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失去资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叶希的心里面不由觉得很好笑,黎诺,自己连饭都吃不上了,居然还管别人的闲事?

    他真是无语了!

    南海洋见到黎诺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阴冷的看着黎诺,“黎诺,我警告你,我和维维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识相的话,立即出去!不然,叫保安将你丢出去!”幸好,维维去了卫生间,不然,被洛维维知道,他劈、腿的话,他就死定了!

    黎诺丝毫不在乎南海洋阴冷的眼神,将行李箱放在门口,几步走到南海洋的身前,仰着头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很清晰的对他道,“我要你跟维维分手,立刻!”这个人渣,败类,都劈、腿了,居然还有脸和维维在一起,若不是她赔不起这里的杯子和碟子,她早就上前,狠狠的k南海洋这个卑鄙的小人一顿了!

    黎诺,这个要长相没长相,要文凭没文凭,要身世没身世的女子,居然敢威胁他?

    南海洋嘴角向上翘了翘,嘴角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来,随即神色一冰,瞪着黎诺,“黎诺,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命令我?”

    黎诺不屑一笑,挑起眼眸回瞪着南海洋,轻启朱唇,“南海洋,我再不是东西,也比你强!立即和维维分手,不然,我就告诉她....。”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海洋截断,南海洋双眼一眯,轻蔑的看着黎诺,“黎诺,你有毛病吧?你自己婚姻不幸福,就看不得别人幸福啊!看到我跟维维这么幸福的在一起,你心里面不爽是吧?非得搅合我们分手是吧?”

    “对,我就是看不得你们幸福,维维跟你这种人在一起,怎么会..。”黎诺的话,才说到一半,她就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洛维维面带寒霜的站在在她的身前。

    黎诺眨了眨双眼,冲洛维维一笑,刚刚想要开口和洛维维说话...。

    洛维维却高高的扬起手,而后向下一挥,“啪。”黎诺的脸上结实的挨了洛维维一个大耳光!

    疼痛随之布满黎诺的脸颊,她下意识的捂着疼痛的脸颊,瞪大双眼,看着洛维维,“维维你..。”她不明白洛维维为什么打她?

    洛维维眼里面含着丝丝泪花,心痛的看着黎诺,“黎诺,我一直当你是我的死党,我最好的姐妹的,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居然背着我要海洋和我分手,理由居然是你自己婚姻不幸福,就看不得我幸福!黎诺,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着,她眼里面流出泪水,她转过头,抬起手,抹掉眼里面的泪水,再转过头,神色极其平静的看着黎诺,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似的,尽管她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可她看着黎诺的眼神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的神色,她语气平淡的对黎诺道,“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黎诺捂着已经红肿的脸颊,深深的看着身前的眼眸里面含着丝丝泪花的洛维维,她想要对维维说,南海洋出轨了,所以我才会让他和你分手的,因为直接告诉你,我怕你会伤心,会难过,会受不了。

    可此时洛维维正处于愤怒之中,无论她说什么,洛维维肯定都听不进去,还会误会她,在为刚刚逼迫南海洋的事情找借口。

    最主要的是,她没有证据!

    唯有等维维静下心来,再跟她解释事情的经过。

    所以,她什么都没说,也没有离开,她要等洛维维静下心来再说。

    她抬起眼眸看着身边的南海洋,刚刚她是背对着房间门口的,根本没看到维维,而南海洋刚好面对着门口,他肯定看到维维了,才会挖个坑,让她跳进去。

    而她就那样傻乎乎的跳进去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面骂自己,黎诺,你个白痴!连南海洋那样的卑鄙小人你都斗不过!

    果然,她抬起眼眸看到的是,南海洋的嘴角边挂着得意的淡笑,一脸挑衅又嘲讽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在对她说,黎诺,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

    后面还附带了两个字,活该!

    黎诺气鼓鼓瞪了南海洋一眼,而后看着身前的洛维维,见脸色较之刚刚略微好看一点的洛维维道,才开口解释,“维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曾经说过,有些事就算亲眼看到了也未必是事实。”说着,她伸出手拽着维维的手腕儿,“我们出去,好好的...。”

    南海洋见黎诺想要和洛维维解释,一抹害怕的神色从他的眼眸里面一闪而逝,他很爱洛维维的,不能失去维维,一旦黎诺说出事情的真相,以洛维维的脾气一定会和他分手的!

    所以,在黎诺开口之前,必须阻止她!

    想到这里,他抬起手,一把拽住黎诺的胳膊,想要拿开黎诺的手,可黎诺也不是吃素的,她用力的拽着洛维维的手腕儿,不肯放开。

    南海洋身为一个男人居然抵不过黎诺的力气,没能拿开黎诺的手,他气愤不已,却又不能拿黎诺怎么样,只能冷着脸看着黎诺,“我们家维维没有你这种卑鄙的朋友,更没什么跟你说的,你以后,不要再缠着维维了。”说着,他伸出手指着门口,冷声命令黎诺,“立刻出去!”

    南海洋的话,令黎诺硬生生的将“谈谈。”两个字逼回肚子里面。

    她没有理会南海洋,只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维维,希望维维能够听她的解释。

    洛维维轻轻的甩开黎诺拽着她的手,别过头看着门口,淡淡的道,“黎诺,我亲眼看到也亲耳听到了你搅合海洋和我分手的事实,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还是....。”出去吧,三个字,她没有说出口。

    可洛维维不说出来,不代表黎诺也听不出来。

    黎诺的心不不禁一沉,洛维维居然不相信她,将近十年的朋友,洛维维竟然连一句解释都不肯听!

    鼻子有些酸酸的,眼眶被一层雾气蒙上,她用力的眨了眨双眼,又吸了吸鼻子,才缓缓的转过身,像个木偶一样,缓步走向包间门口。

    她走到包间门口,顺手拽着行李箱,打开房门,走出去。

    南海洋见黎诺离开,暗自放心的输出一口气来,他双手握着洛维维的肩膀,轻声的,“维维,坐下,别理会她,那样的朋友以后敬而远之。”

    而后,他体贴的夹菜放在洛维维身前的小碟子里面,“吃点好吃的消消气。”

    洛维维冲南海洋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来,拿起筷子吃南海洋为她夹的菜!

    叶希手中端着红酒,冷眼看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蓦地,他仰头,将酒杯里面的红酒一口喝掉,而后从椅子上站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房间。

    黎诺失魂落魄的拽着行李箱向前走,心里面无限委屈无处诉说,只是眼眶里面含着委屈的泪花。

    她走到二楼楼梯口处的时候,手中的行李箱,没动地方,她微微拧了拧眉,暗自加大力气,拽着行李箱,可行李箱像是被什么钉在了地面上似的,依旧纹丝不动!

    她暗自冷笑,真倒霉,这个时候行李箱都跟她作对了。

    她转过身,看看行李箱为什么停在原地不动地方,定睛一看,叶希的一只脚踩着行李箱的一个小轱辘呢。

    他单手插兜,一只脚踩着行李箱的轱辘,那姿势,极有个性!

    黎诺怒了,满腔怒火全都爆发出来,一双握成了拳头,气鼓鼓的瞪着叶希,“叶希,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惨,还想让我更惨一点,然后看我的笑话呀!”

    叶希的脚挪开,上前一步,拽着黎诺的手腕儿,强行拉着黎诺返回。

    “你干什么?叶希,你放开我!”黎诺拼了命的挣脱叶希的挟持,可惜,她根本不是叶希的对手。无论她怎么挣脱,都无法挣脱叶希,她暴怒,低下头,张开嘴,对准叶希的手腕儿,咔嚓一下,死死的咬住,然后抬起眼眸挑衅的看着叶希,那眼神似乎在说,“你不放开我,我就一直咬着!直到咬死你为止!让你知道,老娘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叶希顿住脚步,垂下眼眸看了一眼被黎诺咬着的手腕儿,疼痛令他微微拧了拧眉,他冷眼看着黎诺,淡淡的开口道,“放开,不然我将你的行李箱丢到垃圾场去。”

    黎诺满腔的豪情壮志,在听到叶希的这句话时,全都化成空气消失的无影踪,要知道行李箱可是她现在的全部家当了。

    丢了,她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斜眼睨着叶希,半边牙齿咬着叶希的手腕儿,半边嘴,开口道,“卑鄙无耻低贱下流的小人!扔就扔,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也不差一个行李箱了!”她要破罐子破摔!

    叶希不禁一笑,“是吗?”说着,他大步向前走。

    走廊里面,叶希右手握着黎诺的右手腕儿,黎诺弯身咬着叶希的手腕儿,两个人以这样的姿势进入雅间。

    雅间里面正在有说有笑的吃饭的三个人,见到叶希和黎诺以这种姿势进入房间,全都愣住了,转过头看着二人。

    黎诺见洛维维在看着她,心里面有些生气,有些委屈,还有些丢人,将近十年的姐妹居然不相信她!

    她的脸腾的红了,像是做错事的人是她似的。

    她小嘴一张,放开叶希的手腕儿,她很清晰的看到叶希的手腕儿上面有一排很深很深的牙齿印,有的还流血了。

    她用力的甩开叶希拽着她手腕儿的手,转身,向雅间门口走去。

    她一只手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时候,身后叶希开口说话了,“黎诺,就这么走了?”

    黎诺转过头瞪了叶希一眼,白痴加败类,没事拽着她回到这里干毛?

    她没理会叶希,手向下一压,咔嚓一声,雅间的房门开了,她向后退了一步远,打开房门,举步向前走。

    “我要是你,我就大声的告诉洛维维南海洋出轨了,在帝豪大酒店开房,还打算在车子里面车震,不过被你撞到了,你怒了,狠狠的k了南海洋一顿,然后南海洋给了你一张五十万元的支票作为封口费,可是却被你撕成碎片,你不要钱,只要南海洋和洛维维分手!”

    黎诺的一只脚已经走出门口了,听到叶希的话,不禁一愣,转过头看着叶希,“这件事你怎么会知道的?”

    叶希耸了耸肩,“无意间看到的。”

    洛维维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桌面上,转过头阴冷的看着身边的南海洋,“你**了?在酒店开房了?还打算车震?”

    南海洋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里面一抹惊慌中带着害怕的神色一闪而逝,他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绝对没有这样的事。”说着,他伸出手指着黎诺和叶希,“是他们冤枉我!”

    黎诺的小脸立即白了,她没有说出事实,就是因为她手中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什么都是空话,洛维维那么爱南海洋,没有证据,洛维维是不会相信她的。

    “切。”叶希不屑一笑,极其鄙夷的白了南海洋一眼,而后视线落在偌大的落地窗上面,像是多看南海洋一眼会污了他的眼睛似的,“你真他妈不是个男人,是男人的话,就要敢作敢当,你呢,房间都开了,女人都上了,居然不承认?南家的生意将来要是落在你的手里面,迟早会被你败光的!”

    “你!”南海洋气得脸色通红,却又无从辩解。

    他单手搂着洛维维的肩膀,“维维,你别相信他的话,他和黎诺联手欺骗你呢。”

    “程旭是帝豪大酒店的老板,帝豪大酒店从里到外方圆五里地,都安装了摄像头,而且各个角落都有。”说着,他一脸好笑的看着南海洋,淡淡的开口道,“我说谎了,还是你**了,查一下就知道了。”

    洛维维不由转过头看着程旭,“旭哥,现在就调视频给我看看!”

    程旭深深的看了南海洋一眼,而后从桌面上拿起手机,拨打着电话号码。

    南海洋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

    他猛然间从椅子上站起身,大声喝道,“不用打了!我**了!”

    洛维维一听,脸色一变,拿起桌面上的红酒,从椅子上站起身,用力的泼在了南海洋的脸颊上,心痛又失望的看着他,眼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哽咽的质问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呀?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背叛我?”

    鲜红的红酒汁,顺着南海洋的额头缓缓的滑落脸颊,他一把手剥掉脸上的红酒,转而看着洛维维,“为什么?能为什么?我们谈恋爱半年了,你只让我摸过你的手!洛维维,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有正常的生理需要的!”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双手拽着洛维维的手腕儿,“维维,我是真心爱你的,我身体虽然出轨了,可是我的心,没有出轨,我心里面最爱的人是你,而且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什么?

    洛维维一脸鄙夷的看着南海洋,心里面爱着她,却背着她**?

    骗傻子呢?!

    洛维维用力的甩开南海洋的手,扬起右手狠狠的甩了南海洋一个大耳光,伸出手指着门口,“从这里滚出去,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这辈子别出现我的面前否则,见你一次k你一次!”

    南海洋脸上尽是受伤的神色,喃喃的张了张嘴,想要对洛维维说些什么。

    洛维维却撇过头冷着脸看向别处。

    南海洋将想要说的话,咽回到肚子里面,垂着头离开座位,当他走到黎诺身边的时候,冷冷的看着黎诺,“贱女人!这个仇我记下了,早晚,会还给你的!哼!”捞下狠话,他故意用肩膀撞了黎诺的肩膀一下,才离开房间。

    黎诺没料到南海洋会那么的卑鄙的撞她的肩膀,她纤瘦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右侧退了两步远,还是没能稳住,身子向纤瘦的身子向叶希撞去。

    晕死,谁站在她身边不好,偏偏是叶希。

    换成别人的话,她心里面还有一丝期待对方会扶着她。

    可叶希,那么讨厌她,一定会躲开,让她跌倒在地面上的。

    她下意识的闭上双眼等待疼痛的到来,却在她闭上双眼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靠着一堵肉墙,随后一股好闻的男子独有的阳刚气息传进她的鼻子里面,她睁开双眼一看,叶希那张帅气的脸颊近在她的眼前。

    她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叶希,他竟然没有躲开?

    怎么会?

    叶希怎么会转性,刚刚帮助她拆穿南海洋的真面目,现在又让她靠着他的身躯。

    他不是一直都很讨厌她的吗?

    为毛帮助她?

    叶希垂下眼眸看着眼前的黎诺,淡淡的开口道,“黎诺,你都是这样投怀送抱的吗?”

    呃?

    黎诺立即回过神儿来,她小脸立即通红一片,立马站直身子,向后退了两步远和叶希保持一定的距离。

    洛维维抹掉脸上的泪水,冲程旭淡淡一笑,“旭哥,希哥,我突然间想起来还有事情要办,先走了。”说着,她拿起放在空闲椅子上面的包包,向门口走来,在她越过黎诺的时候,愧疚的看了黎诺一眼,便匆忙的离开。

    在洛维维离开房间的时候,黎诺就听到了洛维维极力隐忍的哭泣的声音。

    叶希几步走到程旭身边,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的晃了晃酒杯,而后对程旭道,“干杯。”

    程旭端起酒杯和叶希的酒杯碰了一下,“干杯。”

    两个男子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

    黎诺尴尬的站在门口。

    她想要转身离开的,可是又觉得这么离开,不太好,她想了一下,便清了清嗓子,对两人道,“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她转过身离开雅间,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出了房间,她深深的叹了口气,走到楼梯口处,拽着行李箱,离开海天一居。

    站在人行道上,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黎诺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该往哪个方向走!

    洛维维那么爱南海洋,她却告诉维维南海洋**了,维维现在肯定伤心难过极了,她去维维那里只会给维维添麻烦,所以维维那里,她不能去了。

    她身上只有四块钱了,住旅店也不行!

    程爱佳在酒吧弄得自己流了产,却将这顶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上一次,她被冤枉是小偷,这一次,她又被冤枉是杀人凶手,接连两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影响酒吧的生意,就算洛宸不在乎,可她在乎,她不能为了自己有一个栖身之地,害得洛宸酒吧的生意越来越差,所以,酒吧那里,她也不能去。

    她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自嘲一笑,天大地大,她居然无处可去。

    她站在原地,许久,许久,许久,才拽着仅有的行李箱,向市区中心缓步行走。

    二楼,叶希一边喝酒,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看着楼下黎诺的身影,见黎诺一个人孤独无助的站在街边的时候,他那颗冰冷的心,居然有一丝的动容!

    不过他很快收回视线,继续拼酒,黎诺对他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黎诺沿着人行道一直向前走,走到一家中介,她顿住了脚步,进入。

    中介的老板是个中年女人,身形有点肥胖,见到有客人上门,不禁笑容满面,指着身前的软椅,“来,坐。”

    黎诺几步走到软椅前,坐下,“那个,我想找份工作。什么都行,最好是日结算的那种。”

    老板娘上下打量了黎诺亮眼,“日结算的只有钟点工了,你先交伍佰元的中介费,我立马给你找活。”

    黎诺面上露出难色来,“那个,能不能找到工作以后,赚到钱,分批给您?我身上只剩下四元钱了。”说着,黎诺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个...不好吧?万一你赚到钱,跑了我找谁要钱去?”老板娘靠着软椅实话实说。

    黎诺略微想了一下,随后伸出手指着门口的行李箱,“这个,将这个压在这里,这是我所有的财产了,我把它压在这里面,等我赚到了钱,就来这里给您钱,您看,行吗?”

    老板娘的视线越过黎诺看着门口的行李箱,又看了看黎诺,“行啊,就当我做回好事儿吧。你呀,就坐在这里等,要是有人叫钟点工,就让你去。”

    “阿姨,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黎诺开心极了,立马从椅子上站起身,不停的向老板娘鞠躬道谢。

    没多久,老板娘接到一个电话,“郊外别墅要钟点工,打扫房间和做饭,好的,好的,每个小时多少钱?哦,好的,好的,地址是...。”她拿着笔在纸上面写下地址,“我马上派人过去。好的,再见。”

    黎诺听到有人要钟点工,早已经瞪大了双眼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冲黎诺一笑,“丫头,你命好,刚刚有个年轻的女子,要钟点工,住在郊外别墅区,价格没有说,只是说看你干的怎么样,好的话,工资自然高,而且可以做她们家的长工。”说着,她将地址从本子上面撕了下来,递给黎诺,“这上面有地址,好好干。”

    黎诺双手接过纸张,对这个和蔼的中年女人有着无限的感激,“阿姨,谢谢你。”语毕,她转过身走向门口。

    在黎诺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的中年女子对黎诺道,“丫头,行李箱带走吧。”

    呃?

    黎诺转过身看着老板娘,“这是要留下来做抵押的,我不能带走。”

    中年女子不由一笑,“你赚到钱以后一定会还给我的,所以,不怕你跑路,带着行李箱走吧。”

    “你相信我?”黎诺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微微点了点头,“我从事这行三十几年了,从未看错过人!丫头,我相信你。”

    黎诺的眼眶不由湿润了,在她最贫困潦倒的时候,有一人相信她,还帮助她,那种感觉和滋味....她冲老板娘深深的鞠了一躬,“阿姨,谢谢你。”

    ************

    医院。

    古玉珍和冷傲霜,像风一样闯进医院的病房,见到程爱佳小脸煞白一片,古玉珍心疼极了,她几步走到病床前,坐在床边,一双手紧紧的握着程爱佳露在外面的左手,心疼的看着程爱佳,“爱佳。”

    程爱佳见到古玉珍,犹如见到自己的母亲一般,眼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阿姨,对不起..。我没能保住孩子,我对不起你...。”说着她强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倒在古玉珍的怀里面伤心的哭泣着,“呜呜呜....。”

    古玉珍搂着程爱佳,一只手拍着程爱佳的后背,“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和傲风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别伤心,身子要紧,啊。”

    听到古玉珍这么说,程爱佳的心里面才好受一点,抽抽搭搭的哭泣着。

    “嫂子,孩子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流产了呢?”站在床尾的冷傲霜忍不住的问程爱佳。

    “对呀,孩子好好的,怎么会流产了呢?”古玉珍也看着程爱佳问。

    程爱佳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离开古玉珍的怀里面。

    古玉珍站起身,将软枕放在床头,让程爱佳舒服的靠着软枕。

    程爱佳抬手抹掉眼里面的泪水,视线落在身前的某一处,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良久,她才缓缓的开口道,“是黎诺,她打电话给我和傲风,说是同意离婚!我和傲风开心不已,决定出去庆祝一下,吃过晚餐,我们去了醉美酒吧,在那里,黎诺给我下了药,害得我的孩子没了....。”说着,她又伤心的哭了起来,“阿姨,都是我不好,我以为黎诺想开了,对傲风死了心,谁知道...她居然怀恨在心,狠心的杀死我的孩子!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啊,还没成形,就被狠心的黎诺杀死了!呜呜呜...。”语毕,她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古玉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阴冷,她霍的从床边站起身,沉着脸看着身前某一处,“黎诺,你害死我的孙子,我绝对不会让你有好下场的!”

    正掩面痛哭的程爱佳听到古玉珍这么说,嘴角边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来,“黎诺,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冷傲霜和古玉珍又安慰了程爱佳一会儿,才离开医院。

    她们前脚才离开,病房里面的程爱佳,便止住了哭声,将软枕轻放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的门被人推开,冷傲风面带疲倦的神色进入病房,缓步走到病床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只大手轻轻的抚摸着程爱佳苍白的小脸,看着程爱佳脸色煞白的样子,他眼里面浮现出阴冷的神色来,“黎诺,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冷少,黎诺拎着行李箱四处游走,进入一家中介,不过又拎着行李箱出来了,看样子,她没有找到工作。”

    “继续跟踪她,一定要她弹尽粮绝!我就不相信她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语毕,他挂断了电话。

    他起身,在程爱佳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口,而后离开病房。

    冷傲风刚刚离开,程爱佳就睁开双眼,嘴角边依旧露出阴冷的笑意来,黎诺....我失去孩子的这个仇恨,孩子的父亲和奶奶会向你讨回的!

    程爱佳又睡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了一件外衣,走出病房到医院的院落里面散步。

    她才走到走廊的转弯处,想起来自己没待手机,便转过身走回病房。

    在她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病房门是虚掩着的,两名小护士在收拾病房。

    一个小护士在擦拭着床头柜,一个小护士洒水扫地。

    擦着床头柜的小护士甲看着扫地的护士乙,开口道,“你看到了那本杂志了没有?”

    小护士乙一边摇头一边扫地,“没,今天太忙了,没时间看杂志。怎么了?”

    护士甲看了看房门,见房间的门口没有人,便对护士乙道,“你知道吗?冷傲风其实已经结婚了。”

    此时,程爱佳刚好走到房间门口,听到护士说,冷傲风已经结婚了,她的心不由咯噔一下,放在握着门把手的手,就那样顿住了。

    “啊?真的吗?”护士乙不由惊叫。

    “嘘!”护士甲示意护士乙小点声,“是真的,我在杂志上面看到的,上面还有冷傲风和他的妻子的结婚证呢,上面还有冷傲风的照片,我也怀疑事情的真伪,便问我姐夫,我姐夫是民政局的,他一查,果然是真的,冷傲风在三年前就结婚了!”

    护士乙不由瞪大了双眼,“哇,竟然是这样,那...。”她看着空空如也的病床,“那她不就是传说中的小三了?”

    护士甲点了点头,“杂志上说,程爱佳是冷傲风的初恋,因为自己的事业,程爱佳不顾冷傲风的苦苦挽留,毅然离开n市,冷傲风一气之下娶了一个女孩儿。程爱佳完成学业又回到n市,两个热卖旧情复燃,冷傲风逼着那个女子离婚,女子不甘心就这样被耍了三年,誓不离婚,冷傲风花样百出,逼迫女子离婚...。”

    “就这样?”护士乙问护士甲。

    “哦,就这样。”护士甲点了点头。

    “那他们到底离婚还是没离婚呀?”护士乙好奇的看着护士甲。

    “不知道,好像没离婚。”护士甲淡淡的开口道。

    护士乙继续扫地,“其实,女子要是和冷傲风离婚的话,也能得到不少的财产吧。”

    “那是肯定的,冷傲风斗**了,在不给人家点钱,说的过去吗?”护士甲开口道。

    护士乙拿着小矬子将垃圾扫进矬子里面,倒进垃圾桶里面,拿着拖布拖地,“可是感情的欺骗,不是金钱所能弥补的,所以那个女子才不跟冷傲风离婚的吧?”

    “也许吧。”护士甲洗了洗有些脏了的抹布,“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程爱佳外表一副柔弱的样子,又那么的和蔼可亲,骨子里却是那样的一个人,自己不要的男人,别人要了,她又抢回去。典型的小三作风,令人鄙视。”

    “是啊,是挺令人鄙视的。”护士乙附和着说。

    冷傲风已婚的事实已经被人知道了,她程爱佳成为人见人鄙视,狗见狗唾弃的小三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她才刚刚失去最宝贝的孩子,又承认众人眼中的小三了!

    门口处,程爱佳欲哭无泪,她的脸色早已经惨白一片,一双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缓缓地转过身,向前走,却碰到了一堵肉墙,她抬起头一看,冷傲风满脸心疼的看着她,她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冷傲风格紧忙伸出手接住程爱佳的身躯,抱着她闯进病房。冷声命令小护士,“叫医生来!”

    正在聊天的两个小护士,见到冷傲风突然间闯进病房,吓了一跳,拿着抹布的小护士率先回过神儿来,跑到病床前,按了一下紧急呼叫的铃,而后将被子掀开。

    冷傲风将程爱佳轻轻的放在病床上,并且盖好被子,一双大手紧紧的握着程爱佳的小手,看着程爱佳的苍白的小脸,他心里面难受极了。

    医生们,很快进入病房,为程爱佳检查身体,而后主治医生对冷傲风道,“程小姐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收到了刺激,才会晕倒的,静养几天就会好的。”

    听到程爱佳没什么大事,冷傲风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程爱佳,转而看着医生,开口道,“医生,我想让程爱佳出院,回家静养。”爱佳是小三这件事已经被人知道了,迟早会传遍整个医院,到时候爱佳肯定受到所有人的鄙视的,他要带爱佳回家静养,他要保护爱佳。

    医生面带难色的看着冷傲风,“冷先生,这个恐怕不行。”

    不行?

    冷傲风微拧眉头,“不是说爱佳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吗?怎么不能出院了?”

    医生见冷傲风生气了,便好声好气的,“冷先生,您先别动怒,事情是这个样子的,程爱佳小姐的子宫壁天生薄,能怀孕已经令人很意外了,可是孩子居然掉了,她在怀孕的几率微乎其微,所以,要在医院静养一段时间,看看能否回复一下子宫壁的功能。”

    冷傲风的心不禁一沉,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来,他眯着双眼看着医生,冷声质问,“你说什么?”

    医生从未见过这么危险的冷傲风,一时间,有些害怕。他径自咽了口吐沫,随后开口回答,“我说,程爱佳小姐,这辈子都不能做母亲了!”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