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草海县果然有了一些变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叶泽涛向班主任请了假以后就坐上了已经等在这里的王报国的车子。

    昨天王报国就赶到了省城,要回去参加常委会,县里早早就通知王报国赶来接叶泽涛。

    “报国,女朋友谈得怎么样了?”

    坐上了车子,看到专门开着车的王报国,叶泽涛就关心地问道。

    对于自己的这个司机,叶泽涛还是满意的,为人实在,又对自己很是忠心,认真观察后发现他的能力还很强,这样的人到是应该好好的培养一下。

    王报国道:“她爸妈说我没前途!”

    看到王报国一边开车,一边认真说着这事,叶泽涛暗自点头,现在的草海县情况是复杂的,女方的家长可能是听到了一些自己与孙州争斗的事情,对自己不太看好啊。

    “女朋友是什么态度?”叶泽涛问了一句。

    “她到是喜欢我,不过,她很听家里的话。不管了,谈不成就算了!”

    叶泽涛没有再问,心中却在盘算着帮助王报国的事情,沉思了一阵,叶泽涛拨通了田老头的电话。

    “师傅,你有没有关系,我有一个驾驶员人不错,我想让他到公安大学进修一下,拿个文凭什么的?”

    田老头一听就明白叶泽涛想重点培养一个手下,说道:“你先把他弄到警察局,下面的事情我帮你办好就行了。”

    田老头在军方的影响力是不容小视的,办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

    叶泽涛打完电话,对王报国道:“报国,我想了一下,你不能够一辈子开车吧,这样好了,我先把你调入县公安局,然后你到省里去进修,到时拿一个文凭回来才好发展,别让你的女朋友委屈了。”

    王报国那沉稳的表情都有了变化,说道:“我就跟着你,哪也不去!”

    叶泽涛哈哈大笑道:“谁说不要你跟着我了,你的能力越强,对我的帮助就会越大!”

    王报国没有再多言,心中却是更加的对叶泽涛感激。

    车子是直接开进了县政府的。

    叶泽涛下车时,就见孙民富早已快步跑了过来。

    双手紧紧握住牛法涛的手,孙民富有些感慨道:“叶县长,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剁民富这个样子,叶泽涛笑道:“县里还好吧?”

    “叶县长,找个时候我详细向你汇报。”

    叶泽涛微微点头,看来县里果然有了一些变化了。

    向着县里走去,一路上叶泽涛还是多少有了一些感觉,一些领导冉虽然表现得热情,但是,他们也有了一种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意思。

    孙刚强势到来,自己又被弄去培训,这事对于草海县的领导们也是一个冲击,他们可能从这件事情中看到了省市领导对羽州的强大支持。

    这就是一和视野的问题了,县里的干部们并不能够接触到更上一层的领导,他们只能凭着他们的猜想做事,往往这样的猜想与现实就存在着很大的距离,也造成了许多精明的人在站队时出现了错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官场中的站队也存在着机遇的问题,许多人机遇真是不太好。

    叶泽涛看向孙民富问道:“高县长呢?”

    “高县长到市里去了,昨天去的,今天应该回来,还没有回来。”

    叶泽涛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有着孙民富的负责,果然是搞得非常干净。

    “老孙,坐下说话。”

    发了一支烟给孙民富,叶泽涛也想更多的了解一下情况,招呼着剁民富坐下。

    两人刚坐下,孙民富就急着说道:“叶县长,你再不回来的话,这草海县就要出问题了!”

    叶泽涛笑道:“怎么了?”

    “你不知道,现在县里的人都在传言,说是孙刚得到了省里的支持了,下一步将会把你调离草海,各和言论都有,干部群众的思想动摇得很啊!”

    看到剁民富的着急样子,叶泽涛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孙民富与自己形成的利益关系已经非常的紧密了,自己的安然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正是由于这样,孙民富就必然会对自己非常有忠心。

    叶泽涛点了点头,这情况他也从各个方面听到了,看来是有心人在从中搞事,目的不外就是把自己的力量进行分散,孙刚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拉到了一些人了。

    “叶县长回来了!”

    说话间,只见汪凌松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是听到了叶泽涛回来,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汪凌松是下了决心要投到叶泽涛一方的人,投名状也算是递了,现在草海县又瞬间形势变幻,他的心里没有底。

    别人有退路,汪凌松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路,必须要紧紧跟着叶泽涛走。

    “老汪来了,快进来坐。”叶泽涛主动站了起来,上前与汪凌松握手问好。

    大家也都算是自己人了,汪凌松对叶泽涛道:“叶县长,听说明天开常委会时,有人想动我!”

    叶泽涛到是没有听说过这事,目光一凝,看向汪凌松道:“谁说的?”

    汪凌松道:“我听到消息,握说剁县长暗中已经拉了一些人手,想借明天的常委会做文章,想把一些部门的领导换成他的人!”

    汪凌松也知道剁民富是叶泽涛的人,就没有了顾虑地说道。

    叶泽涛就显得严肃起来,这到是自己没有注意的事情,搞不好明天的常委会上孙刚真会玩些手脚,这事大意不得啊!

    “老汪,别乱说,你的工作做得很好,只要你行得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你放心。”叶泽涛安慰道。

    汪凌松道:“叶县长,你不知道,现在草海的情况有了一些变化了,有些人见风向不对,现在摇摆不定啊!”

    孙民富的心态与汪凌松是一样的,他们都知道自己是孙刚不待见的人,谁也说不清楚明天的会上孙刚能够拉到多少的力量,万一孙刚搞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打了一个叶泽涛的措手不及,问题可就大了。

    叶泽涛与两人聊了一阵,把草海的情况了解了一些以后,他才发现情况果然有些变化了,孙刚强势而来,借着一个大项目的到来,又得到了省市的支持,再加上把自己弄得离开了草海县,这段时间可是没闲着,果然聚集了一大批人在他的周围,整体上的力量也变得有些大了。

    把两人打发离开,叶泽涛向着县委走去。

    进了郭灿的办公室时,郭灿正在打着电话,忙站起身来,一边打电话,一边请叶泽涛坐下。

    很快打完了电话,郭灿这才微笑道:“泽涛赶回来了?”

    叶泽涛笑道:“洲到就过来了,向班长报到。”

    郭灿哈哈大笑道:“影响到你的学习了,我可是听说了,你是三好学生的!”

    两人显得很是京热。

    聊了一阵,叶泽涛试挥道:“郭书记,明天的研究内容定了?”

    郭灿一听就知道叶泽涛的话里有话,疑惑道:“我不是在电话中与你交流过吗?应该就是那些内容。”

    叶泽涛非常清楚一个事情,在这草海县,郭灿与自己完全就是一和天然的盟友关系,有些事情上,两方的利益是一致的,郭灿应该并不希望孙刚的力量变得太过强大。

    接过了郭灿的香烟点上抽了一口,叶沦涛道:“我可是听说了,明天有可能会有更多的干部调整提议的,我还以为这件事情是郭书记的意思。”

    郭灿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孙刚这段时间上窜下跳的在搞事,叶泽涛的那一系人员又没有完全被自己所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是隐忍。

    现在叶泽涛问出了这话,郭灿就知道孙刚肯定有什么样的行动被叶泽涛察觉了。

    “泽涛,这次我到了市委,许书记对我们县的工作是肯定的,他说了,只要我们县里的干部能够团结起来,就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挡住草海的发展,许书记很关心你的发展啊!”

    “是啊,许书记对草海是非常关心的,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一定要团结在县委的周围开展工作。”

    叶泽涛进行了表态。

    郭灿点头道:“要相信大多数同志都是存有把草海发展起来的想法的,草海需要的是稳定,如果与稳定的大局相冲突,县委是决不允许的!”

    叶泽涛听了这话就知道郭灿并没有与孙刚联手,心中也松了一。气,只要郭灿还没有与孙刚结成同盟,事情就好办了。

    从郭灿的口气中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许大杰也是有着想法的,他并不希望孙刚跳得太欢,这是好事。

    从郭灿的办公室出来,叶泽涛走进了庞辉的办公室。

    两人又是一阵密谈,就明天的会议内容交换了看法。

    谈完了事情,庞辉道:“泽涛,鼻来安排,把人找来聚一下。”

    叶泽涛知道庞辉是希望趁着自己的回归,把人心聚一下的意思,就点头道:“行,把大家都叫来吃顿饭吧!”

    回到办公室刚刚喝了一杯茶,高卫已是匆匆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笑道:“听说你回来了,我可是赶着回来的。”

    “我也刚向郭书记报了到,还没有去向剁县长报到的。”叶泽涛笑道说道。

    “呵呵,剁县长忙得很啊,今天又到春竹乡去了,泽涛,我正想问你的,温芳是怎么回事,她最近与孙刚走得很近啊!”

    叶泽涛有意把脸一沉道:“各人的路各人走!”

    点了点头,高卫道:“说得不错!唉,法涛啊,最近草海的情况很复杂的,我们的县长强势得很啊!”

    叶泽涛就看向高卫道:“省里是什么态度?”

    两人都有些知根知底的,高卫也知道叶泽涛知道自己的一些情况,就说道:“省里对于这事有些暧昧,对于省里来说,大家很在意这个汽车城!”

    “汽车城的谈判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都是孙刚一手在操作,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大家到是有了意向,不过,许多实质性的东西还得谈。”

    “明天召开常委会,你有什么看法?”高卫说到这里就问了一句。

    叶泽涛知道这才是高卫最关心的事情,说道:“我刚回来就听到了许多的东西啊,据说明天有的人想大幅进行人事的调整,你听到这事没有?”

    高卫道:“我知道一些,我们这个县长最近抓权抓得很急,一些同志都被他找理由骂了几次了!”

    叶泽涛就明白了,高卫的人肯定也受到了打压。

    现在看起来,高卫也没有被孙刚争取过去,草海县的整个大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孙刚能够搞出什么样的事情?

    叶泽涛就有些疑惑地看向了高卫。

    从了解到的情况看,至少郭灿和高卫这里都没有发生变化,自己那里也没有变化,在常委会中剁州并没有太大的权势为,他凭什么想搞事,难道他又得到了一些力量的支持了?

    高卫看到叶泽涛看过来的眼神,把手一摊道:“也许他是想借这次的会议再次树威罢了!”

    叶泽涛就点了点头,这个分析应该是对的,孙洲肯定也知道并不能够动摇自己的根本,目的就是想借这个会议把自己的人干掉个把,只要把自己的人再干掉了个把人,就再次向全县证明了他孙刚的强大,到时他的力量收拢就会更容易。

    这事看来孙刚是有了目标了,他到底把目标定在了谁的身上呢?

    叶泽涛也清楚,由于自己急于把各方力量聚集到手中,难免人员中存在着个别有问题的人,孙刚到时只需要拿出一些有用的证据,很有可能就会在会上把存在问题的人干掉一两个,这事到是不得不防!

    呵呵,这个孙刚看来还是有了一些斗争的经验了!

    只要知道了一些情况,叶泽涛就没有了原来的担心,这次自己采取的手段就是示之以弱,趁着这次的事情,到是可以试一下跟随自己的那些人,只有面对着这样的环境,谁是真正想跟随自己的人才能够辨别得出来。

    孙刚跳得再欢又能如何,到时自己只需要祭出手中的大杀器,再大的力量也会土崩瓦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