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你的婚礼我来过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曾三洋有些失神地看向站在面前的庞费宇,他无论怎么也也想不明白这种事情竟然发生了。

    叶县长的秘书!

    他怎么就成了叶县长的秘书了?

    想到今天还与大家猜测叶泽涛会用谁当秘书时,有人谈起过庞费宇,结果并没有一个人看好,大家都认为庞费宇已经完了。

    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个曾经差点成了自己女婿的人竟然又死灰复燃了,这次竟然还烧到了热灶上了。

    叶泽涛是什么人啊!

    谈起叶泽涛,现在的草海县干部群众谁不竖一个大拇指,这才是真正的强人啊!

    曾三洋最近也在考虑着如何与叶泽涛拉上关系的事情,他知道,只要与叶泽涛拉上了关系,升迁的路就算是打开了。

    如果庞费宇还是自己的女婿,今天与叶泽涛不就拉上关系了?

    唉!怎么会这样啊!

    看到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后,神色就有些不对,曾芯问道:“爸,怎么了?”

    曾三洋心中发苦,当时庞费宇倒下时,还是自己做了女儿的工作,女儿才下了决心脱离庞费宇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瞬间就想到了那几个匆匆离去的人。

    一想到后果时,曾三洋感到自己有可能面对的情况会很困难了。

    强露出了一丝笑意,曾三洋对庞费宇道:“庞秘书来了。请进去坐吧!我请几个人陪陪你!”

    说了这句话时,曾三洋有些紧张地看向庞费宇。

    曾芯就有些不解地看向自己的父亲,今天父亲这态度很怪啊!

    曾芯想起来了,当年庞费宇还是崔永志秘书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对他就是这样的一种态度!

    庞费宇看到曾三洋的这个样子,仿佛也回到了以前,曾经曾三洋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啊!

    周五原到了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情况,对于庞费宇站在这里很不舒服,想到庞费宇与自己的老婆曾经谈过恋爱时。就存了进一步削他面子的想法,伸手过去搂住曾芯的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笑对庞费宇道:“庞费宇,要不,我们三个照一张相片,你看怎么样?”

    搂着庞费宇曾经的女朋友,今天变成了自己老婆的女人。要与庞费宇照相,他可以相像出来,那情况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自己是胜利者,庞费宇根本就是一个失败者!

    嘲讽似地看了一眼周五原,庞费宇微笑道:“不必了!我还要感谢你让我认清了一个不值得珍惜的女人!”

    看向曾芯时,庞费宇第一次发现自己爱上这样的女人很是不值

    你!

    曾芯的眼睛就圆睁起来了。甩了庞费宇她很自豪。现在的周五原那么有发展前途,庞费宇竟然说自己不值得他珍惜,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

    周五原哈哈大笑道:“小芯已经跟我在一起了,她是完整地跟着我的!”

    庞费宇很是有趣地看了一眼曾芯,看得曾芯的目光就有些躲闪。

    “你的婚礼我来过了!”

    仿佛是要把这一种不快的过去完全抛弃,庞费宇就这样环视了一下四周。

    其实,就在有一些人接到电话时,坐在里面的许多领导都已接到了消息。

    县里面的事情没有多少能够瞒得过去,特别是这种叶泽涛秘书的事情就更加牵动了大家的心。这种消息当然是第一时间就传开了,不少人就看到了站在下面的庞费宇,看到庞费宇仿佛与周五原很不对路时,一些人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庞费宇现在的角度不同了,他是叶泽涛的秘书了,这样的一个人可是不能得罪的,就算无法交好。也不能变成对头,今天来参加这个婚礼看来是来错了!

    现在坏人太多,难保不会有有跑到庞费宇那里去讨好于他,把参加的是哪些人告诉他了,如果真是那样。可就有些冤枉了。

    越来越多的人有了退意。

    谁也不知道庞费宇会不会把这事记在心上,要是哪一天他记恨起来。把参加婚礼的人都记恨上了,那就真是太不值了!

    庞费宇向四周看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周五原看到庞费宇要走,笑着伸手拦住道:“庞费宇,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吧!”

    刘峰高这时感觉到是自己该为庞秘书做点事情的时候了,伸手一掌就把周五原推开,对庞费宇道:“庞秘书,

    这种酒席不参加也罢,我给你开车去。”

    庞费宇微微笑着对高峰高点了点头。

    被一掌推得差点倒地,周五原一时间头脑中就有些发懵,这个刘峰高竟然敢推自己!

    想要再冲上前去时,曾三洋也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沉,对周五原沉声道:“够了!你还要怎么的!”

    “爸!”曾芯有些吃惊地看向曾三洋。

    这时,那个曾芯请来当伴娘的在农业局工作的女孩子也接到了电话,接完电话就有些吃惊地看着正坐进了车子的庞费宇。

    “小芯,庞费宇刚刚成了叶县长的秘书了!”这女孩子有些遗憾地对曾芯说道。

    啊!

    曾芯也望向了那缓缓开动的车子,突然间,她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仿佛一件精美的宝贝正在离自己而去。

    车子已经开车了,曾芯这才猛地看向曾三洋道:“爸,真的?”

    她就发现自己的父亲有些不对劲了,一切都是从父亲接到了电话开始的。

    现在曾芯算是明白了,她非常清楚自己父亲的想法,父亲也是同样非常的遗憾了。

    就在这时,只见有几个领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待,趁着他们发愣,匆匆出来后就坐进了他们的车子。

    看着几个局长离去,一些小些的干部也相继听到了一些消息,这时就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情况,三三两两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各种各样的借口一下子出现了。

    没用多长时间,本来坐得很满的大厅里面,一下子就散去了一半人,这一半人还全都是要撑场面的各部门领导们。

    有几个与曾三洋平时相处还不错的领导也强撑着坐在那里,每一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显得凝重。

    大家都有下个想法,今天庞费宇跑来门口站一下,这是来示威的了,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周五原与庞费宇的不对路,这口气庞费宇难道会忍得下去?

    今天参加了这个酒宴,搞不好真是要与庞费宇对上了。

    庞费宇到是不怎么怕,关键的是他背后的那尊大神啊!

    一想到叶泽涛,大家的腿肚子都有些抽筋,想到了一个个的有着大来头的人都倒在了叶泽涛的面前时,大家就对叶泽涛有着深深的敬畏。

    叶泽涛刚刚上任,面对着草海县的情况,他难道不会对干部进行调整?

    如果叶泽涛要调整干部了,庞费宇在为叶泽涛冲茶倒水时,只要点某人一句,那可就真是要命了。

    坐在那里的几个部门领导强撑了一阵,看到走了大半的人时,他们也感到再难撑住了,怕的就是庞费宇别的记不住,把留下的人记住了,那真是要命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大家还是同时站了起来。

    走到了曾三洋的面前时,大家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其中一人轻轻拍了拍曾三洋的肩膀道:“我们今天已经来过了!”

    一个个的上前与曾三洋握了握手,怕被人发现似的,就快速离去。

    只见他们的车子一溜烟中快速离去。

    曾三洋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站在那里骂人的心情都失去了。

    完了!

    曾三洋知道这次庞费宇的心中对曾家很记恨啊!

    本来怎么看怎么喜欢周五原的,现在再看向周五原时,曾三洋的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极度不喜的感觉。

    周五原这时也明白了情况,看着一个个离去的人,再想到庞费宇有可能会成为自己仕途路上的最强阻力时,头上的汗就开始向下冒出。

    曾芯想到了许多事情,再想到婚礼都到了这里时,她的心情复杂之极。

    还是曾三洋有些决断,对曾芯道:“还是把婚礼完成吧!”

    本来一个很热闹的婚礼,就因为庞费宇在那门前站了一下,最终搞得很是冷清。

    所有的人都没有心情去操作这事,曾三洋更是强撑了一阵就回去了,陪亲家说话的心情都失去了。

    匆匆收场后,曾芯突然间昏倒在地,又是一阵忙乱。

    怎么办?

    周五原上洞房的心思都没有,坐在一把椅子上就有些发呆。

    这时的庞费宇却是眼神清明,他太清楚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谁给到的了。

    对刘峰高道:“到县政府!”

    虽然叶泽涛告诉他的是明天再去上班,他却有着一种立即就跟要叶泽涛身边的想法。

    刚才站在那酒宴大楼门口时,庞费宇就感受到了一股从

    叶泽涛身上传来的力量。他感到只要叶泽涛支持自己,自己就一定能够面对一切。

    车子停在了楼下,庞费宇抬头看向楼上时,就看到了县长办公室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指路明灯!

    庞费宇下定了决心要忠于叶泽涛,他渴望着登上叶泽涛的这辆战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