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十三章 挑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红色仕途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整个的场面都很火爆,原来玩在一起的人都怒了。

    都是京城中的公子哥,大家要的就是脸面,现在竟然被人设计了,这气如果不出的话,往后回到了京城还怎么去混?

    虽然劝解开来,几个公子哥瞪了赵业泉一眼后,都愤愤离去。

    虽然封闭了这里,大楼里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到的人还是挺多,看到常委们竟然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干部们的脸上表情也怪异之极。

    赵业泉看着离去的人们,头脑里面一片空白,虽然他在京城里面也是一个人物,可是,到了这地方上之后,特别是碰上了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一时之间就有些发懵,本来是希望用风水的方式让自己有一个好运道,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自己竟然被打了!

    看看自己的衣服,再用手摸了一下被打了的脸,赵业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一直以来,赵业泉做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无论怎么样搞,那种自私的想法都存在,这次搞风水的事情同样如此,在搞的时候他完全就是以自己的发展为中心,风水师说了搞聚运阵,这样可以把整幢楼的运势聚到他那里,更是说了,如果要聚运,就得大幅的削弱其它领导们的运势,只有这样,这聚运阵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功效,所做的那些设置全都是配合着聚运阵而为。

    听到官运可以完全聚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从而被自己吸收时,赵业泉是无法拒绝这样的引诱的,一想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的话,赵业泉就不再去顾及别人了。

    本来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每次都是选了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来搞,怎么突然间就被段义会的风水师发现了呢?

    怎么会这样!

    看看这里的现状,赵业泉痛苦了。

    “你那聚运阵是怎么搞的,现在全暴露了!”

    一个电话打到了请来的风水师那里。

    赵业泉现在完全就是愤怒了。

    结果风水师一句话就反击过来了:“我只是为你看风水,具体该怎么做我也有交待。必须暗中进行,不得被人发现,如果发现了,这事就无法进行,我又没有亲自操作,都是你在进行。关我什么事情?”

    风水师又说道:“赵少。这风水的事情就是逆天改运的事情,本身就不是可见光的事情,这就是见光死的情况,只能暗中改运,你怎么搞的,竟然做得不保密,这样一搞,被人发现的话,这不仅改不了运。反而对你的伤害极大,唉!现在我也没办法了!”

    风水师的话说得也对,一下子就把赵业泉搞得无法再说话。

    对于风水师,赵业泉还是尊敬的,毕竟帮自己也看了好几次风水,每次都还是感觉不错的。

    挂了电话。赵业泉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这几天与大家混在一起玩乐搞惯了,一下子分离出了那集团还真是不太习惯。

    赵业泉知道,有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之后,自己就算是被那圈子排挤出来了,当然了,被打了。赵业泉也没想过还要回到那圈子。

    面子算是完全毁了!

    就在这时,只见那顾明忠走了过来道:“赵秘书长,一起去吃饭,我请你。”

    目光在顾明忠的脸上看了一阵。赵业泉这才点了点头。

    现在没有了朋友,顾明忠能够在这样的时候请自己吃饭,赵业泉仿佛一下子获得了一个朋友似的,那慌乱的心也多少安定了一些。

    头脑有些发懵,到现在也没有回复过来,赵业泉就这样晕晕的,心中一片茫然的随顾明忠走了出去。

    顾明忠是安排了一处很是不错的酒楼。

    两人推杯换盏的吃了一阵后,趁着酒意,顾明忠道:“赵秘书长,今天的事情我都看不下去了,大家都是常委,凭什么啊!”

    这话也一下子说到了赵业泉的心里面了,端起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酒没言语。

    顾明忠又说道:“我虽然已要求大家不得传出这事,毕竟人多口杂,看到的人太多,这下子不想传出去都难了,唉,大家都是从京城来的人,他们怎么就不考虑一下影响呢?这样一搞,赵秘书长的威信何在?”

    说到这里,顾明忠摇了摇头。

    脸上被打了一巴掌,衣服还被扯烂了,这还怎么去见人啊!

    被顾明忠这样一说,赵业泉的脸色已是大变。

    本来只是茫然,现在赵业泉的心中突然间就升起了一股怒意。

    刚才还没有想到自己已是市委秘书长,现在才想了起来,自己已不是做生意什么的,还是一个市的秘书长了,一个秘书长搞风水,又被打了,这事传了出去的话,自己在这兰风市还怎么混?

    看了看赵业泉这样的表情,顾明忠又说道:“其实,大家应该都在暗中搞风水的事情的,没必要那么叫真?”

    这话一说,赵业泉就想了起来,那段义会同样也在搞风水,他的办公室装修是由他自己请的人来搞的,当时段义会说了,他那办公室由他安排人来搞,别人就不必插手了,自己还真是没有去管这事。

    “你说他们会不会也在暗中搞?”

    顾明忠听到询问,笑了笑道:“具体的我到是不清楚,只是看到几个请来的风水师都在那里忙着,就连余书记也请了风水师的,这事你也是清楚的。”

    赵业泉就沉思了起来,还真是这样,几个公子哥都单独请人在搞他们的办公室,就连那余道争也是自己请的人在搞,这事自己当时也没过问,现在看来,这风水的事情不仅自己在搞,其它的人也在搞了!

    赵业泉就越是愤怒。

    赵业泉心想,任什么啊!

    赵业泉与段义会按说地位也不差多少,段义会的老爷子在人大,自己的老爷子在政协,凭什么那段义会要打自己?

    这次段义会任副书记,自己却是一个秘书长,这本身就让赵业泉心头不舒服,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后,这种不舒服瞬间无限放大了。

    顾明忠这时又说道:“韩副市长现在负责装修的事情了,唉!”

    提到了韩委时,赵业泉哼了一声道:“他娘的,不就是有一个姐吗?还真以为自己是衙内了!”

    顾明忠摇头道:“算了,赵秘书长,忍一口气海阔天空的,他们都是来头极大的人,也只能这样了!”

    说话时,那看向赵业泉的目光中就透着一种可怜似的光芒。

    赵业泉还真是见不得顾明忠这样的目光,一看到顾明忠那轻视的眼神时,赵业泉就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谁没有后台?”

    “来,喝了这一杯。”

    顾明忠端起了酒杯。

    两人喝了这杯酒后,顾明忠道:“像我这样的人,如果被人打了的话,也只能忍了,没办法,我这样的人就是一个草根,赵秘书长却是不同,你是有大发展的人,没想到他们不顾及你的发展,这样一搞,一辈子都有这事在身,这面子算是毁了,唉!”

    赵业泉的脸上这时已是透着更大的怒气了。

    “其实啊,大家都在搞风水,没必要说对方的不是!”

    看到酒喝得差不多了,顾明忠道:“赵秘书长,散了!”

    赵业泉被顾明忠挑起了心头的怒气,越想就越是不舒服,自己也是个公子哥,那段义会和韩委凭什么要打自己,还搞得自己在大家的面前下不了台,这仇无论如何也要报。

    顾明忠很是客气地把赵业泉送上了车子,看着那离去的车子,顾明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现在顾明忠真是对叶泽涛佩服得不得了,面对着那公子哥们聚合起来的小团体,叶泽涛只是暗示了一下自己和孙民富,随便的散布了一些信息出去,瞬间就把这小团体破开了一道口子,眼看着这道口子将越来越大。

    狗屁的衙内!

    顾明忠发现这叶泽涛不仅是阴谋会用,阴谋也会用,这叶泽涛完全就是一个灵活多变的人物,跟着这样的人才不可能吃亏。

    这时顾明忠更加坚信了跟随着叶泽涛的发展性。

    却说那赵业泉,坐着车子离开后,越想这心中就越是憋得慌,大家都是京城混的人,图的就是一个面子,现在几个玩得好的人根本就不给自己面子,还打了自己,这还让自己怎么在京城混啊!

    带着些酒意,赵业泉的目光中透出了一阵阴冷,如果不把这仇报了,自己还怎么在京城立足?

    想到顾明忠所说的大家都在搞风水的事情时,赵业泉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对方既然敢于来抓自己的现行,自己为何不抓他们的现行?

    “到市委办公楼!”

    这次赵业泉是想玩一个大的了。

    一路上赵业泉不停打着电话。

    当赵业泉的车子开到了办公楼前时,赵业泉的风水师、一些自己从京里带来的人,还有几个记者都赶了过来。

    赵业泉现在混脑子都是报仇的想法。

    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如果不进行反击的话,自己都无法压下这口气。

    不就是风水吗?

    今天就让大家看看,这事并不是自己在做,做的人很多,要丢脸就一起丢脸!

    本来赵业泉还没有这样的气魄,被顾明忠挑拨了一阵,又喝了不少的酒,赵业泉一下子就不管不顾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