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怪事又来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也不知道来过多少次市委大楼了,这个看上去很是壮观的大楼已经对叶泽涛来说很熟了。

    每一次到来,叶泽涛都有着新的感受,这次是作为县长来接受谈话的。

    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当上了县长时,叶泽涛还是有着做梦般的感觉。

    刚到了大厅里,迎面就看到高卫走了出乘。

    好一阵没有见到高卫了,这时的高卫一改意气风发的样子,多少有些颓废,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多大精神似的。

    看到叶泽涛,高卫一愣,快速迎前去紧握住叶泽涛的手,叹道:“哥哥我这次栽了!”在叶泽涛的面前,高卫也没有矜持的意思,以前自己高叶泽涛一些,在叶泽涛面前就没有那种优越感,现在就更加没有了这样的感觉。

    说话间,满脸的懊恼。

    叶泽涛看到是高卫,忙问道:“你这是?”

    “唉,老爷子想了办法,先让我到市水利局任副局长,以后再想办法了!唉,涉险而过啊!”他也知道自己这次要不是有着老爷子的存在,那就肯定是直接撤职的命运。

    叶泽涛就笑道:“职位没问题啊!”

    高卫摇头道:“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有这样的一个污点在这里,对我下一步的发展就非常不利了!”

    “得了吧,换一叮,人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

    点了一下头,高卫道:“这话说得也真是的,要不是你的事迹冲抵了一下这杀人案的影响,搞不好还真是压不下去,我这躺着中枪也中得太亏了!”

    叶泽涛也知道田林喜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帮了一下的,高卫能够到水利局去任赢局长,对他来说就已经占了大便宜了!

    想到汪凌松是直接撤了职时,叶泽涛暗叹一声,毕竟有一个副省长的父亲就是很占便宜。

    “泽涛,今天来参加集体谈话?”

    “是啊,通知来谈话。”

    高卫就有些羡慕道:“哥哥我与你的距离拉开一大截了,往后得跟你混了!”

    叶泽涛笑了笑道:“放心,要不了多长时间,你家老爷子就会把你放出来的。”

    高卫就哈哈大笑道:“当去疗养一下吧,报到以后我得请假到省里去休息一段时间了,到时我请你喝酒。丶,

    叶泽涛就认真道:“无论什么地方,我总觉得还得做一些成绩出来才是!”

    “好了,不影响你了,改天聚一下,你快去报道吧!对了,这次草海的班子据说有些复杂,你还是要多留心一些才是。”拍了拍叶泽涛的肩膀,高卫表情复杂的走了出去。

    看着高卫的背影,叶泽涛的心中也在感慨,眼看着高卫就是县长了,这样一搞,他的仕途之路又要多许多的波折,这人啊,还真是要讲一些运气。

    叶泽涛也知道,有着高老爷子的存在,高卫复起是迟早的事情,看他的样子只是受到了一些打击而已,这样的经历对他的成长反而是好事。

    叶泽涛来到了市委组织部时,工作人员一眼就看到了叶泽涛。

    不知是叫什么名字的一个少妇很是热情地迎上前去,微笑着对叶法涛道:“叶县长,你来了!”

    她这人也会来事,现在就称呼起叶泽涛县长了。

    “我来报到。”叶泽涛很客气道。

    “来了一些了,都在小会议室,等一会许书记也会来,我带你去。”

    她还是在说话间透露了许夫杰会来进行谈话的信息。

    叶泽涛看了她一眼道:“我好像以前没见过你。”

    “我叫郭妙然,往后还请叶县长多多关照。

    叶泽涛道:“改天我请你吃饭。”

    郭妙然就娇笑道:“行,我可是记着你欠我一顿饭哟!”

    两人一下子就郭悉了起来。

    在这个少妇的引导下,叶泽涛就来到了组织部的小会议室。

    叶泽涛刚刚走进门时,里面的陈锁源早已眼睛一亮道:“叶县长,你来了?”

    陈锁源现在真的是兴奋了,自己的选择是那么的正确,强大的孙刚也没有在叶泽涛的面前走几招,跟着叶泽涛这样的人,前途真是远大了,这次自己不是也提拨了吗?

    “叶县长,你来了?”温芳的表情中透着一和高兴,也迎了上来。

    “叶县长好。”

    廖歆琰、林海生也迎上前来与叶泽涛握手问好。

    看到草海县的人只剩下了这样的几个,叶泽涛也心中叹气,刚刚磨合的班子,因为几件事情就四分五裂了。

    庞辉的情况叶泽涛知道,这次庞辉走进步了,但是,他并没有留在草海,而走到了大木县任了县长,今天就没有来参加了。

    最惨的还是郭灿,这一系列的事情中,他成了顶缸的人,降职调回团省委。

    叶泽涛也明白真正的原因还是郭灿立场的不坚定问题,关键时候与剁则显得亲热了一些,这事许夫杰不喜欢他,就连杨轩对他也有了看法,通过这事,郭灿的仕途之路如果没的变化,那就基本上是失去了再进步的可能。

    另一顶缸的人是数法委书记秦大海,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汪凌峪撤职以外,他也撤职调市政法委工作。

    “叶县长好!”这时,就听到有一个怯怯的声音问好。

    叶泽涛看去时,是原任的宣传部长韩敏,现在据说是成了组织部长了。

    脸上带着笑容,叶泽涛就握了握韩敏的手道:“韩部长好!”

    一直以来韩敏都跟着孙刚,现在孙刚完了,她虽然是组织部长,在叶泽涛面前去有些胆怯。

    想到孙刚那么强大的人物都败在了叶泽涛的面前,她就对下一步的工作有着担心。

    叶泽涛知道,这叮,女人是属于楚宣一系的人物,虽然她跟着孙刚跑,更多的还是楚宣的示意,到也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太过在意,也许还能让把他争取过来也说不一定。

    官场中的事情叶泽涛知道更多的是形成各和的利益联盟,过去的对手不一定是今天的对手,一切都很有可能变化。

    “韩部长刚来?”叶泽涛问道。

    看到叶泽涛表现出那么的亲切,韩敏的心情就有些放松,微笑道:“来的路上堵了一下车子,来晚了!”

    这时坐在里面的几个人也都起身与叶泽涛握手问好叶泽涛并不知道他们是谁,弄上去这些人都知道叶泽涛的来头,显得也很亲热的样子。

    大家刚刚问好了一会,就见许夫杰和方顺章说着话走了进来。

    许夫杰的目光环视了一圈,到了叶泽涛的时候,许夫杰微微点了一下头。

    许夫杰走过去坐了下来大家也都坐下,会议室里面显得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并没有人知道许夫杰也是快走的人了,他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坐在这里还是很威风。

    看了看在坐的这些人,许夫杰道:“同志们啊,自从来到了黑兰市来工作,很短的时间就搞了这么两次的集体谈话这和集体的谈话就是针对你们草海市的!”

    这话说得草海的这些干部脸上都很不自然了,许大杰这是在批评了。

    大家都静静坐在那里。

    许大杰又说道:“草海县真是走极端的地方,差得让人找不到地缝钻,好得又是全国震动,你们说说,下一步草海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间就扫了坐在那里的叶泽涛一眼,这段时间以来这个叶泽涛真是红透了全华夏了!

    许夫杰讲了一阵,对草海县的旧班子进行了批评。

    谈了一阵以后许夫杰看向坐在这里的这些人道:“草海的班子调整是省委高度重视的,这次更走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工作才决定把你们放在重要的岗位上希望你们要真正成为带领全县发展的领头人!”

    看了一眼方顺章,许夫杰道:“下面请方部长把这次市委会议的决定说一下吧。”

    方顺章的心情其实并不是太好,这次草海县出了事情,他这个市委组织部长倍受争议,对组织部在干部考查的工作有着太多的指责。

    方顺章有一和有理也找不到地方去说的委屈,草海的班子配备又怎么是市委组织部在搞,不说别的人,那剁州完全就是上级指定的结果。

    当然了,方顺章也知道自己这次是有些凶险了,省委现在指示先把草海县的班子配好,然后才调整市委的班子,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上次到了省要,找到了老领导时,老领导只是说了一句,有人认为他在使用伍翠苗的事情上是有问题的。

    听到这句话,方顺章就知道自己很危险了,伍翠苗在孙刚的事件中是主要人物,以前大家又都知道,那伍翠苗是自己在常委会上一力推荐的,现在搞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是跑不掉关系了!

    这个臭女人,屁都没有闻到就被她害了!

    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的叶泽涛,方顺章突然有了一些嫉妒感,这今年轻人才真是一个人物啊!

    虽然有着太多的想法,方顺章也知道在目前上级还没有调整市委班子的情况下,自己还得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

    轻咳一声,方顺章本来是想吸引一下大家的注意,没想到这声轻咳不知道是扯着什么神经了,一下子就剧烈咳了起来。

    这一咳下去就无法止住,咳得泪水都流了出来,想喝一口茶水润一下时,忘记了是刚倒的烫水,烫得他一口就把水喷了出去,正好就喷在了斜对面坐着的韩敏脸上。

    方顺章仍然在咳着,韩敏却被搞得狼狈不堪,急忙找纸巾擦试着脸上的一口被上的茶水。

    本来非常严肃的会议就被方顺章搞成了这样。

    方顺章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到自己的光辉形象就这样毁了时,心中就更急了,要道歉时,那气息更加不稳,又是一阵剧咳。

    也不知道是身上有病还是怎么的,咳着咳着,方顺章竟然就眼睛发白,从椅子上一下子栽了下去。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看着方顺章倒下,大家这才吃了一惊,都忙乱着离开位子过去救治方顺章。

    许大杰本来也是端坐在那里的,他同样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目光飘渺中正在想着心事,就发现了方顺章的情况,看到韩敏用纸巾擦试着她的那脸,把化好的妆都弄乱了时,心中还有些好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边就是椅子的响动,方顺章竟然就倒了下去。

    许夫杰顿时就感到自己的思维出现了混乱。

    发愣看着方顺章时,他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好了,方部长要不行了!”廖歆琰坐得近,看到方顺章的脸色一片青紫,探手一摸时,就发现方顺章已经陷于昏迷。

    许夫杰这才清醒过来,大声道:“快打急救!”

    这时已经有人去打电话。

    叶泽涛这时也冲了过来,看到方顺章这样的情况,就知道上了岁数的人如果长时间这样下去,搞不好就会影响到大脑,伸手一下子就掐在了方顺章的人中穴上,然后不断用五禽戏的一些推拿方式给方顺章进行着推拿。

    被叶泽涛搞了那么一阵,方顺章本来青紫的脸色才缓了过来,气息也开始顺了起来。

    市委本来就有医生,很快就有医生到来。

    看到医生到来,叶泽涛看向医生道:“还得尽快送医院才行!”

    医生察看了一下方顺章的情况,看向叶泽涛道:“好险,要不是你抢救得及时,方部长真是凶险了!”

    许夫杰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对医生道:“要全力进行抢救!”

    很快,救护车也开到了市委。

    大家帮着救护人员把方顺章抬到了救护车上。

    “明天再谈话吧!”许夫杰郁闷得要死,好好的一次集体谈话竟然搞成了这样,还不知道方顺章能不能抢得过乘,要是方顺章出了点什么事情,这黑兰市又得出一个大的洋相了!

    有着要骂人的冲动。

    许夫杰不可能不去医院守着了,只能是随着救护车赶去了医院。

    留下这些草海县新班子的成员们,大家一个望着一个,都感到这事透着一种怪异。(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