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筹划 阴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爱佳这辈子都不能做母亲了?

    冷傲风顿时愣住,“怎么会?怎么可能?”说着他上前一步双手拽着医生的领口,一个用力将医生拽到他的身前,双眸红得快要喷出火来,“你在说谎,你在说谎吧,你一定在说谎对吧?”

    医生双手用力的扳着冷傲风的大手,“冷先生,您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其他医生见冷傲风拽着医生的衣领,全都扑上前,拽着冷傲风,“冷先生,请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一时间,病房里面乱糟糟一片,五六个大男人撕扯着,最后冷傲风寡不敌众,被几个男医生合力拖着离开病房。

    病房门口,冷傲风的拳头用力的一下一下的击在墙壁上,他最爱的女人,他最深爱的爱佳,今生没有做母亲的权利了!这对爱佳和他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

    “啊!”他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那痛苦的叫声,划破空气在狭长的走廊里面回荡着.....。

    病房里面,程爱佳双眸空洞无神的盯着眼前的某一处看,她居然失去做母亲的权利了?怎么会?怎么可能?心,像是刀搅一般的疼痛不已,泪水很快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掀开被子,身子僵直的从床上坐起身,缓步走到窗口处,打开窗子,双手扳着窗框,用尽全身的力气,上了窗台,一只脚,迈出窗子..。

    病房门口,处于悲痛之中的冷傲风,抹掉眼里面的泪水,深呼吸了几口气,脸上挂着自认为最自然的表情,他要以这个表情出现在程爱佳的面前,爱佳不能做母亲,他尚且这么伤心难过,更别说爱佳了。

    他不能让爱佳知道这个真相!

    他轻轻的打开病房门,走进病房,却看到程爱佳站在窗口处,一只脚已经伸出窗外了,他脸上自然的表情随即消失不见,“爱佳,你干什么?!”

    程爱佳正要向下跳,听到冷傲风的声音,转过头看着冷傲风,泪如雨下,“傲风,我无法接受自己不能做母亲的事实,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永别了,傲风,还有我爱你!”说着,她的另一只脚也伸出窗外。

    “不要,爱佳,不要!”冷傲风的脸色煞白一片,想都不想的冲到窗口处,伸出双手,抱住程爱佳的腰肢,一个用力将爱佳从窗口处拉了回来,因为力道过大,两个人一同跌倒在地面上,冷傲风的后背结实的摔在地面上,他的身子吃痛,双手放开了程爱佳的腰肢,程爱佳原本倒在冷傲风的胸膛上面,冷傲风一松手,她便掉在了地面上。

    她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向窗口跑去。

    冷傲风顾不得后背处的疼痛,起身,一把拽住程爱佳的手腕儿,一个用力将程爱佳拽进自己的怀里面,死死的抱住,“爱佳。爱佳,不要,不要,求你不要寻死!”

    程爱佳拼了命的挣脱冷傲风的怀抱,“放开我,傲风,你放开我,让我去死!我连做母亲的资格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啊!傲风,你放开我,放开我!”

    冷傲风死死的抱着程爱佳,性感的薄唇贴在程爱佳的耳边轻声的,“爱佳,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寻死,如果一时没看住你,你死了,那么我也会陪着你一起死!我的存在是因为你,这个世上若是没有你的话,我活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程爱佳听到冷傲风这么说,放弃了挣扎,怔怔的看着冷傲风,眼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脸颊,“风...可是我以后无法生孩子,我们失去了做父母的权利啊!”程爱佳倒在冷傲风的怀里面伤心的哭泣着。

    冷傲风双手紧紧的抱着程爱佳,“傻丫头,没有孩子,又能如何?只要我们相爱就好了,你要是实在喜欢孩子的话,我们抱一个就好了,当成亲生的抚养成人,对了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要不我们收养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呵呵。”程爱佳被冷傲风逗得破涕一笑,她仰着头深深的看着冷傲风,“风,你怎么这么傻呀!”

    冷傲风伸出手宠溺的点着程爱佳的小鼻尖儿,柔声道,“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傻!”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傻!

    极其简单的几个字,却令程爱佳感动不已,她鼻子一酸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她抬起手抹掉眼里面的泪水,双手环着冷傲风的脖子,轻声的,“风,我爱你!”

    冷傲风低下头,深情的回看着程爱佳,柔声道,“我也爱你,一生一世。”说着,他性感的唇瓣,轻轻的吻上程爱佳粉红的唇瓣上,室内,温馨一片..。

    **************

    黎诺拎着行李箱走出中介所,而后上了公交,坐到离娇躯最近的一个站,下了公交,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到边的马路,黎诺蔫了,这要走多久才能到郊外别墅区啊!

    但是她很快精神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加油,“黎诺,加油,你行的!”语毕,拽着行李箱沿着宽敞的马路一直向前走。

    马路两边风景如画,远处是一片接连不断的山脉,一座连着一座,进出以一片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绿油油的麦田,再近处,一棵棵茂盛大树矗立在马路两边,这里不止风景好,空气还很新鲜。

    黎诺一边向前走,一边欣赏着马路两边的风景,路途倒也没那么无聊。

    “丫头,好巧啊,居然在这里看到你了。”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从黎诺的身边,传进她的耳朵里面。

    黎诺正欣赏着路边的风景,听到有人叫他,不由得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看到一位中年男人驾着豪车在她身边缓慢的行驶着。

    这个中年男人相貌端正,眉眼间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她。

    她认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那天在公交车上碰到的中年男人。

    黎诺也觉得能够在这里遇到这个中年男人,真的很巧,便冲对方笑了笑,“是啊,真巧。”

    中年男人将车子停在黎诺的身边,“丫头,上车。”

    黎诺摇了摇头,“不了,怪麻烦您的,我还是步行,很快就到了。”

    中年男人不由一脸好笑的看着黎诺,“很快?这条路,往这个方向走,只通向郊外别墅区,而那里距离这里,就算开车也得半个小时左右,车速还得在140以上才行,你要是走路到那里的话...。”中年男人故意顿了顿,而后开口道,“至少也要晚上七点半以后。”

    呃....。

    黎诺傻眼了,没想到那里距离这么远。

    中年男人顺手打开后座的车门,对黎诺道,“上车吧。”

    黎诺抿了抿嘴,便拎着行李箱上了车,坐在后座。

    坐在后座,闲来无事,黎诺便扫了身前的中年男人一眼,她没有想到那个中年男人居然是个有钱的主儿,那辆豪车暂且不提,就是他的穿着,那套世界品牌的西装就十几二十万,还有他手腕处的手表,也是价值二百多万的!

    其实这个中年男人有没有钱,与她无关,她只是好奇,这么一个有钱人,却挤着公交,还被人抢了座位...她觉得有些好笑。

    这么想着,她嘴角边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中年男人的双眼一直看着身前宽敞的马路,期间时不时的看着车镜里面的黎诺,见到黎诺嘴角边挂着淡淡的笑意,他不由开口道,“丫头,是不是在想,我这么一个有钱人,吃饱了没事干去挤公交,然后座位还被人抢走了啊!”

    黎诺没有想到自己心中所想居然被中年男人猜到了。她嘴角边的笑容嘎然停止,尴尬的看着中年男人的侧脸,想要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对方说的,都是真的。

    中年男人见到黎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他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可爱,“小丫头,别那么拘束,我不会生气的。其实,不只是你会这么想,知道我的身份的人,见到我挤公交,都会这么想。我已经习惯了。”

    听中年男人这么说,黎诺才略微的的放松下来,“可是,为什么?您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挤公交啊!”

    中年男人呵呵一笑,缓缓的开口道,“为了提醒自己,好好管理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企业,如若管理不好,就会回到挤公交的日子。”

    黎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她不禁有些佩服的看着身前的中年男人,“大叔,您的企业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谢谢你。”中年男人转过头看着黎诺,“你来这里干什么?”

    黎诺咬了咬唇瓣,“我去做钟点工。”

    中年男人诧异的看了黎诺一眼,“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何必做钟点工呢?”

    黎诺心里面一抹伤痛,划过新房,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神色来,“这个说来话长..。”说着黎诺伸出手指着车子前距离她们很远的豪华的别墅区道,“是不是那里?”

    中年男人知道黎诺在转移话题,便不再追问,只是点了点头,“对,那里就是郊外别墅区。”

    接着,两个人便不再说话,中年男人静静的驾着车子,黎诺则时不时的看着车窗外的美景,一时间,车子里面有些静。

    良久,黎诺收回视线,看着身前的中年男人,关心的问道,“那个大叔,你的腰怎么样了?还那么疼痛吗?”

    黎诺关心的话语,令中年男人感到一阵阵温暖,“已经好了,那天不过是不小心扭到了,并无大碍。”顿了顿,他发出一声感概,“要是我的女儿能像你一样关心我的话,我就知足了。”

    黎诺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也只是问问而已。”

    进入别墅区黎诺才知道,原来郊外别墅区的面积很大,而且一栋挨着一栋的别墅都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连大门和院落里面的设计都是一模一样的!

    黎诺傻眼了,下了车以后,她该往哪个方向走呀!

    “丫头,你要去哪里?”中年男人透过车镜问黎诺。

    黎诺从衣兜里面拿出纸张,“朝阳三区,105号。”

    “哦,那里,我知道,离我儿子家不是很远,我送你过去。”中年男人将车子向右转继续向前行驶着。

    黎诺紧忙拒绝,“大叔,还是放我下来吧,您载我到这里我已经很感激您了,您只要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不能再麻烦您了。”

    中年男人将车子停住,转过头对黎诺道,“已经到了。”

    黎诺打开车窗看着右侧的大门门牌号,果然,朝阳区105号,打打开车门,下了车,而后将行李箱拿出来,礼貌的对中年男人道,“大叔,谢谢您。”

    中年男人的头探出车窗,看着黎诺,“丫头,我的名片你还留着吗?”

    黎诺略微想了一下,才记起来,中年男人给她的名片,被她塞进衣兜里面,她的手伸进衣兜里面,果然,有一张名片。

    她拿着名片冲中年男人挥了挥,“这里,我还留着呢。”

    中年男人略带欣赏的看着黎诺,这个女孩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孩子,不然也不会将他在公交车上给她的名片一直保留到现在了。“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黎诺开口回答,“黎诺。”

    中年男人不禁轻声的,叫着,“黎诺,蛮好听的名字。”说着,他左手指着黎诺手中的名片道,“丫头,以后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就好,不管什么事,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不管什么事,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令黎诺心里面暖暖的,她甚至从中年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久违的亲情,不,应该说,她从中年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亲情。

    她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她活了23年,居然从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亲情..真是可悲啊!

    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将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冲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恩,不管发什么事,只要我需要帮助,我一定会找您帮忙的。”

    中年男人男人驾着车子缓缓的离开。

    黎诺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中年男人的车子,直到车子转了个弯儿,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她才收回视线。

    她心里面对中年男人无线感激,垂下眼眸,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这一看,她就愣住了,足足愣了好一会儿。

    名片上赫然写着,程氏副总裁,程傲天!

    程傲天啊!

    程爱佳的父亲!

    她忍不住一笑,她跟程爱佳这是什么缘分啊!

    她母亲戴美静,她大哥程峰,大嫂何叶,三哥程旭,现在连她的父亲程傲天,她都见到了,最最关键的是,除了程爱佳以外,她喜欢程家所有人!尽管戴美静曾经用钱逼着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可她,一点都不讨厌戴美静!

    见到程家人,就连那个吊儿郎当的程旭都算在内,她对他们有一股会所不出来的熟悉感,见第一面,她就很喜欢他们。

    可她跟程爱佳有了太多的恩怨,她们注定是敌人,而程家人必定会站在程爱佳那边。

    所以,就算她很喜欢程家所有人,也不能和她们有过多的接触,而要敬而远之。

    她在心里面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名片揉成一团儿,丢进大门口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丢掉纸团儿,黎诺便拽着行李箱那个,走到别墅大门口,伸出手,按了一下门铃儿。

    “黎诺,我公公是一个帮理不帮亲的人,你没必要因为程爱佳,而拒绝公公的好意。”一道好听的女子的声音传进从身后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

    这道似曾熟悉的声音令黎诺微怔了一下,她转过身一看,何叶一只手托着大肚子,一只手拿着被她揉成团儿的名片。

    黎诺的脸颊腾地红了,没想到丢弃名片的那一幕居然被何叶看到了,这可是对程傲天的不尊重啊!她小声的叫着对方,“何叶...姐。”

    何叶抿嘴一笑,走到黎诺身前,将手中的名片塞进黎诺的手中,“这张名片,你保存好,万一有什么事,公公可以为你做主的,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他帮理不帮亲,你多跟他接触一下就会了解他的。”

    何叶都这么说了,还将名片从垃圾箱里面剪出来,黎诺怎能拒绝?她将名片弄平,塞进衣兜里面,转而抬起头看着何叶,“何叶姐,您怎么会在这里的?”

    何叶伸出手指了指黎诺身后的别墅大门,“这个是我弟弟的家,他快要搬来这里住,我雇了个钟点工为他打扫房间。”

    黎诺不由瞪大双眼,“这么巧!我就是那个钟点工!”

    “是啊,很巧。”说着,何叶走上前,拿出钥匙将大门打开,率先进入别墅大院。

    黎诺跟在何叶的身后进入大院。

    刚刚塔尖别墅大院,黎诺眼前豁然一亮,这个院落里面应有尽有,右面是一片小树林,小熟练边缘是一个凉亭,凉亭不远还有一架秋千,秋千的左面是宽敞的道路,道路的左侧是一个偌大的游泳池,游泳池前面是一片打理整齐的花园,花园正中央还有一座假山,整个花园就好像是一个人工建造的鸟语花香的人间美景的地方似的。

    冷家别墅也很美,但是较之这栋别墅,略逊两筹。

    她轻闭着双眼用力的吸了一口新鲜中带点香味的空气,“好香!”而后睁开双眼,跟在何叶的身后进入别墅大厅。

    别墅大厅的设置和其他别墅的设置差不多,大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套沙发,沙发的正中央是一个茶几,沙发的左侧是客房,右侧是厨房,沙发的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偌大的家庭影院。

    整个大厅的周围都是实木制作而成的柜子,柜子上面摆放着各种瓷器,看样子这栋别墅的主人喜欢古玩。

    黎诺只是扫了大厅一眼,便将行李箱放在一边,跟在何叶的身后上了二楼。

    正对着楼梯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分别是客房和卧室以及书房,更衣室,健身房,还有3d影院。

    黎诺不禁在心里面感叹,这位少爷的爱好可真广泛呀!!

    何叶走到走廊的正中央,推开左侧的房门,进入房间。

    黎诺跟在何叶的身后进入房间。

    房间设置简单,一张大床,一套沙发,一个酒架。

    何叶环视了一下卧室,便交代黎诺,“这栋别墅很大,想要一天收拾完是不可能的了,你先将厨房,卧室,还有书房的卫生打扫一下,剩下的明天再打扫就可以了。”

    “好的。”黎诺走进卫生间,找了一个抹布,洗干净,然后开始打扫卫生。

    何叶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啊~又饿又困!还是先睡觉,后吃饭吧。”喃喃自语以后,她躺在床上,睡觉。

    厨房,卧室,外加书房,三个地方,大约三百平方米的面积,可黎诺仅用了两个小时就将这些地方打扫的干干净净。

    她最后打扫的是厨房。

    收拾完一后,见时间还早,她便闷了点米饭,又打开冰箱,拿出西红柿,鸡蛋和海带。

    做了一个柿子鸡蛋汤,拌了一个海带丝。

    “哇~睡得***啊!”何叶一边下楼一边感慨。

    黎诺脱掉围裙,走处厨房,到了楼梯口,对何叶道,“何叶姐,饿了吧,我做好饭了。”

    “真的吗?”一听有饭吃,何叶的眼睛里面泛着金光,加快脚步下楼梯。

    黎诺见何叶下楼梯太快了,紧忙开口提醒她,“慢点,慢点,万一摔着了可不得了了。”

    何叶冲黎诺微微一笑,“放心吧,我没事的。”

    下了楼,何叶进入厨房。

    黎诺将做好的饭菜放在桌面上,“冰箱里面只有这些了。”

    何叶端起米饭大口大口的吃了两口,便抬起头看着黎诺,“黎诺,坐下来,一起吃。”

    黎诺摇了摇头,“不了,我还不饿...咕噜噜,咕噜噜。”她的话还没说完,独自,就饿得咕咕叫了起来。

    黎诺的小脸立即红了一片,她还真不适合说谎,每一次说谎,不过两三秒,谎言就会被拆穿。

    何叶不由一笑,“坐下来一起吃吧。”

    黎诺不在扭捏,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坐在何叶的对面吃饭。

    何叶夹了一块鸡蛋放在嘴里面,酸甜刚好,咸淡正好,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称赞黎诺,“黎诺,你做饭蛮好吃的。现在啊,像你这样会做饭的女孩子不多了。”

    黎诺淡淡的笑了笑,“其实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子很多,只是你生活的圈子里面都是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有人伺候她们了,何必自己动手呢!”

    何叶莞尔,黎诺的话,很有道理。

    吃过饭,何叶便将工钱给了黎诺。

    看着何叶塞给她的五张粉红的毛爷爷,黎诺诧异了,瞪大双眼看着何叶,“五百块?太多了!”她拿出三张还给何叶,“我只能收您二百元。”

    何叶没有接过钱,而是对黎诺道,“剩下的是路费,从这里打车到市里大约一百五,明天一早你再来这里,还需要一百五。”

    二百元的劳务费,三百元的路费!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收下这么多了。”黎诺将钱塞进衣兜里面,便跟何叶告别,“何叶姐,再见,明天一早,我再来,争取在一天之内将所有的房间都收拾干净。”

    何叶一只手托着大肚子,冲黎诺淡淡的道了句,“再见。”

    出了别墅大门口,黎诺不禁仰头望天,此时已经临近黄昏,从这里步行到市里的话,至少也要三四个小时,估计走到市里,天已经黑了。

    其实,收拾完就离开别墅的话,应该在天亮就能够回到市里,可是,上一次何叶在海天一居帮过她,她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何叶的,唯有为她做一顿饭。

    黎诺拽着行李箱,按照来时的路,返回。

    黎诺刚刚离开,那边何叶拿出手机给程峰打了一个电话,半撒娇道,“老公,我饿了,要去海天一居吃晚饭。来这里接我。恩,我等你。”

    挂断电话以后,她又给弟弟打了个电话,“希,别墅我已经让人打扫干净了,你来这里住吧,一直在市里住,吃不好,睡不好的。”

    “恩。”正在驾着车子的叶希淡淡的应声,便挂断了电话。随后,他将方向盘转了方向,向郊外的别墅驶去。

    黎诺拽着行李箱,用最快的速度向前走,争取在天亮之前,到达市里。

    因为天气较热,走出一段距离,黎诺就满头大汗,她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处的汗水,忍不住的在心里面嘀咕着,“要是有一辆车子载她回市里就好了!”

    正想着呢,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缓缓的停在她的身边,车窗缓缓的打开,车子里面的何叶冲黎诺挥了挥手,“黎诺,上车。”

    “何叶姐?”这么巧?

    何叶冲黎诺笑了笑,“上来吧,我们要去市里办事,顺便载你一程。”

    程峰下了车,打开后车厢,将黎诺的行李放在车厢里面,又坐在驾驶位,载着黎诺和何叶进入市里。

    “何叶姐,姐夫,谢谢你们。”下了车,黎诺礼貌的冲程峰和何叶道谢。

    何叶对黎诺道,“不用客气,反正顺路。”说着,她冲黎诺挥了挥手,“再见。”语毕,她关上车窗。

    程峰驾着车子扬长离开。

    “呼!”黎诺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看来她今天蛮幸运的,来回的路上都坐顺路车。

    她最先到中介,将其中的四百元给了中介的老板娘,“阿姨,还差您一百元,我明天将钱给您。”

    中介老板娘只收下其中一百元,剩下的都给了黎诺,“其实,我是代替别人的,正常价格,就是一百元。”

    “真的吗!谢谢你,阿姨。”黎诺拿着剩下的四百元离开中介。

    找了一家最便宜的旅店住了下来。

    车子里面。

    程峰半转过头看着何叶,“为什么这么帮助黎诺?故意要她打扫叶希的别墅,还特地要我送她回市里!”

    何叶偏头想了想,而后挑起眼眸回看着程峰,“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黎诺有些地方跟你特别像,总觉得她应该是个命很好的女孩子,见到她这么难,就是想帮助她。”

    程峰不由一笑,伸出手宠溺的揉了揉何叶的柔顺的长发,“还要不要去海天一居了?”

    何叶轻轻的拍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去,我是吃饱了,可宝宝们还饿着呢。”

    **********

    医院。

    冷傲风一直守在程爱佳的身边,就算程爱佳睡着了,他依旧寸步不离,生怕程爱佳一时想不开,再自杀。

    为了保住爱佳的名声,他高价收购了那家杂志社,将卖出去的杂志全都收了回来。将爱家受伤害的程度减到最低。

    他坐在病床边的软椅上,双手握着程爱佳的左手,趴在病床边,熟睡着。

    在他熟睡之际,手机震动,叫醒了他。

    他捏了捏眉心,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他派出去跟踪黎诺的保安,他接听了电话,“什么事?”

    “冷总,黎诺在中介找了一份钟点工的工作。傍晚之际,回到市里,住在旅店。”对方老实的向冷傲风禀告。

    黎诺又找到工作了?

    冷傲风有些不悦,这个黎诺就好像是野草似的,眼看着就要枯萎了,却又春风吹又生!每一次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总有人帮着她!

    再这样下去,非得等到四个月以后他们才能离婚了!

    他能等,可程爱佳等不了了!

    爱佳因为他已经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他不能再让爱佳受委屈了!“钟点工?市里的一切不是已经打点好了吗?她怎么会找到工作呢?”

    见冷傲风生气了,对方说话更加没有底气了,“冷总,原本一切都很好,可半路杀出个何叶来,程氏总裁程峰的妻子,何叶,也是程爱佳小姐的嫂子,她打电话到中介,点名要黎诺做她的钟点工,打扫郊外属于叶希的别墅。”

    冷傲风双眼一眯,“属于叶希的别墅?”

    “是,我特地查了一下,发现何叶和叶希是亲姐弟俩,只是她们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对方很肯定的回答冷傲风。

    何叶和叶希居然是亲姐弟...。

    冷傲风的脑海里面细细的品味着叶希的名字,蓦地,一个绝美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面一闪而逝!

    对方见冷傲风默不作声,以为冷总嫌弃他办事不利,为了讨好冷总,他开口道,“冷总,我要不要暗中破坏一下,让叶希辞退黎诺,其他地方也不会雇佣黎诺的,相信用不了多久黎诺就会露宿街头的!”

    冷傲风想都不想的反对,“不,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在暗中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好。”

    “监视他们?”对方抓住了这个关键的词语。

    冷傲风沉声道,“对,他们,黎诺和叶希,仔细的监视他们,将他们的一举一动报告给我就可以了。我自有打算!”

    挂断电话以后,他转过身,伸出大手轻轻的抚摸着程爱佳白皙的面颊,柔声道,“爱佳,我会让你摆脱小三的头衔的!”

    *********

    叶希驾着车子回到别墅,率先进入卧室,洗了个澡,而后,进入书房开始工作,最近,叶氏就要在n市成立分公司,工作上的事情一大堆。

    一直工作到深夜,他觉得有点困,捏了捏眉心,令自己清醒一点,可还是想睡觉。

    他甩了甩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起身,走出书房,下了一楼,走进厨房时,见到饭桌上有柿子鸡蛋汤和拌海带丝,食欲顿时上来了,他盛了一碗米饭,热了一下鸡蛋汤,便坐在饭桌前,吃饭,足足吃了一大碗。

    吃饭发,叶希泡了一杯咖啡,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上楼,到了书房咖啡已经被他喝掉一半,困意全无,坐在办公桌前继续工作。

    **************

    第二天,黎诺早早的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离开旅店。

    她吃了点早餐,然后到****交了20元钱的电话费。

    手机刚刚开通,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诺诺,对不起,我太爱南海洋了,所以才会误会你的,当时太激动了,动手打了你,你不会怪我吧?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我心情很郁闷,到国外散散心再回来,等我回来的时候亲自向你道歉。洛维维。”

    收到洛维维向她道歉的短信,黎诺知道,洛维维不会想不开。她那颗高高为洛维维而悬起的心才放了下来。

    她拽着行李箱去郊外别墅。

    *******

    叶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办公桌上面睡着了。

    他关掉电脑,走进卧室将自己丢在床上,睡了一小会儿,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换上休闲服,运动鞋,跑出别墅,沿着宽敞的接到一路向前跑,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晨运!

    回到别墅,他进入厨房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眼角的余光瞥看到饭桌上面的柿子汤和拌海带丝,便想起昨天晚上的饭菜很好吃。

    他拿出手机给何叶打了个电话,“你找来的钟点工,厨艺不错。”

    何叶睡得迷迷糊糊的,接听了叶希的电话,听到叶希称赞黎诺厨艺好,立马精神了,她从床上坐起身,将软枕靠在身后,有些不相信的问叶希,“你吃了我剩下的饭菜?”

    叶希轻咳了一声,淡淡的回答,“恩,昨天晚上有点饿!”

    啊!

    何叶的嘴张成o型,要知道她的弟弟叶希可是有洁癖的,从来不吃陌生人做的饭菜,就算去餐厅,也只是那几家高档餐厅,卫生必须达到顶级的那种。

    因为这样,叶希的胃没少吃苦,捞下了胃痛的毛病。

    回过神儿来的何叶对叶希道,“那个,你喜欢吃的话,我可以要钟点工继续给你做饭,但是你得付钱!”

    叶希抿嘴一笑,“钱,不是问题。”

    “ok,钟点工今天还会来别墅打扫房间,我会问一下钟点工,是否愿意做你的保姆。”挂断电话,何叶下了床,换一身干净的孕妇装,下了二楼。

    *********

    黎诺到郊外别墅区的时候,已经早上八点钟,因为,这里面的别墅都是一样的,所以,找到朝阳区105号别墅,费了一点小小的时间。

    她拽着行李箱转了个弯儿,刚好看到一辆似曾相识的车子从别墅大门口快速的飞了过去。

    黎诺微怔了一下,喃喃自语,“刚刚那辆车子,像是叶希的!难道叶希是何叶姐的弟弟?”

    但随后她便摇头否定,“不会的,不可能,叶希姓叶,何叶姐,姓何,他们怎么可能是亲姐弟呢?再说,何叶和叶希长得一点都不像!他们一定不是亲姐弟,刚刚她一定是看错了。”

    而车子里面的叶希,着急去珠宝行,所以没有注意到路边的黎诺,两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

    黎诺走到别墅大门口,按了按门铃,见大门许久未开,就知道别墅里面没人。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