况啊!

    简白林哼了一声道:“乱弹琴!”

    这次甘宁省委是极度没面子了,作为一个省委的副书记,简白林也感到全省的面子都让这个女人丢了。

    又过了一阵,大家才看到脸色很是难看的窦丙富走了过来。

    窦丙富在大家的身上看看,这才说道:“韩英的事情到此为止吧!”

    都知道他肯定是到了浩宇书记那里被批了,大家也不敢多言,都默默地离开了这里。

    叶泽涛松了一口气之后,叹了一声道:“韩英同志说她的身体很好,这不,刚说她的身体很好,这就出了问题,自然规律还是得讲的!”

    虽然大家都明白叶泽涛的话意是反对延迟退休,却也并没有人敢接话,站在这里的人都上了年龄的人,谁不希望延迟退休?

    窦丙富道:“大家一样吃的东西,你们感觉身体状况怎么样?”

    当下就有好多人表示说自己的身体并没的异样。

    “人大将就食品问题展开讨论,本来这件事情并没有太过重视,现在出了这件事情之后,看来我们还是忽视了这个问题了!”窦丙富可能是到了浩宇书记那里听了他说的一些内容,快速转移着话题。

    出了那么一件事情,相信媒体也会很兴奋,如果不有够把大家的视线转移一下,炒作起来的话还真是不好办,很自然的,这件事情已转到了食品安全的问题上了。

    叶泽涛一想也不错,自己可以说是乱中有对,老百姓关心的食品问题有了这样的一个契机,相信整治的力度就会大一些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