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县长办公会引起的一些变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孙刚就那样走了!

    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到底那交通局长相杨成刚祀了什么样的错误呢?

    看到孙刚的样子大家就知道了,杨成刚的问题不小啊。

    想到汪凌松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跳出来公然与孙刚对着干,也都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看看人家,这是勇往直拼了,如果叶则涛战胜了剁州,汪凌松可就是飞黄腾达了,这个汪凌松对自己也狠得很啊!

    叶则涛出了会议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走到了县纪委,把拿到的那些材料往县纪委一扔,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了。

    该怎么样做,自然会有县纪委来处理,他并不会再去介入,反正那杨成刚是完了。

    做完了这些事情,叶泾涛就关注着县里的情况,一些想法还得进行验证才行。

    一天的时间,一些情况还是显现了出来,并没有出现上级来询问和干涉的事情,这事也算是让叶则涛的心真正稳了下来,叶泾涛知道自己的猜测还是准确的,省里的领导们并没有存有那种常助孙刚的想法:

    自己的猜想既然是那么的正确,下一步与孙刚斗起来,就可以好好的设计一下了。

    接到郭灿的电话时,叶泽涛点笑了,看来郭灿也坐不住了。

    看着坐在自己积面的叶泽涛,郭灿的心中已经有了太多的想法,县长办公会发生的事情传过来以后,作为县委书记,郭灿只能把叶泾涛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目光在叶泽涛的脸上看了一阵,看到的是一派平静的叶论涛,根本就没有那种得罪了一个大家族子弟而担心的样子,郭灿也只能是在心中感慨。

    “则涛啊,你们的会怎么开成了那样,这让上级怎么看我们县!”郭灿的心中是担心的,县长办公会开成了那样,相信很快就会传出去,在上级看来,草海县的团子已是不团结的局面,作为一个县委书记,自己是要被打板子的。

    叶则涛也明白郭灿的想法,就微笑道:“草海的事情大家应该不会友过去苛求吧?”

    郭灿心中苦笑,你们到是有后强,上面的人当然不会苛求,也不会去管这事,但是,自己是书记,有了事情自己得顶上去!

    郭灿也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看到了这事的发生情况,再看到孙刚一天中都没有太大的动静时,郭灿也多少有些明白了,自己该有所行动才是。

    “泽涛,往后注意点策略吧!”郭灿也就把叶则涛找来敲打一下而已:

    叶泽涛也没在意郭灿的敲打,作为书记,他不说一下话就不对了,说这样的话才是对的。

    两人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叶泽涛道:“高县长也认为郭书记的干部调整办法是很及时的。”

    郭灿微微一点头,他就知道了那天与叶泽涛商议的事情高卫也赞成了,跃然三个人都取得了一致,那就可以行动了。

    县长办公会以前郭灿的心中也没底,发生了会上的事情以后,郭灿是第一时间向市委许书记进行了汇报,得到的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只是要求下一些要加强团结。

    观察了一天,郭灿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的,以前大家猜测的孙刚受气后,孙家暴风雨般的打击并没有到来。

    情况很明显了!

    郭灿通过这件事情也明白了省里那些大佬的想法,对于这样的事情,省里面直接是无视了!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自己该出手的时候就要出手才是!

    郭灿也下了决心要争取一些自己的势力了

    郭灿并不希望自己被上面的人认为是无能的人,既然到了草海,又碰到了春竹乡的这叮,巨大的发展机遇,应该好好的做一番事业才是,如果机缘好的话,搞不好就能更进一层。

    眼看着有这样的一个巨大的机会,郭灿又怎么可能不动心。

    叶泽涛从郭灿的办公室出来就看到陈锁源等在了那里。

    眼神示意了一下,叶泽涛走进了陈锁源的办公室。

    两人坐在了陈锁源有那间靠里一些的办公室里,孙锁源就笑道:“叶县长,县长办公会的事情传言很多啊!”

    一晚上的时间,肯定得有许多的传言,叶泽涛知道那些参加会议的人肯定要把这事传出来。看到陈锁源这个样子,叶泽涛觉得还是有趣,看来陈锁源的信心也野定了许多。

    怕的就是大家没有信心,通过自己昨天与高卫联手的行为,信心也在一些人的心中生成了,这是叶论涛希望看到的。

    ”大家都有什么想法?”在陈锁源的面前,叶泽涛也没有太多的避讳,直接就询问。

    陈锁源对叶泽涛这样询问,心中也是高兴,能够与叶泽涛搞成这样的关系,他还是满意的。

    有了昨天的事情,陈锁源的确是信心大增,感到孙洲并不可怕,只要有着叶泽涛的存在,还是能够一斗,他们这些人已经别无选择,必须要紧跟着叶泽涛走了。

    看了一眼门外,陈锁源还是走过去把门关了起来。

    回来坐下后,陈锁源道:“其实,草海县是从来没有来过孙刚那么有后台的人,大家的心中都有着一和畏惧感,通过昨天的会议,大家突然间就发现了一个 新的情况,有大家世界的人并不一定就真的能够控制局面!”

    叶泽涛就笑了起来道:“这宁海并不是谁一家说了算的!”

    “那是,那是!现在许多的人又有了新的想法了!”陈锁源的心中是兴奋的,如果叶泽涛能够不断发展,自己也会水涨船高。

    现在的陈锁源等人早已把心态改变了,没有叶泽涛那样的机缘,没有他的后台,就老老实实跟着叶泽涛发展就好了,只要跟上了叶泽涛的步伐,难道还没有进步的可能?

    想到处郭灿的交换,叶泾涛也就与陈锁源交换了一些意见。

    知道了叶泽涛保孙民富的事情,陈锁源的心中明白,叶泽涛已经开始在进行着布局的行动。

    ”叶县长,现在孙民富可是对你崇拜得很啊!”陈锁源就笑着说道。

    “我叶泽涛为人讲一个义气,谁做了什么,我心中有一杆秤!”叶泽涛说了一句

    陈锁源暗自点头,从种种的情况看,跟着叶液涛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关键的时候,叶泽涛是能够为下面的人说话的人。

    还在谈着事情时,孙民富的电话也打来了。

    昨天他就想打电话与叶泽涛联桑,又担心洲发生了那事情,打了电话不恰当,今天已是把电话打了过来。

    ”叶县长!”孙民富的心中是充满了一种感动的,关键的时候叶泽涛并没有抛开他,而是与孙刚顶着干了。

    知道孙民富的意思,叶泽涛道:“老孙,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包袱,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

    ”叶县长,今天有没的时间?”孙民富试着问道。

    看了一眼陈锁源时,叶泽涛心中一动,这个时候是得把人心聚一下,就说道:“你安排吧,不要太显眼的地方,我带两个人,大家一起聚一下。”

    孙民富高兴道:“叶县长放心,我安排的地方肯定没问题。”

    打完电话,叶泽涛看向陈锁源道:“老孙约着吃饭,怎么样,把汪凌松叫上,大家一起吃饭?”

    陈锁源道:“那好。”

    一天过去了,汪凌松有些坐立不安的,把孙刚是得罪死了,就看叶泽涛是否把自己纳入他的圈子了!

    正坐在办公室想着心事,叶泽涛的电话打来时,汪凌松先是随意拿起了手机,看到是叶泽涛的电话时,心中涌动着一种喜悦,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投名状是起到了作用。

    大家分别来到了羽民富安排的地点时,叶泽涛很自然就被推到子主位上坐下。

    看着这几个人坐在了一起,叶泽涛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了一些感慨,摧杀了那么一阵,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些班底了,虽然这班底看上去并不是太强大,总算是一个基础。

    陈锁源坐在叶泽涛的左边,汪凌松坐在他的右边,剁民富主动坐在了下首。

    看着这几个人时,叶法涛突然就想到了当初参加钱中立聚会时的情况,物是人非!

    想到钱中立现在的情况,再想到自己的情况,叶泽涛知道自己既然在官场中混,就得勇往直前。

    得罪的人有了一些,假如自己稳不住,那就必将面对着一些对手的反攻!

    聊了一阵,大家毕竟都是一个县的人,很快就聊得热烈起来。

    端起了酒杯,孙民富看向叶泽涛道:“叶县长,这杯酒我要敬你,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我羽民富从今往后就跟着叶县长了!”

    说完这话,举杯一口干下。

    叶泽涛并没有坐下,这时也站了起来,看向孙民富道:“老孙,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喜欢跟有能力的同志打交道,我们共同努力吧!”

    说完这话,叶泽涛同样也是一饮而尽。

    看到孙民富表了态,汪凌松已是站了起来,同样举杯对着叶泽涛,正要说话时,叶泽涛道:“老汪,我们相处那么多年,我的性格你应该知道,什么都不必说了,这杯酒我也干了!”

    看着叶泽涛把酒喝了下去,汪凌松也没多言,知道叶泽涛已经把自己看成了亲信,把那酒喝了下去。

    与两人喝完了酒,叶泽涛洌满了酒,举杯对陈锁源道:“老陈,我们也干一杯。”

    叶泽涛的这个态度就让陈锁源很是高兴,本来他也想这样表个态度,没想到叶论涛反而先敬自己,这就是一种对自己的尊重。

    大家都表了态,既然要融入叶泽涛的团队,这态度一定要表明,陈锁源看向叶泽涛道:“叶县长,往后大家就是一个战壕的人了,我看这样好不好,大家一起敬叶县长一杯。”

    这句话就表明了两个意思,一个是跟定了叶泽涛,另外一个就是大家团结在叶泽涛的周围。

    看到大家都把杯举了起来,叶泽涛也没多言,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大家喝了这杯酒,情况果然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说起话来也少了一些躲闪的地方。

    汪凌松道:“草海县的干部们其实心中都有着一杆秤的,谁是真心为草海做事的人,大家明镜似的,上次的市里测评就足以说明了问题,有了叶县长率领,我相信要不了几年,草海就得有一个大的变化!”

    孙民富道:“老汪说得对,草海还是要以稳定为主,决不能够再有任何的动乱!”

    叶泽涛道:“我认为大家还是要把心放在工作上才是,不管是谁,只要一心做事,组织上都会支持!”

    陈锁源道:“草海从来没有来过那么有后台的势力的人,大家的心是不稳的,通过昨天的会议,我相信大家的心就会很快稳下来!”

    对于这事,陈锁源还是生出了太多的感慨,真是没有想到叶泽涛会那么强势的对待孙刚,更没有想到的是叶泽涛反击之后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孙民富笑道:“今天有不少人都来找我了,大家的想法与陈秘书长的是一样的,开始时吓了一跳,真正了解了情况后,大家才知道竟然是纸老虎。”

    看到大家一下子变得对孙刚无视时,叶泽涛心中却明白,孙刚并不是那么的无力,只是经验缺乏而已,相信羽州还有后手,孙祥军也应该还有手段。

    当然了,叶则涛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泼凉水,现在的情况是士气一定要鼓起来,要让大家有着对付孙刚的勇气,只要有了勇气,自己才能够进行一些运作。

    自己搞了那么半天的目的不就是鼓一下士气吗,这士气算是鼓起来了,下一步就要看孙刚他们出招了。

    当然了,叶泽涛很明白,现在不是看孙刚出招的事情,而是看郭灿出招的事情。

    郭灿看到了自己对付羽州的情况,从今天郭灿与自己谈话的情况看得出来,郭灿也被鼓起了一战的勇气了。

    一次办公会议就引发了草海太多的变化,叶泽涛对于这事的效果是满意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