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论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到田林喜如同一个小学生一般坐在那里专心在听,叶泽涛发现,长生之事对于太多的人都有着很强大的吸引力,就算是田林喜他们这类见得太多世间情况的人也难以免疫。

    昆达大师在这方面明显是一个专家级的人物,讲授的这些东西都是叶泽涛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东西。

    叶泽涛也不这是第一次听人讲这种善业恶业的关系,只是感觉这事与自己的行为是相符合的。

    一指叶泽涛,昆达大师微笑道:“叶施主就是一个后天成就灵根之人。”

    田林喜就看了一眼叶泽涛,再看向昆达大师时,那眼神中就更有色彩了,他在心中暗想,叶泽涛能够后天成就灵根,是否说自己在后天也是可以成就灵根的。

    虽然对于叶泽涛修炼出了成果的事情没太多的想法,但是,田林喜对地自己也能够修炼出一些特异的事情到是很上心。

    “两位大师,请指教。”

    自己是后天成变灵根的人?

    叶泽涛对于这事也是好奇了起来。

    昆达大师就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灵根的生成我刚才讲了第一个可能,那是前世带来的,我们无法改变,第二人可能其实对于我们这世上的人并不困难,那就是善业,当你的善业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时,灵根自然就会产生。”

    啊!

    田林喜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就有些发呆地看向了昆达大师道:“大师,我田林喜这一生自问也做了不少的善事。为何我的灵根并没有生成?”

    源一道长微笑道:“道友,你当过领导,你从政中难免也会做出一些利国利民的好事,不过。你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的事情是你应该做的,那就不是你的本意,一切都得从心里所想所为。善业是什么?善业是从内心中去产生的,当官期间很自然会做几件好事。但是,同样也会有太多的坏事产生,两相冲抵之下,甚至有不少的人身上反而恶事很重!”

    有些玄幻了!

    叶泽涛在那里也细细的品味着这话。

    昆达大师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看向了叶泽涛道:“叶施主本身并没有灵根,所以,一直修炼也没有太大的成就,但是,叶施主有一个好的教育环境,他的父辈对他就有着一种影响。这种影响就是潜移默化的。这也证明了一种积德行善造福后代的事情。叶施主的父辈才是一个有福报的人啊!叶施主这人是一个一心为民做事的人,他在做事时,内心深处的出发点是为老百姓做事。这事可以从他从政过的那些地方的项目就知道,许多的项目都是对大众有利的项目。太多的老百姓因他而受益,正是因为这样,他身上的灵根就产生了,并且,随着他善业的不断制造,他的灵根相信也在不断的进化,现在已远远的超过了我们啊!”

    昆达大师说完就闭目诵经,仿佛对于叶泽涛的行为也在赞叹似的。

    叶泽涛也从这些话中听得出来,昆达大师对自己是有了深入的调查研究的。

    过了一阵,田林喜叹了一声道:“今天听闻大师们的一席话,我才知道这一生我都做错了!”

    “师傅,怎么能这样说呢?”

    看到田林喜的这种状态,叶泽涛就有些担心。

    田林喜摆了摆手道:“大师们说得是对的,我从政中,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算计,真正用于为老百姓做事的时间并不多,更是少有从内心去想过为老百姓做事的事情,许多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官员份内的事情,现在想来,我就连本身份内的事情都没有做好啊!”

    “阿弥陀佛,田施主终于悟了!人生百年,并不晚。”

    昆达大师又说了一句。

    田林喜本来有些伤感的心情一振,就看向了昆达大师道:“大师,你认为我还有救?”

    微微一笑,昆达大师道:“这世间的万物都是唯心所幻化,心转则物转。”

    源一道长好点头道:“道友,你既然有悟,那就去努力,相信灵根的生成对你来说并非难事。”

    田林喜就用力点了一下头,既然叶泽涛从内心之中想着为老百姓做事能够生成灵根,自己为何就无法做到?田林喜也相信只要自己找到了方向,就一定能够改变自己。

    叶泽涛到是对于昆达大师的说法有着很深的触动,自己还真是如同昆达大师所想,在从政期间更多的还是从老百姓的利益在出发,当时一心想的就是让老百姓脱贫致富,思想中并没有太多个人的发展想法,没想到正是因为这样,反而让自己获得了太多的东西。

    看来人在做,天在看的事情是存在的。

    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叶泽涛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判断了。

    源一道长又看向叶泽涛道:“明天的法事可能动静会有些大,你是关键,一定要全力以赴!”

    “会有什么动静?”

    田林喜对于这些事情比叶泽涛上心,就看向了叶泽涛。

    叶泽涛也不知道情况,就看向了源一道长。

    源一道长严肃道:“别小看地脉的移动,地脉每一次的移动都会带来巨大的能量,最近华夏各处地震不断,老百姓只认为是地震,其实,这是地球上地脉移动的又一个周期。”

    田林喜微微点头道:“不错,不破不立。”

    源一道长又说道:“地脉在移动的过程中,其能量很大,有些是显示出来了,有的却是没有显示,我们这里的这条地脉其实力量非常大,是各条地脉中最强的一条,只是这条地脉防御很坚硬,也潜藏在了地下而已,如果到时我们在破开它的时候,瞬间的能量溢出也会引起地震。”

    地震?

    叶泽涛还真是吓了一跳,如果是这样,这可是要乱套的。

    田林喜也愕然看向了源一大师道:“真的?”

    源一大师用力一点头道:“好在我们开的口子不算大,也就是破开一个口子而已,溢出的能量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只是可能会吓倒一些人而已。”

    田林喜自语道:“难怪现在的地震监测都测不准了,原来都是这样的一回事情!”

    叶泽涛发现田林喜已经完全相信了这事,也挠了一下头。

    昆达大师道:“我炼制了几道符,到时叶施主按我说的抛出去,尽可能的把这种震动压下去。”

    从这里出来,叶泽涛开着车子,田林喜却在不断的沉思着。

    “泽涛,我认为大师们所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先不论灵根是否真会生成,一个从政的人首先心里面就得装着老百姓才行。”

    叶泽涛对这一点到是非常的赞同,说道:“师傅说得对,既然组织上把自己放在了关键的位置上,就应该履行好官员应尽的义务,要真正的为老百姓做一些实事和好事,至少雁过留声吧!”

    田林喜叹了一声道:“回想起来,我真的错了,一辈子都争权夺利的,真是没有沉下心来为老百姓做几件好事!”

    叶泽涛也真不太清楚田林喜以前的情况,只能安慰道:“其实,我认为一个官员如果能够洁身自好,完完整整的退下,在任上尽心的工作,就已经足够了。”

    “是啊,我们许多的官员一辈子都有国家关照了,他们还在大肆的捞钱,最终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呢?许多人临老了全身病痛,家庭不合,这应该就是一种恶业造成的!”

    可能是想到了自己家里的情况,田林喜就有了更多的感慨。

    叶泽涛笑了笑道:“其实,越是上位者,获取善业的机会越多。”

    “不错,老百姓想获取善业的难度很大,上位者却是不同,一个讲话,一个做法就足以让更多的人受益,泽涛啊,刚才我还在想着怎么样获取善业,现在听了你一说,我就有些明白了,方向是找到了!”

    叶泽涛就笑来道:“看来师傅的悟性是很强的。”

    田林喜哈哈大笑起来。

    找到了一条路,田林喜也好象是年轻了几岁一样,整个人就有了活力。

    把田林喜安排了之后,叶泽涛这才回到了住处。

    “叶市长回来了?”

    叶泽涛到来时,就见那高迎和早已等在了这里,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老高啊,快请屋里坐。”

    叶泽涛开门,把灯打开走了进去。

    “叶市长,还是要注意身体才是,唉,这里的工作千头万绪的,一切都得你来拿主意,别累倒了!”

    “高秘书长也辛苦了。”

    “这是炖的鸡汤,我爱人非要让我送过来,说是请叶市长尝一下。”

    叶泽涛这才发现高迎和的手上拎着一个送饭的那种保湿瓶。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

    叶泽涛就有些不安道。

    “没事,我爱人还没有这手艺,这可是香水做的,香水的饭菜是做得非常不错的。”

    高迎和说着打开了那盖子。

    果然,一股药味散发了出来,闻起来很香。

    “香水专门学过的,这可是大补的鸡汤。”

    说完,高迎和也没多留,就告辞而去。

    把高迎和送出了门去,叶泽涛看着高迎这和的背景,摇了摇头。

    这高迎和手段不少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