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认识的局限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呵呵,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我来看看。”

    说话间,冯老头已是大步走了进来。

    抬头一眼就看到了迎上前来的叶泽涛,冯老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小叶也在啊,来看师傅?”

    “冯老好,我来看看师傅。”

    叶泽涛显得很是恭敬地说道。

    目光投向了田林喜,冯老头疑惑道:“看你红光满面的,有屁的病!”

    两人是熟人,说起话来就非常的直接了。

    田林喜呵呵一笑道:“不瞒你说,在泽涛来之前我还走路都不稳的,泽涛帮我按摩了一下,睡了一觉起来就这样了。”

    田林喜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有意把叶泽涛做了这件事情的事就说了出来。

    “什么?”

    冯老头就看向了叶泽涛。

    田林喜的话透出了一个关键,叶泽涛的按摩很有效果,是那种能够让一个田林喜那样病倒的人能够快速恢复的能力。

    冯老头当然是了解过田林喜情况的人,最近田林喜的情况他早就了解得清楚,以田林喜那疼痛的情况,保健医生们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办法,他今天来这里看田林喜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想进一步的了解一下自己这个盟友的情况。

    要知道田林喜在儿子上位的这一环中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在位,如果田林喜那里有一个闪失,华威那班子留下的人就成了一个变数,这是冯老头不希望看到的。

    本来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也在盘算着田林喜有一个意外之后,自己该怎么样经营的事情,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田林喜竟然好了。虽然没有全好,看上去再活个几年应该问题不大。

    当然了,田林喜的这种情况对冯家来说是一件好事,冯老头也是乐于见到这情况的。

    只是有一点让冯老头惊奇,那就是叶泽涛到底是什么样的按摩方式,能够做到这程度。

    “小叶,你那按摩有那么强的能力?”

    冯老头就问了起来。

    叶泽涛微笑道:“冯老,这事其实说起来也简单,我的五禽戏功法就是师傅教授的。师傅的情况就是经络不通,我只是按照他的经络情况顺势帮着他疏通了一下,没想到效果会那么好!”

    冯老头疑惑地看向田林喜,他当然不太相信那么简单。

    田林喜看了一眼叶泽涛道:“泽涛,老冯也不是外人。有些事情可以跟他说一下的。”

    说到这里,看向冯老头道:“老冯,你也是知道老首长传我的这五禽戏的特别之处的吧?”

    冯老头点了点道:“不错,一直都知道你们练的这五禽戏很特别,只是我练了也只是强身健体啊。”

    田林喜就认真道:“你要知道,泽涛传授给你们的五禽戏完全就是原汁原味的老首长传授的内容,他根本就没有减少内容的。就连要练的也是同样的内容。”

    这一点冯老头到也清楚,不说别的,如果真是两样的内容,田林喜也就不可能练了那么多年还是这样。

    “老田。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也不怀疑这事,据我所知,修炼的事情还得看机缘。有些机缘玄幻得很,不是那个人。谁也弄不明白这事!”

    田林喜也感叹道:“你说得太对了,泽涛修炼的五禽戏是我传授的,他修炼起来悟性就比我快得太多,后来我带着他去见了老首长,老首长跟他进一步的讲解时我也在一旁听了的,虽然增加了一些内容,但是,也脱不出原来的情况,泽涛的修炼也一直都很明白,为什么他能够有那么快的进展,而我们却根本没有任何的进步,在这事上我都有些怀疑武侠书上讲的修炼需要灵根的事情了!“

    叶泽涛一听就好笑了,自己这个师傅看武侠书原来是在琢磨着这种事情啊!

    灵根!

    这种虚无的事情师傅也相信!

    让叶泽涛愕然的是冯老头却是大点其头道:“我想也只能是这样的解释了!”

    田林喜道:“根基好一些,加上碰上了机缘,所以泽涛就有了突破,这是他的缘法,我们也无法强求!”

    冯老头道:“你说了半天,到底小叶有了什么样的突破呢?”

    他现在也对叶泽涛的修炼好奇了起来。

    其实,叶泽涛也能够理解他们这两个老头的想法,都是上了岁数的人,谁不想多活几年,特别是冯老头这样的人,他就更加关心起这事了,冯家现在到了关键时期,他能够多活几年,就能够确保自己的儿子上位,如果在这几年中他死了,对儿子的上位就会造成一些影响,这是他放不下的地方。

    看到了田林喜在叶泽涛的按摩下病体健复了,他的心中也活泛了起来,如果关键时候有着叶泽涛的帮助,自己是否也能够身体快速好起来?

    冯老头现在最想弄明白的就是叶泽涛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田林喜对冯老头的心思摸得是最准的人,看到冯老头上心了,心中就暗笑一声,果然这一招有用。

    田林喜其实一直都在琢磨着叶泽涛发展的事情,叶泽涛要想不断的发展,仅靠着现有的力量还不够,在田林喜的想法中,就是要为叶泽涛拉到一些在浩宇书记他们这一批退下来之后还能有助力的势力,冯家就是田林喜的一个目标。

    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田林喜当然要把叶泽涛推出去了。

    “泽涛,你不是在比赛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吗?虽然老冯也知道了不少,你再跟他详细的讲一下吧。”

    田林喜对着叶泽涛就说了一句,要他把发生危险的事情讲出来。

    冯老头的心中正被田林喜说得痒痒的,没想到田林喜让叶泽涛讲那比赛的事情,疑惑之下,却也并不反对,就看向了叶泽涛。

    田林喜道:“老冯,泽涛之所以发生了一些修炼上的变化,就在于他在危险时候的一些突破,你听听也就知道了。”

    冯老头这才明白了田林喜的意思,心中一下子好奇了起来。

    “小叶,军队中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这事我们也都处理过了,你师傅也清楚军队中的一些事情,军队同样也存在着各种的矛盾,利益的关系,相信以后这样的事情会少很多!”

    “我也相信这样的事情只是个案!”

    叶泽涛理解似的说道。

    冯老头看向田林喜道:“事情已经处理了,先整到总参下面的三局,暂时这样吧!”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先这样吧!”

    叶泽涛感觉他们在说着自己的事情,却也有些隐晦,当然了,叶泽涛也不太好询问。

    两个老头说了几句后,冯老头看向叶泽涛道:“我也很好奇,面对着危险的情况,你到底是怎么样解决的,你也跟我说说。”

    叶泽涛就把自己在海底下如何碰上了暗杀的人,又是如何突破,从而击杀了对方的事情向两人讲了一遍。

    冯老头更多的是知道了沙漠上发生的事情,对于这海底的事情了解得并不多,听完叶泽涛的讲述,向叶泽涛的全身上下看看,冯老头叹道:“没想到有些人为了阻止你进入军队中,竟然干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大意了!”

    田林喜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如果不是泽涛自身的能力强,现在可能泽涛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冯老头哼了一声道:“有些人太不像话了,做什么事情摆在明面上嘛,这种不光明正大的事情还要不要脸了!”

    叶泽涛越听越不明白情况,坐在那里也没吭气,既然田林喜都不跟自己详细讲,自己也最好不要询问。

    两个老头说了几句后,冯老头看向田林喜道:“小叶就是在那水下突破的?”

    田林喜道:“这就是一种机缘了,风险与机缘并存,这话再次验证了的,泽涛在那生死的关头,全身的气息不畅之下,又用五禽戏强行运转,加上他修炼五禽戏好多年的时间,整个的身体已到了突破的临界点,那临门一脚终于就踢了出去!”

    冯老头感慨道:“是啊,这真是让人没有想到的事情!”

    经过田林喜这样一引导,冯老头也认可了修炼需要机缘的事情。

    “小叶,突破后是什么样的感觉?”冯老头好奇地问道。

    田林喜道:“他跟我说了一下,我也感觉到很奇妙,以前我们修炼就是强化意识,想像着有一股气息在经脉的方位运动,他突破后却是完全不是想像了,而是有着一股真实的气流在经脉中流动,这完全就是两回事情况,现在我算是承认了我们那么大的一个国家,肯定还是有着许多我们并不知道的事情在发生!”

    冯老头点道:“说个实话,这样的人我也认识几个,一直都没有过深的去了解,现在看来,我们在这方面的认识还有待加强!”

    叶泽涛也说道:“从我自身的情况看,我国古代能够流传下那么多的修炼方法,应该是有其存在的原因,如果是假的,又怎么可能流传下来,是值得我们认真的研究了!”

    两个老头都在点头,从叶泽涛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可以知道,许多事情不能够简单的用唯物主义或是唯心主义来解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