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该站队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叶泽涛并没有多留,吃了饭交待两女加强修炼就离开了,对于自己的两个学生能够修炼有成,叶泽涛的心中是兴奋的,临走前交待两女,如果魏家来道歉什么的,一律推到自己的身上。

    在家里刚坐下,刘栋流就打来了电话。

    “泽涛,这次是一个逼各方站队的机会,同时也存在着一些不可测的因素,要有各种的心理准备!”

    叶泽涛也明白,说道:“是的,这也是一种冒险,不过,这个险值得冒,卢家现在并没有完全的掌控军队,付书记掌握的军队现在也有分化,所以,在没有居于完全压倒地位下,卢家应该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处栋流道:“多一些心眼吧。”

    叶泽涛道:“我明白。”

    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双方打的就越发激烈,叶泽涛也还是不敢大意,万一人家真的把自己干掉了,这仗就没法打了。

    从刘栋流那里知道,随着对魏家的施压,几个老头已经开始在各地对李系的力量摆出了一付激战的架势,相信这局面一展开,那李家的人也不得不重视这事。

    打完了电话,叶泽涛逗着孩子玩时,刘梦依道:“前天我见到了方怡梅。”

    说这话时,刘梦依看向叶泽涛,她也知道方怡梅的事情。

    叶泽涛果然一呆,随之叹了一声道:“你知道她的情况,她有这样的局面也不错。”

    叶泽涛最近也想明白了,自己既然说了会放手,那就放手好了,人家去找自己的幸福,这无可非议。

    刘梦依赞许地看向叶泽涛道:“我还以为你会痛心一阵。”

    叶泽涛道:“这是好事。我怎么可能去阻止。”

    话是这样在说,叶泽涛的心中却也不是个滋味。

    刘梦依叹了一声道:“我看啊,这事也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好,龚家的那个人我是知道的,从小就是一个乱来的人,后来龚家把他弄到了美国去镀了一下金回来,又放到了汇林省,就是想让他从仕途上发展,每一次回京城都缴约着人去玩乐。根本就不是从政的材料,要不是他爸在汇林省罩着,早就完蛋了。”

    叶泽涛还真是没想到那小子是这种情况。

    刘梦依又说道:“我看啊,那小子不过就是图一个新鲜,汇林省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情况。方怡梅想找一个能够陪她一生的人,如果找到了龚家的那小子,就是在做梦了。其实啊,那龚家的人可能还有一个心理在里面,虽然你与方怡梅的事情没传出来,毕竟那方怡梅是跟你一起发展起来的人,他可能也怀疑你与方怡梅有事情。如果追到了方怡梅,这就代表了他比你还有能耐,这是一种男性的心理满足感了!”

    “你早就知道?”

    叶泽涛看向刘梦依。

    刘梦依道:“你是我的男人,如果能够有女人离开你。我当然高兴了。”

    叶泽涛就叹了一声,别看刘梦依很大肚,在这事上也还是有她的心机,以前知道这情况。并没有说话,现在才说出来。是看到方怡梅已离开了自己了。

    想了一下,叶泽涛也知道刘梦依有她自己的想法,也没可责怪的地方,叹了一声道:“自己的路自己走吧!”

    看到叶泽涛并没有怪自己,刘梦依搂住叶泽涛道:“你是我的男人,如果有女人真心跟你我也不会阻止,如果她们有其它的想法,我肯定大力支持。”

    叶泽涛就是一阵苦笑,从刘梦依的话语中听出了她的无奈,又有着对刘梦依这种胸怀的感动,一把抱起了刘梦依就进入到了卧室中。

    很快,两人就在那房间里面点燃了战火。

    当激情过后,叶泽涛斜靠在床头点燃了烟抽了一口时,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方怡梅,就问道:“方怡梅是来龚家?”

    刘梦依道:“看上去是这回事吧,不过,龚家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接纳人的,我看啊,她这次要受些委屈了。”

    正在聊着这事时,叶泽涛意外接到了陈喜全的电话。

    “老陈,你到京城了?”

    “叶市长,最近不是政协开会吗,我在京城参加会议。”

    在叶泽涛他们的努力下,陈喜全现在是全国政协委员。

    叶泽涛就笑道:“责任重大啊!”

    陈喜全哈哈大笑道:“到也认识了不少的企业家。”

    政协里面本身企业家就不少,现在是全国政协,那就更多了,这对陈喜全的生意当然有着太多的好处。

    聊了几句闲话,陈喜全道:“我打这个电话是有一件为难的事情,有些开不了口。”

    叶泽涛就笑道:“你说。”

    “是这样的,京城泛东连锁集团的董事长魏中贵也是政协的委员,与我呢到也相处不错,这小子的儿子听说在你的手下出了问题,他找了不少人,结果就找到了我这里,想请你出来坐坐,你看这事。”

    陈喜全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打这样的电话,叶泽涛从这电话中就感觉得出来,陈喜全与那魏中贵应该有不错的关系。

    迟疑了一下,叶泽涛知道这面子得给,就对陈喜全道:“你说地点,我这就过来。”

    “叶市长,我先把话说在这里,我只是牵一个线,具体是什么情况你们谈,我到时坐一下就离开。”

    不得不说这陈喜全会做人,这人情给了,却也并不会涉入进来。

    叶泽涛笑了笑道:“也没多大的事情,有些情况你听听也可以。”

    京城发生了那么一些事情,以前陈喜全只是在南方发展,现在涉入到了北方,到也该让他知道一些事情。

    陈喜全就高兴道:“那好,我们就恭候叶市长的到来。”

    把地点说了后,两人挂了电话。

    洗漱了一下。叶泽涛出门开着车子就朝着那地方赶了过去。

    一处很是幽静的会所,叶泽涛的车子到了门口时,就见陈喜全陪着一个中年人早已等在了那里。

    开车进入里面时,那陈喜全带着中年人已是迎上前来。

    叶泽涛下了车子,车钥匙扔给一个服务员,就与陈喜全握了握手道:“老哥等了一阵了吧。”

    两人到也表现得很是亲热。

    陈喜全一指身边的中年人道:“我介绍一下,这是泛东连锁集团的魏中贵董事长。”

    那魏中贵早已满脸带笑,双手就握了过来。

    叶泽泽只是伸手与对方沾了一下,很是矜持地对陈喜全道:“老哥到来。我还没给你接风呢,趁今天这机会,就算是给你接风吧。”

    两人说笑中就朝里走去。

    魏中贵多少有些尴尬,他明显看得出来,这叶泽涛并不待见自己。

    暗叹了一声。魏中贵对于魏家企业的前景就堪忧了。

    很快,大家就进入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早有美女服务员跪坐在那里做着茶道,更有专们安排的女钢琴手在弹奏着钢琴。

    置身在这样一处有花草、流水的地方,心情到也不错。

    待那少女做完了茶道表演,陈喜全道:“行了,你出去吧。”

    当这里面的人都已离开。魏中贵忙对叶泽涛道:“匆忙之中没有什么准备,这里有一些特色的小吃,我让他们送上来。”

    一个堂堂的董事长,在其他的地方都是有着太多的人服务。今天他却表现出了一种当好服务员的姿态。

    看到魏中贵这做派,叶泽涛这才说道:“既然是陈老哥介绍的,有些话我得说一下,小一辈的事情其实也并没有多大的事情。关键的是这些事情已涉及到了更上一层。”

    叶泽涛也在想着如何把这事说清楚和到位,又不至于把上层的事情过多的泄露出去。

    “叶市长请说。无论怎么样,这事错在我家那臭小子。”

    看了一眼陈喜全,叶泽涛道:“这次的事情说小也很小,说大的话也很大,说得明白些吧,有些事情双方正在争夺,在这旁边有些看戏的人,大家都不想让看戏的人站在一旁,而李家就是正在看戏的人。”

    叶泽涛这些话虽然说得隐晦,两人却是听得明白之极,一听到这话,魏中贵的心中就发苦了,自己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把自己圈了进去了。

    陈喜全一看魏中贵的这样子,就知道这次魏家很危险了,想了一下,还是对叶泽涛道:“叶市长,能不能说得更明白一些?”

    他这是帮魏中贵询问了。

    魏中贵也知道陈喜全的意思,感激地看了一眼陈喜全。

    叶泽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怎么说呢?双方势均力敌,谁也说不清楚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站在哪一方都有不确定性,你们魏家既然掺合进来了,那就趁着这机会选择一下也好。”

    这话说得魏中贵都快哭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样的选择,让自己怎么站队?

    陈喜全这时却是笑了笑,对魏中贵道:“老魏,为是我说你,多少人想得到这种站队的机会都不可得,你能够无意间碰上了这机会,对你来说就是一种福气。”

    别人看出的是风险,陈喜全看到的却是机会,叶泽涛看向陈喜全的眼神中透着一种敬意,果然成功的人跟一般的人想法就完全不同。

    一般的人面对着这事怨天尤人的,而成功者却从这里面发现巨大的机会。

    当然了,这件事情就看魏中贵的了,自己说了那么一些情况,如果魏中贵还不知道该怎么样做,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