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心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既然发现了高迎和的这种阴谋,叶泽涛也有了把高迎和整治一下的想法。

    高迎和是方**付出了代价才设置到了自己身边的人,方**对他的重视程度应该非常高,打了高迎和,对方**来说也是一个打击。

    叶泽涛也想看盾方**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埋的一枚棋子出了问题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其实,一直以来叶泽涛就没有把高迎和这样的人当成对手,只是看到他表现出听话的样子,这才放在身边磨练自己而已,现在完全明白了高迎和的手段,叶泽涛也就失去了再玩下去的想法。

    叶泽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自己最大的怨念就是那高香水并非身带香气的事情了。

    本来,叶泽涛对于一个体带香气的女人是有着一些好奇的,甚至当时用高香水的短裤发泄时也是内心深处带有这种想法,现在却是知道高香水身上的香气竟然是香水时,叶泽涛的心情可以说是极度不好。

    骂那隔壁的!

    叶泽涛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这高迎和的心机真的是深沉之极,这一招也玩得出来!

    想到高迎和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的那种听话情况,再想想他暗中的布局,叶泽涛不得不承认为自己是在信息的获取上占据了先机,如果不是自己早就得到了一些信息,更是知道了高迎和就是对方暗布的棋子的话,对于高迎和这样的做派到也真有可能中计。

    要是真的把高迎和纳为自己的心腹,那就真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

    把东西都收好后。叶泽涛也少了睡意。干脆就出了门朝着那少林寺分院走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都在建设,地震的事情也差不多过去了,这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叶泽涛不紧不慢走在这片土地上,感受着这里的变化。

    走着走着,心中那浮燥的心也开始重新平静了下来。

    找了一处地方坐下,叶泽涛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时,突然间就有一种警惕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呢?

    为何自己会那么在意高香水是否有体香的事情?

    越想就越是让叶泽涛感觉到吃惊,自己的心灵中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受到影响呢?

    检讨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时,叶泽涛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还是中计了,至少对于那高香水就有了一些在意,当知道这个女人是高迎和的女人时,自己是有些遗憾的,当知道对方并不是体带香味时,就成了痛恨了。

    这都什么个事嘛!

    这女人关自己什么事情?

    不对啊!

    叶泽涛知道自己是修炼了五禽戏的人,心志上是坚毅的。对于女色的事情上,虽然自己的身边有着这样那样的美女出现。自己也是一直自律着,并没有随便就把女人按倒,就连那鲁艺仙这样的女人,只需要自己招呼一声,相信她就能够任自己为所欲为,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做,怎么就会因为一个高香水乱了心神呢?

    不对啊!

    叶泽涛是越想就越感觉到自己在某个地方肯定是出了问题了。

    掏出一支烟点上,叶泽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吐出烟雾时仿佛就是想把自己的这口闷气吐出去。

    抽完了一支烟,叶泽涛发现自己修炼中肯定是出了什么岔子了,想去想来,可能也只有那昆达大师能够为自己解惑,就站起身来继续朝着少林寺分院而去。

    通过通报后,叶泽涛在一个僧人的带领下就来到了昆达大师的住处。

    “阿弥陀佛,恭喜叶施主又进入到了新的层次。”

    一眼看到了叶泽涛,昆达大师就赞了一句。

    昆达大师看来是长驻于此了,感觉他对于在这里修行的事情是很享受似的。

    再看看这间房间,叶泽涛明显感觉到置身这房间里面,气息的浓郁程度就与其它的房间完全不同。

    深吸了一口气时,叶泽涛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气自己的进一步活跃。

    “大师这房间真是不错。”

    叶泽涛也赞了一声。

    “此为前辈们的功劳,老衲也不过依法而设,叶施主也别羡慕,你的房间是同样的设置,你还没有去看过你那房间的情况,就在些寺后面的一幢房内。”

    这里修建的屋子都没有在地面,而是修建于地下,据说是地下的灵气更浓郁,也更能够包裹住在里面的人,方便吸取。

    叶泽涛到了这上面的屋子,又下了梯子后才进入到了这里。

    里面很是简陋,除了一些设置的壁灯之类,里面空空的,只有几个圃团在这里。

    叶泽涛今天到来,主要的是想请这大师解惑的,就盘坐在那圃团上面。

    “叶施主有心事?”

    “不错,我感觉自己仿佛心中有了一些不能主导的东西。”

    自从看到了一些这昆达大师他们表现出来的手段后,叶泽涛对他们也有了敬意,知道虽然昆达大师的修为上可能没自己高,手段却是不少,这类的知识就远比自己丰富得多。

    目光投到叶泽涛的脸上看了一阵,昆达大师微微点头道:“每一个修炼者到了一定的层次都会经过同样的事情,这是一种心志的考验而已,叶施主也不必太过于放在心上。”

    “哦!”

    叶泽涛在修炼上真的是知识极度的缺乏,就看向了昆达大师。

    笑了笑,昆达大师道:“每一个人的修炼都不同,我如果把我的东西讲给你听是误导,再说了,五禽戏的修炼我并不知道,就不说了,你只需要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本心不变才是主要的。”

    昆达大师在说这话时也是暗道惭愧,在修为上叶泽涛早已远超了自己,他也不知道叶泽涛到底到达了什么样的层次,他也无法看出叶泽涛的修为情况,想指点也指点不了叶泽涛,只能把理论上的东西说给叶泽涛听。

    叶泽涛细细体会了一下昆达大师的话,心中的疑惑也消散了许多,微微点头道:“我有些急燥了!”

    昆达大师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讲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昆达大师也干脆不再讲了。

    昆达大师这时也在回想着自己碰到过的一些高人的情况,心想除了寺里长年闭关的几个老和尚之外,估计一般的人在修为上都没有叶泽涛高,这叶泽涛到底是怎么样修成的。

    叶泽涛从昆达大师这里还真是感悟到了一些东西,自从自己掌握了一些特殊的手段之后,做事上就有些脱离了群众,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想法了,长此下去,心念肯定会发生一些转变。

    难道这就是自己看到的一些书里所讲的魔念?

    叶泽涛的心中有些吃惊了,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就不再是随本心而动。

    站起身来,叶泽涛朝着昆达大师一礼道:“多谢大师开导。”

    说完话,叶泽涛也没多做停留,从这里就走了出去。

    叶泽涛现在是真的明白了,自己被一些事情遮住了视线,追求的竟然是一些虚无的东西去了。

    自己现在是官员,官员该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给更多的群众以希望!

    最近急进了许多,工作上的事情考虑得少了一些

    “叶施主看来又有感悟,到你那屋子里面静观内心,相信收获会更大。”

    昆达大师看向叶泽涛的眼神中竟然也多了几分羡慕之情。

    对于修炼的人来说,心灵的突破才是最难的,昆达大师明显感受到了叶泽涛在心灵上面的一种突破,这可是他最渴望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心灵的突破才是关键,一般人很难有这方面的突破,昆达大师自己也是机缘巧合下有了一次这样的感悟才在修为上有了大幅提高的。

    叶泽涛微微点头,他也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想想自己的路。

    在一个僧人的带领下,叶泽涛出了这分院后就来到了一幢平房内,这是少林寺已经建设好的一排平房,看上去还不错。

    “叶施主,这里的建筑刚开始,暂时只能这样,下一步还将完善。”

    那僧人解释了一句。

    叶泽涛点了点头走进了房内。

    同样下到了地下室里,里面的情况也与昆达大师那里差不多。

    这里面现在也真的只能用简陋来说了,一进门,除了一个摆放在地上的圃团之外,里面什么也没有。

    叶泽涛现在却也没有想那么多,对于他来说,静静的想一些事情才是重要的。

    僧人轻轻带上了门离去了。

    叶泽涛盘坐在了那圃团上面,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四周传来的全都是浓郁的气息。

    这样的气息与那昆达大师屋里的气息完全一样。

    也不知道昆达大师他们有着什么样的传承,竟然能够搞出这种引导着地脉灵气的阵法!

    有了这样的感受,叶泽涛感叹了一声,很快就观照起了自己的内心。

    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的想一下自己的事情了,一天到晚就在忙,叶泽涛这次也发现自己有些浮,是得清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