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室内激~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黎诺将咖啡豆放回原位,倒了一杯白开水,端到叶希的身边,将水杯轻放在茶几上面,而后像个女佣似的,左手搭在右手上面,规矩的站在叶希的身边。

    叶希将手中的杂志丢在茶几上,转而抬起头一脸嫌弃的看着黎诺,“这一身土里土气的,看你一眼少活十年。”说着,他下巴冲黎诺的卧室房门一扬,命令黎诺,“进去,别再出来了,免得看你一眼我忍不住吐出来了。”

    黎诺垂下眼眸看了一眼茶几上面的时尚杂志一眼,杂志上面一个外国美女身穿好看的黑色裙子,踩着红色高跟鞋,摆着**的姿势,嘟着红唇,那样子,性感妩媚,再看看自己浑身上下只值一百元的地摊货,土里土气的,的确不能跟人家比。

    可是,被叶希如此的鄙视,她心里面特别的不服气,“切,人靠衣装,我要是穿上那么好看的裙子,肯定比她好看,信不。”

    语毕,她麻溜的进入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生怕叶希反悔,再让她泡咖啡做晚餐和宵夜神马的折磨她。

    她靠着房门好久,耳朵也竖了起来,听着客厅的动静,以叶希变态的性格来说,用不了多久,肯定会折磨她的。

    可过了好久,叶希都没有叫她。

    黎诺暗自疑惑,难道叶希打算放过她了?

    随后她立马甩头,“不可能!叶希那个心里面变态者,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她的耳朵紧紧的贴着门框,倾听着客厅里面的动静。

    好久,叶希依旧没有叫她。

    黎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眼皮沉重的快要睁不开,可她不敢上床睡觉,她怕刚刚睡着就被叶希叫醒,那样更难受,不如不睡。

    她强支撑着眼皮,瞪大双眼看着紧闭的房门。

    眼皮不知不觉的合上,睁开,合上再勉强睁开,蓦地,她的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身前的门上,“啊!”黎诺的小手立即捂着疼痛的脑门儿,发现脑门儿上面起了一个大包,她轻轻的按了一下大包,一股疼痛由她的脑门儿处,传遍她全身,痛得忍不住的叫出声音来,“好痛。”

    脑袋的疼痛令昏昏欲睡的黎诺立马清醒过来,她左手揉着脑门上面的大包,右手轻轻的按着门把手,向下一个用力,咔嚓,一声,门开了。

    她轻轻的打开房门儿,乌黑的大眼睛,顺着撬开的门缝儿看着客厅的沙发,只看到叶希依旧慵懒的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翻看着时尚杂志。

    黎诺不禁在想自己要不要出去问一下叶希,还有什么需要?她好伺候他,待伺候完他以后,她好安心的睡觉。

    可她又在想,现在的叶希可能已经忘记折磨她了,她这么一出去,被叶希看到了,反而会提醒叶希折磨她。

    黎诺这边,出去也不是,在房间里面等待也不是。

    她右手放在唇边,微拧着眉头,暗自在心里面问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呢?出去还是不出去呢?”

    正在她纠结万分的时候,叶希那道冰冷中带着不悦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面,“黎诺,我不是说过吗,不准你出来,我会忍不住吐出来的!”

    黎诺被叶希这么一吼,回过神儿来,她这才注意到,刚刚握着门把手的右手,此时正放在唇边,门不知何时开了。

    她一身土里土气的样子,刚好落进叶希的眼睛里面。

    此时,叶希已经将杂志丢在沙发上,满脸不悦的神色看着她,冷声对她道,还不进去?”

    黎诺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叶希,她已经被叶希看到了,叶希却没有折磨她,反而要她进入房间?

    她听错了吧?

    叶希见黎诺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禁怒了,他几步走到黎诺身前,伸出手指着房间门口,“黎诺,要么呆在房间里面别让我在看到你。要么出去!”

    黎诺着一次很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她立马向后退了一步,左手扳着房门,“我在房间里面呆着,不会出来,保证不会让你见到我!”说着,她左手一个用力关上房门。

    房门才关上,黎诺单手握拳,做了一个兴奋的动作,“耶!今天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语毕,她将自己丢在床上面,盖上被子,睡觉,没多久,她就进入梦乡...。

    被黎诺关在门外的叶希,听到黎诺兴奋的声音,好看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了翘,转过身,走到沙发前,动作优雅的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被他丢在一边的杂志翻看着,没多久,小卧室里面传出来一阵阵打呼噜的声音。

    那一声声呼噜声透过房门接连不断的传进叶希的耳朵里面,他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黎诺...睡觉居然打呼噜,他彻底无语了。

    他起身,走进厨房,烧了一壶开水,住了一杯浓咖啡,加了点糖,端着浓咖啡走进卧室,将浓咖啡放在桌面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他打开珠宝首页,浏览网页,并且将有关珠宝界的重要信息一一记录下来。

    工作了一段时间,有点累,叶希靠着椅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端起桌面上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而后,将咖啡轻轻的放在桌面上,继续工作。

    “叮咚。”他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他放下手中的钢笔,顺手拿起手机,翻看短信:希,我想你了,你想不想我?

    是宁珍惜发来的。

    宁珍惜,他一直以来深爱着的,也是唯一爱着的女友,活泼,大方,天真可爱,从小到大,他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宁珍惜。

    他宠她,爱她,纵容她,疼惜她。

    可他怎么都想不到,宁珍惜为了拒绝他的求婚,居然偷了他精心为她准备的项链。

    宁珍惜践踏了他对她的一片心意。

    践踏了他对她的爱情。

    宁珍惜的行为令他失望透顶。

    这样一个不顾他的感受,不将他放在眼里面的女子,即使再爱,他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短信,顺手删掉,将手机丢到一边继续工作。

    只是,他的脸色较之刚刚深沉了许多。

    没多久,他将手中的钢笔丢在桌面上,健硕的身躯向后,靠着软椅半转过头,看着右侧的茶几,淡淡的道,“黎诺,我要喝新煮的浓咖啡。”话,刚落音,他才想起来,黎诺已经被他赶回卧室,此时,正在睡梦中。

    他径自起身走出卧室,进入厨房,重新煮了一杯浓咖啡,边喝边回到卧室,坐在办公桌前,继续工作。

    ***********

    冷傲风和程爱佳一直呆在总裁办公室里面。

    虽然,冷傲风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工作,可他的脸色阴沉的很,不想也知道,心里面那股怒气还没有消失掉。

    所以,程爱佳很识趣的坐在沙发前,设计珠宝首饰。

    待冷傲风完成工作以后,疲劳的捏着眉心的时候,程爱佳将手中的画笔,放在茶几上面,缓步走到冷傲风的身后,双手捏着冷傲风的肩膀,以此来减轻冷傲风的疲劳。

    冷傲分的大手放在程爱佳的小手上面,抓住程爱佳的小手,“休息一下,别累着了。”

    程爱佳抿嘴一笑,冲出自己的小手,伸开双臂从身后搂着冷傲风的颈间,下巴抵在冷傲风的肩膀上面,“我不累,为你做什么,我都不累。”

    冷傲风欣慰一笑,半转过头看着程爱佳,“饿了吧,我们去吃晚餐,”

    程爱佳抿嘴一笑,“恩,饿了好久了。”

    冷傲风从椅子上站起身,揽着程爱佳的腰肢,两个人相拥着离开办公室。

    冷氏大厦很大,其中不少为了薪水加班的职员,他们见到程爱佳和冷傲风相拥着,面带微笑的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各异,有的淡定,有的羡慕,有的鄙视,有的唾弃。

    面对工作人员的面部表情,特别是他们鄙视的眼神,程爱佳依旧笑如花开。

    冷傲风加大搂着程爱佳肩膀的力气,让程爱佳感觉到他的温暖,他的力量,他这是在无声的对程爱佳说,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你,鄙视你。你身边,始终有我。

    他性感的薄唇贴在程爱佳的耳边轻声的文,“吃什么?”

    程爱佳感觉到冷傲风的温暖了,心里面因为职员的眼神而郁闷的心情,顿时好多了,她略微想了一下,“海天一居吃火锅。”其实,她想要吃西餐的,只是冷傲风的胃不好,她要迎合冷傲风的胃口才行。

    冷傲风抿嘴一笑,“去xx餐厅,总是吃火锅已经腻了,我想吃西餐了。”

    冷傲风的胃病很严重,吃西餐根本不行,而且他还特别的喜欢吃火锅,百吃不厌。现在却说吃腻了火锅,无非是为了她。

    程爱佳心头暖暖的,头靠在冷傲风的肩膀处,“风,此生有你,足矣。”

    冷傲风右手揽着程爱佳的肩膀,左手掏出手机,给人事部经理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刚刚接通,他便冷声的道,“通知,运输部xx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语毕,他便挂断了电话。

    程爱佳见冷傲风辞退了刚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的员工,心里面无限感激,冷傲风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呢。

    她双手用力的揽着冷傲风的胳膊,鼻子酸酸的被冷傲风感动的想要哭。

    走到车子前,冷傲风率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呢,程爱佳上了车,他才走到驾驶位,上了车,率先为程爱佳系上安全带,自己再系上安全带。

    上了车程爱佳靠着副驾驶座位,假寐。

    良久,她缓缓的睁开双眼,半转过头看着冷傲风,见冷傲风的脸色较之在办公室的时候好了很多,便开口问道,“风,你打算怎么报复黎诺和叶希?”

    冷傲风略微想了一下,半转过头冲程爱佳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来,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秘密。”

    见冷傲风不肯告诉她,程爱佳的好奇心更加的强烈了,她的双手拽着冷傲风的胳膊,撒娇的道,“告诉我吧,告诉我吧,求求你告诉我吧,我真的好奇的要死。”

    冷傲风从程爱佳的手中抽回自己的胳膊,抬起手抚摸着程爱佳的微卷的长发,“不告诉你,现在告诉你就没有惊喜了。”

    “哎。”程爱佳佯装失落的样子,“可是人家真的很想知道,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报复叶希和黎诺呀!你还这么小气,保密。”

    冷傲风见程爱佳假装生气,不由一笑,大手扣住程爱佳的脑袋,一个用力,程爱佳的脑袋到了他的身边,他转过头,微低下头在程爱佳的诱人的唇瓣上狠狠的吻了一口,舌还借机会伸进程爱佳的口中允吸着她口中的芬芳,吻了好一会儿,他才放开程爱佳,继续认真的开车。

    程爱佳被冷傲风吻得天晕地转的,好一会才回过神儿来,她小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捶打着冷傲风的肩膀,“讨厌啦,竟用这种方法堵住人家的嘴!”

    冷傲风好看的嘴角向上翘了翘,“这种方法最管用。”

    程爱佳的身躯又靠了过来,双手挽着冷傲风的胳膊,仰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冷傲风,“可是人家真的想知道嘛。”

    冷傲风实在受不了程爱佳的苦苦乞求,便开口道,“具体的,我先不告诉你,只能说,我会让叶希抬不起头来做人,也会让黎诺被万人鄙视千人唾弃。”说着,他微低下头在程爱佳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口,柔声道,“你再坚持一段时间,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程爱佳不是小三!”

    听冷傲风这么胸有成竹,程爱佳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缓缓的放了下来。

    她冲冷傲风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来,“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

    清晨,黎诺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才从床上坐起身。见窗外阳光明媚,她不由得拿起床头处的闹钟一看,哧!已经八点半了!

    晕死,怎么这么晚了。

    她没起床给叶希做早餐,叶希也没有叫她起床,这不是叶希的性格呀!

    难道,叶希直接报警了?

    想到这里,黎诺的小脸煞白一片,她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便出了卧室,直接到了叶希的卧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希少,希少?”

    见房间里面没有人应声,黎诺又敲了敲房门,“希少?”敲了很久,依旧没有人回应她。

    她打开叶希卧室的房门,进入卧室,一看,偌大的卧室里面,没有叶希的身影。

    她紧忙转过身走进厨房,厨房里面也没有叶希的身影。

    黎诺的心不由咯噔一下,难道叶希那个家伙真的报警了?

    她跑进卧室,拿出手机,给叶希打了个电话,可是对方关机。

    黎诺的心开始慌乱了,万一叶希真的去警局报案的话,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有案底啊!哪个公司敢雇佣她啊!

    她压住心里面的恐慌,随意的穿了一件外衣,拎着包包匆忙的离开公寓,出了公寓便打车,直接到叶氏珠宝行。

    楚菲菲见黎诺头都没有梳,面色惊慌的进入珠宝行,很意外,她想问黎诺,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惊慌,可她才开口,那边,黎诺已经上了二楼。

    楚菲菲很担心黎诺,便丢下大厅的客人们,跟在黎诺的身后上了二楼。

    黎诺用力的推开经理办公室大门。

    办公室里面,小米刚刚给叶希跑了一杯咖啡,正转身离开,黎诺就那样贸然的冲进办公室。

    要知道没有她这个小秘书的允许,外人是不可以进入总经理办公室的,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小米被突然间闯进办公室的黎诺吓了一跳。

    她转过身一看,是黎诺,便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来,有些好笑的看着黎诺,“黎诺,你吓死我了。”说着,她又忍不住笑了。

    叶希同样很意外,谁在没有小秘书的通知下,就敢贸然的闯进他的办公室?!

    他脸色一冰,丢下手中的钢笔,抬起头不悦的看着闯进办公室的黎诺,双眼一眯,冷声质问,“有事?”

    黎诺闯进办公室时,见到叶希面色平静的在办公桌前工作,便知道叶希没有去警局报案,她那颗高高悬起的心,立刻放了下来。

    她靠着房门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却始终盯着叶希看,心里面暗自纳闷,今天早上,叶希没有叫她起床做早餐,也没有报案?

    她眨了眨双眼,怔怔的看着叶希,不明白今天早上叶希为毛没有叫醒她啊?

    见黎诺靠着房门大口的喘气,还傻傻的看着他,叶希眉头微拧,冷眼看着黎诺,沉声质问,“来这里有什么事?”

    叶希这么一问,黎诺才回过神儿来,她一边向前走,一边在心里面暗自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叶希的问题呢?总不能说,我担心你报警所以冲进这里来的吧?

    黎诺走到叶希的面前,也没能想出,闯进来的理由。

    她站在叶希的对面,微拧着眉头,心里面不停的想着,该怎么回答叶希呢?

    黎诺走到叶希办公桌前时,小米冲叶希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叶希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小米可以离开。

    黎诺依旧在冥思苦想究竟该怎么回答叶希呢?

    叶希显然很没有耐性,见黎诺不吭声,脸色一沉,“问你呢,来这里什么事?”问话的语调陡然间升高。

    黎诺被叶希陡然间升高的语调下了一大跳,便随意的开口道,“那个,我起床的时候好像没有看到你的留言条,我想问你,中午打算吃什么?”语毕,她上前一步,拿起叶希桌面上的钢笔,又扯了一张留言条,跑到茶几前,弯身,将留言条放在茶几上面,钢笔尖在留言条的上方,转过头看着叶希,准备将叶希向要吃的午餐全都记录下来。

    叶希微垂下眼眸深深的看着黎诺,缓缓的开口道,“我要在餐厅吃午餐。”

    黎诺的钢笔尖依旧停在留言条上,就算叶希在餐厅吃午餐,他也会要她做一大桌子的饭菜的。往常都是那样今天也不例外。

    她看着叶希,等待他说出,今天中午的菜单。

    此时,叶希斜靠着软椅,一只手捏着下巴,眉头紧锁似乎在考虑什么似的。

    黎诺暗自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在心里面嘀咕着,“这个讨厌的家伙,又不吃她做的午饭,随便点几样不久好了?还深思熟虑,一定是想要她做过程繁琐的菜,已达到折磨她的目的。”这么想着,心里面更加的讨厌叶希了。

    叶希一直盯着黎诺看,良久,他欺身向前,双手放在,快速地打字,然后仔细的看着显示器,一点一点的滑动鼠标,像是在看什么资料似的。

    黎诺又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看看,脑子里面想不出来了,都动用度娘了!(百度),死叶希,就这么想折磨她吗?让她休息一下都不行吗?

    可她转念一想,若是不折磨她,那他就不是叶希了!

    她单手支着下巴,一只手把玩着手中的钢笔,等待叶希的菜单。

    叶希翻看了一会儿,便对黎诺道,“滑溜里脊,红烧鲫鱼,木须肉,芹菜炒肉,菠菜鸡蛋汤,鱼香肉丝,苹果,香蕉,葡萄,荔枝,榴莲各类水果都要买一些芝麻,花生,核桃,葵花子,紫菜...每样买点儿。”顿了顿,他又道,“就这些了。”

    黎诺拿着单子一看,撇了撇嘴,乖乖,居然十几二十样....。

    心里面暗自骂叶希,死叶希,明明不吃她做的午饭,却要她做这么多的菜!

    她将留言条整齐的叠好,塞进牛仔裤兜里面,起身,走到叶希的办公桌前,将手中的钢笔放在办公桌上面。

    此时,叶希的电脑的显示器是斜放着的,黎诺的身子向前倾了倾,踮着脚,抻着脖子,想要看一看叶希找的是什么网址,到时候,她直接百度一下就好,省得问叶希。

    她是真的不想面对叶希了,她有种看叶希一眼,就会少活一秒钟的感觉。

    叶希右手拄着下巴,双眸盯着电脑看,见黎诺那双乌黑的大眼睛漂着他电脑显示器,他大手按住笔记本的显示器,直接关上。

    黎诺撇了撇嘴,切!小气鬼,看一眼都不让。

    她转过身,向办公室门口走去,老娘还不看了呢。

    见黎诺走到门口,叶希放下拄着下巴的手,看着黎诺的背影缓缓地开口道,“刚刚点的菜,每餐只做两三种就可以了,多了,我吃不完,扔掉怪可惜的。”

    啊?

    每餐只做两三种菜?

    还说吃不了,扔掉有些可惜?

    黎诺已经握住门把手的手,顿住,转过头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叶希,叶大少爷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会节省了?

    叶希见黎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面色陡然间一沉,“还不走?”说着,他身子向前倾,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眯着双眼看着黎诺,“难道你觉得每餐两三种菜太少了,想要一次性做给本少爷吃?”

    黎诺立马摇头,“绝对没有那个想法。”语毕,她打开房门,风一样的速度离开总经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大门,黎诺不禁顿住脚步,转过头深深的看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她怎么感觉叶希好像不折磨她了?

    就算折磨她,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疯狂了。

    还有啊,叶希没有让她去郊外别墅取东西....。

    难道叶希真的转性了?不打算疯狂的折磨她了?

    这也不是叶希的性格呀!

    可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叶希的确没有折磨她呀!

    正在黎诺胡思乱想之际,她的胳膊,被人拽住,她转过头一看,是楚菲菲。

    楚菲菲一脸担心的看着黎诺,“黎诺姐,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匆忙的闯进珠宝行。还一脸焦急的样子。”

    楚菲菲的关心令黎诺的心,一暖,“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事罢了。”

    “哦。”听黎诺这么一说,楚菲菲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

    小米端着三杯咖啡,走到黎诺和楚菲菲身边,看着黎诺道,“黎诺,每一次你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这一次好像没那么着急,坐下来,喝杯咖啡再走。”

    小米这段时间其实挺照顾她的,黎诺对小米的照顾心存感激,而且,小米这个人非常的好,其实有几次叶希故意要她去郊外别墅取东西的时候,小米都指责叶希,大热天的自己去取不行吗?干嘛总是让黎诺取?

    其实小米的话对叶希来说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最终,她还是要去别墅取东西。

    可她还是打心里面感激小米。

    她拿了一杯咖啡递给楚菲菲,转而对小米道,“我现在不能和咖啡,喝杯开水就好。”说着,她自己走到饮水器前,倒了一杯开水,端着走到小米和楚菲菲身边,三个女人开心的聊着天。

    黎诺离开以后,叶希便给老姐打了个电话,电话刚刚接通,他便开口道,“干什么呢?”

    何叶已经怀孕八个月了,程峰怕她有什么闪失,硬是让她停掉所有的工作,让她呆在家里面养胎。

    何叶是个活泼的女子,十几岁接手老妈的公司,一直在外面工作,都习惯了,冷不防被程峰关在家里面,特别的不习惯,有种呆在冷宫的感觉。

    正当她无聊之极的时候,接到了叶希的电话。

    听到叶希的声音,何叶激动无比,“希,姐姐好惨呀,被你姐夫关在家里面哪都不许去,希,姐姐好无聊啊!你过来陪陪姐姐好不好?”

    听到一向强势的老姐,可怜兮兮的声音,叶希抿嘴一笑,“我可是很忙的,要管理珠宝行,还忙着新公司开业,哪有时间陪你呀。”

    何叶小脸一板,霸道的命令叶希,“不行,天大地大也没有我重要,我命令你,立即过来陪我。”

    叶希看了一下时间,“我现在很忙,没时间陪你,你要是真的很无聊的话,去我家,xx小区的公寓,那里面有你喜欢的熟人,去那里,你就不会无聊了。”

    听到有人陪着她,还是熟人,何叶的眼睛泛着兴奋的神色,“是黎诺?”

    叶希淡淡的应了声,“恩,是她。你要是现在去的话,还可以在那里吃午饭。”

    “我现在就去。”何叶兴奋无比,她可是非常喜欢黎诺,没来由的总觉得黎诺跟她特别的投缘。

    挂断电话以后,何叶开始给程峰打电话,央求程峰,让她去市里。

    .........

    叶希则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叮咚,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他丢下钢笔拿起手机一看:希,我在法国巴黎,这里举行时装表演,很好看,你有时间吗?来法国陪我一起看时装表演好不好?

    宁珍惜!

    又是她。

    叶希微微拧了拧眉,便将电话丢到一边。继续工作。

    可几分钟以后,他的手机又来了短信。

    叶希正在写字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抬起眼眸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随后收回视线,继续工作。

    ..........

    ***********

    离开叶氏珠宝行以后,黎诺去了超市,买了几样菜,和水果以及芝麻,花生,核桃,葵花子,紫菜和开心果,拎着回到公寓。

    她将芝麻、瓜子、和开心果以及几样水果,全都装在小盘子里面,放在叶希卧室的茶几上面。

    回到厨房开始做饭菜,她只做了三样菜,菠菜鸡蛋汤,滑溜里脊和红烧鲫鱼。每一样,她都多做了一点。

    饭菜做好了,就摆放在桌面上,她将多做出来的菜,盛在一个盘子里面,她自己拿着小碗,盛了一碗米饭,坐在饭桌前,吃多做出来的菜。

    红烧鲫鱼,特别的好吃,黎诺将盘子里面红烧鲫鱼全都吃光了。

    吃饱了喝足了,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回到卧室,将自己丢在床上,开始睡觉。

    她清醒了一下,便从床上坐起身,拿出笔记本开始设计珠宝首饰。

    大约五点钟的时候,她关上电脑,准备去超市买晚上的菜,虽然叶希极有可能不会回来吃饭,可她必须做。

    下了床,她才想起来,中年女医生交代她要吃一些对孕妇有好处的食物。

    她第一次怀孕,又没有人告诉她,什么样的食物对孕妇有好处,只能百度。

    她又坐在床边,打开电脑,百度一下,孕妇吃什么东西最好,答案其实很多,但总结下来的应该是,瘦肉,鱼类,蛋类以补充蛋白质,每日保持摄入蛋白质100克。

    多吃蔬菜,水果以补充维生素。

    还应多吃含卵磷脂较多的,如芝麻,花生,核桃,葵花子,紫菜等

    呃?

    这些东西,怎么这么眼熟?

    她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张纸,纸张上面记录着叶希要她做菜的菜单。

    电脑里面的东西,似乎叶希的菜单里面全都有,连坚果都有。

    难道中午叶希百度的是这个?

    随即她又摇了摇头,叶希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好!

    还给她吃对孕妇有好处的食物,不可能!

    她百分之一百的否定。

    肯定是碰巧了。

    可是,再碰巧,也不可能都碰巧吧?

    菜单上面的东西可全都是对孕妇身体好的食物呀!

    难道叶希真的转性了,开始对她好了?

    可是不可能呀,叶希明明讨厌死她了,怎么可能对她好?

    可是,可是,叶希的菜单上面的确是对孕妇身体好的东西呀!

    正在黎诺疑惑的时候,门铃响了。

    黎诺紧忙起身,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居然是何叶。

    她紧忙将房门打开,开心的看着何叶,“何叶姐,好久不见了。”

    何叶一只手托着大肚子,进入房间,“黎诺,饭做好没?我都要饿死了。”

    哦...。

    黎诺心中明白了,原来叶希中午百度的的确是孕妇是什么东西好,可他却是为了何叶姐百度的。

    她忍不住的在心里面嘲讽自己,黎诺,你个傻瓜,误以为叶希是为了你才做这些对孕妇有帮助的菜呢。

    “已经做好了,只是凉了,我给你热热去。”说着黎诺走进厨房打开微波炉,热菜。

    何叶走进叶希的卧室,将开心果、瓜子和核桃仁全都端到客厅,打开电视机,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黎诺很快将饭菜热好,“何叶姐,饭好了。”

    何叶立马丢掉手中的瓜子,进入厨房。

    见到美味的饭菜,她开心极了,坐在饭桌前开始吃饭,边吃便点头,“恩,好吃,黎诺,你的手艺又进步了。”

    黎诺给何叶倒了杯凉白开,“你怎么这么晚才吃午餐?”

    何叶边吃边回答黎诺,“别提了,程峰那个家伙,怕我行动不便,不准我出来,我死缠烂打,苦苦乞求他两个多小时,他才肯放我出来。”

    黎诺一脸羡慕的看着何叶,“说明姐夫关心你。”

    何叶不禁撇了撇嘴,“我才不要他的关心呢,整天把我关在家里面,闷都闷死了。”说着,她又开心的笑了,“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不无聊了,我搬到市里了,那个小区离这里很近,白天呢,我就来这里找你玩,晚上再回家。”

    黎诺一听何叶每天都来,心里面很开心,何叶每天都来,叶希就会给和也吃对孕妇身体好的东西,她就可以借光了,那样又省了一笔钱,多好呀!再加上她心里面很喜欢何叶,“好啊,好啊,反正我一个人也很无聊。”

    何叶吃完午饭和黎诺一起收拾厨房,黎诺拒绝,可何叶却说,多活动一下对身体有好处,生孩子的时候也不会那么的痛苦。

    黎诺便让何叶和她一起收拾厨房。

    之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一边一边聊天,何叶聊得都是叶希小时候的事情,黎诺从何叶的口中得知,叶希是个很优秀的男子,各个方面都很优秀。

    这点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叶希的确很优秀,就是脾气有些怪,心眼小!

    单凭这点,就让黎诺就觉得叶希身上所有的光环全都黯淡了。

    她不喜欢心眼小,爱斤斤计较的男人!

    她对男人的评价是,大气,不跟女人计较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聊着聊着何叶半开玩笑的文黎诺,“怎么样?跟希相处了这么久,有没有爱上他?”

    爱上叶希?

    黎诺忍不住笑了,而且开怀大笑,“没有爱上他。也不会爱上他,我们两个根本不是一路人,而且像他那么优秀的男子一定有女朋友的。”其实,她想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叶希那个小心眼的坏家伙的,可转念一想,那样可能会伤何叶的自尊心,毕竟叶希在她的心目中可是完美无缺的唯一的弟弟。

    何叶其实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因为她和黎诺谈及叶希的时候,黎诺眼神平淡无奇,她就知道黎诺对叶希没感觉。

    她拿起一个开心果,剥开皮,将里面的果仁丢进嘴里面,“叶希的确有一个女朋友,而且相爱了很多年,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他们就会结婚。”

    叶希那样的家伙,也有人爱?

    谁呀,居然那么不长眼睛。

    因为吃惊,黎诺刚刚吃进嘴里面的核桃仁,就那样卡在喉咙处,她忍不住的,“咳咳咳。”咳嗽了几声,才恢复正常。

    何叶紧忙拿谁个黎诺,“喝点水。”

    黎诺接过水喝了一大口,才将核桃仁咽进肚子里面。她起身进入叶希的卧室睡觉。

    黎诺睡不着,便将笔记本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坐在客厅的地面上,开始设计珠宝首饰。

    这一次,她设计的珠宝是以宝宝为主题,设计一个长命锁,手镯,脚链...。她想要天下所有的宝宝都长命百岁,身体健康。特别是她肚子里面的宝宝,特希望她的宝宝健康。

    睡醒了的何叶,走出卧室,见到黎诺坐在地面上,双眼直直的盯着电脑看,她好奇心一起,几步走到沙发前,弯身看着笔记本上面的设计,见黎诺设计的都是小孩子的首饰,各种各样的首饰,她看的眼花缭乱,蓦地,她眼前一亮,伸出手指着电石气,“这个设计我喜欢。”

    黎诺正沉浸在设计当中,何叶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她回过神儿来,她转过头一看,何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她的身后。

    她冲何叶笑了笑,转过头看着何叶手指的设计图,那是一个脚链的设计图,其实那个脚链设计很简单,就是两颗大心中间连着一颗小心,三颗心紧密相连着,代表着一家三口的心连在一起。

    “你喜欢这个?”黎诺问何叶。

    何叶微微点了点头,“恩,很喜欢,不过两颗大心中间是两颗小心,就更好了。”

    黎诺不由转过头看着何叶,“你怀的是双胞胎?”

    何叶不禁一笑,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恩,是龙凤胎。”

    黎诺羡慕不已,两个孩子啊,还是龙凤胎,儿子女儿全都有了,多好!“我马上设计。”说着,她起身,进入卧室,拿着画纸和画笔,走到何叶的身边,坐在地面上,画纸平放在茶几上面,开始画脚链,因为已经有了构思,所以很快画好。

    黎诺画了两条手链一条是男孩子的,一条是女孩子的。

    她将设计图递到何叶的身前,“何叶姐,画好了,你看看,有什么意见或者不喜欢的地方提出来,我按照你喜欢的设计。”

    何叶想都不想的回答,“我很满意,没有任何意见。”黎诺画设计图的时候,她一直在黎诺的身边,黎诺设计的很好,她很喜欢。

    何叶从黎诺的手中接过设计图,轻轻的叠好,放进包包里面,而后,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五万元的支票放在茶几上面,推到黎诺的身前,“这个是给你的设计费用。”

    黎诺看都没看支票一眼,便拿了起来,将支票塞进何叶的手中,“何叶姐,你就要生宝宝了,我没什么能送给你的,这个就当是我给宝宝的礼物吧。”

    何叶却将支票放在茶几上面,“黎诺,我一直很想请珠宝设计师给两个宝宝设计首饰的,不管是谁,都要付钱的,我给你的还是少的呢。收下吧,这是你的劳动成果。”顿了顿,她佯装生气的看着黎诺,”你要是不收下的话,我就不要这个设计图了。“

    黎诺无所谓的笑了笑,“何叶姐,这两条手链是我送给两个孩子的礼物,你没有权利拒绝收下它,更加不需要付钱给我。您还是收回支票吧,我是不会收你的钱的。”

    何叶拗不过黎诺,只好将支票收了起来。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到了做晚饭的时间,黎诺起身走进厨房为何叶做完饭。

    何叶是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你让她在公司里面处理公司的事情她手到擒来,可是做饭..她一窍不通。

    帮不上黎诺的帮,她便翻看着黎诺电脑里面的珠宝设计图,一张一张的仔细的看着...。

    黎诺一边脱掉围裙一边对何叶道,“何叶姐,晚饭做好了。”

    何叶起身走进厨房,坐在黎诺的对面,“黎诺,我发现你的设计图很新颖很时尚,适合很多人,甚至比一些国际知名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首饰都好看,为什么不找一份珠宝设计师的工作?”

    黎诺端着瓷碗的手,略微顿了一下,随后垂下眼眸看着桌面,淡淡的开口道,“我之前是在珠宝设计公司上班的,不过,被辞退了,之后别说是珠宝设计师了,就连一份饭店服务员的工作都找不到。”这当中冷傲风和程爱佳出了不少的力。只是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何叶在商场里面打拼多年,即便黎诺不说,她也能猜到几分,心里面对自己的小姑子和冷傲风又厌恶了几分,她放下碗筷,双手拄着桌面看着黎诺道,“黎诺,我认识很多珠宝公司的老总,只要我一句话,你就可以去上班。”

    黎诺抬起头冲何叶感激一笑,“谢谢你,何叶姐,我已经参加叶氏珠宝公司的选拔大赛了,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进入公司工作。”程爱佳若是知道何叶帮她找工作,一定会跟何叶闹翻的,程爱佳的母亲也会站在程爱佳那边,还有程峰...她不想让何叶为了她和婆家人翻脸。

    黎诺的想法,何叶明白,无非是不想她和程爱佳之间的关系更加的僵硬,她在心里面更加的喜欢黎诺,懂得为他人着想,不靠关系,靠自己的实力。“也好,以你的实力进入叶氏珠宝公司的前三名绝对没问题。而且,叶氏的领导人一向公私分明,只要你有实力,工作出色,他们是不会给因为其他理由辞退你的。”

    叶氏领导人公私分明这句话,令黎诺安心了不少,何叶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对叶氏集团也有所了解,她相信何叶的话,只要她进入叶氏,只要她工作出色,叶氏就不会辞退她。

    其实,她相信何叶的话,是有根据的,她记得刚到叶氏珠宝行的时候,冷傲风也找过叶希,暗示叶希辞退她,可叶希没买冷傲风的账。

    假如不是古玉珍从中作梗的话,她现在很可能已经是叶氏珠宝行的大厅经理了。

    她点了点头,“只要我能够进入叶氏,就一定会好好的工作。”

    两个人边聊边吃,吃完晚饭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钟。

    何叶起身和黎诺一起刷碗。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黎诺用抹布擦了擦湿漉漉的双手,跑到房门口,透过猫眼一看,是程峰,她边打开房门便对何叶道,“何叶姐,姐夫来接你了。”

    何叶一只手托着大肚子走出厨房。

    程峰没想到开门的会是黎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冲黎诺笑了笑,“你好。”

    程峰是程氏总裁,高高在上,居然会冲她笑,那笑容如沐春风,还跟她打招呼,黎诺觉得程峰真的很随和,就像邻家大哥哥似的,她还以微笑,“你好。”顺便让开,让程峰进入房间。

    何叶走到沙发前,坐下,打开电视机,看电视,“不是说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吗?你还来?”

    程峰满面笑容,走到沙发前,紧挨着何叶坐下,一只大手放在何叶高高隆起的腹部上面,“想你了,等不到你主动回家。”

    黎诺满脸羡慕的看着两个人,家庭,事业,爱情和孩子,他们全都有了,她觉得程峰和何叶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她微低下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面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待她的孩子出生以后,即使没有爱情,她也会像何叶姐一样的幸福。

    程峰带着何叶离开公寓,临离开前,何叶特地告诉黎诺,“明天,有时间的话,我还来。”

    **********

    喧闹的休闲广场。

    程峰和何叶离开以后,黎诺也离开公寓,到了花店。

    小老板人很好,怕黎诺一个人搬箱子,累着,借了一辆自行车给黎诺。

    她站在广场边缘,左手拿着玫瑰花右手拿着康乃馨,看着来往的人群,高声的喊着,“卖花了,玫瑰花,满天星,康乃馨,百合花,卖花了,送给您身边的人一束鲜花,一朵鲜花,一片心意,您身边的人收到鲜花,心情会更好....。”

    ***********

    下了班,叶希回到公寓,换下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电话响了,程旭约他喝酒。

    他很爽快的答应。

    他准备进入浴室时,他的手机又接到一条短信,他打开一看,又是宁珍惜发给他的,“希,时装秀真的很精彩,可我一个人欣赏很无趣。我已经给你预定了明天一早的机票,你来法国吧,我等你。爱你的,珍惜。”

    叶希深深的看着手机里面的短信,心里面犹豫着要不要回个短信给宁珍惜。

    他心里面清楚得很,只要他回信息给宁珍惜,他们之间就和好了。

    只是,这一次宁珍惜太过分了,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和她和好的,不然下一次,她极有可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

    他要等,等珍惜向他道歉,他再和珍惜和好。

    想到这里,他将短信删掉,刚想要将手机丢在沙发上面,又收到一条短信,希,明天你若是不来法国,我就会去阿富汗,体验一下沙漠生活。

    叶希还没来得及将短信删掉,手机又接到一条短信,希,早点来,不然我真的去阿富汗了。

    阿富汗是什么地方?

    战争多发地,到了那里命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

    宁珍惜这句话里面带着淡淡的威胁的意味,你不来法国,我就去阿富汗!

    叶希怒了。

    做错事的明明是宁珍惜,可她不止不向他认错,还发短信威胁他!

    他直接按了宁珍惜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刚刚接通,宁珍惜兴奋的声音传进叶希的耳朵里面,“希,法国这边有好多好吃的,我带你参观风景,品尝美食,还有..。”

    宁珍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希打断,“宁珍惜,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发短信给我!”说完,叶希便将电话挂断。丢在沙发上,直接进入浴室洗澡。

    电话那头的宁珍惜,以为叶希给她打电话想要来法国和她一起欣赏时装秀,她满怀欣喜的接听电话,谁知道,叶希居然冷声的对她说,“宁珍惜,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发短信给我!”

    叶希冰冷的声音和无情的话语,令满怀欣喜的宁珍惜足足愣了十几分钟,才回过神儿来....。

    她呆呆看着手中的电话,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的!”以往,她和叶希吵架,吵得厉害的时候也提出过分手。可不管谁对谁错,都是叶希先向她道歉,哄着她开心的。

    这一次,叶希没有打电话给她向她道歉,她实在是想念叶希,发了几个短信给他,他冷冷的对她说,宁珍惜,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发短信给我!

    她的心,慌了,乱了,疼了。

    她压住心里面复杂的心绪,拨通叶希的电话,她要问问叶希,她们真的分手了吗?

    洗完澡叶希腰间围着浴巾走出浴室,他拿着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换上干净的西装,拿着手机,走出卧室。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居然是宁珍惜打来的。

    他想了一下,随后接听了电话,他压住心里面的怒气,语气平淡的道,“我在听。”

    电话接通,宁珍惜便迫不及待的开口指责叶希,“希,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来?我做错什么了,你要和我分手,还不回我短信,还不准我给你发短信!你知不知道,你说出来的那些话,很伤我心啊!你怎么可以那样对我?你..。”

    宁珍惜,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承认自己错了!

    叶希面色一沉,冷声截断宁珍惜的话,“宁珍惜,我再说一次,我们分手了,别再打电话给我。”语毕,他将电话挂断,顺手将手机丢在茶几上,离开公寓。

    他关上房门之际,听到电话铃声,那个独属于宁珍惜的来电铃声--因为爱情,不过,他直接关门走人。

    出了公寓,叶希驾着车子去帝豪夜总会到了十字路口的时候,刚好红灯,他缓慢的停下了车子,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面,“卖花了,一朵鲜花,一片心意..。”他半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只看到黎诺双手拿着鲜花在大姐边缘吆喝着。

    叶希眼角的余光淡淡的瞥了黎诺一眼,便驾着车子向前行驶,到了帝豪夜总会,一位中年男人站在夜总会门口,从钱包里面拿出几张毛爷爷递给小保安,交代道,“买一束鲜花来。”

    客人送小、姐们鲜花,在帝豪夜总会里面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而保安们也愿意跑腿,每一次帮客人买鲜花,总会或多或少的得到一些小费。

    小保安接过钱,便向右侧走去,一拐弯,那里有一家花店。

    叶希将车子停在夜总会右侧的停车场,打开车门下了车。

    此时,帮客人买花的保安刚好走到叶希的对面,小保安见到叶希,便很礼貌的冲叶希打了个招呼,“希少。”

    叶希淡淡一笑,开口问小保安,“这是去哪?”

    叶希的话令小保安一愣,叶希是谁?

    **oss程旭的哥们,身份地位极高,来帝豪消费从不花钱,据说,就算boss的哥哥程峰来这里消费,都要花钱,可叶希却不用花钱,可见叶希在程旭心中的地位很高。

    可叶希是个很低调,性格沉稳的男人,从不张扬,每一次夜总会里面的工作人员和他打招呼,他从来都是微微点了点头,如此而已。

    可是,希少却问他,去哪?

    小保安着实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恭敬地回答叶希,“帮客人买花。”

    叶希顺手指了指休闲广场的方向,“那边有个卖花的女子,花很新鲜,价格也合理,连你们老板程旭都从那里买花。”语毕,越过小保安进入帝豪夜总会。

    小保安举步向花店的方向走去,可走出几步远又转了个方向,向休闲广场那边走去。

    叶希缓步走到夜总会大门们,门口处的保安立即上前,将玻璃门打开,迎面走出几位客人,叶希单手插兜,斜着肩膀和几位客人擦肩而过,在他斜着身子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撇看到小保安向休闲广场的方向走去,他好看的嘴角不着痕迹的翘了翘...。

    这边大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黎诺一直不停的吆喝着,却只卖出两三朵玫瑰花。

    看着满满两箱子鲜花,黎诺不禁在心里面叹了口气,哎,看来今天要颗粒无收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卖花,黎诺弯身将手中的鲜花插进箱子里面,将装有鲜花的箱子搬到车子后面,放在后座上,用绳子将箱子绑好,又将少量的鲜花放在车筐里面,推着自行车向花店的方向走去。

    才走出几步远,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卖花的,等一下。”

    黎诺顿住脚步转过身一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大男孩,跑到黎诺的身后,拽着她的后车座,他喘了几口粗气才对黎诺道,“那个,我要买花..。”

    ...........

    说来也怪,大男孩买完鲜花以后,黎诺的生意突然间好了起来,没多久,鲜花居然买完了,大有供不应求的趋势。

    她早早的收摊回家。

    到了家门口,黎诺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看,门口处没有男士鞋子,也就是说,叶希不在。

    原本,鲜花都卖完了,她的心情格外的好,再加上叶希那个讨厌的家伙不在,她的心情更加的好了,她将自己丢在床上,从衣兜里面拿出一沓粉红的毛爷爷,数着,“一张,两张,三张,十章,二十章...。二十章啊,两千块啊!”她双手捧着二十章毛爷爷在床上翻了个身,开心的笑着,“哈哈哈哈。”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黎诺止住笑意,翻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没有电话。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还在响着。

    黎诺将手中的电话放在床头柜上面,下了床,打开房门一看,叶希的手机静静的躺在沙发前的茶几上面。

    她看了看房门口,确定没有叶希的鞋子,又打开叶希卧室的房门,叶希也不在房间里面。

    看来叶希回来又离开了,不过,他将手机落在家里面了。

    黎诺没理会一直想个不停的手机,径自回卧室,蒙着被子开始睡觉。

    今天的她累坏了,肩膀疼,腰也有些酸酸的,她以为,一沾到床她就会睡着呢,可客厅的手机铃声不停的响着,吵得她根本睡不着!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出了房间,拿起茶几上面的手机,将手机送到叶希的房间,刚刚进入叶希的卧室,电话里面传出一个好听的女子的声音,只是,那道好听的声音像是在压着怒气似的,质问,“希,你怎么才接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久?”

    呃?

    黎诺向前走的脚步顿住,怔怔的开着手中的手机,她什么都没按,电话怎么接听的?(叶希的手机是最先进的触屏版本,不需要滑动接听,只需要在电话上面,晃一下,就接听电话了。这个黎诺并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才换的触屏手机,没换之前,真的不知道触屏手机怎么接听。ps:丢脸了。)

    宁珍惜见‘叶希’不说话,以为叶希知道自己错了,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将心里面的怒气全都吐了出来,才心平气和的道,“好吧,我不生气了,但是你收回刚才说的话。我也收回那天和你分手的话,我还爱着你,深深地爱着你,我从来没觉得我们分手了。”

    这边黎诺想要告诉对方她不是本人的,可这通电话是和好的电话,她不能乱说话的,一个不小心才散了对方怎么办?

    所以,她选择沉默。

    那边宁珍惜微拧眉头,她说了这么多,还低下头主动向他提出,他们没有分手,‘叶希’却默不作声,“希,你在听吗?”

    黎诺清了清嗓子,“那个,叶先生不在家,出去了。”

    女人?还是年轻女人的声音!

    宁珍惜心中的警铃立即响了起来,要知道叶希身边除了小米以外没有其他的女人,电话更加没有让任何女人接过!“你是谁?年龄,身份,住址,和叶希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会接听他的电话?”

    呃...,对方跟查户口似的,肯定误会她了。

    黎诺抿了抿嘴,“我是叶先生的保姆,他将手机落在家里面了。”

    宁珍惜原本是坐在沙发上面打电话的,她霍的站起身,问话的声音陡然间升高,“保姆?保姆这么晚了还在主人的家里面?”

    听对方紧张的声音,就知道对方生气了,怀疑了。

    “那个,解释起来有些麻烦,这样,你等叶先生回来给他打电话问他就好,再见。”说着黎诺就要挂电话,可是她不会挂电话呀!甚至连怎么关机都不知道,她仰着头无奈的望着天花板,“黎诺,你也太out了!”深呼出一口气,她拿起电话对宁珍惜道,“那个,我不会挂断电话,你挂断它吧。”

    电话那头的宁珍惜早已经气得晕头转向,她拿着手机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脑海里面全都是刚刚接电话的女孩的声音,越想越气,越想疑心越重,她在卧室里面走了几拳,随后将电话挂掉,转而给程旭打了一个电话。

    程旭正在和叶希拼酒,两个人慵懒的靠着沙发,边喝边聊,程旭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叶希只身一人,静静的品着酒,他面上看似平静,实则心里面有些压抑,宁珍惜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这令他很郁闷。

    郁闷之下,便多喝了几杯。

    蓦地,程旭的电话响了,其中一个美女从桌面上拿起手机递到程旭的面前,“旭少,电话。”

    程旭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抬起头看着叶希,“你没带手机?”是问句也是肯定句,往常叶希的电话不断,今天,却一通电话都没接到。

    叶希一只手端着酒杯,抬起眼眸看着程旭,“怎么了?”

    “珍惜打来的。”说话间,程旭将手机递到叶希的身前。

    难道宁珍惜想通了,要向他道歉?

    叶希心里面的郁闷一下子消失的无影踪。

    他放下酒杯接听了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宁珍惜带着焦急不安的声音传进叶希的耳朵里面,“程旭,叶希在身边吧?”

    叶希从沙发上站起身,单手插兜,走出vip包房,站在房间门口,淡淡的开口道,“我就是。”

    听到叶希的声音,宁珍惜不由得发怒了,她冷声质问叶希,“希,你是不是爱我了?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叶希的头一下子大了,他以为宁珍惜打来电话是向他道歉呢,结果,是质问他有没有女人!

    心里面燃起熊熊怒火,他尽量将火气压住,有些不悦的对宁珍惜道,“我有没有女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就是没有女人了,宁珍惜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她语气缓和了好多,“接听电话的女孩子是谁?她怎么会接听你的电话的?”

    “保姆。”叶希无奈的叹了口气回答。“全职保姆。”

    原来真的是保姆。

    可她还是不放心,毕竟那个保姆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叶希又是年轻的男人,孤男寡女,整天在一起,难免会出什么差错来。想到这里,她霸道的对叶希道,“找保姆的话,你可以找个年岁大一点的呀,干嘛找一个年轻的,明天辞退她,我给你找一个更好的保姆来。”

    叶希想都不想的拒绝,“我不能辞退她。”要不是因为宁珍惜,黎诺现在可能不会这么惨。辞退了黎诺,她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而且,黎诺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极有可能残缺不全,他就是再讨厌黎诺,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赶走黎诺呀!

    “不能?”宁珍惜的脸色猛然间一变,“为什么不能?一个小保姆而已,你为什么不能辞退她?难道...你喜欢上她了?”

    居然说他喜欢上黎诺了?

    他对她一直是一心一意的,可是她却怀疑他变心了!

    叶希生气了,心里面对宁珍惜有些失望,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不少,“我不能辞退她还不是因为你!你要是不偷走那条项链...。”说到这里,他顿住,强压住心里面的怒气,“我不跟你解释了,你爱怎么想,随便你。”

    居然不跟她解释?

    宁珍惜也怒了,她命令叶希,“我要听你的解释,你必须和我解释。”

    叶希抬起右手揉了揉眉心,“想要我的解释,可以,向我承认错误。”他要听到宁珍惜的道歉,才能向她解释事情的经过,否则,免谈。

    “道歉?”宁珍惜愣了一下,随即更加的生气了,“我为什么道歉?现在是你在外面有女人,要道歉也该是你道歉才对,我为什么要道歉?”

    “宁珍惜,现在是你做错了事,道歉的应该是你!”叶希心里面的怒气陡然间上升至最高点。

    宁珍惜见叶希真的生气了,心里面还是有些害怕的,她沉默了好久,才极不情愿的开口道,“好吧,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偷那套首饰,这样你满意了吧?现在像我解释一下那个小保姆是怎么回事?”

    宁珍惜极不情愿的道歉的态度,令叶希更加的生气,“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宁珍惜气得双眼直冒火星,她都已经向他道歉了,他居然不依不饶!“叶希,我都放下身段,主动向你示好,也已经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叶希的心不禁一沉,到现在宁珍惜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心里面对宁珍惜有着无限的失望,“宁珍惜,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以后你要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话,我们彻底分手!”语毕,他挂断了电话。

    叶希突然间挂断了电话,令宁珍惜愣了一下,回过神儿来的她,握紧电话对叶希道,“叶希,你还没有想我解释那个小保姆是怎么回事呢!”

    可回答她的只有嘟嘟嘟的声音。

    她用力的将手机丢在沙发上,双手掐腰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心里面脑海里面想着叶希刚刚说的话,明明该是他向她解释有关小保姆的事情,可他却反过来要她道歉!

    她已经道歉了,他却指责她不知道错在哪里了。

    她哪里错了?

    不就是偷了他的首饰吗?

    可那套首饰最终还会送给她,也算不上偷啊!

    至于让叶希那么生气吗?

    心里面愈发的笃定,那个小保姆和叶希之间的关系暧昧,不然叶希不可能揪着那件事不放手的,叶希是个大度的男子,从来不会揪着一件事不放手的,这一次他却执意要她道歉,还提出分手!

    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就算是分手也该她想也许提出来才对!

    她走到沙发前,弯身将电话拿了起来,又给程旭打了一个电话。

    叶希脸色难看的站在长长的走廊里面,宁珍惜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心里面对宁珍惜失望极了。

    他深呼出一口气,将心里面的怒气全都呼出来,转而走向vip包房,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宁珍惜。

    看来宁珍惜想通了,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尽管心里面对宁珍惜失望的很,可宁珍惜打来电话,他还是很开心,嘴角边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来,

    他按了接听键。

    电话刚刚接通,您这个很稀便冷声的开口道,“叶希,我已经向你低头,向你道歉了,现在该轮到你了,你解释一下你和那个小保姆之间的关系!”只要叶希肯解释和那个小保姆之间的关系,她就原谅叶希。

    叶希嘴角边的笑容渐渐僵住,宁珍惜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反而怀疑他和黎诺...。

    他的心渐渐的沉到谷底,心里面对宁珍惜的失望已经达到了顶点。

    人一旦发怒到极点,有那么一瞬间,怒气突然间没了,叶希就是这样。他怒气消失的一瞬间,心平气和的对宁珍惜道,“保姆就是保姆。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这边宁珍惜听得叶希平淡的话语,心里面的怒气也升至最高点,她尽量令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向我解释你和那个小保姆之间的事情。”

    “我没什么向你解释的!”叶希再一次对宁珍惜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

    家里面养了个女人却不肯向她解释,宁珍惜怒极生笑,笑的她眼泪都出来了,她抬起手抹掉脸颊上面的泪水,“好,很好,叶希,我们分手,从此以后,形同陌路!你记住了。是我宁珍惜先踹你的!”说着,她将电话用力的丢在墙壁上!

    “啪,”的一声,电话撞到墙壁上弹了回来,掉在地面上摔成碎片。

    宁珍惜居然提出分手了,还形同陌路?!

    叶希用力的握着手机,力道之大,手机被他握碎了。

    他沉着脸回到包房,将握碎的手机,放在桌面上,而后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一瓶接着一瓶。

    程旭原本正在和两个美女**,见到叶希沉着脸喝酒,还不停的喝酒,他示意两个美女离开包房。

    两个美女虽然不想离开,可旭少已经下命令了,两个人极不情愿的起身离开包房。

    两个美女刚刚离开,程旭便起身一把抢过叶希手中的红酒,“够了,再喝你会罪的。”

    叶希抬起头红着双眸看着程旭,淡淡的开口道,“我和珍惜分手了,不应该说珍惜和我分手了。”说话时,他嘴角边挂着浓烈的嘲讽的笑容,他一直以为他可以和宁珍惜白头偕老呢,谁知道,他们居然分手了。

    程旭不禁一愣,他好友之中,程旭和宁珍惜的感情最好,他以为他们会结婚生子,相携白首,可他们居然分手了..。

    叶希右手一把抢过程旭手中的红酒,左手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胸口处,“旭,我这里疼,很疼很疼。”语毕,他仰着头直接对瓶吹。

    程旭没有阻止叶希喝酒,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失恋的滋味..。

    他坐在叶希的对面静静的看着叶希不停的喝酒。

    ********

    冷家别墅。

    书房。

    冷傲风正在书房处理公司的事情。

    程爱佳端着两杯咖啡进入书房。

    她缓步走到冷傲风的身前,将其中一杯咖啡放在桌面上推到冷傲风的身前,“风,喝杯咖啡提提神。”

    而她自己则坐在冷傲风的对面,喝着另一杯咖啡。

    冷傲风放下手中的钢笔,端起桌面上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他手中端着咖啡杯子,一双好看的眼眸深深的看着程爱佳,那眼神极其暧昧,“这么晚了还不睡?”

    程爱佳将咖啡放置在桌面上,起身,走到冷傲风的身边,双手搂着冷傲风的颈间,顺势坐在冷傲风的大腿上,撒娇的道,“没有你,人家睡不着。”

    程爱佳今日穿着的是真丝连体性感睡衣,饱满的双峰白皙的颈间,全都若隐若现的呈现在冷傲风的眼底,他本身是个性/欲极强的男人,性、欲一下子被程爱佳挑了起来,他将咖啡杯子放在桌面上,左手揽着程爱佳纤瘦的腰肢,右手扣着程爱佳的脑袋,迫使程爱佳低下头,他一扬唇瓣,准确无误的吻住程爱佳的唇瓣,左手伸进程爱佳的睡衣里面,大手覆盖着程爱佳的饱满,轻轻的揉捏着,滚烫的唇瓣用力的允吸着程爱佳口中的芬芳,而后沿着程爱佳的白皙的颈间,向下亲吻着,他的右手将程爱佳的睡衣拨开,程爱佳饱满的双眼尽在他眼底。

    他张开唇瓣,含住称埃及一颗蓓蕾,左手揉捏着程爱佳的另一个饱满,右手向下滑,直接到了程爱佳最美最隐秘的地带,手指缓缓地拨开浓密的丛林,进入潮湿地带。

    “恩~”程爱佳忍不住的呻吟出声,她双手死死的搂着冷傲风的颈间。

    冷傲风三管齐下程爱佳根本禁受不住这样的**,“风,我要你,给我更多!”

    冷傲风抿嘴一笑,从椅子上站起身,退掉自己的裤子,掀开程爱佳的睡衣,直接进入程爱佳...。

    房间里面一片旖旎之色..。

    就在冷傲风准备将自己的热量释放在程爱佳的体内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他用力的撞了程爱佳一下,坐在身后的软椅上面,顺手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接听电话。

    而程爱佳则坐在冷傲风的身上,不停的律动着..。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