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孙刚的笔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打开笔记本,叶泽涛就看了一眼温芳。

    叶泽涛发现这本笔记本是一本很有特别的笔记本。

    迎着叶泽涛的目光,温芳竟然有了一些羞意,脸就有点发红。咬了咬嘴唇,温芳再也不是那个在全乡人民的心目中的乡党委书记,而是一个需要男人关爱的小媳妇。

    看到温芳表现出来的这种少妇形象,叶泽涛就有些不敢看了,不得不说,温芳对叶泽涛是有着很强吸弓力的女人。

    叶泽涛继续埋头看向那笔记本时,心中真是震惊了。

    “这真是孙刚写的?”

    “你应该认识他的字体吧?”温芳红着脸看向叶泽涛。

    叶泽涛再把那字体看去时,果然是孙刚的字体。

    剁洲的字写得还是很不错的,可能是小时候专门进行了培养的原因,他的字体有一和颜体的味道,当然了,又不完全是颜体,里面加上了一些孙州独有的风格,带有些张扬。

    “唉,没想到孙刚还是文学小青年!”叶泽涛笑着说道。

    温芳这时也笑了起来道:“你接着看下丢嘛。”

    叶泽涛并没有继续看,而是抬头看向温芳道:“你是怎么得到的,这样的东西应该收得很隐秘。”

    虽然还没有细看,前面一页描写的完全就是孙刚与女人做那事情的性描写,这样的东西应该是孙刚最重要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让温芳得到。

    温芳道:“他多次用权势力来威胁我,我就想了解他的情况,有一次他让我陪他到省城时,我发现他对他的包包很重视,就感到里面肯定有着秘密的东西,吃饭的时候我把他灌醉了,然后就在他的包内发现了这个。”

    叶泽涛在温芳的身上就看了一眼。

    这个孙刚真是让人无语了,出门时还会带上这个!

    转念间叶泽涛突然有些明白了,孙刚这个人可能喜欢把他与女人做了那和事情的经过记录下来,那次带着温芳到省城的目的可能就是存有拿下温芳的想法,带着这东西就是想在事后把经过描写下来,这才让温芳有机可趁!

    感受到了叶泽涛的这和目光,温芳突然有些激动道:“我知道你怀疑我跟他做那事了,我告诉你,我温芳自从你知道的华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与男人做过那和事情,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

    说这话畔,温芳的双眼就盯住叶泽涛。

    温芳现在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她是从心底里面在意着叶滢涛的观感,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要叶泽涛相信自己对他的忠诚。

    叶泽涛头上就有些冒汗,今天这温芳有些激动啊,自己也就是随意一望而已,没必要那么激动嘛。

    虽然知道温芳的想法,叶泾涛的心里面还是有着太多的顾虑,这介,温芳的心性让叶泽涛难以把握。

    不过,对于温芳表现出来的这和激动,叶泽涛反而有了一和高兴的心情。

    今天温芳拿出了这样的一本足以让孙刚致命的笔记本,叶泽涛就明白了,温芳走向自己递上了投名状了,拿出了这样的一个东西,温芳就是下了决心跟随着自己了,至少是她绝不会与羽州搅到一起。

    这是好事!

    咳了一声,叶泽涛道:“我没说什么嘛!”

    温芳的气息起付不停,由于激动,那红更加红了起来。

    洗过澡的温芳全身上下散发出一和诱人的气息。

    叶泽涛又说道:“你拿了他的东西,他就没发现,并且这东西还是非常关键的!”

    叶泽涛知道了温芳投向自己的心意后,就有些担心她的安然,剁洲那种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发现这和关键的东西不在了,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肯定就是温芳,叶泽涛很担心温芳的安全。

    温芳听到这话,又是很得意道:“你没想到吧?我用刀子把他的包刻了一个大口子,把他的钱包也拿了,他醒乘时我还醉衙在他的同一张床上!”

    温芳说到这里,又说道:“虽然采用了一些计策,我真的没有与剁州发生什么关系!”

    叶泽涛愕然看向温芳,这女人是结过婚的女人,做起事情来就不同于那和没有经历过男女事情的女人,温芳应该是设计成了酒后与剁州做了那和事情的情况。

    想到这里,叶泽涛的心里面多少有些不舒服。

    温芳一直都在观察着叶泽涛的表情,看到叶泽涛这个表情,就知道叶泽涛可能有了一些想法,心中就复杂得很,职有对于叶泽涛在意自己的欣喜,又有着一和担心。

    “他那次醉了两天才缓过来的。”温芳又补充道。

    在补充时目光瞟了一下叶泽涛下体。

    叶泽涛发现了温芳的那眼神,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用这话表明羽州至少那天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任何的事情。

    叶泽涛愕然看向温芳,就有些无语了!

    看到叶泽涛这个眼神,温芳又得意道:“剁州以为他醉后把我怎么样了,对我就有了一和信任,发现包包被划了一个大的口子,懊恼得很,说是宁海的治安太差了。这笔记本上的内容他根本不敢说出来,只是感觉他有些着急而已。”

    叶泽涛完全能够想到孙州当时的心情,又担心,又不敢张扬,那和心情真的是能以言说了。

    “你不知道,孙州是匆匆赶回草海的。”

    叶泽涛微微点头道:“孙刚应该还有着一和想法,那就是小偷们所处的层次低,并不会把这笔记本当回事情,只要不张扬,小偷们就以为这笔记本没有太大的用处,可能慢慢就无事了!”

    温芳道:“他应该就是这样的心理,并没有张扬。”

    叶泽涛的心中多少也放心了一些,说道:“在孙刚的面前你还是小心些。”

    叶泽涛的关心很让温芳感动,他能够看得出来,叶泽涛更在意自己的安然,叶泽涛并没有那和把这笔记本的价值看得比自己还重的想法,这个男人真的让人心动!

    “你不知道,走的时候我有意把我的包包并给剁州看着,说我去卫生间,回来时我就发现我的包已经被顺丰打开过了。”

    看到温芳那得意的样子,叶泽涛暗叹这温芳果然是不安规矩出牌的人物,顺丰碰上了她算是倒了大霉了!顺丰又怎么知道就在这件小事上都已被温芳算计到了!

    看了温芳的包包里面情况,孙刚对温芳的怀疑就更是减轻了。

    叶泽涛也知道,醉后的孙刚面对着温芳这样有经验的女人,事后肯定是被哄得团团转了。

    具体的经过不必去猜测,这个东西肯定是温芳采用了什么办法先藏起了东西,然后再去把这东西拿到的。

    温芳这时走过来坐在了叶泾涛旁边道:“孙刚这人太坏了,你看看他写的内容,还有这些!”指着那笔记本上沾上的一些毛发,温芳就有些脸红。

    从温芳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浴后的清香,又与温芳坐在这里看着孙刚写的内容,叶泽涛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些燥动。

    温芳有意无意中与叶泽涛靠得还有些近。

    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到那笔记本上。

    孙刚果然很特别,这小子有一种玩了女人以后进行描写的心理,这本笔记本上厚厚的记录了孙刚所玩弄的女人的情况,孙刚不仅把每一个女人的情况进行了记录,还把那女人的下体那毛发剪下来沾到了笔记本上。

    这小子不去写黄小说真是可惜了!

    叶泽涛看着那本笔记本上详细的各种心理和所玩女人的描写,虽然是看着,自己也看得是欲情高涨。

    太强大了!

    叶泽涛发现自己对女人的经验跟孙刚比起来就是小学生与本科生的区别,那里面有着太多叶泽涛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内容,仿佛孙刚在向自己普及着这方面的知识。

    震惊的还是孙刚玩弄的这些女性中大多数并不是那种风尘女子,更多的是政府里面的官员。

    温芳这时也坐在旁边看着笔记本内的内容。

    两人慢慢看了下去。

    温芳道:“你看这里,这个女人是孙祥军秘密包养的女人!”

    叶泽涛愕然中看去,孙刚竟然把孙祥军秘密包养的一个女人也玩了,更是用了大篇幅把这鼻人是孙祥军的女人,自己在玩了她时的感受写了出来。

    看得出来,孙件在玩弄这个女人时心情很激动,写的是最长的。

    看到了这段内容时,叶泽涛的心中就是一动,如果把这东西捅出去,孙刚肯定是完蛋了,有了这个内容,不知那孙祥军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就在这时,叶泽涛就感到自己的腰被抱住了,只见温芳的脸上彤红,双眼中透着迷离的光芒。

    这女人竟然看得情动了!

    温芳其实同样在看了孙刚这里面的描写后就引起了欲情,在家里没办法时只能自己解决,到了这里,又是坐在了叶泽涛这个自己心动的男人身边,加上这次到来就是做好了放开心情的想法,她已不再有任何的顾虑。

    叶泽涛其实也比温芳好不了多少,看了那么一阵这东西,不得不说孙刚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各和的情节描写都是那么的引人入胜。

    被温芳这样抱着时,叶泽涛身子一僵,努力说道:“温芳,这样不好!”

    温芳并没有说话,就跪到了叶泽涛的前面,双手紧抱着叶泽涛的腰不放,把那脸就埋到了叶泽涛的双腿间。

    这个!

    叶泽涛吓得要跳起来时,温芳抬起脸来,那双眼睛中透着一和泪光道:“泽涛,我不管了,反正我就跟你了!”

    被一个如此美艳的女人这样的挑逗,叶泽涛那看了孙刚笔记本内容后充满了的欲情也引燃了,他再也不去管合不合适,一把就把温芳抱了起来。

    把温芳往那床上一扔,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都看了一阵那笔记本上的内容,再加上两人那次在包箱里面就有过暧昧的行为,现在处于这样的环境里面,温芳是完全放开了心情引诱着叶泽涛。

    那天田林喜又暗示过叶泽涛,要争取温芳,各和的因素之下,叶泽涛也同样放开了心情。

    当温芳的衣服被完全解开时,叶泽涛这才发现这个温芳果然是极品的女人,全身上下粉嫩得滴水,双峰之处更走动人之极。

    这女人成熟妩媚得让人充满了欲情,美得让人心跳的脸上,一双水灵灵的狭长美眸,似乎无时无煎的在对男人释放着诱惑,叶泽涛的目光移过那修长的玉颈,那深陷的乳白沟整完全呈现在了眼前,水蛇般的柳腰,由于情动,正在摇曳,完全就是一个足以让男人陷入其中的妖精!叶泽涛就在看到温芳这个样子的瞬间,心中就充满了一和将之强行按在床上鞭挞的**。

    再也没有了犹豫,叶泽涛已经强行进入到了温芳的身体。

    房间中顿时传出阵阵呻吟。

    两人都在尽情投入,谁也没有再去想其它的事情。

    长时间没有经历这样的男女之事,温芳表现得非常的激烈,仿佛要把她整个的身子都融入到叶泽涛的怀里。

    欲火催动,温芳的需求一波接着一波的传来,一个个的大浪之后,很快的,温芳又掀起了更大的风浪。

    面对着这温芳仿佛压抑了太长时间的需求,叶泽涛同样是全身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

    两人都拼命似的运动着,一个的力量强大得让人心跳,一个有着深深的需求,时间快速过去,两人都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才在温芳再次的一阵身体的颤动中停下。

    整个的身子完全软下,温芳长长出了一口气。

    叶泽涛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激烈行为,他第一次发现,与女人做这样的事情是那么的让人畅快。

    与郑小柔做那事时更多的是春药的催动,与方怡梅做的时候,那方怡梅并没有什么经验,全是被动进行,现在与温芳时,温芳完全放开了心情在引导,特别是孙刚笔记本上记录的那些内容对叶泽涛来说就是一和新的认识,仿照之下才发现,孙刚在做这事上比起叶泽涛花样就多得太多。

    叶泽涛自己也感叹,要不是有着五禽戏的修炼,面对着温芳这样一次次的强烈需求,自己可能早就败下阵来了。

    温芳这时与叶泽涛有着同样的想法,他发现叶泽涛在这方面太强大了,回忆起自己的文大和有过这方面经历的人的情况时,她才发现,只有这个叶泽涛才是各方面前强大的男人。

    抬头看向叶泽涛,温芳再次抱紧了叶泽涛,仿佛担心这是一场梦似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