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豪门弃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四十九章豪门弃妇

    “有事?”冷傲风一只大手揉捏着程爱佳的高耸,一边接听电话。

    对方恭敬地回答,“冷总,叶希在帝豪夜总会不停的喝酒....。”

    冷傲风那双好看的眼眸里面,划过一抹兴奋的神色来,嘴角边掀起坏坏的淡笑,“继续观察。”语毕,他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丢在桌面上,一只手调了一下软椅,椅子立即放平,像一张单人床似的。

    他平躺在椅子上面,双手扶着程爱佳纤瘦的腰肢,轻闭着双眼,享受着性、爱带给他的**。

    “什么事?”程爱佳一边律动着一边问冷傲风。

    冷傲风嘴角边的笑意渐渐扩大,“好事。”

    程爱佳弯身,粉红的唇瓣轻轻的吻了一下冷傲风性感的唇瓣,“什么好事?”

    冷傲风右手扣住程爱佳的头,张开嘴狠狠的吻住程爱佳唇瓣,舌滑进程爱佳的口中和她的丁香小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程爱佳热情的回应着冷傲风,两个人疯狂的吻着,做着,直到冷傲风将体内的热量全都释放在程爱佳的体内的时候,这场代表着爱的做、爱才正式结束。

    程爱佳身子瘫软的趴在冷傲风的健硕的身子上,头贴着冷傲风的胸口处,倾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她挑起眼眸看着冷傲风,“风,什么好事?”

    冷傲风抿嘴一笑,双手搂着程爱佳,一个翻身将程爱佳压在身下,一条腿分开程爱佳的双腿,一举进入程爱佳的体内,“一件能让你摆脱小三的名声,能让叶希身败名裂,还能让黎诺成为豪门弃妇的好事!”语毕,他更加用力的进入程爱佳。

    “恩~”程爱佳忍不住的呻吟声里面夹杂着浓烈的兴奋感。

    .............

    清晨,黎诺是被一阵阵门铃声叫醒的。

    她起身走到房间门口,透过猫眼一看,居然是程旭搀扶着叶希,叶希耷拉着脑袋,身子瘫软的靠着程旭健硕的身躯。

    不想也知道叶希喝醉了酒。

    黎诺立马打开房门。

    程旭见到黎诺在叶希的家中,明显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黎诺淡淡的回答程旭。“保姆,全职的。”而后上前一步,搀扶着叶希的左胳膊,她踩到叶希的身前,一股浓烈的酒味传进她的鼻子里面熏得她头有些晕晕的,她底下眼眸一看,叶希的前襟湿漉漉的一股难闻的酒味,不想也知道叶希吐了,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小声嘀咕着,“讨厌的家伙,喝这么多酒。”

    程旭不禁诧异的看了黎诺一眼,据他所知,黎诺是个贪得无厌的女子,照理说叶希喝醉了,她就有机会爬上叶希的床了,爬上叶希的床,她下辈子就衣食无忧了,黎诺该开心才对,可是...黎诺的脸上一点欣喜的神色都没有,反而一脸厌恶的神色..。

    程旭和黎诺两个人将烂醉如泥的叶希搀扶到床上。

    “呼!”黎诺站在叶希的床边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而后脱掉叶希的鞋子,衬衫,将被子盖在叶希的身上,她摸了摸叶希的额头,果然,很烫。

    她又进入卫生间,将衬衫丢在洗衣机上面,弄湿了毛巾,拧干,叠成长方形,放在叶希的额头上。

    程旭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黎诺,见黎诺将叶希照顾的很好,他放下心来。

    “好好照顾他。”简单的交代黎诺一句,程旭转身离开。

    程旭离开以后,黎诺又给叶希换了几次毛巾,见叶希的头不那么热了,便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走至床边,上了床,顺手拿起床头柜的闹钟一看,乖乖,凌晨四点钟。

    她平躺在床上,闭上双眼,开始睡觉。

    正在她睡得正香的时候,门铃响了。

    她极不情愿的睁开双眼,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谁呀,这么早!”这么叨咕着,她懒懒的下了床,走到房门口,一看,居然是程爱佳。

    她面色一沉,程爱佳来这里找她,准没好事。

    她打算不理会程爱佳的,可她知道以程爱佳的性格一定会不停的按门铃,那样的话,会打扰左邻右舍的休息的。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打开房门。

    她挡在房门口,一脸警惕的看着程爱佳,“你来这里干什么?”

    程爱佳面上挂着淡淡的忧伤,眼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伤感,她轻声的对黎诺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黎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歉不必了,你离我远一点就好。”她的话刚刚落音,眼前人影一晃,她只看到,冷傲风的手中拿着手帕,捂着她的嘴巴和鼻子,一股浓烈的香味传进她的鼻子里面,她双眸瞬间瞪大,双手用力的扳着冷傲风的大手,可她的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没多久,她的眼皮渐渐的合上,晕死过去。

    冷傲风顺手将黎诺拦腰抱了起来,走进房间。

    程爱佳率先进入房间,打开卧室的房门,见到叶希躺在大床上面的时候,面上露出开心的神色来,转过头对刚刚进入客厅的冷傲风道,“这里。”

    冷傲风抱着晕死过去的黎诺走进叶希的卧室。

    程爱佳将叶希的被子掀开,冷傲风将黎诺放在沉睡不醒的叶希的身边。

    .............

    头好痛,痛得黎诺不得不睁开双眼。

    映入她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黎诺不禁一惊,霍的从床上坐起身,上身一凉,被子从她的肩膀处,滑落下来,她低下头一看,自己居然**着上半身!

    而叶希正躺在她的身边熟睡着!

    她紧忙用被子盖住自己**的上半身,傻傻的看着身边熟睡的叶希,这是怎么回事?

    “黎诺,想不到你这么有魅力,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居然能爬上叶希的床上,真理令人佩服呀!”一道充满了讽刺的声音由门口处传进黎诺的耳朵里面。

    黎诺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只看到程爱佳双手环胸,一脸倾佩的看着她。

    而冷傲风单手搂着程爱佳的腰肢,面上挂着得逞又阴冷的笑容看着黎诺。

    霎时间,黎诺明白了,她被程爱佳和冷傲风陷害了!

    冷傲风没理会黎诺难看的脸色,只身进入卧室,走到黎诺的身前,将手中的文件丢在黎诺的身上,神色平淡的看着黎诺,“签字吧。”

    她怒了,双手死死的握着被子,一双好看的眼眸里面充满了愤怒的神色,“冷傲风,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不签字!”

    冷傲风冷笑,“别那么快回答看看里面的东西再说。”

    黎诺一只手拽着杯子,一只手打开文件袋,一沓文件和十几张照片,从文件袋子里面掉了出来。

    那照片,全都是她和叶希**着上半身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极其暧昧,令人浮想联翩。

    可恶,这两个人居然将她和叶希丢在同一张床上!还拍了照片!

    黎诺抬起眼眸阴冷的看着冷傲风和程爱佳,咬牙切齿的道,“你们太过分了,卑鄙无耻!”

    冷傲风从衣兜里面拿出一支笔丢在黎诺的身前,冷声道,“签字吧。”

    黎诺冷哼,捡起照片和文件,用力的丢向冷傲风和程爱佳,“想用这种方法逼迫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妄想,我不会签字的,死都不会在文件上面签字!”

    程爱佳不屑一笑,从包包里面拿出一沓照片在黎诺的眼前晃了几晃,“不签字也行,我就将这写照片发给各个报社,让所有人都知道你黎诺是个**,爬墙出轨,让所有人都知道奸夫是叶希!”

    混蛋,这两个混蛋居然用叶希来威胁她!

    “贱人!”黎诺气得想要恨不得一脚将程爱佳踹飞,可她**着上身,一站起身,上半身的春光就会外泄!

    心里面无限的恨意化成一个字,“滚!”

    程爱佳和冷傲风相视一笑,相拥着转过身离开卧室,并且顺手将房门关上。

    黎诺沉着脸下了床,捡起被程爱佳丢在地面上的睡衣穿上,又将地面上的文件和照片一张一张的捡了起来。

    拿着照片和文件走出房间。

    冷傲风面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悠哉的靠着沙发,程爱佳则满面幸福的依偎在冷傲风的怀里面,两个人一副恩爱有加幸福不已的样子。

    黎诺右手死死的捏着手中的文件缓步走到沙发前,将手中过得文件递到冷傲风的身前,“我可以在上面签字,但是你也要在上面加上一条,我的东西,你也不能要!”

    冷傲风不禁挑起眼眸一脸好笑的看着黎诺,“你身上还有值得我要的东西吗?”语毕,他伸手接过离婚协议书在最后一条下面写上,离婚以后,黎诺的一切与我无关!而后还在男方的签名处,写上自己的大名,冷傲风!

    签完字,冷傲风将离婚协议书推到黎诺的身前,淡淡的开口道,“签字吧。”

    黎诺弯身拿起笔,冷眼看着程爱佳,沉声道,“是不是我在这上面签了字,你们就不会将照片发给报社?”

    程爱佳和冷傲风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同时点了点头。

    黎诺还是不相信他们,冷声道,“将照片给我,否则,我不会签字。”

    程爱佳打开包包,将里面的照片全都丢在茶几上面,不悦的白了黎诺一眼,“行了吧?”

    黎诺低下头深深的看着眼下的离婚协议书,一直以来,她都坚持不在这上面签字,她不甘心,自己的感情被冷傲风玩弄,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反抗着冷傲风,哪怕沦落街头,她都不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可是,现在不同了,冷傲风居然将她和叶希丢在同一张床上,还拍下了照片。

    她无所谓,她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叶希不同,叶希跟她离婚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被她拉下水?

    为了保住叶希的名誉,她只能在上面签字。

    黎诺用力的握了握收中的钢笔,在最后一页签名的地方写上自己的名字。

    而后她将钢笔和离婚协议书全都丢在冷傲风的身上,伸出手指着门口,“滚出去。”

    离婚文件和钢笔撞到冷傲风健硕的身躯,弹了回来,掉在地面上。

    冷傲风微微一笑,优雅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扣上西装扣子。

    程爱佳则弯身将地面上的离婚协议书和钢笔捡了起来,递到冷傲风的身前。

    冷傲风翻看最后一页,见黎诺签了名字,抿嘴一笑。

    他抬起头一脸嘲讽的看着黎诺,“黎诺,你这是何苦呢?早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还能有一栋别墅和几十万元,别的不说,你省着点花,这辈子可以衣食无忧,可你偏偏固执的不肯签字,落到今天这个悲惨的地步,你不要怪任何人,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固执。”

    她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怪任何人,怪她自己?

    她的心疼得在滴血,心里面的疼痛无限的蔓延至她的全身,甚至侵入到她的骨髓之中,无限的疼痛化作嘲讽的冷笑,看着冷傲风,缓缓的开口道,“冷傲风,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后悔爱过你,哪怕你和程爱佳在我的面前车震,哪怕你告诉我为了报复我,才会娶我。哪怕你总是逼着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哪怕你怀疑我将你的孩子害死,可是现在,我后悔了,后悔曾经爱过你.....因为你,真他妈的不配。”

    冷傲风健硕的身形僵住,脸上的笑容渐渐冷却,心里面有着无限的震惊,一脸诧异的看着黎诺:黎诺从未后悔爱过他?哪怕他在她的面前和爱佳车震,哪怕他娶她,爱她宠她,都是为了报复她,哪怕他处心积虑的害她丢掉工作,哪怕他怀疑他的孩子是被她害死的,这一切的一切,黎诺都不曾后悔爱过他?

    因为太过震惊他忽略了黎诺说的一句话,那就是,哪怕他怀疑他的孩子是被她害死的

    黎诺别过眼,看都不看冷傲风和程爱佳一眼,伸出手指着房门口,“自己滚出去,否则我报警!”

    一直依偎在冷傲风怀里面的程爱佳感觉到冷傲风身形僵直,顿感不妙,难道冷傲风心里面还对黎诺有感觉?

    她满上挂着好看的笑容,柔声的对冷傲风道,“风,我们走。”

    冷傲风垂下眼眸看着程爱佳,大手牵着程爱佳的小手,还以微笑,柔声的道,“好,我们走。”

    冷傲风和程爱佳离开以后,黎诺双腿一软,跌坐在地面上,她曲起双腿,双手环着小腿,下巴抵在膝盖上面,一双好看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身前某一处发呆,她以为老天看到她这么难,终于怜悯她一次,她找到一份赚钱的工作,不再因为钱而发愁。叶希貌似不再像从前那样无情的折磨她了,她还能在这里吃住。

    可她的好日子才过了一天,就被冷傲风和程爱佳用最卑鄙下流的手段,无情摧毁了!

    她知道冷傲风对她无情,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为了逼迫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冷傲风会做出这样龌蹉的事情来。

    心里面,心底最深处,对冷傲风那点仅有的眷恋,彻底消失的无影踪。

    她的胸口处闷得难受。

    黎诺就那样一直蹲在原地发呆。

    卧室里面,剧烈的疼痛,令叶希睁开双眼,他的头晕晕的眼皮沉沉的睁不开双眼。

    他双手支着床,坐起身,一只手捏了捏眉心,感觉到自己自己好受了一点,才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面的人异常熟悉。

    他顺手捡起照片,一看,居然是他和黎诺**着上半身的照片!

    照片中两个人轻闭着双眼,面对面,那样子像极了‘事后’相拥而眠。

    叶希双眼一眯,那张帅气的脸颊上,立即被一层寒霜笼罩。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她顺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面的电话,看都没看来电显示一眼,便接听,“喂?”

    程旭悠哉的靠着沙发,神色不悦的看着手中的娱乐报纸,上面有一个很清晰的图片和一个极其醒目的标题,“希,这下你出名了,你成奸夫了?”

    叶希微愣,“奸夫?什么意思?”

    程旭将电话挂断,用手机拍下报纸封面的头条,给叶希发过去。

    叶希打开彩信一看,左面是一张偌大的照片,照片上面一女子和一个男子**着上半身,两个人侧着身子躺在软床上面,男子的胳膊还搭在女子的肩膀上面。女子在前,男子在后,女子的容颜,白皙秀气,凡是认识黎诺的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那个女子就是黎诺!

    而男子的容颜被黎诺挡住半边脸,乌黑过耳的长发又将帅气的半边脸遮挡住,尽管这样,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照片上的男子就是他自己!

    在照片上看来,他搂着黎诺,两个人相拥而眠,睡觉的样子极其恬静,舒适!

    右面是大标题,豪门贵妇耐不住寂寞,勾引富二代。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企图再攀高枝。

    叶希气急,他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卧室门口,用力的打开房门,一眼便看到黎诺傻傻的坐在茶几旁边,脸色煞白的盯着身前某一处发呆。

    他几步走到黎诺身前,一搭眼,又看到茶几上面一大照片,他拿起照片一看,每一张都是他和黎诺极其暧昧的照片,心里面一股浓烈的怒火直直的窜到头顶,他用力的将照片砸在黎诺的脸上,冷声质问,“黎诺,你解释一下,这照片是怎么回事?”

    一张张照片无情的打在黎诺的脸颊上,刮得她白皙的面颊生疼,她甚至感觉到一股微热的暖流从她的额头处缓缓的向下流淌着,可她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她缓缓的抬起眼眸,看到叶希**着上半身,满面寒霜,双眸嗜血一般的盯着她看。

    黎诺眨了眨双眼,满脸愧疚的看着叶希,喃喃的张了张口,想要和叶希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希解释,只是对他道了句,“对不起,连累你了。”

    叶希不禁冷笑,他婚还没结,就被人当成奸夫,还上了头条!“连累我?一句连累我就完事了吗?我被人当成奸夫啊!奸夫!黎诺,拜你所赐,我叶希上了娱乐报纸的头条,丢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说到这里,他气得不行,扬起手就要甩黎诺一个大耳光,可当他看到黎诺眼里受伤的神情和无助的样子,心里面某根弦被触动了,他高高举起的手,就那样停顿在半空中,一脸阴冷的瞪着黎诺看,那眼神恨不得将黎诺杀掉也不解恨似的。

    上了娱乐报纸头条!

    黎诺猛然间从地上站起身,瞪大双眼看着叶希,“报纸头条?怎么可能?”

    叶希冷冷的瞪了黎诺一眼,举步向前走,在他越过黎诺的时候,他的肩膀故意撞了黎诺的肩膀一下,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没多久,叶希反回客厅将手机放在黎诺的手中。

    黎诺眨了眨双眼,尴尬的道,“我不会弄这样的手机!”

    叶希一把抢过手机,将彩信打开,给黎诺看。

    黎诺一眼便看到她和叶希熟睡之时,相拥而眠的半**,还有照片旁边的大标题,以及照片下面的八卦新闻和冷傲风的专访。

    下面就是八卦报道,报道上直接指出,豪门贵妇就是黎诺,而冷傲风就是她的丈夫。

    为此,记者特地采访了冷傲风。

    记者:冷总,您好,您是本市身价最高的黄金单身汉,冷氏在您的管理下更上一层楼,能够采访您,是我的荣幸。

    冷傲风:你好。

    记者:我们都知道您事业有成,却不怎么了解您的婚姻生活,您能不能和我们谈一下您的私生活?当然如果您不想谈的话,我们也不勉强。

    冷傲风:没关系,可以随便问,我都会如实回答。

    记者:报道上指出您曾经隐婚,是否属实?

    冷傲风:是真的。我的妻子黎诺,当时是一个刚上大学的女孩子,清纯可爱,我对她一见钟情,而她也对我一见钟情,我们很快结婚。但是那个时候黎诺在上大学,她主动要求隐婚,那个时候,我同意了。

    记者:那么你们婚后的生活,幸福吗?

    冷傲风:幸福?这个说起来,有些丢脸。结婚三年我一直以为我们很幸福,可三个月之前,我去国外出差,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特地提前早回来一天,没想到,黎诺出轨,还是在我们的卧室,当时我..震惊了,怒不可遏,提出离婚。黎诺很爽快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我给了黎诺一栋价值两千万的别墅和几十万元做赡养费。

    离婚以后,我对爱情失去了信心,是爱佳又给了我信心,让我知道真爱还是存在的,离婚半个月以后,我和程爱佳确定恋爱关系。

    记者: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程爱佳小姐在您离婚以后才和您在一起的,算不上第三者。那后来有本杂志上刊登了您的结婚照,害得程爱佳小姐成为小三,你也被人成为薄情郎,这件事,也有内幕?

    冷傲风:离婚以后,黎诺很快将钱败光,她冲我要钱,我自然不会给她,为了报复我,她将结婚证给了杂志社,还将事实反过来说,据说杂志社给了她五千元的费用。

    记者:事情出来的时候以前你轩然大波,您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出来替程爱佳小姐辩解?

    冷傲风:清者自清,我相信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再说,那个时候,民众正处于愤怒的状态之中,就算我出面解释,可能也不会有人相信我。

    记者:那么这个封面上的照片,是不是您为了澄清程爱佳不是小三,将照片刊登在报纸封面上的呢?

    冷傲风:你认为我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会傻到把自己的妻子出轨的照片拿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头顶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吗?

    记者:“......。的确没那个必要。”那么,冷总打算什么时候娶程小姐呢?

    冷傲风:很快,得到程家父母的同意,我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迎娶爱佳的。

    记者:我们祝福您和程小姐,一生幸福。

    看完记者和冷傲风的对话,黎诺傻眼了,手一松,手机掉在了地面上。

    她紧忙跑进卧室,拿出手机给冷傲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刚刚接通,黎诺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质问他,“冷傲风,你不是将所有的照片都给我了吗?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你就不把照片发到报社去吗?为什么那些照片会出现在报纸上面?为什么出尔反尔?”

    电话那头的冷傲风忍不住冷笑,“黎诺,我这么做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别忘了,当初你说不会在杂志上刊登我结过婚的消息,可后来,那家杂志社还是刊登了那个消息。你能出尔反尔,我为什么不能呢?”

    黎诺气得不行,冷声喝道,“冷傲风,这件事是我和你还有程爱佳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叶希是无辜的,你凭什么将他拉下水?”

    冷傲风双眼一眯,好看的眼眸里面射出阵阵危险的神色来,他说话的声音突然间沉了下来,“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黎诺,你不会忘记叶希在我的公司里面给了我一脚那件事吧?我冷傲分可是一个记仇的人!不过,这一次我对他已经手下留情了,我挑选的可是看不清楚叶希容貌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上面,”

    都将叶希和她的照片刊登在报纸头版头条了,还说手下留情?

    “你,卑鄙!”黎诺气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骂冷傲风了。

    冷傲风不由笑出声音来,“卑鄙?这都是你自找的,你若是早一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叶希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跟在黎诺的身后进入卧室,他被人当成奸夫,全都是拜黎诺所赐,他要将心里面的怒气,全都发泄到黎诺的身上。他是个大男人,不能动手打女人,更加不能打孕妇,可不代表他就能咽得下这口气!

    他要将黎诺的电话摔坏,将她的行李箱摔破,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无限怒气。

    他的手碰触到黎诺手机的时候,刚好听到,黎诺为了不让冷傲风将照片发到网上,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心里面不禁震惊了,高高举起的手就那样停顿在半空中,怔怔的看着黎诺苍白的小脸,前一段时间冷傲风是怎么逼黎诺的,他看得一清二楚,黎诺吃了那么多的苦,宁愿流浪街头也倔强的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可为了保住他的名声,黎诺居然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随后便听到冷傲风对黎诺道,“我对他已经手下留情了,我挑选的可是看不清楚叶希容貌的照片刊登在报纸上面的。”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他,他一把抢过黎诺手中的电话,冷声的道,“冷傲风,你惹错人了!”语毕,他将电话挂断丢在床上。

    黎诺见叶希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起来,心里面对叶希的愧疚又多了一分,她咬了咬唇瓣,上前一步,走到叶希的身前,低着头看着地面,小声的对叶希道,“叶希,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得你....是我连累你了,我向你道歉,你想怎么惩罚都行。”

    叶希冷眼看着黎诺,一双大手死死握成了拳头,拜黎诺所赐,他当上奸夫了!

    这要是传出去,他怎么做人?

    别人会怎么看他?

    他的颜面全都丢尽了!

    心里面恨死了黎诺。

    他从牙缝里面冷冷的挤出一个字,“滚。”

    黎诺立马拿着手机,拎着一只放在床尾处的行李箱,走到卧室门口,转过身看着一脸乞求的看着叶希,“你,能不能不将我送进警局?”她真的很害怕被叶希送到警局。

    叶希冷着脸回看着黎诺,“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一直很倒霉,躲开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送你去警局?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打你的!”

    黎诺眼眶湿润了,一直以来,叶希最讨厌的人就是她,这一次她还害得叶希变成‘奸夫’,她以为叶希会借这个机会落井下石呢,将她送进警局,让她有案底,或者是拘留。

    想不到,叶希却要她滚。

    滚!

    明明是一个令人非常讨厌的字,黎诺却觉得这个字此时是那么的好听,悦耳。

    她吸了吸鼻子,略带哽咽的道,“放心,我会滚的,而且会滚到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的。”说着,她走出卧室,离开公寓。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叶希难看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一点。

    他走进客厅捡起掉在地面上的手机,给程旭打了一个电话,“旭,立即将那张娱乐报纸全都收购回来!”

    程旭懒懒的回答,“我已经派人收回来了,将你受伤害的程度降到最低!”

    叶希沉声的道,“冷傲风和程爱佳....。”惹恼他了,他是不会放过那两个贱人的!只是,这句话他没说,他相信程旭明白他的意思的。

    果然,程旭淡淡的开口道,“你们一个是我的好哥们,一个是我的亲妹妹,你们两个在我的心里面同样重要,我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

    叶希没说什么挂断了电话,他走到窗口处,单手插兜,透过窗子看着湛蓝的天空,外面的风景如画,可叶希的脸色却越来越沉,目光越来越冷,他轻启唇瓣缓缓地吐出六个字来,“冷傲风,程爱佳....。”

    ******

    离开xx小区,黎诺拽着行李箱在大街上向前市区边缘地方走去,她记得给叶希做保姆之前,住的那个旅店价格很便宜,她要在那里继续住下去,等钱充足一点的时候,再去租一个房子住。

    她和旅店的老板娘商量好,一天二十元,单人间,没有网络和电视,也没有淋浴,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仅此而已。

    安顿好以后,黎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昨天晚上因为照顾叶希,她一夜没有睡好,她将自己丢在床上睡觉,因为疲惫,她很快睡着,半睡半醒之间,她听到闹钟响了,她闭着眼睛双手四处乱摸,终于在床头处摸到了闹钟,她勉强睁开双眼一看,居然下午两点半。

    她将闹钟放回到原位继续睡觉。

    等等,黎诺霍的睁开双眼,按着天花板,以往,她都是将闹钟响铃的时间定在早上五六点钟,这一次为什么定在下午两点半?

    蓦地,她想起来了,今天下午三点整,电视台要现场直播参加叶氏珠宝公司举办的珠宝设计大赛的入围者。

    她下了床,跑到一楼,从老板娘的手中抢过电视机,播到本市电视台。

    刚刚好,节目刚开始播放。

    主持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说话非常的快且口齿清晰和浙江卫视的男主持人华少有一拼,主持人说了一系列的演讲,最后才道,“这是叶氏叶氏珠宝公司举办的一次设计大赛,入围者将会成为叶氏珠宝公司的正式职员。为了公平公正,叶氏珠宝公司采取的形式是,每个参赛者将自己的qq号码作为参赛者的姓名,当然,qq信息里面不能参杂一点点的个人信息,否则视为作废。每一张设计图的右下角都有自己的qq号码和设计主题。我们核对参赛者的身份,也是以这两个条件为主。

    为了大赛的公平,叶氏珠宝公司特地邀请了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作为评审员,一共邀请了四位资深的珠宝设计师做评委。说到这里,镜头转向主持人对面,主持人开口道,“他们分别是,美国cj珠宝设计系教授,珍妮.杰克逊。”

    坐在第一位的美国中年女人从椅子上站起身,向她身后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行了个礼。而后坐在椅子上。

    见到珍妮的真人,黎诺忍不住的叫出声音来,“哇!珍妮.杰克逊呀!”当年她之所以去美国cj大学,完全是奔着珍妮去的,她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珍妮的学生,可惜,这个梦想因为黎暖破灭了。即使她没能成为珍妮的学生,她依旧很开心能够见到珍妮本人。

    旅店的老板娘见黎诺那么兴奋,抿了抿嘴,走出房间,到旅店门口和邻居们聊天。

    双眸直直的盯着电视的黎诺丝毫没有注意到老板娘已经离开房间。

    紧接着主持人介绍第二个评委,“第二位评委,是珍妮的得意门生,也是我们n市的高材生黎暖小姐,黎暖小姐设计出来的首饰非常的前卫,受到世界各地的消费者的欢迎,她曾经多次获得设计大赛冠军,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资深的珠宝设计师了。”

    电视机里面的黎暖从椅子上站起身冲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礼貌的行了礼,便坐在椅子上。

    居然是黎暖?

    黎诺脸上的兴奋的神色渐渐的僵住,她着实没有想到,黎暖是珍妮的学生,更加没有想到,黎暖已经在珠宝设计界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

    心里面有些失落,但有些欣慰,最起码,黎暖没有浪费她的名额不是吗?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