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三老分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们说的这事有多大的可能性?”

    叶泽涛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三个老头竟然要运作自己成为将军级的存在,这事搞得叶泽涛都感到有些无法淡定了,这也太扯了些吧。

    郑成忠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如果没有索马里的事情,这可能性并不会太大,但是,现在你只需要运作一下,让索马里人响应一下,相信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用外国人压华夏!”

    叶泽涛惊道。郑成忠的话叶泽涛明白了,现在索马里对华夏来说就是一个具诱惑力的地方,用索马里来逼着华夏各方同意自己升为将军,这是一种借力使力的行为。

    在叶泽涛一直以来的想法中,他的思想中更多的还是有着民族自尊感在里面的,一地都不喜欢外国压制华夏,现在几个岳父竟然出了这样的主意,搞得他一时半会就有些无法接受。

    叹了一声,郑成忠道:“政治家是什么,政治家就是把一切可用的力量用起来,创造出对自身最有利的局面,你往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国际上的事情没有情义可言,更多的还是利益的结合,如果你连这个都无法接受,你所走的路就远了!”

    叶泽涛这时沉默了起来。

    呼延傲博本来是一个很直的人,这时也说道:“你这次到索马里战场上的事情就是有些人拿大义逼我们,搞得我们不得不同意,所以,你要知道,有的时候要灵活,要把身边可用的力量都用起来。你以后走的路还很长,这种借力使力的事情你得掌握,也要会运用!”

    刘栋流道:“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我们做任何的事情只要守住了一个底线,就可以大加的运用,什么底线的,那就是不出卖国家、民族的利益,不做有损大多数人民的事情,我们是官员。官员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保护我们的人民,为我们的人民服务,你只有拥有更大的权力,你才能够把这些事情做成!”

    刘栋流的话就更有内含了。竟然用了一个“大多数人民利益”的话!

    不得不说两人的话是有道理的,叶泽涛也只能认可了两人的话。

    在认可之余,叶泽涛也在细细的品味刘栋流那句“大多数人民”的话,这里面还有区分?

    就在这时,叶泽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叶泽涛掏出一看时,竟然是索马里时手下的大队长卡迪德打来的电话。

    “卡迪德,什么事?”

    叶泽涛当着三个老头就回了电话。不过,讲的是英语。

    对于这个铁杆,叶泽涛也还是信任的,这小子一直都表现得很忠心。手上掌握和力量也很强。

    卡迪德呵呵一笑道:“头,你的吩咐我们已完成了。”

    叶泽涛这才想了起来,自己临离开时通过布在营地旁的一个安排的情报人员传了一个命令回去,要求卡迪德他们设法把正在索马里的小野纯干掉。

    “那么快?”

    “哈哈。那小子喜欢嫖女人,你们离开时他就出了营地。然后把身边的人赶走了,那女人我们已掌握,趁他身边没人,我们已经把他做掉了。”

    叶泽涛这时却也是一阵愕然,完全没有想到这事竟然那么的轻松。

    那么容易?

    再一想时叶泽涛也释然了,小野纯估计没想到会有人要对付他,大意之下被卡迪德的人暗杀了。

    小野纯一直都在针对着自己,还不时的挑起大家对华夏的矛盾,现在把他干掉了,叶泽涛的心中一阵畅快。

    挂了电话,郑成忠道:“索马里人说帮你干掉了谁?”

    搞了半天他是听得懂英语的,电话中的内容他听到了一些。

    “刚才我不是讲过一个日本人叫小野纯的吗,我临走的时候让他们干掉此人,没想到那么快就找到了机会,他们已经把人干掉了,打电话来是报告这事。”

    三个老头互相望望,对于叶泽涛在索马里的能耐算是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了。

    “泽涛,这样的事情往后尽量不要做,毕竟你是官员,官员得有官员的规矩!”

    呼延傲博严肃地对叶泽涛说道。

    “我明白了!”

    叶泽涛也只能是这样说话。

    刘栋流道:“你离开了,索马里人还那么听话?”

    “这个难说,现在到是听话,就不知道以后了,我临走前只是为他们搞了一个联盟性质的组织,他们之间同样也存在互相牵制的事情。”

    郑成忠道:“从这事上我也看到了你的影响,正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军方也好,中央也好,都得权衡这事,如果处理得不好,索马里的大好局面就将失去,这并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

    呼延傲博微微点头道:“情况的确就是这样,时间拖得越长,对于这事也就越发的不利,我们国家好不容易在那里打开了局面,如果放弃了,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郑成忠看向叶泽涛道:“我看你可以跟索马里的那些人沟通一下了。”

    叶泽涛现在也算是想明白了,有些时候该借的力量还得借,现在自己既然想在军队中有所发展,这种机会是决不能够放弃。

    “我会跟他们讲一下这事!”

    看到叶泽涛同意了这事,刘栋流就微笑道:“这就对了嘛,政治家的一个基本的素质就是脸皮不能簿了,这次军队中趁着你在索马里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一下子就派了不少的所谓专家过去,目的是什么大家都是看得明白的,就想把你撇开,从而影响到那些人,可惜的是他们小看了你的影响了!”

    刘栋流不说这事时,叶泽涛还真是没有往深里去想,被他这样一说之后,叶泽涛细细一想,还真是这样的情况,军方这次让自己把人介绍到了各军队中之后就没有再与自己沟通,还真是想撇开自己去影响到那些人,甚至可能还做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看到叶泽涛在沉思,刘栋流继续道:“索马里的乱局大家可以忽视,但是,索巴里在下一步的发展情况却是没人敢忽视,那个地方正在战乱,美国也好,俄罗斯也好,他们都想把他们淘汰了的武器销售到那里去,这里面是庞大的利益,我们的军队同样也存在一大批淘汰掉的武器,质量是不怎么样,却也足够那些黑人用了,如果不能够影响到那些军队,军火的销售就无法进行,所以,你别小看了你的作用!”

    几个都是成精的人物,一下子就把这核心的利益分析了出来。

    功劳这些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次要的,关键的还是庞大的利益,这种利益国家是需要的,一些人也是需要的,在共同的利益下,把叶泽涛用好就成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

    呼延傲博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道:“原来我们把你放到军队中也没想到那么快你就搞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这事搞得我们也没有准备,只能是见招拆招了!”

    呵呵一笑,郑成忠道:“有些人可能郁闷了,他们想方设法把泽涛弄到了战场上,目的就是想让泽涛死在那战场,结果呢?泽涛不仅没死,反而借索马里的战场搞出了那么多的成绩,现在想压制都已失去了可能性!现在,泽涛的发展也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了!”

    他说到难题时,三个人的脸色都显得凝重起来。

    呼延傲博就盾向叶泽涛道:“这事你自己得想好了。这次你拥有了那么大的军功,在军队中运作一下的话,很有可能就成为少将级的军人,在军队中你又有了一些朋友,也有了你救过的人,更有着你身上索马里的光环,只需要运作一下,在军队中的发展就会一路顺风,前途是肯定的,所以,你从军队发展也是一条路!”

    叶泽涛也明白了呼延傲博的意思,如果自己在军队发展的话,就得脱离地方的发展情况。

    郑成忠摇头叹道:“本来,我们几个的意思是你混一下军队,只要在军队中有了一些人脉,你以后在发展中就会顺利许多,没想到你人军比从政更加厉害,从军也是一条路!”

    对于叶泽涛的发展,几个人都有些犹豫了。

    他们都是没有掌过军的人,对于军队的那种渴望就不是外人所能理解,叶泽涛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

    军队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吸引力。

    看到三人看过来的目光,叶泽涛笑了笑道:“我爸从小教育我,做人不能忘本,一个人发展了,无论如何也应该回报社会,从军可能是一种保家卫国的光荣事情,但是,我更喜欢的是实实在在的做一些事情,让老百姓从我的工作中获得发展,所以,无论如何发展,我的根还是在地方,我还是要在地方发展!”

    感受到了叶泽涛身上那最质朴的气息,三个人对叶恒成都升起了一种敬意,这个叶恒成教育得真好啊!

    如果说以前看叶恒成是看在了叶泽涛的面子上,现在从叶泽涛的这话中,大家看到了叶恒成身上那闪光的东西,对叶恒成也有了一种尊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