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县里又出大事了(第三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人就这样聊着事情,聊着聊着,就开始聊了一些带有些暧昧的话,两人都多少有些春囘情激荡的样子。

    反正是有了那样的事情,加上田老头的理论对叶泽涛的冲击很大,拿着手机聊天时,郑小柔不知是怎么的,有意无意中都会说出一些暧昧的话,这样的情况放在以前,叶泽涛可能就不会接话,现在却是有了一和放纵的想法,也会回应那么一两句。

    一来二去的,两人的话中就透着了太多的暧昧,搞得郑小柔的谈兴是越来越浓。

    叶泽涛在通过这样的方式聊天时,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一阵畅,各和的郁闷仿佛一下子散去,到是很享受这样的通话方式。

    “泽涛第二百一十六章县里又出大事了(第三更!),你放开手去做事,没有能把你怎么样?最多不过就是换一个地方而已,没路了,我会帮你安排!””那点不必了,我相信自己!”叶泽涛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心中到是充满了斗志,县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对自己同样是一个机会。

    “你是最棒的!我知道的!”

    “嗯,你应该知道!”

    两人的话中又有了一些暧昧。

    正在聊着事情时,就听到温芳在外面大声喊着。

    听到温芳采找自己,叶泽涛这才与郑小柔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叶泽涛也有些发愣,自尸怎么就在郑小柔的引导下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了?

    想到所讲的一此话,叶泽涛也感到脸色,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以前根本就不会这样,现在竟然放开了似的!

    想到田林喜所说的那些东西,叶泽涛还是感到心中吃惊,田林喜的话难道真的那么大的力量?

    应该不是田林喜那些话的力量,而是自己本心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有些事情可以学习,但是,有些事情还得自己把握!

    叶泽第二百一十六章县里又出大事了(第三更!)涛的脸上开始现出了一种凝重,别人的东西也不能够全盘接受,还得形成自己的思想才行!

    虽然还有许多疑惑,叶泽涛现在却是心情不错。

    穿了衣服开门出去时,就见温芳已是表情凝重站在了外面。

    把温芳请进了房间,叶泽涛问道:“温书记,有什么事情?”

    “打你的手机一直占线,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自己一直都在与郑小柔聊天,叶泽涛道:“与一个朋友通电话!”

    温芳就笑道:“是不是跟梦依聊天啊,打那么长的时间都没停!”

    叶泽涛就笑了笑,然后问道:“看你赶了过来,应该走出了什么事情吧?”

    温芳一下子严肃了起来道:“你也是知道的,这次市纪委派出了一个工作组到草海县,这个工作组在调查时,就接到了群众举报,说是苗峰公司的财务总监黄伟死了,是被人害死的,现在警囘察局已介入调查了!”

    叶泽涛很是吃惊地看向温芳道:“被人乖死的?”

    温芳道:“黄伟的死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叶泽涛当然明白这事的复杂程度,如果说以前苗峰的公司存在问题的话,还没有触动刑法,现在死了一个人,把本来就复杂的县里局势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到底是谁杀死了黄伟呢?那个黄伟又到底掌握了多少的证据呢?

    温芳现在真是为崔永志担心起来,本来就有那么一些问题的崔永志,现在又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想不引人注意都难了!

    崔永志还能够保得住位子吗?

    这是温芳最关心的事情工在听到了消息之后,温芳就在第一时间跑来告诉叶泽涛。

    复杂了!

    现在的草海县真是一个是非之地!”泽涛,怎么办?”温芳明显心乱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崔永志保得住不犯事,他难道还能够继续留在草海?

    如果崔永志失势了,草海的情况必将是另外的一个样子,一想到这事,温芳的心中着急万分,她感到现在只有叶泽涛可能还有办法,靠任何人都已靠不住了。

    有了田林喜的一番开导,叶泽涛的一些心结终于打开,看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叶泽涛的眼睛一亮,草海官囘场的混乱局面并不全是不利的东西,只要运作得好,肯走也会有利可图!

    “县里的事情我们就算是想掺合也不行,还是静观其变吧!”叶泽涛对温芳说道。

    叹了一口气,温芳道:“也只能这样了,唉!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草海县为什么就那么多的事情!泽涛,我今晚就想到县里去一趟,乡里的工作你多盯着一些吧!”

    看到温芳急看到县进而去寻问情况,叶泽涛道:“县里的事情我认为还是尽量少掺合,这里面可能存在着省市一级的一些博弈!”

    叶泽涛也,只能说到这些了,他越来越有一种感觉,草海县的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的进行。

    温芳并没有想过这事,听到叶泽涛这样一说时,心中也是一惊,一想这事的可能性,她就发现自己因为慌乱而乱了章法。

    微微点了一下头,温芳道:“我只是去看看。”

    温芳这里刚刚离开,方怡梅的电话也打来了。

    这段时间方怡梅一直都在县城里,对于县城的情况就有了更多的了解,电话一通,方怡梅就说道:“叶乡长,县里出了一件大事!”

    方怡梅也很聪明,无论是有人没人的时候,她对叶论涛的称呼都是称官职,这就让人无法察觉到她与叶泽涛的私情。”黄伟死的事情?”叶泽涛道。

    没想到叶泽涛已经知道了,方怡梅心想自己只是花了一点时间再核对了情况,叶泽涛到是先知道了,果然还有暗中的人马!

    “是这样的,黄伟是苗峰的公司财务总监,他掌握着许多公司的东西,上次黄伟失踪了,大家都以为他跑出了草海县,这次不知道是怎么的,突然间就发现他死在了一套县里的城郊的小区内,警囘察们正在进行调查,对了,市纪委工作组也在过问这事,因为市纪委工作组刚刚查到了黄伟住所,正在过去时,黄伟就已死了!”

    叶泽涛对于市里的这个纪委工作组也感兴趣起来,他们那么快就查到了一些东西,这说明了那个负责这项工作的组长还是有些手段的!”做事要细心一些,如果没有其它的事忙,那就回乡里吧!”

    发现了县里的复杂情况,叶泽涛还是担心方怡梅会因为一些小事陷入进去,就提醒了一句。

    方怡梅感受到了叶泽涛的关心“小声道:“你放心,现在县里面的局面很有利,我送了一些东西到彭那里,相信他会利用的!”

    叶泽涛就暗叹一声,看上去方怡梅在县城里面的力量也不可轻视,这个女人很会玩关系,也许她还有着一些暗手也难说。

    到底是送了什么样的东西给彭学云呢?

    叶泽涛略微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对赵囘卫江不利妊东西,这个方怡梅估计是想连赵卫江也干倒了!

    想到这些,叶泽涛就感到自己更加要一搏才行,不能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吧。

    这里的小方电话刚刚挂了,常明光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常明光道:“叶乡长,说话方便吗?””你说!”知道对方肯定会得到一些东西。

    常明光道:“叶乡长,想必你也已经知道县里发生的事情了,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这次市里的这个纪委工作组并不简单,要调查的时候并不局限于草海传出的那些东西,他们的针对性极强,在查黑草路修路时的腐囘败问题!”

    怎么又扯到了修路的事情了!

    叶泽涛多少也有些疑惑,从草海通往黑兰市的这条公路就叫黑草路,当时是从省里获得资金进行修建,不过,这路自从修好之后就三天两头出问题,路修好也过去两年了,怎么现在泽是翻出了这事了!

    可能也是知道叶泽涛的疑惑,常明光道:“叶乡长,是这样的,当时修路的时候,负责这个项目的是现在退休了的原市交通局长,当时任黑兰市市长的是现任常务副省长的邱向志!”

    听到这里,叶泽涛就是心中巨震,目标直指那邱向志啊!

    过了一阵,叶泽涛又问道:“黄伟是怎么回事?””其实,这事应该是一个意外,当时黄伟曾经担任过一个施工项目的财务负责人,那是一家私人施工队,承揽了许多的黑草路修建任务,上级早就盯住了黄伟,这次可能就是借这机会来从黄伟这里寻找证据,黄伟仿佛也与纪委的人有了联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成了一个重点,不过,黄伟突然死去却是让人难解,我们正在想办法了解情况:”

    叶泽涛感到这事越来越复杂,整个的事情完全脱离了草海,他都不知道最终会是一和什么样的情况。

    “叶乡长,我分析这事是上层的一些博弈,草海的事情可能只是不小心卷入了进去!”常明光也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叶泽涛很赞同常明光的观点,他也认为这事并不仅只是草的事情,现在搞得复杂了起来,草海的事情算是在不知不觉中掺合进了高层的一些博弈,还不知道这事最后会发展到什么方向。

    很复杂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