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官场是心智成长最快的地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孙祥军什么话都没有交待就走了,省市的领导们都松了一口气。

    几天中产生的事情对大家来说都如同在梦幻中一般,许多人更是从这次的事情中感到了自己的成长。

    杨轩也不知道把许夫杰和楚宣叫去谈了些什么,搞得两人也都阴冷静脸。

    出来以后,许夫杰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叶泽涛,说道:“泽涛,明天杨书记以春竹乡,你陪同前往。”说这话时,根本就不看郭灿一眼。

    郭灿站在一旁痛苦得不得了,他知道许书记这次是对自己产生了一些看法了。

    再看向杨轩时,杨轩直接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郭灿的身上,目光更是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

    在目前这个关键的时候,叶泽涛被指定陪同省委书记,这对大家来说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都看向了叶泽涛。

    省公安厅已经证明了孙刚的死与叶泽涛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叶泽涛也就放松了心情。

    省委杨书记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并没有叫领导们陪着他,被放置了住在县委宾馆,叶泽涛也就向着家里走去。

    乱了几天了,大家都很是疲乏。

    一进了家门,叶泽涛就坐在沙发上。

    斗争让人成长,叶泽涛通过这次的斗争,发现自己在各方面都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

    看到叶泽涛这个样子,孙智芳受惊道:“泽涛,你怎么了?”

    叶泽涛笑道:“有些累,我去睡一下。”

    看着叶泽涛进入他的房间,孙智芳叹了一口气自语道:“当官看来也不轻松!”

    孙智芳固然不成能想到自己的儿子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这次的孙刚死去之事也差点成了嫌疑。

    叶莹在叶泽涛刚进去睡下就回来了,一进门就对孙智芳问道:“妈,泽涛回来没有?”

    指了一下屋子。孙智芳道:“刚回来睡下。”

    “妈,你不知道,县里出了大事了。据说县长孙刚强奸组织部长,结果两人互相砍杀,都死了!“

    孙智芳吓了一跳道:“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事情!”

    叶莹就满意一笑道:“现在大家都在议论了,说是泽涛会进步,这次孙刚都被他干失落了!”

    孙智芳吓得不轻,忙说道:“你可别乱说话,人家孙县长死了,怎么能说是泽涛干失落的!”

    叶莹就笑道:“这干失落又不是真的杀人,就是比方一下。”

    孙智芳笑道:“你啊。尽说些玄呼的事情!”

    两人在这里谈着叶泽涛的事情,叶泽涛却正在接着田林喜打来的德律风。

    草海产生的事情田林喜早就知道,一直都在进行着关注。知道没有叶泽涛的事情后,他第一时间就打来德律风询问着情况。

    叶泽涛就这样靠在床上向田林喜介绍着这次省市各级在查询拜访孙刚死因的事情。

    田林喜听完以后道:“孙祥军亲自去了解了情况也好,通过这样的了解。至少他知道孙刚的死其实不是与你有关,唉!他那儿子就是一个死性不改的人,那新呈现的笔记本上写的什么内容看来孙祥军明白得很!”

    “这么说来,孙祥军是已经知道了笔记本的事情了!”

    叶泽涛说道。

    田林喜道:“中央对孙祥军的事情是有了决定的,换届后孙祥军就将退下。”

    叶泽涛道:“孙刚的死。这事对孙祥军的退下事情是否会产生影响?”

    田林喜就笑道:“孙祥军固然想抓住这样的机会,不过,你也不想想,有些人好不容易才把他弄下。谁会同意把他再次放回!”

    叶泽涛也感到田林喜的话很有事理,放了孙祥军这一马,搞欠好就是一个放虎归山的行为。那些背后的人又怎么可能犯这样的毛病。

    田林喜又说道:“固然了,孙祥军也会看到这样的情况。他既然能够看到这样的情况,就一定会针对这事想体例,首先,付书记那里就是一个突破点,付书记这人对孙祥军一直都还是看重的!”

    叶泽涛其实不知道高层的事情,只能是听着。

    田林喜笑道:“你可能其实不知道的是孙祥军还有一个新的筹算,那就是把你这个否决的力量酿成争取的力量!”

    叶泽涛就笑道:“我算老几啊,他又怎么看得上我!”

    田林喜道:“也不是这么说的,你能够把孙刚那么强的敌手都搞得落成了这样的结局,认真说起来,孙祥军与你并没有太大的利害冲突。固然了,是在他其实不知道笔记本领情的情况下,这笔记本的事情他也不成能知道是你提供的。在目前的情况下,你认为他会不会拉拢你呢?”

    叶泽涛细节细节把田林喜的话想了一遍,不想不知道,一想之下还真是感到这事是有这么一些可能在里面。

    孙祥军固然不成能看中自己,他看中的是自己背后的人物。

    田林喜道:“他与你握手,并说出了那样的话,就是主动求和的姿态,就是希望你把这事告诉你背后的人,对他们这些从政的人物来说,任何事情都可能产生!”

    叶泽涛苦笑道:“他想得也太远了!”

    “不远,你自己其实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产生以后,对他势必产生一些大的影响,市里在研究草海班子的时候,你肯定得更进一步,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春竹乡园区的成长,固然了,你的进步已经够快了,这次也不成能一步登天,好处是肯定有的。”

    叶泽涛叹声道:“师傅,说实话,这官场真是不太好混,每天就没几多时间用在工作上!”

    叶泽涛的心中生出了太多的感慨。

    田林喜笑道:“怎么的,想退缩了?如果你同意,我立即放置一下,把你弄到省里的什么清闲部分去闲着。”

    叶泽涛知道这是田林喜在开玩笑,也笑道:“明天我得陪杨书记到春竹乡去检查工作。”

    田林喜笑道:“对的,把工作做好了,这比什么都强。”

    “你说草海乡的班子会怎么样调剂?”叶泽涛就问了一句。

    田林喜道:“这就要阐发春竹乡的情况了,首先,春竹乡现在已经产生了巨大的转变,三省中心的地位是确立了的,既然是这样的重要,省里就一定要大力进行成长,那么多的项目在春竹乡,中央领导又一直关心着春竹乡的成长,你认为春竹乡不重要?”

    “我固然知道春竹乡的重要,要否则明天杨书记也不成能跑到春竹乡了。”

    “说得对,这是一件大事,春竹乡园区的项目除那汽车项目外,全是你搞去的,为了确保政策的稳定,你负责春竹乡的事情暂时是不会产生转变的。”

    叶泽涛心中也是这样的想法。

    田林喜又说道:“其次,草海县现在的情况变得更复杂上,上次就是外派了人员,结果外派了人员以后,搞得草海县并没有太大的转变,反而又出了事情,这次使用本地干部就成了必定,固然了,外派还是会有的。”

    “师傅,你这话等于没说!”

    两人都那么熟了,叶泽涛就笑着说道。

    “我是帮你阐发一下罢了!算了,我就不阐发了,直接点说吧,这次你别想着一二把手,这个时候还轮不到你。”

    “我也没想过干一二把手!”叶泽涛道。

    田林喜笑道:“整个常务还是可能的!究竟?结果你这提拨也太快了些!”

    叶泽涛道:“你的意思是郭灿也有问题了?”

    哼了一声,田林喜道:“郭灿犯的毛病是极大的,不请示许夫杰,自己就做主与孙刚联手对你进行打压,这是一种叛变的行为,在官场上面,这种行为是很是危险的!”

    想到那天会上的情况,叶泽涛对郭灿也产生了看法,这小子!

    其实,对郭灿,叶泽涛还是尽可能的在配合,也想体例帮着郭灿安插了一些人,下一步叶泽涛更是想过了,把自己的人让出来,把县委的一些主要岗位交给郭灿。

    叶泽涛就说道:“其实,我也有过一些想法,如果郭灿支持我的工作,我就会把一些关键的部分让给他。”

    没想到叶泽涛刚说出这样的话,田林喜就生气了,对叶泽涛道:“我跟你说了几多次了,无论什么样的时候,你都必须清楚一点,只有自己掌握住的力量才是可靠的,在这官场上面,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现在跟你结盟很深的人,你都要留一下心眼,假如你手中没有了权力,你将被所有的人抛弃!”

    田林喜在说这席话时就显得很是严肃了。

    听到了田林喜的话以后,叶泽涛的心中也是一震,细细品味着田林喜的话,他也感到自己天真了一些,说道:“我错了!”

    “泽涛,我要告诉你,任何的时候你的手中都必须掌握着自己的力量,失去了力量,你就失去了根本,别看上上下下都在说不克不及搞山头主义,你认真,那些不搞山头主义的人,又有几个真正能够走得远的,就算是他暂时有了一点成长,也注定走不太远,你这个人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几多还有着一些为人义气的想法,这种性格要不得,既然混了官场,你就一定要改!”

    “我明白了!”叶泽涛发现自己的缺点还真是被田林喜说中了,心中第一次对自己的这种性格有了警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