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孙祥军的悲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今天的会议开得很怪,孙刚感到这次的会议其实不是依照自己的想法在进行,究竟是产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出了会议室,由于县政府离这里还有一条街的距离,孙洲就来到了县委组织部伍翠苗的办公室。

    伍翠苗到是显得很是小心,把孙刚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知道剁州肯定是想与他的父亲通话,今天的会开出乘的情况伍翠苗也有着一和不安,她感觉到今天这个会议应该开出问题了,只是同样不清楚原因。

    看了看办公室的房门,坐在外面的伍翠苗有着一和哀思的感觉,现在的情况已经众叛亲离了!

    没有听方顺章的话,现在方顺章已经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文夫发现了自己下体一小撮毛发不见了,同样也产生了怀疑。

    加之自己在县里的表示,谁都看出了自巳与孙刚走得近,文大上次更是打了自己。

    伍翠苗发现自己完生成了那和有家归不得的人了。

    只能一条道跟着孙刚走了!

    想到孙刚的父亲是那么大的领导时,伍翠苗几多还是有着一点抚慰,只要跟紧了孙刚,想必孙刚还是会帮忙自己的!

    最近伍翠苗对孙刚又有了一些不满,这孙刚更是把自己组织部的一个刚分来的女大学生也哄上了床,上次那女大学生竟然当着自己的面与孙刚做出亲密的事情,自己说了一句时,孙刚还吼了自己几句。

    想到那女大家生那时满意的样子,伍翠苗的心中布满了一和恨,她恨自己,同样也恨孙刚,更恨那个新分来的女大学生。

    不跟着孙刚自己就完全没有了路!

    现在对伍翠苗来说,自己唯一拥有的就是这个官位了,她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个官位,就将一无所有。

    伍翠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坐在那里就胡思乱想着。

    孙刚这时也坐在了里面,回忆起会上产生的事情时,孙刚有着一和欠好的预感,他感到今天这个会开得有些偏离了自己的想法。

    平时中立的几个人看来都行动了起采,还是把矛头直指着自己!

    在草海县工作了一阵,孙刚也有了一些斗争的经验,从这事上就发现了一些问题,他知道这事酿成了这样,肯定就是有了一些自己没想明白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孙刚一直对自己的父亲都是很是的依赖,知道这样的事情必须询问自己的父亲才行。

    其实,孙刚之所以一直都表示得强硬,就是仗着自己的一个那么大官位的父亲,他也明白得很,离开了父亲的支持,不说与叶泽涛斗,就是其他的那些常委城市把自己啃得骨头都不剩。

    坐在伍翠苗的办公室里,孙洲拨打着孙祥军的德律风。

    可惜的是这时的孙祥军并没有接听。

    打了一阵也没能买通,孙刚就有些烦燥起来,在这办公室里就有些不安。

    孙刚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现在在干什么,以前是再有紧要的事情城市第一时间回德律风,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都没见到他回德律风。

    会议仅只是休会二十分钟,无法获得父亲的信息,孙刚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去应对下面的会议内容。

    再次拨打着父亲秘书的德律风时,奇怪的是秘书的手机也同样打欠亨。

    孙刚又拨打了父亲的办公室德律风时,这时到是有人来接了德律风,告诉孙洲,孙祥军到京里开会去了。

    孙刚其实不知道的是这时的剁祥军正坐在老书记付首蒂的家里。

    被老书记叫到了家里,孙祥军根本就不明鹤产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今天是借看到京里开会之便来到了付首萧的家中。

    孙祥军其实不知道付首棒叫自己到京里到底有什么样的事情,仓促就赶到了付首棒的家里。

    孙祥军虽然现在上升的势头很足,可是,他也知道,在付首赫等人的面前,自己必须要低调,这些人虽然退下了,手中握着的力量很是强大。

    表示出听付首蒂等人的话也是羽祥军采取的手法,他知道这些退下来的老领导、老首长们最在意下面的人对他们的态度,假如自己的态度出了问题,搞欠好就会出大事。

    固然了,如果能够获得这些人的支持,自己的上升动力就会更强。

    “付书记,你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啊!”孙祥军没话找话说着,表示得很是亲近。

    指着椅子让孙祥军坐下,付首赫的目光在剁祥军的脸上看了看,叹了一声道:“小孙,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很不错,有着一股冲劲!”

    洲起了这么一个头,孙祥军马上有了一和很欠好的预感,这付首赫的话用的是一和转折语气啊!

    往往说出了这样的话以后,紧接着可能就是一些欠好的事情。

    孙祥军快速把自己的各和事情想了一遍,感到自己最近是关键时期,都采取了一种稳扎稳扎的手法,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产生。

    立即坐直了身体,孙祥军说道:“付书记,你是看着我成长的人,一直以来有了你的关心,我才能成长起采!”

    认真说起来,在孙祥军的成长中,付首萧也还是扶了一下的,孙祥军先拍了一下马屁。

    付首敌又看了看孙祥军,这才把那本孙刚的笔记本递到了羽祥军的手中,说道:“你先看看这个吧!”

    递出了笔记本,付首赫摇了摇头。

    孙祥军就有些疑惑,把那本笔记本接了过去。

    看看笔记本,剁祥军布满了不解,老书记把自己找来,竟然是让自己看这样的一本笔记本,这笔记本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另外处所啊。

    “这是中纪委获得的,大家都看过了,你自己看看吧。”

    付首蒂没管孙祥军,自己就走了出去。

    现在的孙祥军真是的些震惊了,心中猜侧到这本笔记本非同小可。

    他也听到了付首赫说的那句话,这本笔记本大家都看了,这“大家”两字可不是随便说的,那就是足以影响到自己成长的人们都看过了。

    怎么大家都看了,最后才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多年从政的经验,剁祥军已经有了一个很欠好的预感,今天可能要失事,还走出一件大事!

    大家都知道了,在会上却根本没有任何的预抱,现在走到了付首赫的家里才说出了这件事情,这说明了人家的结构已经全部完成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

    这事还惊动了付首赫这样的人。

    看到付首赫拿了一个喷壶在那里给花浇水的情况,剁祥军微皱眉头,很是小心地把笔记本掀开。

    “噫!怎么是小刚的字迹?”孙祥军刚一打开,就吃了一惊,对自己这个儿子的字体,剁祥军是熟悉的,儿子的字写得还是不错,下了几年的功能大,也是自己专门请了老师教出来的。

    看到是自己儿子的字体,羽祥军就快速翻看着笔记本中的内容。

    越看就越感到心中冰冷,孙祥军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有这样的快乐喜爱。

    如果是换成了其他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孙祥军早已拍桌子了。

    可是,这是自己的儿子做出来的啊!

    难道孙刚真的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孙祥军有些不敢相信。

    再次看看那字体,简直是自己儿子写的,有些笔刻自己还很是熟悉,再说了,都到了中纪委了,他们那些专家不成能不把这字体验证一下的,从付首接的手中交来,就一定是真实的工具!

    最让孙祥军心惊的还是儿子在笔记本中有很多内容就是写着儿子采取自己的权势如何占有女人的事情。

    翻到中间,竟然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把那个自己秘密的情人也办了!

    气得孙祥军真的是全身颤栗了。

    好不容易才把那笔记本中的内容大体看完,孙祥军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付首棒走了进来坐下。

    看向了羽祥军道:“对孙洲,你有什么看法?”

    这话问得剁祥军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看向付首萨就在发楞。

    “我们党内决不克不及够容忍这样的莠民存在!”绊首蒂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孙祥军想到了儿子做的这些事情,知道这小子真是坏透了,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只能点了颔首道:“听凭组织上的措置!”

    “一撸到底,开除公职!”付首赫说道。

    孙祥军就看向了付首赫。

    付首蒂道:“这个工具弄出去,影响是极为卑劣的,好在还没有透出去,这事就由党内进行措置吧,事情交给你去措置,如果没有措置好,造成了严重后果,这事由你来负责!”

    知道这是看在自己的面上进行的措置,孙祥军叹了一口气,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废了!

    究竟是谁在整自己的儿子呢?

    还没有等剁祥军想清楚这事,付首舔道:“祥军啊,笔记本里的内容都看了吧?”

    孙祥军的心中再次一惊,州才是对自己儿子的措置,现在可能是对自己的处时了!

    以他持久的从政经验,想到了措置的后果时,心中一片灰暗,剁祥军知道许多人等这一天太久了,产生了这样的事情,其实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够挡下来的,在保儿子还是保自己的官位上,这就需要自己权衡了,保儿子的话,就得接受组织上的措置,保官位的话,搞欠好大家就将全对儿子的行为一追到底了,到那个时候,不但儿子保不住,自己也将完蛋。

    自己还有选择吗?

    孙祥军知道,职然由付首赫来与自己谈话,就说明了这事早已定性了,自己不过就是亮相一下,接受组织上的措置罢了。

    第一次显示出一和委屈的目光看向了付首蒂,剁祥军道:“老书记,你走了解我的啊!”

    付首棒看了看剁祥军道:“你的身体据说一直欠好,这一届还有一年,一年后就退下来养病吧,你看看我,每天养花和草的,这日子反到清闲,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呵呵!”

    啊!

    孙祥军受惊地看向付首赫,这就是中央的最终决定了!

    一年!

    这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转眼间一年就会过去,自己如果更进一步,政治生命还有很长的,怎么就缴械了!

    付首蒂看向了剁祥军,叹道:“祥军啊,中纪委根据这笔记本中的内容认真进行了查询拜访,谁多内容牵扯面前很厂!”

    这句话把羽祥军想一搏的心完全打下了。

    孙祥军太知道里面的情况了,别看仅只是一些剁州威胁女人的记录,顺着那些线索查过去,谁多隐秘的事情城市浮出水面,真要抵挡的话,中纪委可能就将动真格的了,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这样平和的谈话了!

    思想挣扎了一阵,孙祥军恍如老了一大截似的,看向付首赫道:“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嗯,你的警卫人员中央要进行重新的调剂,你没意见吧?”

    孙祥军有一种想哭的感动,这是担忧自己这样的高层人员做出了什么样的过激事情,这是把自己看起来了!

    “请组织上安心,作为一个老党员,这和组织纪律性我还是有的,决不会给组织上忝乱!”

    站起身来,付首萨轻轻拍拍剁祥军的肩膀道:“祥军啊,我们党的话多干部都是把心放在了工作上,结果忽视了孩子们的教育,多花些时间在孩子们的身上吧!”

    孙祥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走出付首萨家的。

    出来时已经发现自己的警卫人员完全进行了更换,全都是一些生面孔。

    坐进了车子时,发现那开车的驾驶员同样也换了一个。

    车子开着很快离开了付首萨的家,孙祥军有些和全身都已疲乏的感觉。

    自己的政治生命其实在进入付首蒂家的时候就已经完了。

    这时的羽祥军有一和立即毙杀了剁洲的感动,就是这个臭小子!他不但把他自己就义了,把自己也就义了!

    来的时候看着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离开的时候,一切的景物对孙祥军来说都是那么的灰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