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保姆难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她怕咸度不够她特地又往饺子汤里面夹了两勺盐。而后美滋滋的将饺子汤端到叶希身前。“没什么事的话,我去休息了。”

    叶希默不作声,表示默许。

    黎诺屁颠的离开卧室,顺手将房门带上,而后,一只手拽着门把手,耳朵紧紧的贴着房门,倾听房间里面的动静。

    叶希吃了两三个饺子,便不吃了,端起瓷碗,喝饺子汤。

    一股咸咸的味道传进她的口中,顺着他的嗓子进入喉咙处,令他的嗓子痒痒的,“哧!”他硬生生的将饺子汤吐了出来,然后不停的,“咳咳咳。”咳嗽起来。

    他将瓷碗用力的放在茶几上面,那双似泉水般好看的眼睛阴冷的盯着瓷碗看,那眼神极其危险,似乎在说,黎诺,你惹恼我了!

    门外黎诺听到叶希咳嗽个不停,兴奋的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耶!”而后捂着嘴,跑进自己的卧室,上了床,用被子蒙住脑袋,躲在被窝里面狂笑,“叶希,看你以后还敢得罪老娘不!哈哈哈。”

    这个夜晚,黎诺笑着睡着的.....。

    这是她离开冷傲风以后,睡得最开心最踏实的一次。

    然而,开心总是短暂的!

    黎诺正在熟睡中,便听到叶希冰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黎诺,起床做早餐!”

    黎诺立马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身,转过一看,果然,叶希身穿运动服,靠着门框,颈间搭了一条白毛巾,神色冰冷的看着她。

    黎诺暗自翻了个白眼,心里面暗自嘀咕着,不就是叫她起来做早餐吗?至于用这种冰冷的恨不得将她掐死的眼神看着她吗?

    她一边叠被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叶希,见她都起床了,叶希的脸色还是那么的难看,她微拧眉头,暗讨:难道..叶希发现她故意整他了?

    所以才会神色冰冷的看着她?!

    要是那样的话,她可就在心里面鄙视叶希了,小气男,就行你折磨我,不行我反抗?

    叶希抬起左手腕儿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早上五点半,他放下胳膊,神色平静的看着慢吞吞叠被子的黎诺,“今天的早餐,我要吃水煎包,牛肉馅的。还要喝绿豆粥,再拌个海带丝。六点之前做好。”语毕,他离开房间。

    黎诺下意识的拿起床头柜子上面的闹钟一看,已经五点半了,要她做水煎包和绿豆粥?

    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做好?

    她几步小跑到房间门口,伸出手拽住刚刚走出房间的叶希的胳膊,“水煎包和粥都是需要时间的,你能不能吃别的?明天我会早点起床做给你吃的。”

    叶希转过头,垂下眼眸不悦的看着黎诺拽着他胳膊的双手,一抬手,甩开黎诺的双手,冷声道,“你是我请来的专职保姆,这点事都做不好的话,你就自己去警局吧!”

    什么?

    做不好就送她去警局?

    又拿这件事威胁她!

    黎诺气得恨不得一脚将叶希踹飞,踹到一个他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可是,她没那个能力,所以,除了听从叶希的吩咐,她别无选择!

    “死叶希臭叶希混蛋叶希!”黎诺一边剁着牛肉馅一边不停的骂着叶希,讨厌的家伙,她拿着盐和白糖以及味素不停的往馅里面放,不知道放了多少,反正足够难吃的!

    做,她是能做,不过做的不好吃,可就怪不得她了!

    忙活了半个小时,黎诺终于在六点钟之前,将绿豆粥和水煎包以及海带丝做好。

    一一摆放在桌面上。

    六点整,房间的门打开,叶希一边擦着汗水,一边进入房间,他走到厨房随意的扫了一眼,见饭菜已经准备好,什么都没说,走进卧室,将晾干上面的白色衬衫拽了下来,走出卧室,丢给刚刚走出厨房的黎诺,“将这个烫平,我要穿。”

    才刚刚做完早餐,就让她烫衣服,还让不让人活了!

    心里面这么想着,黎诺还是伸出手接住白衬衫。

    叶希进入卧室,将房门关上,脱掉运动装,进入浴室,洗澡。

    黎诺则拿着叶希的衣服走进副卧室,将白色的衬衫平放在桌面上,拿出熨斗烫衣服。

    边烫衣服,边在心里面咒骂叶希,“死叶希臭叶希,讨厌的家伙,小心眼的男人,不过欠了你那么一点钱,打了你一个大耳光而已,就昼夜不停地折磨我!讨厌的家伙!”心里面约恨叶希,手下的力气就越大,这么一用力,左手就疼了起来。

    这一疼,黎诺更加的生气了,此时,刚好熨到袖口,褶子比较多的地方,她双手用力的按着熨斗,继续骂叶希,“臭叶希,就为了做宵夜,就把我的左手弄疼,气死我了!——————。”

    气消了,她才将熨斗拿起来,放在一边的熨斗架子上面,一股糊了味道传进她的鼻子里面,她低下头一看,衬衫的袖子被她烫糊了!

    黎诺眨了眨双眼,看着雪白的袖口处那块焦黄变硬的地方。

    呃...。

    她发誓,这一次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过也好,谁让叶希总是欺负她折磨她的!

    烫糊了他的袖口,活该!

    她将衬衫叠好,抱着衬衫走出副卧室,到叶希的房门口,敲了敲门,“衬衫烫好了。”

    可卧室里面没动静。

    她不由加大了敲门的力道,“衣服烫好了!”

    里面还是没有人回答她。

    黎诺暗自疑惑,难道叶希不在卧室?

    她抱着衬衫走到厨房门口,看了一眼,没人。

    又返回卧室门口,敲了几声门,没人理会她,她便握住门把手,向下一按,门打开了,她刚刚想要闯进房间,房门在里面被人打开。

    黎诺的手正握着门把手,门就那样被里面的人打开,她的手下意识的放开门把手,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跌倒。

    她一惊,左手丢掉怀里面的白色衬衫,右手顺手拽着门框,左手拽住靠近她身边最近的东西,以此来稳住自己的身子,

    “呼!”见自己没有摔倒在地面上,黎诺放心的舒出一口气来,心里面暗自庆幸自己眼疾手快,抓住了能稳住身子的东西,不然真的跌倒了。

    她右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略微隆起的小腹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腹间,柔声的道,“宝贝,吓到了吧?妈妈下次一定会很注意的,不会让我的宝贝再受到惊吓的!”

    “黎诺,还不放手!”叶希的一道冷喝,令黎诺回过神儿来,她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叶希,只看到叶希**着上半身,满面寒霜的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身下。

    她不由得顺着叶希的视线看去,只看到自己的左手正死死的拽着叶希围在腰间的浴巾的接口处。

    黎诺脸色腾地红了,手下意识的放开浴巾,浴巾的接口处就这样散开,叶希来不及阻止,偌大的浴巾,就那样滑落在地面上。

    “黎诺!”叶希咬牙切齿的叫着黎诺的名字。

    黎诺下意识的,“啊!”的叫了一声,紧忙用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刚刚她在惊慌之中,眼角的余光看到叶希的下身似乎穿了一条四角**,那**上面似乎有图案。

    在好奇心的去试下,她那原本紧闭的十根手指慢慢的慢慢的撬开了一道缝儿,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透过手指缝儿看着叶希的下半身。

    她看到叶希穿了一条带有蜡笔小新的卡通四角**,而且还是红色的!

    叶希的身形非常的高大,上半身健硕无比,胸膛处的肌肉一块一块的,特别是肱二头肌异常发达,十足一个型男,可下半身却穿了一条卡通四角**!

    “噗嗤!”黎诺忍不住的笑出声音来,她一只手指着叶希下半身穿得蜡笔小新**,一只手捂着肚子,狂笑不止,“哈哈哈哈!”

    叶希刚刚洗完澡,套上老妈因为迷信非要他穿上的红色**,说是辟邪!

    他走出浴室的时候,黎诺就站在门口处不停的敲门,他怕黎诺闯进房间,紧忙围了一条大浴巾,遮住红色卡通**,走到门口,才刚刚打开房门,黎诺的手就死死的拽着他腰间的浴巾!

    他围在腰间的浴巾被黎诺扯开,本来就很生气,见到黎诺指着他的红色**狂笑不止,心里面的怒气陡然间升至最高点,冷声喝着黎诺,“黎诺!不想进警局的话,就立刻给我闭嘴!”

    他的声音不大,却极具杀伤力。

    黎诺立马闭上嘴巴。

    抬起头看着叶希,“我什么都没看到。”心里面却暗自骂叶希,就知道拿进警局的事情威胁我,等着瞧,等我哪一天洗清了自己的罪名,看我不将你穿着红色卡通**的事情说出去!哼!

    心里面骂着叶希,面上却挂着好看的微笑,屁颠的小跑两步,将丢在地面上的衬衫捡了起来,叠好,递到叶希的身前,“衬衫烫好了。”

    叶希一把拿过衬衫,向右侧挪了一步,下巴向门口一扬,示意黎诺离开房间。

    黎诺会意,立即走出卧室。

    “下一次,我在房间里面的时候,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入房间,否则直接将你送进警局!”语毕,叶希用力的关上房门。

    黎诺冲紧闭的房门伸了伸舌头,“不去就不去,你以为我愿意进入你的房间!切!”

    她才转过身,那边卧室里面传出来叶希的怒吼声,“黎诺!”

    随后,房间的门被叶希打开,他下身穿着西装裤子,**着上半身,手中拿着白色衬衫,用力一丢,将手中的衬衫丢在黎诺的脸上,“这衬衫的袖子怎么回事?”

    衬衫打在黎诺的脸上,而后滑落到地面上。

    黎诺低下头看了看被烫糊了的袖口,而后抬起头看着叶希,实话实说,“那个,袖口的褶子太多了,想要多烫一下,结果...变成这个样子了!”

    叶希没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地神色冰冷的深深的看着黎诺,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一双大手握成的拳头咯咯作响。

    叶希的眼神太阴冷,黎诺浑身上下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略带害怕的回看着叶希,她那颗脆弱的小心脏,猛然间悬了起来,在半空中咚咚咚的不停的跳动着。

    良久,叶希收回视线,转过身,进入卧室,同时,将房门关上。

    见叶希进入卧室,黎诺放心的呼出一口气,“呼!”捂着跳动快速的心脏回到自己的卧室,开始洗澡,洗漱,将自己的房间收拾,干净以后,才离开卧室。

    刚刚出卧室,就看到叶希身穿她昨天洗干净的银色西装黑色衬衫,衬衫的领口故意敞开,露出一大片结实健硕的肌肤来,他翘着二郎腿,靠着沙发看报纸。

    黎诺只是随意的扫了叶希一眼便收回视线,虽然叶希很冷很不近人情很讨厌很卑鄙还很无耻,可她不得不承认叶希真的很帅,很养眼。

    黎诺径自越过叶希进入厨房,一搭眼便看到厨房的桌面上早餐,水煎包只吃了一口,还吐在了桌面上,绿豆粥看不出来喝没喝,不过不想也知道,一定没喝,因为吧,她放了一把盐在里面,倘若叶希问起,她就回答。看错了,将盐当成面碱了。

    见叶希什么都没吃,黎诺的心里面无比的畅快,死叶希,你在身体上和精神上折磨我,我就在食物上折磨你!

    她走进厨房,打扫厨房的卫生,全都收拾干净以后,才走出厨房,叶希,还是刚才那个姿势坐在沙发上。

    黎诺眨了眨眼睛,便向叶希的卧室走去。

    她身后的叶希,将手中的报纸丢茶几上,转过身一只胳膊搭在沙发的背上,略带好笑的看着黎诺的背影,淡淡的开口,“黎诺,你不是觉得你恶整我,我拿你没办法呀!”

    黎诺的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听到叶希这么一说,心里面不由一笑,叶希,还不傻嘛,知道她故意恶整他。

    可她面上却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转过头看着叶希,“希少,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人家三百多度近视,看错了是很平常的事情,您要是觉得我不适合这份工作的话,直接辞退我,我保证会在一个月之内,将钱还给你的!”

    叶希那张帅气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的笑容,转瞬即逝,他挑起眼眉睨着黎诺,“我不会辞退你的!我要你认真的做每一件事!我不要求你做得最好,但是你必须认真做!”说着,他从沙发上站起身,“假如你还像昨天那样,弄砸每一件事,那么,你做保姆的日子,再加一天!这是对你的惩罚,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我会认为你喜欢做我的保姆!”

    什么?

    要她加一天!

    就是变成31天了!

    凭什么呀!

    黎诺几步走到叶希身前,仰着头,生气的看着他,“凭什么?凭什么多加一天!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叶希冷笑,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两个瓷盘,一个盘子里面装着的是烧茄子,一个盘子里面装着的是糖醋排骨,弯身将两个盘子放在茶几上面,“不是故意的?我不爱的菜,你做的超级好吃,我爱吃的菜,你就做的特别难吃,你怎么解释?”

    呃....。

    黎诺顿时语塞。

    叶希上前一步,走到黎诺的身前,弯身,性感的薄唇贴着她的耳边,轻声的,“再敢恶整我,我就不用你做保姆,后果你知道的!”语毕,他阴冷的瞪了黎诺一眼,转过身,走向房间门口,穿上品牌给色的皮鞋,拎着公文包,离开。

    砰!

    房间的们被叶希用力的关上。

    偌大的房间里面只剩下黎诺一个人了。

    她双腿一软,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眼里面含着委屈的泪花,一双小手气愤的握成了拳头,心里面极其不平衡,不甘心,想立马走人,不干保姆了!可又无可奈何,万一叶希那个家伙将录像带给警察怎么办?

    她气得将身后靠着的软枕用力的丢在地面上,还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软枕前,抬起脚用力的踹着软枕,“死叶希,臭叶希!就许你欺负我,不许我反抗!你大坏蛋,大混蛋!”直到她将心里面的怨恨全都发泄出去,才停住动作,弯身将软枕捡了起来,丢在沙发上,进入叶希的卧室,打扫房间。

    她拿着吸尘器吸地面上的灰尘,然后用抹布擦拭着整个房间,她跪在地面上擦着地板的时候,客厅的电话响了。

    她放下抹布跑到客厅接听电话,“喂?”

    “中午,我要吃酱牛肉和松花豆腐。”叶希冰冷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

    黎诺撅着嘴极其不情愿的应声,“哦。”

    “送到珠宝行来。”说完,叶希便挂断了电话。

    叶希靠着软椅,嘴角边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左脚上方的电话,“黎诺,本少爷要让你知道,得罪本少爷,你只能任我欺凌,没有反抗的余地!”

    “混蛋,将我当成贴身保姆了,随意的吩咐我!”黎诺将手中的电话高高的举了起来,想要用力的摔在地面上,最好摔坏了不能用。

    可是,她只能想想,不能真的摔在地面上。她将话筒放在电话上面,看着完好无损的话筒,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从今天起,从现在起,她被叶希吃的死死的!

    收拾完房间黎诺休息了一小会儿,而后离开公寓,去超市,买牛肉,辣椒和松花蛋以及豆腐。

    回到家,先将牛肉洗干净,放在高压锅里面煮了一下,捞出来切成块,放在锅里面继续煮,加上精盐,味素,酱油,还有葱姜蒜。

    又闷了一锅米饭。

    将松花蛋切开,又把豆腐切开,将松花蛋和豆腐放在一起拌了一下。

    大约十点钟左右,她将酱牛肉和米饭以及松花豆腐分别放在三个保温饭盒里面,装进一个兜子里面,拎着兜子离开公寓。

    叶希的公寓距离叶希珠宝行很近。

    她步行到叶氏珠宝行。

    叶氏珠宝行,经理办公室。

    叶希坐在软椅上工作,完成一项工作,肩膀有些酸疼,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身后的窗子前,一只手捶打着酸疼的肩膀,一边看着楼下的喧闹的大街。

    正在他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见到黎诺拎着便当进入叶氏珠宝行。

    他两道俊眉微拧,忍不住冷哼,“白痴,不知道打车!”

    楼下,楚菲菲见到黎诺来珠宝行,异常开心,跑到黎诺的身边,一双好看的眼眸里面泛着开心的神色,“黎诺姐,你来看我的吗?”

    黎诺抿了抿嘴,拎着便当给楚菲菲看,“我是来给叶经理送便当,顺便看看你。”

    听到黎诺给爷送便当,楚菲菲脸上兴奋的神色消失,有些不高兴。

    可当她听到黎诺顺便来看她,又开心的笑了,双手挽着黎诺的胳膊,“黎诺姐,你真好,知道我想你,就过来看我!”

    黎诺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原本她只是敷衍一下楚菲菲的,可这个小女孩,明知道她只是顺便来看她,还这么的开心。

    看来这个小女孩真的很想和她做朋友,而她其实很喜欢楚菲菲这个单纯的女孩子,“菲菲,我去给经理送饭,等你午休的时候,咱们一起吃饭。”

    “好啊。”楚菲菲开心的不得了。

    上了二楼,进入秘书办公室,小米见到黎诺给叶希送便当,登时张大了嘴巴,“那个黎诺,你怎么会..?”她记得昨天黎诺泼了经理一身的咖啡,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今天黎诺就给经理送饭?

    这太诡异了。

    黎诺见到小米张大嘴巴的样子,立即明白叶希为毛一定要她送饭来叶氏珠宝行了,目的是给小米看,让小米知道,在她和叶希之间的斗争里面,胜利者,是他叶希!

    这个混蛋!

    害得她在小米面前丢尽了脸面。

    黎诺忍不住的在心里面骂叶希,面上却挂着微笑看着小米,“那个,我先进去了。”说着,她只身走到经理门口,推开房门进入办公室。

    她一眼就看到身穿黑色衬衫的叶希靠着软椅休息着。

    她将便当那个放在茶几上,淡淡的对叶希道了句,“饭菜做好了。”

    叶希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茶几前,坐在沙发上,将便当一样一样的打开,而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黎诺像个女佣一样站在一边等候叶希的吩咐。

    叶希吃了一口酱牛肉,不咸不淡,肉质松软,还有点辣味,很好吃,他暗自满意的点了点头,别的不说,黎诺的厨艺还是蛮好的。

    他接连吃了一碗米饭,吃饱了,便将筷子放下,吩咐站在一边的黎诺,“来杯水。”

    黎诺撅着嘴巴,走到饮水机钱,倒了一杯热水端到叶希的身前,叶希接过热水轻轻的喝了一口,便放在茶几上面。

    黎诺走到茶几前,弯身将便当收拾好,便要离开经理办公室。

    叶希冷眼睨着黎诺的背影,小样的,以为这样就能解脱了?在黎诺的一只手握着门把手的时候,他淡淡的开口道,“晚上有宴会,家里面没有合适的衣服,你去郊外的别墅拿一套深蓝的西装和一件黑色的衬衫。”

    “现在去?”黎诺转过身看着叶希。

    叶希挑起眼眸看着黎诺,“怎么有意见?”

    死叶希故意折磨她,一件衣服吗,自己开车去取,多快!非要她去!

    黎诺心里面千百个不愿意,却只能说,“没意见,我现在就去。”说着,她打开房门,垂着头走出经理办公室。

    下了一楼,楚菲菲乐颠的跑到黎诺的身边,“黎诺姐,我下班了,我们去吃饭吧。”

    见楚菲菲那么开心,黎诺心里面觉得很愧疚,“菲菲,今天不行了,我要去郊外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楚菲菲的小脸立即沉了下来。

    黎诺见菲菲不高兴了,一只手搭在楚菲菲的小手上面,“菲菲,我真的有急事要办,明天,不论明天有什么事,我都和你一起吃晚餐好不好?”

    楚菲菲点了点头,“好,你先办重要的事情吧。”

    黎诺向楚菲菲做出保证,“明天,一定和你一起吃饭。”而后,她走出叶氏珠宝行。

    出了珠宝行,沿着大街一直向前走。

    叶希站在窗口处看着黎诺的身影,见黎诺没有打车,眉头微拧,心里面没来由的涌上一股怒气,他端起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大口,一股极热的水顺着他的喉咙处,进入腹腔,“好烫!”他想要将热水吐出来,可他喝的太急了,热水已经进入他的肚子里面去了。

    他一只手捏着被烫的生疼的嗓子,脸色阴沉的看着喧闹的大家,那里,已经没有黎诺的身影了。

    黎诺沿着大街一直向前走,走出喧闹的市区,马路两边便是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稻香味伴着新鲜的空气传入她的鼻子里面,令她觉得很舒服,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到了郊外别墅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钟了。

    她上了别墅二楼,进入叶希的更衣室,一看,光是深蓝色的西装就有几十套,她随便拿了一套,整齐的叠好,又拿了一件黑色衬衫,整齐地叠好,和黑色的西装装在一个袋子里面,拎着衣服走出别墅。

    因为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黎诺怕叶希赶不上参加宴会的时间,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公寓的。

    她气喘吁吁的进入房间,叶希却坐在沙发上玩电脑。

    黎诺将西装丢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对叶希道,“衣服拿回来了。”而后进入厨房到了一杯白开水,一口喝掉,喝完水以后,她还是不停的喘着粗气。

    叶希停住玩游戏的动作,转过头看着正在喝水的黎诺,淡淡的开口道,“宴会取消了。”

    黎诺喝水的动作止住,端着水杯走出厨房,冷着脸看着叶希,“你故意捉弄我的?”

    叶希慵懒的靠着沙发背,翘起二郎腿,嘴角边挂着淡淡的讥讽的笑容看着黎诺,“对,我就是故意捉弄你的!这就是你故意甩本少爷大耳光的代价!”

    黎诺怒了,双眸**一般的看着叶希,“叶希,你没搞错?是你先招惹我的好不好?凭什么?凭什么你冤枉我是小偷以后不向我道歉?我打你一个耳光多吗?”

    叶希忍不住一笑,挑起眼眉睨着黎诺,“黎诺,我冤枉你是小偷,没有向你道歉,是我不对,可我记得很清楚,你在珠宝行的时候泼了我一身的咖啡,你的仇已经报完了吧?”

    黎诺顿时语塞,是啊,她已经泼了叶希一身的咖啡,害得叶希在小米的面前丢尽颜面,算是报仇了。

    可她又甩了叶希一个大耳光,还是在叶希救了她的前提下。

    她觉得自己没理了,便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

    叶希见黎诺不吭声,便从沙发上站起身,健硕的身躯略微向前倾,一双好看有神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黎诺被强烈的阳光晒得微红的面颊看,“本少爷长这么大,只挨过两个耳光,而且都是你打的!你以为本少爷的脸是你这种女人可以随便打的?”说着,他冷哼,“对,让你做我的保姆,本意就是折磨你,你呢要么忍着,要么离开。不过你要离开,可是要付出代价来的!”

    “将我送进警局?”黎诺冷着脸看着叶希问。

    叶希微微点了点头。

    黎诺气得小脸煞白一片,“卑鄙!叶希,你侮辱我是小偷,等于侮辱了我的人格,我弄脏了你的衣服,你可以花钱买一件新的,衣服可能花钱买,人格呢?能用钱买回来吗?”说着,她深呼出一口气,“我可以忍受你一个月的时间,可是你能保证一个月以后不会讲录像带送到警局吗?你能保证我欠你的四千块钱不用还了吗?”

    叶希从衣兜里面掏出那张支票,递给黎诺,“欠条给你。”

    黎诺没有接过欠条,“我不要欠条,我要你将那段视频毁掉!”

    叶希将那张欠条撕成碎片,丢在地面上,“视频一个月以后系统会自动删除。”而后,他转身进入自己的卧室。

    留下黎诺一个人站在客厅正中央,怔怔的看着叶希卧室那道紧闭的房门。

    叶希把话已经挑明,他要的不是钱,要她做保姆,不是为了让她还钱,而是故意折磨她!

    而她,无力反抗,除了忍受,别无他法。

    她蹲下身子,将地面上的被叶希撕碎的欠条,一点一点的捡了起来,揉成小纸团儿丢进垃圾桶里面。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压住心里面的苦涩,进入厨房,吃饭,从早上到现在她什么都没吃,饿的肚子咕咕直叫。

    吃完饭收拾碗筷的时候,她看到桌面上静静的躺着一张白纸,她将白纸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今天晚上的晚餐的内容。上面至少十道菜。

    黎诺冷笑,将白纸塞进衣兜里面,收拾好碗筷,走出公寓,将叶希写在纸张上面的菜,全都买回来,一样一样的做好,摆放在桌面上,而后叫叶希吃饭。

    叶希穿着黑色的睡袍走出卧室,见到黎诺准备好一大桌子的饭菜,便坐下来吃饭。

    黎诺给叶希倒了一杯水,便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爬上床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可这一休息,居然睡着了。

    “黎诺,收拾厨房。”沉睡中,叶希冰冷的声音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她霍的睁开双眼,睡意全无,下了床,走进厨房开始收拾厨房的卫生。

    收拾完厨房的卫生,黎诺一只手捶打着酸痛的肩膀,走出厨房,那边叶希打开房门,淡淡的吩咐黎诺,“我要喝咖啡。”语毕,他关上房门。

    黎诺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厨房,给叶希煮咖啡,咖啡煮好了,端到叶希的面前,叶希又说,“我不想喝咖啡了,来杯热茶。”

    黎诺端着咖啡走出卧室,又烧了一壶热水泡了茶水,给叶希端去,可叶希又说,“我想喝白开水。”

    黎诺忍不住冷笑,转过身离开卧室,没多久端了一杯凉白开给叶希。

    叶希看着桌面上的白开水,端起来喝了一大口。

    黎诺则站在一边,等待叶希的吩咐,她眼皮很沉,很想睡觉,可是又不能睡觉,因为叶希那个变态不可能让她睡觉的。

    可是,就这么站着很困,她略微想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拿着笔记被和图画纸,回到叶希的卧室,将笔记本放在茶几上,自己坐在地面上,翻看着珠宝网页,而后又看了一下本市的娱乐新闻,“本台最新消息,一本杂志上刊登了冷氏总裁冷傲风已婚,记者立即赶到这家杂志社核实,却发现杂志社已经倒闭。记者又赶到民政局核实,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承认冷傲风已婚,但是他的妻子是谁,对方不肯透露。原本以为程某某和冷总是天上的一对地上的一双呢,原来,程某某居然是小三,这个消息不令广大市民跌破了眼镜。好了,我们说下一个新闻,叶氏珠宝公司的珠宝设计师的竞争力,非常的激烈,

    目前已经有五百人参赛,广大珠宝首爱好者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报名参赛。不过,才三天就有五百人参赛,可见竞争多么的激烈!下一个新闻...。”

    呼,才三天就有五百人参赛了,黎诺原本自信满满,听到那么多人参赛,她的心不由微沉,倘若她不能进入珠宝公司怎么办?身上只有四千块钱,她必须要为将来做打算。

    她抬起头看着正在翻看网页的叶希的侧脸,“你不需要的我的时候,那段时间,我是不是自由的?”

    叶希半转过头看着黎诺,略微想了一下,便回答黎诺,“是。”

    黎诺收回视线,继续点击珠宝首饰的首页,而后,拿起画纸设计珠宝首饰,这一次,她设计的作品以爱为主题。

    她设计的首饰是情侣首饰,一对钻戒。

    男士戒指,简单的铂金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菱形的钻石。

    女士戒指,和男人一样的铂金戒指,上面的菱形钻石凹下去一块,男士的戒指上面的菱形放在女士戒指上面凹下去这块,两枚戒指刚好和在一起,天衣无缝。

    以此为背景,她还设计了长方形,正方形,圆形,各种形状的情侣戒指,预示真爱完美。

    没有更好的灵感,她便开始画人物,这是她的业余爱好,喜欢画人物,原本想画一对情侣手拉着手,带着她刚刚设计好的戒指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画着画着,她心里面就想起叶希来了,想起他讨厌的样子,卑鄙无耻的态度,心里面恨极了叶希,不知不觉将叶希化成了二师兄猪八戒。

    还在上面写上,二师兄:叶希。几个大字。

    看着自己的杰作,她忍不住的‘噗嗤’笑了。

    听到黎诺在笑,叶希不由转过头看着黎诺,都累到快要虚脱了,还能笑得出来?

    黎诺见叶希看着她,立马闭上嘴巴,将画纸翻了一页,继续画人物。

    叶希收回视线继续工作。

    黎诺眼角的余光盯着叶希看,手下的画笔,不知不觉的在画着叶希,侧脸依旧那么帅气,不过眼神却是凌厉的,纤细白皙的手指被她化成了魔爪,魔爪上面戴着她刚刚设计好的钻石戒指.....。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