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抓住与放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叶泽涛这话也算是表了一个态度了,就是他并不想进入军队,而是要到地方上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从政还是叶泽涛要走的路。

    呼延傲博到是对叶泽涛的这个决定非常支持,赞许道:“说得不错,人就得有一种回报社会的心!”

    郑成忠问道:“你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没有?”

    经历过了战场上生死的考验,叶泽涛把许多的事情都想得明白了,对利益的事情看得也淡了许多,以前对于夹河开发区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无论如何也想抓在手中,不想让外人来插入,现在却发现,这华夏需要自己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根本就没有必要紧紧的抓住一件东西。

    “一个人的拳头如果永远紧紧的捏住,他永远就只能够局限在那一拳之内,如果我们放开了拳头,视野是否就更加开阔了?”

    叶泽涛的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一种自信充满在他的脸上。

    “看来你明白了抓与放的关系了!”郑成忠的目光中透出了一种喜悦之情,他看到了叶泽涛正在发生一种变化。

    “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我这个人一生都可以说是国家包养着了,我要那么多的钱财干什么呢?说传给子女吧,他们如果自己不努力,传给了他们,他就就成了一批花天酒地的公子小姐,那样是害了社会,害了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自己有能耐的话,他们就能够自己创造出他们的人生。我根本就不必为他们发愁!”

    叶泽涛说出了这句话时,三个老头都在沉思着。

    叶泽涛的话说得很质朴,也很有道理啊!

    郑成忠对叶泽涛这话也很理解,微微点头道:“是这个道理。许多人捞钱很厉害,之所以这样,只能证明他们迷失了自己,钱财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捞那么多根本没有必要!”

    “是啊,所以,我就在想,既然一个领导没有太多的贪欲,把所有的权利都抓紧在自己的手中还有意义?我看啊,不少的领导之所以把任何的权都抓住,就是想捞取更多的利益!”

    “泽涛,你这话有些偏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的。有些人是认为只有把权抓住。让大家都听自己的,干起工作来才更方便一些!”

    刘栋流到也并不完全赞成叶泽涛的话。

    叶泽涛点头道:“可能我的话过了一些,但是。从这些事情中我还是悟出了一些东西,没必要过多的恋权。该放手时要放手,也没必要处处都帮自己的亲信们把事情做了,要让他们有独立发展的空间,他们只有见过了风雨才能够成长起来!”

    呼延傲博道:“古时诸葛亮为什么劳心而死,关键的就是事事亲为,其结果如何呢?他死了之后,他的那些手下竟然没有几个能支撑大局的人,泽涛的话是有道理的,你不把下面的人放手,他们又怎么可能快速的成长起来?”

    郑成忠细想了一下叶泽涛的话,就看向叶泽涛道:“你的意思是要放手夹河?”

    他算是有些明白叶泽涛的想法了。

    叶泽涛一人发了一支烟过去,然后自己也点上吸了一口。

    以前叶泽涛面对着这三个人都有着压力,这次经过了生死的考验之后,这样的压力正在消失,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压得住他的了。

    吸了一口,叶泽涛才说道:“大家的目光都盯在了夹河开发区,那里有着巨大的利益,我们根本没必要非得把那里当成一个撕杀的战场,我们的目标是把华夏发展起来,既然那地方已经发展起来了,大家又有意要介入,为何我们不能够把那地方的利益出让一些,然后用更多的精力去开拓一个新的地方呢?”

    不得不说叶泽涛这思路对大家也是一个心理上的挑战,大家都开始思考着叶泽涛的这想法。

    叶泽涛又说道:“华夏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我看就是没有一秩序!要想让华夏向前发展,秩序就是必须的。”

    这又是一个新的思路了。

    通过了索马里的战场回来,大家就发现叶泽涛的心态正在发生着改变,想的事情也层次高了许多。

    “你详细说说你的想法。”呼延傲博道。

    “我先说一个事情吧,那就是现在有老人跌倒了,竟然没有人敢去扶他,有着太多的人担心扶了他会被反咬一口,这就是一种道德的退步,长此下去,我们还有何道德可言?”

    这事的确已成了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叶泽涛说出来时,三个老头感感到了脸上的无光,他们是管理国家的人,结果却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有何面子可言。

    叶泽涛又说道:“再说一个事情吧,现在假货遍地,我们每天饭桌上摆放的东西又有几件是真的?难道真的管不了吗?我看未必!”

    “还有,你们看看现在那些借款不还的人,就算是法院判了他们也没当一回事情,拿国家的法律当儿戏,执行不力的情况随处可见,这样的情况长此下去,我们的国家还有什么公信力?”

    叶泽涛说的这些情况大家都是清楚的,一直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解决,这里面其实涉及到的问题太多了。

    刘栋流听了叶泽涛列举的事情后,沉思了一下道:“泽涛,你的意思是想从这方面来做一些工作?”

    郑成忠也有些明白了叶泽涛的想法,就看向了叶泽涛箭牌这:“看来你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了!”

    叶泽涛又把话题转到了夹河开发区的事情上,说道:“我与到夹河开发区投资的陈喜全老总聊过开发区的事情,他们在开发区的投资虽然很大,却也开始见效了,并且,相信在短时内会收回一部分的投资,赢利是必然的,只是多少而已,所以,他们在夹河开发区的投入并不会打水飘,肯定会赚钱,只要他们能够赚钱,他们的投入就不是吃亏的事情!”

    郑成忠点了点头:“商人都是会计算的,他们之所以投入一个地方,也并不全是看在情义上,他们毕竟掌控的是一个企业,投入产出的事情他们肯定得考虑,既然下了决心到夹河开发区投资,他们应该也估计到了夹河开发区的种种变化,甚至也考虑过了中途发生变化的可能性,所以,我们根本就不必过多的去考虑他们是否赚钱的问题,我们只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平台,在关键的时候能够为他们说话,你放心好了,夹河开发区就算是有了什么样的变化,还有我们几个老头在这里撑着的,出不了大事!”

    叶泽涛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想到了背后有这些老头子站着的,就算是谁想动夹河开发区,也得看看这些人同不同意。

    “泽涛,夹河开发区能够做起来,能够做到这程度,大家已经看到了其效果了,至少那里成为西部火车头的事情已经成了可能,浩宇书记对于这事是持肯定态度的,他不止一次表扬过你的工作!”刘栋流对于叶泽涛工作的能力根本就不怀疑。

    郑成忠也点头道:“不错,虽然夹河开发区只是起了一个头,也刚开始发展,那么多人看到了那里存在的利益想往那地方跑,这就足以说明了那地方的潜力,从某种层面上说,那里已经是成绩很好了,这是你的一个很大的政绩!”

    叶泽涛道:“夹河也好,兰风市也好,我们工作的出发点更多的就是考虑到了人民群众是否受益的问题,许多项目的引进上,我们都是首先想到了是否能够让最大多数人民群众受益的事情,所以,每一个项目从他开始建设起,老百姓就开始受益,我想信通过我们的这种努力,下一步兰风市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从中受益。就算是某些人想到那地方去获取利益,只要他们遵循着我们制定的规则去做,他们获利了,老百姓的利益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呼延傲博点头道:“你说得对,无论谁想去那地方,就得按规则来做,否则就清理出去,只要确保了这事,一时半会儿那地方变不了!”

    叶泽涛微笑道:“下一步我会跟那些企业家们谈谈这事,只要投资能够获利,他们应该没有怨言。”

    刘栋流也点了点头道:“投资有了回报,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如果对于这事都不满意,那就是贪得无厌的情况了,这样的人又怎么可以信任?”

    叶泽涛道:“他们能够在夹河开发区最需要的时候支持于我,我必会用更丰厚的回报报答他们,这是必须的,以后尽可能的帮助他们就在里面了。”

    呼延傲博很赞同叶泽涛的这想法,说道:“你说得对,除了利益,能帮到他们的还有很多,他们也是不希望失去你这一条线的,这事根本就不必过多的去伤脑筋,都是明白人!”

    通过这样的沟通,叶泽涛的想法也更清晰了一些,他已经在考虑着从夹河开发区退出来的问题了。

    一是不想在军队中有过多的牵,另外一个就是有了放手夹河的想法,看来叶泽涛自已的主见正在形成,这是一个上位者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大家看向叶泽涛的目光中透着更多的欣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