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叶泽涛要动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下了飞机就坐进了夜天鹰开来的车子里面,现在那秘书还有待考验,叶泽涛也不是太信任,只让夜天鹰过来接自己。

    “情况怎么样了?”

    坐进了车子,叶泽涛问道。

    夜天鹰是自己的驾驶员,暗中还有着秦雄伟一批人暗中伏着,叶泽涛可以及时的了解到整个国际城的情况。

    “市长,各方面进展较快,不过,随着发展,最近到来的各国人员较多,华夏区里也来了不少外国人。”

    这本来是一个正常的事情,叶泽涛却是不敢小视,问道:“来投资的?”

    “是的,这里面有着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许多家,我们查了一下资料,其中有些家族的底蕴极深,历史久远。”

    历史久远的家族都是一些神秘的家族,华夏有一些,西方就更多了,这样的一些家族会看上一个刚开发的地方?

    其用意是什么叶泽涛当然明白。

    叶泽涛暗自点头,这地脉的灵气出现,并且是很大的一股灵脉,相信这才是吸引大家到来的原因。

    车子很快开到了华夏区。

    叶泽涛很自然的就把班子的成员召集起来听取汇报,全面了解华夏区的建设。

    情况果然跟夜天鹰报告的差不多,随着分片负责制的推行,大家都想表现一下,在建设的速度和质量上都亲自在抓,加上鲁艺仙那平台管理的严格,到也没什么大的问题。

    当官当到了叶泽涛这程度,已经不必事事都亲自去搞。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方向把住了前进就行了,在这方面,叶泽涛越来越有心得。

    会上大家介绍工作情况时都显得很是兴奋,对于华夏区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叶泽涛对大家的工作也进行了肯定。要求保持这势头,加快发展。

    开完了会,叶泽涛这才回到了办公室。

    秘书骆平中这时走了进来帮着叶泽涛倒水,并且把一些文件拿给叶泽涛看了签字。

    几天不在。这文件也积压了不少,叶泽涛一边看着文件,一边等着骆平中说话。

    上次骆平中被桂山阳他们暗算了一次,假如骆平中能够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叶泽涛到也能够接纳于他,如果不说出这事,这就说明了骆平中已不可用。

    对于自己的秘书有可能被人收买了的事情,叶泽涛也不会让这秘书存在于自己身边多久,叶泽涛自己也有不少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这事不是小事。

    “平中。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了半个小时。叶泽涛没听到骆平中说话,就问了一句,这是想给他一次机会了。

    骆平中在那里收拾着办公室。听到询问,心中一慌。一份材料就掉到了地上。

    就见骆平中快速捡起了材料道:“没什么大事啊。”

    “你有什么工作和生活上的问题都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

    叶泽涛把话都递了过去了,就等着骆平中说出来。

    可是,骆平中却道:“叶市长,我一切都很好,没什么事情。”

    叶泽涛就不再问了,心中明白,骆平中这次算是被桂山阳他们彻底控制了,这小子已经不可用。

    “我看一会再说,你出去吧。”

    叶泽涛淡淡地对骆平中说了一句。

    其实,叶泽涛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再给骆平中施压一下,让他惊醒,可是,直到骆平中走了出去,并且把门也带了了也没见他说出内情。

    叹了一声,叶泽涛掏出一支烟点上,心中也不是太好过,这人是一个博士,知识面是不少的人,自己也还是存了培养一下大用的想法,现在看来,这人已是不可用了。

    把他弄走?

    叶泽涛就想到了这事,随之又想到了是否可以利用一下这小子的事情。

    桂山阳是付系的人,不过,他与付书记的距离还是太远,只能是付书记儿子们的人,现在付书记去了,付书记儿子中肯定有一人是投到了卢天雄或是余为民一方,付家正在走下陂路。

    现在打掉桂山阳是否合适?

    叶泽涛要搞掉一个桂山阳这样的人并不必要太多的手段,只是权衡着做了这事的结果。

    迟疑了一下,叶泽涛还是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

    田林喜道:“你到了?”

    “师傅,有一个事情,我想问一下。”

    “你说。”

    “我想了解一下付书记去后付家的力量情况。”

    田林喜一听就问道:“是不是有付家的人在搞事?”

    叶泽涛到也不瞒田林喜,起身过去打开门看了看外面没人,又把门关上后,就把桂山阳搞的事情向田林喜讲了一遍。

    田林喜听完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叶泽涛道:“搞掉一两个人并不困难,我是担心这会让人说事。”

    叶泽涛也是有着自己的顾虑之处,如果在付书记刚去逝就搞付系的人,可能真会让人拿来说事。

    田林喜道:“你的顾虑是对的,就是要动也不能由你去动。”

    叶泽涛道:“所以,我想先了解一下他们家的情况。”

    “付书记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军队中任军长,到也发展得不错,另外一个在统战部工作,发展得一般,还有一个就是他的侄儿了,那个付勇斌的现在跟你在党校是同学,湖西省常务副省长,看在付书记的面上,最近已提名湖西省长,他才是付家可以接班的一个人。”

    付勇斌!

    叶泽涛的头脑中也浮现出了这人的身影,的确是一个能力型的人物,这人如果得到了支持,还是有很大的发展前途。

    本来付勇斌不可能那么快得到提拨,估计是付书记临终前有了这样的一种要求,中央也看在了他的这面子上做了这事。

    “桂山阳难道不是跟着付家子弟在走?”

    叶泽涛就有些疑惑了。

    田林喜道:“从现在的情况看,随着付书记的离去,付系的人员心态正在发生改变,有些人利用这个机会暗中也是收拢。”

    叶泽涛道:“不错,应该是这样,付书记在的时候到也没事,这些力量自然而然的听着就行了,现在他不在了,付家的人是镇不住场面的。”

    “你说得不错,付书记的两个儿子,一个在军队中,对地方就根本没有影响力,另一个在统战部,能力差了许多,同样也镇不住人,只有他这个侄儿能力强些,希望的是由他的侄儿来接班,也在尽力的培养,不过,总得一些时间才行,短期内无法见到效果,那桂山阳以前可能不起眼,现在也算是华夏区的班子成员了,那华夏区又非常的敏感,争取他的人自然会有不少,反正失去了付家的支持他也难发展,靠到一个新的力量下是完全可能的。”

    田林喜快速就分析了这可能的情况。

    听到了田林喜的分析后,叶泽涛的心中就放心了,这桂山阳不再是属于付系的就好,打了他也让付家的人看到自己的诚意,这是帮他们立威的事情。

    “师傅,听你这样一说,我就可以放开手去整一下了。”

    “泽涛,付家现在的情况也需要帮他们一把,随着付书记的离去,付系的力量有四散的趋势,如果在这个时候把一些另投势力的人打一下,一是张显了力量,二是可以镇住一些付系的人,既然那人在搞事,你就搞掉吧。”

    叶泽涛担心的是桂山阳是付系的人,搞了他影响的问题,现在知道了这小子可能不再是付系,另投了其它的势力后,叶泽涛也就下了决心要打掉这人了。

    这事谈完后,叶泽涛笑着问道:“师傅,你的行动开始没有?”

    “我刚跟几个老友聊完回来,呵呵,利益动人心啊!”

    田林喜的心情真是不错。

    “大家都不怕?”

    “怕什么?不搏一把等他们死了之后一样都没有了,如果趁着他们还在运作一下,很可能就会把他们的子弟扶上一程,再说了,那华夏石油的利益巨大无比,单凭一两个势力根本动摇不了,如果大家一起施压,中央也得重视这事,再说了,舆论那里也得有一个交待。”

    “师傅,你们要做的是分析,我估计他们也会找不少的专家出来说分拆的害处。”

    “这当然是可能的,专家现在大多人品极差,他们只要得到了钱就可以不讲良心的乱说话,在他们的眼里,老百姓是死是活根本就不关他们的事情!”

    说起这事,田林喜的心中也是气。

    叶泽涛道:“是啊,相信很快就会有大量关于分拆的危害的言论,老百姓又不是经济专家,他们哪里知道这些,这会引起思想上的混乱。”

    “虽然有这样的情况,我却是坚信老百姓会看实际的情况,如果油价通过分拆之后有序的竞争就能够降下来,这是实实在在的好处,一个产品如果掌握在某一家的手中,形成了垄断,他讲得再好听,价格都会极高,只有在市场的竞争中价格才会合理,才能够降下来。”

    叶泽涛很是赞同田林喜的观点,的确就是这样,龚断中暴利的源泉,只有打掉了垄断,老百姓才能够真正得到实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