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风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到处都在传?”

    叶泽涛看向陈宇翔。

    “是啊,现在到处都传开了,说是施书记生了重病,已经无法继续现在的工作,很有可能人调离渠洋市,说是省委有意让陈市长任书记,秦副书记任市长。”陈宇翔小心地说道。

    秘书就是这样,往往就是领导的耳目,在这方面陈宇翔是称职的,时常把自己听到的一些消息报告到叶泽涛这里。

    叶泽涛对于一些传出来的小道消息还是重视的,许多事情只要传出来,就有其道理可言,最多就是自己进行一些分析吧了。

    微微点了一下头后,陈宇翔就走了出去。

    昨天施铭钢才住进了医院,今天就谣言满天的飞,都在说施铭钢要调离的事情,这是一些人别有用心的在搞事啊!

    叶泽涛发现这事并不一般。

    坐在椅子上细细的清理着自己的思路,叶泽涛感觉这事仿佛还有人在背后进行着算计似的。

    陈大祥肯定是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的,不过,施铭钢这次明显并不是生了重病,而是有预谋的住院,传出了这样的谣言,这是把陈大祥与施铭钢摆在对立面上,要让两人产生更大的矛盾!

    陈大祥不会这样做吧,这样一搞,就明显让上级知道他陈大祥想当一把手想疯了。

    叶泽涛想了一下,起身就朝着陈大祥的办公室走去。

    走进了陈大祥的办公室时,只见陈大祥正在看着什么文件似的,感受得出来,陈大祥仿佛还不知道情况。

    “泽涛,有事?”陈大祥疑惑地看着叶泽涛。

    施铭钢住院了,陈大祥心情到是不错,现在他能够聚合到一起的力量也算是很强了,刚刚与方超明通过了电话,与那秦丽娟是可以合作的。

    笑了笑。叶泽涛道:“听到一些消息,过来看看陈市长。”

    两人私下就显得随便了许多,叶泽涛进来时,陈大祥的秘书是把门带上的。外面的人并不会听到里面的声音。

    陈大祥哈哈一笑道:“是关于上面来人的事情吧?”

    摇了摇头,叶泽涛道:“我是听到了谣言,说是施书记病重无法主持工作了,你要接书记了,就来看看,到时还请关照啊!”

    叶泽涛这是带有玩笑的话语了。

    陈大祥先是一愣,随之脸色就是一变道:“谁说的?”

    “我是听下面的人说的。说是这机关到处都传开了,估计你很快就会知道吧?”

    陈大祥一想,今天一早就让秘书帮着找资料什么的,秘书也没有出去,难怪自己不知道情况了。

    很快,陈大祥就从叶泽涛那里听到了具体的情况。

    听完之后,陈大祥一拍桌子道:“狗日的,谁在背后搞事?”

    叶泽涛看到陈大祥的这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陈大祥在搞事。

    “泽涛,这事是否是那方超明搞出来的?”陈大祥不高兴道。

    叶泽涛也沉思了一下,随之摇了摇头道:“方超明没道理嘛!”

    “说得是!”

    陈大祥坐在那里快速思考着。

    过了一阵。陈大祥才说道:“秦丽娟刚上位副书记,她想更上一层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方超明也没那机会,搞这事对他们两人都没意义。”

    叶泽涛笑了笑道:“对我也没意义!”

    “泽涛,这事肯定不是你搞的,这点我是相信的!”陈大祥急忙说道。

    从现在的情况看,叶泽涛就算是把施铭钢和自己搞了下来,他也同样是没有任何的机会,肯定不可能是叶泽涛搞出来的事情,在这一点上。陈大祥还是能够分析得清楚的。

    现在既然都不是大家搞出来的事情,到底是谁在搞事呢?

    两人坐在那里都有些难解起来。

    叶泽涛到陈大祥这里的目的也就是想了解一下陈大祥是否在做这样的事情,现在看到陈大祥也不清楚时,叶泽涛就更加的不解了。

    聊了几句后,叶泽涛这才告辞了出来。

    陈大祥把叶泽涛送到了门口。

    叶泽涛想了一下,就带着陈宇翔去到了医院。

    昨天施铭钢住进了医院。今天叶泽涛是来看看施铭钢的。

    进了医院时,到也看到许多的官员在这医院中。

    看到叶泽涛的到来,大家都热情与叶泽涛打着招呼。

    毕竟这施铭钢还是市委一号人物,大家在他没有离开前,都不会小视他的存在,估计是传出了一些谣言后,大家也想来看看施铭钢的情况。

    进了病房时,叶泽涛更是看到施系的一些人都在这里面坐着。

    “泽涛来了!你工作忙,就别来了嘛!”施铭钢躺在床上,看上去气色还是不错。

    握住施铭钢的手,叶泽涛问道:“施书记,今天怎么样了?”

    “好多了,就是气虚,唉,这人啊,一上了岁数就到处的器官都不成了!”

    “施书记这是累坏的!”一个女干部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哽咽着说道。

    叶泽涛就看了一眼这女干部时,发现是某一个局的副局长,心中暗想,这女同志有前途!

    当然了,叶泽涛也不可能否认这女干部的话,就说道:“说得不错,施书记啊,虽然渠洋市的工作量越来越大,你也要保重啊!”

    “没事的,没事的,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渠洋的工作一定会搞得很好的!”

    施铭钢微笑着。

    看向叶泽涛,施铭钢道:“我爱人最近身体也不好,医院建议她到条件好的医院去看看,她听孩子们的话,说是要到京城去,趁着这次的机会,我想了一下,老伴跟了我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为她做点事情,这次就打算陪着她去看看,唉,都是忙啊!”

    那流泪的女干部哽咽道:“施书记一心工作,连家都顾不上,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啊,无论如何也要陪着嫂子去京城看看才是。”

    大家都劝着施铭钢,说是一定要去陪陪他的爱人。

    施铭钢就看向叶泽涛道:“说是到京城去检查,说个实话,京城我根本就不熟悉,到了京城完全就是一抹黑的情况!”

    看到施铭钢这样了,叶泽涛就明白了,这施铭钢还在打主意到京城去见呼延傲博啊。

    “施书记,这样吧,京城我爱人熟悉,我先让她问问,到时我陪施书记到京城去一趟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太麻烦泽涛了!”

    “没事,应该的,应该的。”

    施铭钢就微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就听泽涛的消息了。”

    告辞出来,叶泽涛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施铭钢的事情。

    施铭钢有些急啊,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坐进了车子时,叶泽涛意外的是接到了方梅英打来的电话。

    由于车内还有秘书、驾驶员,叶泽涛只好道:“阿姨好。”

    方梅英就知道叶泽涛的身边有人,对叶泽涛道:“你找一个地点说话。”

    叶泽涛就对两人道:“我打一个电话。”

    两人知道这是叶市长有秘密的电话要打,两人都快速下了车子。

    “好了,我一个人了。”

    方梅英这才说道:“泽涛,有这么一个事情,你们省的断桥事件闹得太厉害了,查出了不少的问题,这次估计你们的一号也要牵扯在里面!”

    “什么?”

    叶泽涛到是真的吃惊了,这断桥的事情怎么就把魏乾山也牵扯进去了!

    当然了,叶泽涛也不太好询问具体的情况,方梅英能够打来这个电话就已经有些违反纪律了。

    “泽涛啊,这次牵扯面极大,你们省里估计又将有一个大的动作!”

    “我知道了!”叶泽涛也没再多言。

    挂了电话后,叶泽涛把一些情况串起来之后,眼前就是一亮,许多不解的事情突然间解开了。

    是施铭钢自己的搞事啊!

    叶泽涛就是摇头,完全没有想到,这事其实就是施铭钢在自导自演。

    肯定是施铭钢通过他自己的渠道了解到了断桥事件的牵扯,知道魏乾山那里也会出事,因此,就趁这次的机会搞了一个住院的事情。

    虽然施铭钢住院的事情明显会在魏乾山那里失分,但是,值此关键的时候,施铭钢有一种强烈的自保要求,就是要与魏乾山进行一种切割。

    住了院,首先就是避开了上级纪委和宣传部门的两个工作组的到来,其次,就是打好了主意,这次无论如何要靠上呼延傲博。只要靠上了呼延傲博,就算是魏乾山那里有了什么意外,他同样也稳得很,更有可能的是想趁着这次的机会调离渠洋。

    叶泽涛本来一直以来对施铭钢都很敬佩的,现在突然间才发现,自己对施铭钢的认识还是远远不够。

    自己竟然也成了施铭钢的一个工具了!

    虽然施铭钢在这事中并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的损害,但是,就这样被施铭钢利用着,叶泽涛的心中是极为不快的。

    随之,叶泽涛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断桥的事件是否与施铭钢有关?

    还有一个问题,那冯业展在渠洋市横行那么多年,施铭钢难道就不清楚?

    一个个的问题闪现在了叶泽涛的心中,叶泽涛感到这渠洋市的复杂程度并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些。

    是得认真的思考一下这些事情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