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 内情还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椰岛是战略要地,军队不少,军区的司令员的权势也极重。

    虽然军队驻在椰岛,司令员却是南热省的常委。

    作为田林喜一手提拨起来的司令员,常印拓一直感恩于心,接到了田林喜的电话,二话没说,立即就进行了安排,站在军队区门口,常印拓更是亲自迎接叶泽涛他们的到来。

    “是叶市长吧,我是军区的常印拓,老首长打了电话说过你的事情。”

    常印拓说话很干脆,直接就把自己介绍了出去。

    双手紧握住常印拓的手,叶泽涛感激道:“感谢常司令!”

    人家一个省委常委能够亲自帮着安排,又迎了出来,这人情就极重了,叶泽涛也表现出了感激的样子。

    “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老爷子还好吧?”

    常印拓也很是会说话,一句话就把两人间的关系拉近了。

    认真六起来还真是一家人,常印拓也看得明白,这个叶泽涛很有可能就是田林喜重点扶持的人,搞好了关系对大家都有好处。

    “现在一切都很好。”

    常印拓就走向了叶恒成的身边,看向叶恒成道:“老人家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恒成毕竟是当过兵的人,看到竟然是一个司令在向着自己询问,这下子就有些激动了,眼睛睁得大,脸上也泛红,想摇手又不太好办,竟然举手敬了一个军队礼道:“谢谢首长关心。”

    叶泽涛先是一阵愕然,随之就是一乐,自己的父亲一直以来对于当过兵的事情都是非常的自豪,不过,他当兵也就是小兵,何时亲自见过司令一级的人物,现在被一个司令员询问,那种激动之情是能够理解的。

    常印拓同样也是一愣,随之表情严肃回敬了一个军礼道:“欢迎老人家回军队!”

    这下子叶恒成就泪水流了出来,嘴唇哆嗦着,不知道该怎么样做了。

    看着叶恒成他们被送进了一间设备很是不错的房间,医生们忙碌着为叶家的人们检查着身体情况时,常印拓对叶泽涛道:“老人家是性情中人,正是他的这种性格,才会看不惯弄虚作假的事情!军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

    叶泽涛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心中也知道,这种藏不住东西的人做起事来往往就会吃亏,也还好他这一两年走了不少的地方,性格有所改变,要不然可能更多的事情都会搞出来。

    “他一直以来就是这样!”

    叶泽涛笑了笑,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从心里面是赞成自己父亲做一个正直之人的。

    聊了几句闲话,常印拓道:“我们去说一会话。”

    这件事情田林喜是有交待的,叶泽涛也知道常印拓要与自己交流,就微微点头,随着常印拓走进了一家房间。

    门口早有卫兵警卫,两人进入里面后,常印拓就显得放松了,笑对叶泽涛道:“田老是我的老首长了,他跟我说起过你,你是他的徒弟。”

    “跟他练过一阵五禽戏。”

    常印拓的眼睛一亮道:“老首长的五禽戏可不是谁都能学的,你能学到是福气!”

    知道常印拓是田林喜的人后,叶泽涛也同样放松了许多。

    两人又说了一阵闲话后,常印拓的脸色一整,对叶泽涛道:“这件打人的事情看起来是偶然,其实呢,可能也不是一件小事!”

    想到了常印拓会跟自己介绍这事,却也没想到会说得那么严重,叶泽涛就看向了常印拓道:“还有内情?”

    作为主政一方军队事的首脑,常印拓知道的内情就远超叶泽涛了,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说道:“那些人玩骗保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很一般的娱乐而已,骗保在一般人看来是大事,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而已,你的父亲也就是刚好碰上罢了!”

    叶泽涛想想这事也明白,一般的老百姓可能真认为骗保是大事,是要坐牢的事情,可是,对于一些有权势的人,做这样的事情只需要运作好,就如同到保险公司拿钱一般的容易,还真不是一件大事。

    “常司令,听你这样一说,我也算是明白了,我爸这次也就是无意间撞上了,那些人也太猖狂了一些,看来他们并不担心有人发现,公然在大路上搞那种事情!”

    常印拓点了点头道:“对于他们来说,走私才是他们在做的大生意,华夏国每年打击走私的事情都无法取得成效,也只有一般的人才认为是走私人的手段很高明,其实呢,这事啊,利益链太长了,长得都无法打下去!”

    常印拓这样一说,叶泽涛明白了,如果真是要整治那些人的话,可能引出来的大人物就多了,常印拓是想看看自己的想法了。

    看到叶泽涛在沉思,常印拓也知道这事得由叶泽涛来做决定,表情就严肃道:“叶市长,无论你是什么样的决定,我们军队都敢于冲锋在前!”

    常印拓已经表明了态度。

    叶泽涛把自己的事情想了一阵,知道这事情很大,也很严重,搞不好一捅就会捅出天大的事情来,对常印拓道:“我想了解一些具体的情况!”

    本来看到叶泽涛年轻,应该是冲动型的年龄,结果却是看到叶泽涛表现出了沉稳的样子,常印拓在心里暗赞一声,老首长选的这个年轻人真的不错!

    如果叶泽涛立即表明追着不放,常印拓可能就会看轻叶泽涛,现在叶泽涛表现出了要把事情弄清楚才出手的意思时,常印拓反而很是高兴。

    “我立即就让人把材料送给你!”

    “多谢了!”

    “一家人嘛!”

    叶泽涛再次来到病房时,看到的是除了父亲之外,母亲和大姐都住进了这里,大姐的儿子到也听话,正在那里看书,还配了一个女军人照顾那小子。

    “几个伤者的情况都很稳定。”一个军医对着常印拓说了一句。

    “叶市长,先住下吧,有什么事情随后解决!”

    这时,就见一个军官进来对着常印拓说了几句,常印拓在听了之后就看向了叶泽涛道:“叶市长,南热省委领导们都赶过来了!”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副市长,人家省委的领导亲自到来,也不可能摆架子不见,叶泽涛只好说道:“那好,我就去见一下他们。”

    “黄书记!”

    常印拓看到迎面走来的黄左松,已是主动打着招呼。

    两人握了握手后,黄左松的目光就投向了叶泽涛。

    黄左松也是接到了电话才知道叶泽涛到了椰岛的,对于叶泽涛,作为省委书记,黄左松还是知道一些情况,更是在今天接到了京里的电话,说是叶泽涛父亲被打的事情引起了好几个大人物的关注,正是因为知道这事的严重性,黄左松才专门跑来看望伤者,也是想探一下情况的意思。

    “这是叶市长。”常印松介绍着。

    “是叶泽涛同志啊,叶师傅的事情我也很震惊,我代表省委向叶师傅道歉来了!”

    黄左松的姿态放得很低,他知道,既然这件小小的事情都能够引起京里一些大人物的重视,这叶家的事情就决不是一件小事。

    “我也很吃惊,在椰岛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更让我吃惊的还是到了现在也没有把人抓到!”

    黄左松听到了叶泽涛的这句话时,脸色就是微微一变,听得出来,这个叶泽涛的怨气极重,这是打脸了,说明这件事情决不会轻轻放过。

    本来黄左松还在想着,自己一个省委书记到来,这面子给得够重了,那叶泽涛如果明白事理,就应该顺梯子下去,这件事情大家商量着摆平的话,对大家都有好处。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那叶泽涛对于打人的那些人有着想法的,自己掺合进去是否合适就得重新想一下了。

    正在这时,省委副书记孙原的车子也开到了。

    黄左松一看孙原来了,心中一动,对叶泽涛道:“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南热省会给老人家一个交待的。”

    孙原下了车子就看到了叶泽涛等人,这些人里面也就只有叶泽涛不认识,看到叶泽涛站在那里时,孙原就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毕竟是省委副书记,孙原并没有表现出急促的样子,走起路来很是沉稳。

    “这位就是叶泽涛同志吧?”

    孙原在与黄左松等人打过招呼后,就看向了叶泽涛。

    叶泽涛现在并不知道打人的人里面就有孙原的儿子,看到是省委副书记,也有礼貌道:“感谢省委的领导来看望。”

    这些面子都是自己背后人物的,叶泽涛也并没有把自己看成是多么的了不起,如果只是一个副市长,这些大人物根本就不可能跑来。

    闲话几句后,叶泽涛看向黄左松道:“我有一个疑问,难道那么多人看到的打人者就那么难抓?我父亲躺在医院,打人者仍然逍遥法外,是否有什么内情?”

    叶泽涛也生气了,问得就直接了一些,通过常印拓的点拨,叶泽涛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决不一般了。

    听到叶泽涛询问时,大家的脸色都是一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