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五百九十四章 唐家憋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唐小松的母亲叫刘倍倍,在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工作,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吓得不轻,很快就向景枫会所赶来。

    在路上,她也知道刘家不好惹,忙打了一个电话给丈夫唐正民。

    “老唐,儿子与刘家的人斗了起来,怎么办?”

    刘倍倍问道。

    唐正民这时正在接待一些外宾,谈的是进品大型的机械,到也有些脱不开身,就问道:“是刘家的什么人?”

    “听儿子说是刘政他们,其中有一个是刘家的女婿叶泽涛。”

    本来还没太重视,唐正民知道刘政根本就没太大的能耐,可是,听到这里面有着叶泽涛时,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这时的唐正民也没有把叶泽涛这样一个刘家的小小女婿看在眼里,就对刘倍倍道:“那就闹一下吧!”

    唐正民是知道韦家与刘家的一些恩怨的,想到被打的是儿子,那就闹起来,想信到时韦家会站在自己家一边。再说了,韦家正在帮着自己使劲,眼看着自己再加把劲就要更上一层了,有了这事,到是可以示好于韦家。

    他在这里一鼓气,刘倍倍就放心了,快速就拨打着公安部的电话,这是要找人来把事情搞大了。

    叶泽涛在这里坐着,唐小松坐在地上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整个的气氛到也有些紧张,庞真暗叹一声,事情发生在自己这里,不说几句话的话,到也有些说不过去,就对双方的人道:“各位,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就到此为止了?”

    这时唐小松的手机响了,就听到刘倍倍大声道:“儿子,你爸说了,这事我们不能完。你等着,我这就到来,你桂叔叔的秘书也很快就到了。”

    唐小松眼睛就是一亮,桂兴平是公安部的副部长,这事母亲既然惊动了桂兴平,那就肯定无法善了,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有了这个底气,唐小松的眼睛里面就散发着一种狠劲。对庞真道:“庞哥,不是我不给你的面子,这事没完,桂部长都惊动了,他们正在赶来,我到是要看看刘家的人怎么交待这事。你看好了,我这头上还在流血呢!”

    叶泽涛本来就要做大这事,抽着烟,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

    庞真看了一眼叶泽涛,心想自己该做的都做了,他们要斗就让他们去斗好了,今天到要看看叶泽涛有什么样的手段。

    刘政听到公安部的副部长都惊动了,到也有些担心,就看叶泽涛。

    这时看热闹的人也多了许多。明白的人知道这是刘家与韦家的有交锋,不明白的人只知道刘家与唐家在交锋,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事对于这些京里无事可干的衙内们来说是一件好玩的事情,都想看看这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

    刘家现在没后劲是大家知道的,都在猜测,这次估计刘家的人会吃亏了,刘政这样的嫡系刘家子弟都没什么反击的力量,凭着一个女婿。能够扭转这事吗?

    再说了。唐家有着韦家的支持,现在连公安部副部长都说动了□家本身就弱势,估计这次要被唐家很很的咬一口了!

    看看坐在那里的叶泽涛,各种的看法都有,更多的人在暗叹,这个叶泽涛在地方上发狠到也是小事,到了京城难道还想发狠,果然是小地方来的人啊!

    并不看好叶泽涛的人反而更多一些。

    当然了,不少人已是暗中打着电话出去向方方面面的人讲述着这里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告诉了家里人,对于判断下一步的形势还是有参考作用的,京里面的事情无小事,往往一件小事就会引出天大的事情。

    就在这很短的时间里面,这件事情已经传了出去,京里的人们也都知道了这事。

    刘政担心叶泽涛震不住,忙拨打着刘栋雄的电话,说了唐家的人想闹大的事情。

    刘栋雄本身就没有太多的主见,听完刘政的讲述,就有些皱眉,本想闹一下,现在好了,唐家也要闹大了,想到刘家的现在危局,对叶泽涛就有了一些看法,心想这叶泽涛也真是的,怎么要闹那么大呢?

    刘栋雄快速拨打着刘栋宇和刘栋流的电话,他感到刘家又有麻烦了。

    那刘倍倍来得很快,冲进来就看到已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在那里的儿子,看到满脸都是血的儿子,刘倍倍吓得不轻,大声道:“小松,小松,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才见到母亲到来,唐小松一下子就有了底气,指着叶泽涛大声道:“妈,就是这小子打的人!”

    刘倍倍怒眼圆睁,看向叶泽涛沉声道:“你就是叶泽涛?”

    刘倍倍本来就护短,看到了儿子的这种惨样,心中就下了决心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刘家的人了。

    叶泽涛把手中的烟头灭了,看向刘倍倍道:“你来了就好,把你儿子带回去好好的管教一下吧,别动不动就充当黑社会的,你看看,你儿子都被惯成什么样了,迟早得把命都玩掉!”

    叶泽涛的话说得很是平静,仿佛就是在教育一个后辈似的。

    汗!

    听的人们没想到叶泽涛到是教训起了刘倍倍,一个个看得大呼过瘾,这个叶泽涛不愧是衙内杀气级的人物,在这京里面也不弱了气势!

    刘倍倍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本来想好的话一下子全忘了,指着叶泽涛就是一惭愧发愣。

    在她的想法中,叶泽涛他们都是后辈,打了人应该理亏,自己强势一些的话,就能够吓住这些人,然后趁机发威,就能够很快灭制住他们,没想到的是叶泽涛根本就没有把打人的事情当成一件大事,说起话来还不紧不慢的。

    就在这时,那个桂兴平的秘书带着几个身着警服的人大步走了进来。

    刘倍倍一看到这个桂兴平的秘书,就大声道:“朱秘书,你来得正好,你看看,我儿子被打成了这样。你们公安机关一定要为我儿子作主,打人的人就得严惩!”

    朱勇维是桂兴平的秘书,接到了桂兴平的电话,是让他过来看看,能帮的就要帮一下,到了这里才发现,京里的不少衙内都在这里,也看到了吕汉乾这个同样是公安部副部长的公子〕色就是微微一变,知道这事有些麻烦。

    听到了刘倍倍的话,只好看向这些人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小松就大声道:“你看看,我们这些人全让他们给打了!”

    朱勇维一看,果然是唐小松这边的人伤势较重,就看向了叶泽涛。

    刘家的人他是知道一些的□政他也认识,放在以前,他还真是怕着刘家的人一些,可是,随着刘家的不断弱势,特别是知道自己的老板是韦系的人之后,很自然就站在了刘家的对立面。

    看向身后的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秦晶泉,朱勇维道:“秦局长,我看这情况是明显的了。”

    秦晶泉来的时候并不知道情况。到了这里才与朱勇维汇合,虽然知道一些叶泽涛与郑家的关系,却也没有过深去想,在他的想法中,这件事情上,有着韦家的支持,刘家肯定占不了便宜,听到朱勇维的话,就微微点头。

    “你们跟我到局里去一趟吧。”看向叶泽涛。秦晶泉就说道。

    目光盯住秦晶泉。叶泽涛沉声道:“他们呢?”

    秦晶泉眼睛有些躲闪,说道:“伤成这样了。先让他们去医院包扎一下再说,你们是打人者,先跟我们去吧!”

    “这是你的态度?”

    叶泽涛就看向了秦晶泉。

    秦晶泉心中一阵苦笑,现在自己的问题来了,叶泽涛看来是不想善了啊,如果是这样,自己就得立即表态了,这表态的事情不太好做出来啊!

    秦晶泉有些后悔这次接了电话就冲过来了,要是自己不来的话,就没有这么难搞了。

    就在大家有些僵住的时候,叶泽涛说话了。

    “趁着大家都在这里,我得讲几句话。”

    大家的目光就看向了叶泽涛。

    只见叶泽涛站了起来,环顾一下人们,说道:“按理说我是刘家的女婿身份,这事是刘政与唐小松的事情,我不该插手的,但是,有些理不讲清楚了就不太好了,今天我为什么要打唐小松呢,关键的一点,我不是为刘家打他,而是为一些辛辛苦苦为国家建设做出了贡献的老前辈们打他!”

    人们一个个互相望望,心中都在想,这叶泽涛打了人还有理了,这也太搞笑了吧!

    刘倍倍不干了,大声道:“你还有理了!”

    叶泽涛再次看看大家道:“有没有理,大家帮着辨一下好了,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是老京城人了,你们想一下,就是今天你们的家族很兴盛,你们能够确保一直兴盛下去?”

    这叶泽涛到底想干什么?

    人们都在思考着叶泽涛的话。

    叶泽涛瞪向了唐小松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唐小松大声道:“叶泽涛,今天你打了人,我跟你没完!”

    叶泽涛没在意他的话,继续说道:“各位,我想大家都应该想一下,唐小松说了什么,他说刘家的时代过去了,现在的刘家就是一头任人宰杀的牛!今天我就专打你们刘家的人!我就不清楚了,刘家是什么样的时代,刘家的时代是代表了什么呢?我只知道一点,刘老爷子与许许多多的老革命为了华夏的兴起,为了华夏的强大拼命的工作,在这里的许多朋友的老一辈都是与刘老爷子并肩战斗过的,大家都是结成了战斗的友谊的,难道说刘家老爷子去了,刘家就应该受到某此人的欺负?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某些人已经把目光盯向了老一辈的子弟,这话我真的很不理解啊!也不太好猜测了!刘家今天变成了一头任人宰杀的牛,是不是说,其他的家庭有朝一日也要被唐小松他们拉出来宰杀?”

    啊!

    本来还观望的一些公子哥看向唐小松的目光已经不善了。

    太多的人一下子就有了联想,此风不可涨啊,叶泽涛说得不错,今天可以打压刘家,刘家是红色的家族,是不是说明天这些红色的家族也要被欺负?

    这一下子,同仇敌忾的情况已经出现。

    一个公子哥大声道:“狗日的,太欺负人了,敢到京里来欺负人了,唐小松,你狗日的,老子往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不错,就得好好的教训一下这狗日的!”

    “此风不可涨啊!”

    本来就是一些京内的公子哥,不少人都是有权势家族的人,叶泽涛的话引起了他们的共鸣,这一下子,叶泽涛打人的事情反而变成了为大家出气的行为了,风向快速转到了叶涛一方。

    “你,我没有这个意思!”唐小松看到那些公子哥们杀人似的目光,心中一慌,就有些发抖道。

    叶泽涛道:“如果你们还认为我打得不对,我到是想找一个地方好好的说道一下,让京城的人都来评一下理,你们那么多的人今天在这里先动手打家家的人,刘家的人自卫反抗都不行?刘家是任人宰杀的牛吗?”

    这下子刘倍倍也慌了,如果真是这样,唐家必将成为众矢之的,那后果就太大了!

    怎么办,难道真的把叶泽涛弄去把这事情况弄大?

    秦晶泉拉了一下朱勇维的衣服。

    这朱勇维也知道这事有些不太好办,头上也有些冒汗,如果处理得不好,就会给自己的老也带来麻烦。

    看向站在那里看似很气愤的叶泽涛,朱勇维知道,叶泽涛已经把这件事情转成了新兴权贵与红色家族的一种对立,这是谁都要顾虑一些的事情,自己难道要充当这个冲锋的人?

    想想这事朱勇维就头皮发麻,自己决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想了想道:“原来这事还有内情,我看你们之间好好的谈谈为好,和为贵麻!”

    叶泽涛哼了一声道:“你说得对,我也认为和为贵,可是,有些人要宰杀刘家啊,难道刘家的人把头伸出去让人宰杀?”

    叶泽涛得理不饶人啊!

    大家终于知道了叶泽涛的厉害。

    都在想着这件事情如何善了的问题。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