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田林喜很吃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叶泽涛打坐了一阵,又看了一会电脑上关于修炼方面的内容才走了出去。

    随着体内有内气的存在,叶泽涛发现许多网上说的东西其实是有用的,现在他没事就会打开电脑看看大家的一些心得体会什么的。

    网上的东西不少,真真假假都有,叶泽源采取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内气去辨别的方式看这些东西。

    还别说,用这样的方式是能够分辨出一些真假的。

    内气外放其实也是叶泽涛从网上看到的,这事大家看起来是假的,叶泽涛运用下来还是感觉这事可行。

    修炼的事情原来叶泽涛不是太相信,也就是当成一种身体的锻炼方式在做,现在他才发现这事其实也非常的重要,几次的危险要不是有这样的一身本事,可能早就完蛋了。

    看看时间已是过去了两个小时。

    叶泽涛出来时,就看到刚刚也是刚睡醒出来的田林喜。

    只见现在的田林喜满脸的气色好了许多,走起路来也不像刚才那么不稳了。

    “师傅,你醒了?”

    田林喜的这个样子还是很让叶泽涛高兴,这说明田林喜背上的那种疼痛感已好了许多。

    听到叶泽涛询问,抬头看向叶泽涛时,田林喜哈哈大笑道:“好几天没有睡得那么好了,一觉醒来,我这全身都感到轻松了!”

    无命一身轻就是这种感觉,一觉醒来,田林喜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似的。

    叶泽涛过去扶着田林喜坐下后,说道:“师傅,该休息的要休息,别累着了!”

    其实。不用他去扶,田林喜也同样走得很稳。

    田林喜却是并没有答这话,而是看向了叶泽涛道:“你用的是五禽戏?”

    五禽戏本来就是田林喜教授给叶泽涛的,虽然在华威那里又得到了指导,但是,总体上并不出田林喜教授的内容,他太清楚叶泽涛在自己背部的引导了,叶泽涛完全就是按照着五禽戏的一股经络在引导。

    开始时田林喜还没多想,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时。田林喜还是发现了不同的地方。

    叶泽涛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叶泽涛点头了,田林喜就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保镖道:“行了,我跟泽涛聊一下,你忙你的。”

    田林喜在听到叶泽涛承认之后,就有一种感觉。叶泽涛在五禽戏上又有了突破。

    叶泽涛修炼五禽戏不断给田林喜带来惊喜,这次对他来说,惊奇的成份更多一些。

    看到那保镖离去,田林喜直视着叶泽涛道:“你到了什么层次?”

    虽然在练这五禽戏,田林喜知道自己与叶泽涛的差距非常大。

    叶泽涛知道自己那些层次也就是自己的感觉而设定出来的,可能前三层是属于华威所讲的内情,从第四层开始。他就发现越来越玄妙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层次,说道:“现在体内有着一股热流沿经络在运行。”

    “是气流?”

    田林喜睁大了眼睛,脸上透着一种惊诧之情。

    田林喜也问得很明确,并不是“气息”。而是“气流”。

    别看这仅仅只是一个字的区别,用在五禽戏的修炼上,这区别就太大了,气息是一种感觉。在修炼的时候用意识强化这样的感觉,就感觉有气在那经络上运行而已。但是,气流就不同了,这可是体内实实在在的东西,完全是两码事。

    “是的,是气流的运行,很小的一股!这次参加比赛时,在地海底,生死之间,突然就成了这样。”

    叶泽涛也没有隐瞒。

    田林喜的脸上更多了一些激动之情道:“果然是生死之间会有许多的感悟啊!”

    “师傅,我感觉五禽戏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通过了自己的感悟,叶泽涛对五禽戏的了解比起田林喜就多得太多。

    “你跟我详细说一下。”

    田林喜也没有去想自己把叶泽涛叫来的事情,对于五禽戏,他同样也想有一个更多的了解。

    叶泽涛就把自己现在的体内情况向田林喜讲了一下。

    田林喜听得认真,他是从来都没有想到五禽戏真的能够练成这样,那双眼睛就闪闪发光起来。

    本来是坐着的田林喜这时已是站了起来,看向叶泽涛道:“快,你再练一遍五禽戏给我看看。”

    叶泽涛也理解田林喜的想法,他是练了那么多年的五禽戏,一直就没有练出过什么特别的东西,现在突然间发现自己练出了内气时,田林喜肯定是无法淡定了。

    这客厅也够大,叶泽涛在这里面摆开架势还真是练了起来。

    一招一式还是原来的样子,不过,叶泽涛练起来时,那气势就完全不同了,田林喜明显能够感受到从叶泽涛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劲道。

    练完了之后,叶泽涛一收功,田林喜就激动道:“果然老首长说的是真的!”

    叶泽涛看到田林喜激动成这样,还真是担心他有一个好歹,忙把他扶着过去坐了下来。

    接过叶泽涛递过去的茶水抿了一口,田林喜那激动的心情也算是平息了一些,看向叶泽涛道:“老首长说过,这五禽戏流传下来时有着不少的版本,一般的也就是那种强身健体的版本,那种练法普及度较高,另外一种版本就是老首长练的这种,这种版本与外界不同的一个地方就是练气的这个内容!”

    叶泽涛到是听华威讲过这事,就点了点头。

    田林喜接着说道:“别看这多了一个练气的内容,其实其精华的地方就在于这里!”

    “师傅,为何传下来了那么多年,到了华老那里也没练出一个什么情况?”

    “你问我,我问谁去?”田林喜叹了一声道:“我练了那么多年,身体到是练得不错,就是没想到真的能够练出点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也是田林喜郁闷的地方,他也算是用心的了,结果并不能够有太大的突破。

    叶泽涛也是感叹道:“师傅,你不知道当时那海底的情况,没有氧气,根本就无法呼吸,眼看着就将憋死,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只能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挣扎,为化解那憋气的情况,我更是全力运转着功法,没想到生死之间会有这样的转机!当时那瞬间的感觉仍然记忆犹新,全身每一个毛孔都仿佛在呼吸似的!”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也许海洋之中还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也难说!”

    这话说得叶泽涛也是沉思起来,田林喜的这个说法叶泽涛还真是没有想到过,海洋那么大,毕竟有着太多人类不解的东西,也许真是因为在海洋中的原因也难说!

    叹了一声,田林喜道:“看到你能够练出成效,我也感到高兴,我老了,估计也是没任何的希望了!”

    叶泽涛道:“师傅,说个实话,我虽然练出了这内气,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把我体内的气流情况跟你详细讲一下。”

    摇了摇手,田林喜道:“能够看到五禽戏在你的手上有这样的进步,我已经非常高兴了,修炼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这事讲的还是年龄,我老了,经络这些的都已定型了,再练也没什么用处,你既然能够练出这成绩,我就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不要考虑我的事情!”

    田林喜也就是突然间看到了叶泽涛练出的这功果,心情激动而已,现在他也冷静了下来。

    叶泽涛到也并不同意田林喜的话,说道:“师傅,我觉得你说的并不对,虽然岁数大了有局限性,但是,只要能够掌握规律,练出了内气的话,至少这经络上的毛病就能够得到解决,多活几年还是能够做到的吧?”

    田林喜就哈哈大笑道:“谁不想多活几年,我也很想的,行,你先研究,如果有了什么成果就教授我一下。”

    田林喜现在是越看叶泽涛越是高兴,想到这五禽戏果然在叶泽涛的手上搞出了名堂,就感到自己收叶泽涛成为自己的徒弟是收对了。

    “师傅,我帮你推拿了一下,你现在应该感到轻松了吧?”

    田林喜笑道:“还别说,真的有效果,这几天我天天请人来推拿,根本就没有效果,你这是按照着我的经络在用内气推拿,效果不是一般的好了!”

    “师傅,既然有效果,这几天我有空就过来帮你推拿一下,相信应该能够化解一些你身上的症状。”

    田林喜想了一下道:“如果不影响你的事情,你就过来吧!”

    “开会而已,晚上一般也就是一些活动什么的,我尽量赶过来。”

    田林喜的身体情况叶泽涛是非常关心的,先不谈田林喜对自己的帮助,就说两人的感情,那也不是一般的感情可比,现在叶泽涛从内心是把田林喜看成是自己的又一个父亲,没有田林喜就没有叶泽涛今天的发展。

    田林喜能够感受到叶泽涛的这种想法,心中更加的高兴了。

    这时那保镖走了进来,对田林喜道:“首长,冯老来看你来了!”

    冯老?

    田林喜与叶泽涛互相望了望,都站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