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打的不是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五十一章我打的不是人

    黎诺的鲜花卖的很快,两个小时,就将鲜花卖光了。当然,买鲜花的还是那几个小保安。

    将鲜花卖光以后,黎诺回到旅店,睡了一觉,两三个小时以后起床,梳洗打扮了一下,便拎着包包离开旅店去了大富豪酒店。

    到了酒店,黎诺和其他服务员一起到更衣室换上工作服,工作服是白色的短裙和红色的小西装,还有一双布鞋。穿上工作服黎诺和其他女孩子到宴会大厅,宴会大厅很宽敞,设计很简单,只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唯独大厅的最前方有个小小的舞台。

    她们的工作就是摆放鲜花,食物,水果,还有红酒。

    一条红色的地毯由大厅的门口一直铺到小舞台面前。

    黎诺和几个小女孩一起将一束束红玫瑰摆放在地毯两边,其中一个小女孩忍不住的开口道,“哇,真是羡慕程爱佳啊,光是订婚就这么隆重,光是这鲜花就得很多钱,可见冷傲风有多么的爱她。”

    这里即将举办的冷傲风和程爱佳的订婚宴会?

    黎诺小脸不禁一白,手一松,手中的鲜花掉在了地面上,红红的玫瑰花掉在摔成碎片。

    经理走到黎诺的面前,不悦的看着她,指责,“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经理对不起,对不起。”黎诺不停的弯身向经理道歉,“对不起。”

    经理见黎诺的态度卑微,又那么虔诚的道歉,心里面的怒气消失了不少,“算了,继续工作吧。”说完,她便看到身前不远处,小服务员将水果和糕点的位置弄错了,她边向小服务员走去,伸出手指着小服务员,“不对,你将糕点和水果的位置弄错了,立即换个位置。”

    黎诺上前跑了两小步,追上经理,“经理,我家里面出了点事,我想要离开这里。“

    经理面色一沉,冷声拒绝,“不行,今天人手本来就不够,有些人是新手,都不知道怎么工作,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有什么事,等宴会结束以后再解决也不迟!”

    “可是,我家里面的事情很重要。”这里是冷傲风和程爱佳订婚宴会现场,她怎么够在这里工作呢?见到那对狗男女,她真的会忍不住动手打她们的!

    经理沉着脸看着黎诺,“你要执意离开也行,赔偿我们的损失费,两千块。”

    “两千块?”黎诺这才想起来她在临时合约上面签了字。

    就算赔偿她也不要在这里工作,她银牙一咬,“赔钱就赔钱!”说着,她向大厅门口走去,她身上没有那么多钱,要去银行自助取款机取钱。

    经理手一伸,挡住黎诺的去路,“给完钱,你才能离开。”

    黎诺抿了抿嘴,“经理,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我去银行取钱给你不行吗?”

    经理不由冷笑,一脸轻蔑的看着黎诺,“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看见工作累,就想逃跑,还不想付违约金,给钱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不给钱,你就要在这里继续工作。”

    威胁她?

    以为她会害怕吗?

    黎诺脸色一沉,冷声道,“我要是强行离开呢?”

    经理挑起眼眉睨着黎诺,一脸好笑的看着黎诺,“怎么,打算赖账?只要你敢踏出这里一步,保安就会抓住你,将你送进警局!”

    送警局!

    黎诺的心一沉,现在的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进警局,一旦留下案底,不止叶氏不会雇佣她,其他地方也不会雇佣她了。

    为了将来的生活能过得好一点,为了宝宝出生以后,能够过上好日子,她只得向经理低头。

    她深呼出一口气,对经理道,“我会继续工作。”

    经理得意白了黎诺一眼,径自越过黎诺向前走,那眼神似乎在说,早料到你会留下来了。

    黎诺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和其他女孩子们一起将绽开的红玫瑰一束束的摆放在地面上。

    待经理离开大厅以后,她跑回到更衣室,拿出手机给楚菲菲打了个电话,“菲菲呀,帮我个忙...。”她简单的将事情讲给楚菲菲听。

    出了更衣室,黎诺又和其他服务员往大厅正中央的长方形桌面上摆放着红酒和水果和糕点。

    长方形桌面分上中下三层,上面是酒类和饮品,中间那层是果类,最下面一层是糕点。

    黎诺负责摆放着的是水果,她将装有不同水果的盘子一个一个的摆放在桌面上。

    楚菲菲接到黎诺的电话,就匆忙的赶到富豪大酒店,直接进入二楼大厅,她一眼便看到黎诺的身影,她边向前走边叫着黎诺,“黎诺姐。”

    黎诺将手中的果盘放在桌面上,转过身看着楚菲菲,抿嘴一笑,“你来了。”

    楚菲菲从衣兜里面拿出两千元递给黎诺,“钱我带来了。”

    黎诺接过钱,冲楚菲菲感激一笑,“谢谢你。菲菲。”

    大厅经理进入大厅,就看到黎诺在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聊天,她微拧眉头几步走到黎诺的身后,冷声道,“黎诺,将红酒按照种类重新摆放。”

    黎诺转过身,将手中的两千元钱递到经理的身前,“我不干了,这是两千元。”

    经理诧异的看着黎诺,似乎没想到,她能拿出两千块钱似的,良久,她才伸出手接过黎诺手中的钱。

    就在经理的手碰触到她手中的钱的时候,黎诺的手故意一松,二十张毛爷爷飘飘零零的洒落在地面上。

    经理生气的看着黎诺,“你是故意的?”

    黎诺一脸无辜的看着经理,“我故意做什么了?”

    “你!”经理气得脸色煞白,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黎诺好看的唇瓣不着痕迹的向上翘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顺手拉着楚菲菲,“我们走。”留下经理一个人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女孩子离开的背影。

    出了大富贵酒店,黎诺和楚菲菲两个人哈哈哈大笑,黎诺得意的对楚菲菲道,“看见没有,那个经理的脸色煞白一片!”

    楚菲菲点头附和,“是啊,你没看到她诧异的样子,似乎没想到你能拿出两千块钱似的。”顿了顿她收起脸上的笑容,“黎诺姐,你这么厉害,转眼间就能领那个狂傲的经理在其他服务员面前难堪,怎么被冷傲风吃得死死的,瞧他将你弄成这个样子。落魄到到大街上卖鲜花,到酒店做临时工!”

    黎诺心里面涌起一阵阵淡淡的苦涩来,“我鬼点子再多,也挡不住有权有钱有势的冷傲风明里暗里的破坏啊!”

    楚菲菲深深的叹了口气,“也是。”

    黎诺牵着楚菲菲的手,向右侧夜市走去,那里一到夜晚,繁花似锦和白天的市中心一样热闹。“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走,我请你吃路边摊去。”很快就要到八点钟了,要早点离开才行,她不想在这里碰到冷傲风和程爱佳。

    楚菲菲开心的笑了,“好。”不过,她脸上的笑容里面夹杂着淡淡的苦涩。

    只不过黎诺的视线一直落在眼前,没能注意到楚菲菲的面部表情。

    大街上,一辆辆车子从黎诺好楚菲菲的身边飞速而过,缓缓地停在大富贵酒店门口。

    黎诺和楚菲菲转过头看了一眼,便看到一些沉着高贵的人们下了车子,缓步进入大酒店。

    不想也知道这些人是来参加冷傲风和程爱佳的订婚宴会的。

    转过头时,楚菲菲顺便道了句,“你没事吧?”

    黎诺不由疑惑的看着楚菲菲,“我能有什么事?”

    楚菲菲伸出手指了指大富贵酒店,“黎诺姐,冷傲风就要订婚了,你心里面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不是想要提及你的伤心事,只是..想要关心你。”

    黎诺淡淡一笑,缓缓的开口道,“我现在对冷傲风一点感觉都没有。”

    “怎么会?”楚菲菲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黎诺,在她看来,黎诺曾经深爱过冷傲风,冷傲风又那样深深的伤害过黎诺,今天刚刚陷害黎诺是**,晚上就要和别人订婚了。就算黎诺心里面不爱冷傲风了,可她也是恨冷傲风的吧?

    黎诺微微摇了摇头,视线划破夜空看着身前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略带感慨的道,“当你对一个人失望至极的时候,你不会爱他,也不会恨他,只会将他当成空气一样。我现在对冷傲风就是这样的感觉,只不过心里面很后悔,后悔曾经爱过他。”她三年的感情全都给了那样的人渣,她后悔莫及。

    楚菲菲呵呵一笑,开口安慰黎诺,“没关系的,这段爱情夭折了,还会下一段爱情的。你是个好女子,一定会遇到一个深爱着你的好男人的。”

    “爱情?”黎诺自嘲一笑,“我不会再相信爱情了。也不会爱上任何男人。”一个冷傲风就让她心力憔悴,她没勇气也没有力气再去爱了。

    听到黎诺不会爱上任何男人时,楚菲菲的脸上闪过一丝窃喜,不过一直注视着前方的黎诺没有看到。

    一阵凉风吹来,楚菲菲穿得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她向黎诺靠了靠,伸出双手挽着黎诺的胳膊,“黎诺姐,别因为一个冷傲风就将所有的男人一竿子打死,这个世上总会有好男人的。”

    “好男人?”黎诺忍不住自嘲一笑,“好男人会喜欢我这样一个出过轨的让婆家一脚踹出豪门的弃妇吗?。”

    “若是真有那样的男人你怎么办?”楚菲菲的面色突然间严肃下来。

    黎诺半转过头看着楚菲菲,见楚菲菲一脸严肃的样子,她略微怔了一下,随后满口不相信的语气道,“怎么会有那样好男人?”

    楚菲菲环着黎诺胳膊的双手不由加大了力气,问话的语气有些急,“如果有那样的男人呢?不在乎你弃妇的身份,有担当,又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如果又那样的男人出现在你的身边,你会跟他在一起吗?”

    楚菲菲的力道弄疼了黎诺的胳膊,她略带疑惑的看着楚菲菲,她这才发觉,楚菲菲似乎一直很在乎她会不会再恋爱。

    楚菲菲见黎诺略带疑惑的看着她,立马扯出一个很自然的微笑给黎诺,“那个,我只是关心你,将来的生活。”

    黎诺略微想了一下,随后半开玩笑的道,“如果有那样的好男人的话,我会将他抓住。”语毕,她特地用眼角的余光瞥看着楚菲菲的面部表情。

    果然楚菲菲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变得难看至极,不过很快被她掩盖住。

    没多久,楚菲菲勉强扯出一抹好看的微笑给黎诺看,“对嘛,好男人一定要留抓住。黎诺姐,你将来一定会很幸福的。”说话间,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

    黎诺伸出手点了点楚菲菲的脑门儿,开玩笑的道,“丫头,你想歪了,我抓住好男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你。”

    楚菲菲不由瞪大双眼,不解的看着黎诺,“为了我?”

    黎诺点了点头,“恩,为了你。你呀都二十一岁了,却还没有男朋友,太落后了。”说着,她伸出手扯了扯楚菲菲**的脸颊,开玩笑的道,“真可怜,皮肤都有些老化了。我要将好男人留给你,让你被爱情滋润一下,那样,你的皮肤就会白白嫩嫩的了。”

    楚菲菲的小脸立即红了一片,“黎诺姐,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这么普通谁会喜欢上我呀。”

    黎诺一听,不愿意了,“谁说你普通了?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多可爱啊!工作认真,对朋友坦诚相待....。”黎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冷喝打断,“黎诺,你个贱货,把我的孙子还给我。”

    熟悉的声音令黎诺的心不由咯噔一下,她顺着声音的来源处一看,果然,是古玉珍和冷傲霜。

    古玉珍到脚踩中跟皮鞋,胳膊挎着品牌包包,身着华丽服饰颈间戴着价值几百万的钻石首饰,像一个高贵的皇亲国戚似的。

    而冷傲霜则脚踩玫瑰粉高跟鞋,身着紧身藕荷色色晚礼服,颈间同样佩戴了价值几百万的钻石项链。

    冷傲霜满面寒霜的盯着黎诺看,古玉珍则用那种杀了黎诺也不解恨的眼神阴冷的等着她,俩母女气势汹汹的向她走来。

    黎诺暗自翻了个白眼,她左躲右躲,还是碰到这对**母女了。

    既然躲不掉,就坦然面对。

    想到这里,她从楚菲菲的双手里面抽回自己的胳膊,挺直腰板,毫不畏惧的回看着古玉珍,缓步向古玉珍和冷傲霜走去。

    楚菲菲站在原地愣了一下,随后小跑几步追上黎诺,“黎诺姐,她们谁啊?”

    黎诺变向前走边回答,“古玉珍和冷傲霜。”

    楚菲菲不由瞪大了双眼,“你的前**婆婆和**小姑子?!”

    黎诺的手搭在楚菲菲的肩膀上,交代道,“她们真的很**,你站在这里就好,千万不要靠前。”她怕古玉珍和冷傲霜发起疯来,伤害到楚菲菲。

    楚菲菲非但没后向后退,反而挡在黎诺的身前,转过头看着黎诺,一副扛把子的样子,“黎诺姐,有我在呢,别怕。我....。”

    楚菲菲的话还没说完,古玉珍和冷傲霜已经走到她们的身前,冷傲霜先伸出双手推楚菲菲的肩膀,“贱货,滚开,别挡路。”

    黎诺见状立即向右侧挪了一下身子,而后伸出手拽着楚菲菲的右胳膊,将楚菲菲拉到自己的身边,让楚菲菲躲开冷傲霜的魔抓。

    冷傲霜见楚菲菲躲开,更加生气了,她上前一步,伸出双手用力的腿楚菲菲,企图让楚菲菲的身子撞到黎诺,最好将黎诺撞倒在地面上。

    黎诺紧忙将楚菲菲拽到自己的身后,不让冷傲霜打到楚菲菲。

    可冷傲霜的动作更快一步,她双手已经拽住楚菲菲的胳膊,用力一推,楚菲菲的身子向地面上倒下。

    黎诺一惊,紧忙扶住楚菲菲的身子,“没事吧?”

    楚菲菲第一次遇到冷傲霜这样蛮横的女子,一时间吓坏了,她轻抚着狂跳不止的心脏,冲黎诺点了点头,“没事。”

    见楚菲菲没事,黎诺才放下心来。可她只顾着保护楚菲菲了,却忘记站在她身前的古玉珍了。

    古玉珍上前一步,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甩向黎诺的脸颊你,“黎诺,你个贱货,居然敢害死我的孙子,我要你偿命!”

    黎诺只顾着保护楚菲菲了,待她听到古玉珍狠毒的话语,转过头一看,古玉珍的大手已经到了她的面前,而那边冷傲霜又上前一步双手直奔楚菲菲的马尾辫而去。

    黎诺本能躲开古玉珍打向她的大耳光的,不然也能够握住古玉珍的手腕儿,总之,她有能力不让古玉珍打到她。

    可这边楚菲菲的头发就要被冷傲霜拽住,情急之下,她无视古玉珍打向她的耳光,而是伸出手将楚菲菲拽到她身后。

    待她再转过头时,古玉珍的大巴掌已然到了她眼前,距离之近,她根本躲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古玉珍的手掌,打在她的脸颊上。

    就在古玉珍的大手打在黎诺的脸上时,冷傲霜的身边出现一道健硕挺拔的身子,那身姿抬起脚轻轻的踹了冷傲霜的腰肢一脚,冷傲霜的身子受控制的向左侧挪动了几步,刚好装在古玉珍的身子上,两母女的身子同时失去了平衡,一同的倒在地面上。

    “哎呀。”两母女几乎同时叫出声音来。

    冷傲霜的高跟鞋被甩到一边,高贵的晚礼服上面满是灰尘脏兮兮的。

    古玉珍则一只手捂着疼痛的腰肢,紧皱着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

    两母女的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黎诺眨了眨双眼,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居然没有挨耳光?

    她转过头看着冷傲霜身边,只看到叶希单手插兜嘴角边挂着淡淡的嘲讽的笑意,一双有神迷人的眼睛淡淡的扫过倒在地面上的冷傲霜和古玉珍,而后,视线落在楚菲菲的身上。

    居然是叶希!

    他这一脚踹的真好。

    月光下,男子的身形是那么的健硕,挺拔,男子的侧脸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是帅气无比。

    黎诺没想到在这种状况下会遇到叶希,想起今天早上,她向叶希做出的保证,要滚到一个叶希看不到的地方去,她以为,他们不会再相见了,却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又见面了。

    她立马低下头看都不敢看叶希一眼。

    倒在地面上的冷傲霜气鼓鼓的瞪了站在她身边的叶希一眼,而后双手支地从地面上站起身,而后搀扶着倒在地面上的古玉珍,“妈,你没事吧?”

    古玉珍紧皱着眉头,单手捂着疼痛的腰肢,不悦的看着冷傲霜,“你怎么搞的?撞我干什么?”

    冷傲霜一脸委屈的看着古玉珍,“妈,不是我的错啦。”说着,她伸出手指着右侧的男子,“是他!是他狠狠的踹了我的腰肢一脚,我一时站不稳,才会撞到您的。”

    古玉珍不由顺着冷傲霜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她看到叶希的时候,不由得怒了,一脸鄙视的对叶希道,“叶希,你居然打女人?”

    叶希淡淡一笑,挑起眼眸冷冷的回看着古玉珍,“冷太太,楚菲菲是我的员工,我的员工相当于我的家人,容不得别人动手打!谁要是打了我的员工,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我的眼里面都不是人!所以,我打的不是人!”

    叶希这句话说得真好!

    黎诺暗自笑了笑,和叶希相处这么久,她都不知道叶希这么伶牙俐齿。

    “你骂我不是人?”冷傲霜气得小脸煞白一片,想要冲上给叶希一脚两脚的,可她没那个胆量,只能站在原地气鼓鼓的看着叶希。

    叶希的脸一沉冷冷的瞥了冷傲霜一眼。

    吓得冷傲霜立马闭上了嘴巴。

    她一脸委屈的看着古玉珍,“妈~。”

    古玉珍生气的白了冷傲霜一眼,一只手捂着疼痛的腰肢走到叶希身前,缓缓地开口道,“好吧,你把你的员工带走,留下黎诺,她害死了我的孙子,我要狠狠的收拾她一顿,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叶希冲楚菲菲使了个眼色,淡淡开口道,“跟我走。”

    楚菲菲摇了摇头,没动地方,她怕她走了以后黎诺姐被那对**母女欺负。

    古玉珍狠狠的收拾她?

    黎诺猛然间抬起头毫不畏惧的看着古玉珍,“古太太这里可是公众地方,您要是不怕丢人现眼,就在这里动手。”顿了顿她双眼一眯,扫了一下冷傲霜,“不过,动手之前你要仔细的考虑一下,你们两个,是我的对手吗?”刚刚若不是要照顾楚菲菲她怎么可能会等着古玉珍甩她耳光?

    古玉珍冷哼,“我们不怕丢人。就算不是你的对手,我们也要拼了命的收拾你这个杀人凶手!”

    叶希上前一步一把拽住楚菲菲的胳膊强行拉着楚菲菲离开。

    在他越过古玉珍的时候,淡淡的道了句,“古太太,拜托你清醒一点,换个理由打人。打错人的话,会遭雷劈的!”

    古玉珍面色一变,“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希好看的嘴角向上翘了翘,“意思就是,你的孙子死掉全都是程爱佳一手造成的,与他人无关,不相信的话,去问问你的宝贝儿媳妇吧,相信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孩子是怎么没的。”

    古玉珍和黎诺同时瞪大双眼看着叶希,古玉珍没有想到的是,程爱佳居然亲手打掉自己的孩子?。

    但她很快回过神儿来,她不相信叶希的话。

    黎诺惊讶的是,叶希居然见到程爱佳自己将孩子打掉的那一幕,并且告诉古玉珍了,虽然古玉珍不相信那个事实,可叶希说出来了,就等于帮助了她。

    发生那样的事情以后,叶希还能帮助她,她心里面除了吃惊就是感动

    冷傲霜上前一步双手环着古玉珍的胳膊,冷冷的看着叶希,“妈,你别听他在这里妖言惑众。你没看发现他很眼熟吗?他呀,就是今天娱乐报纸头条的男主角--叶希!他和黎诺是床、伴,肯定向着黎诺才这么说的,您别相信他的话。爱佳,不是,嫂子那么善良,那么在乎那个孩子,怎么可能动手打掉自己的孩子呢?”

    古玉珍轻轻的拍了拍冷傲霜的小手,“放心,我不会相信他的话,老妈不会让他挑拨我们婆媳之间的关系的。”

    叶希忍不住嘲讽一笑,“我挑拨你们婆媳之间的关系?你们有那个资格让我挑拨呢?”顿了顿他一脸关心的神色看着古玉珍,“我呢之所以实话实说,是为了你好,怕你打错了人,出门被雷劈!”

    居然敢咀咒她老妈出门被雷劈?

    “你!”冷傲霜气得直咬牙,她将心里面的怒气全都压住,冷冷的看着叶希沉声道,“叶希,你别太过分了。我们母女俩可能会怕你,可我哥冷傲风不会怕你!”

    拿冷傲风压他?

    冷傲风三个字令叶希面色一沉,“冷傲风?他连给本少提鞋的这个都没有,所以,以后别再我面前提及冷傲风三个字!”

    语毕,他一只手拽着楚菲菲转过身向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

    楚菲菲挣脱不开叶希的挟持,只能一边向前走,一边转过头担心的看着黎诺。

    楚菲菲担心的眼神,令黎诺心里面暖暖的,这个小丫头,是真的担心她。

    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真好。

    她露出一个让楚菲菲放心的笑容,示意楚菲菲可以放心的离开。

    叶希强行将楚菲菲塞进自己的车子里面,而后驾着车子飞速的离开。

    楚菲菲刚刚上了车,就看到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宁珍惜,她不由一脸惊喜的看着宁珍惜,“珍惜姐,你也在。”

    宁珍惜转过头冲楚菲菲一笑,而后语重心长的道,“菲菲,你离开家太久了,又不和家里面联系,舅舅和舅妈很想你也很担心你,有时间的话,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报个平安,让他们安心。”

    楚菲菲脸上惊喜的神色渐渐僵住,转过头看着车窗外,沉沉地开口道,“他们会担心我?也对,他们的确会担心我!担心我不能嫁给富二代,官二代,他们担心我的婚姻不能给她们带来丰厚的利益。”

    楚菲菲的话刚刚落音,车子里面的气氛尴尬的僵住.....。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愤,宁珍惜呵呵一笑,半转过头看着驾着车子的叶希,“希,刚刚和珍惜在一起的女孩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叶希沉声的回答,话是那么说,可他眼角的余光里面夹杂着一抹担忧的神色,看着倒车镜里面黎诺纤瘦的身姿。

    黎诺站在原地深深的看着叶希渐行渐远的车子,心里面有些感激叶希刚刚踹冷傲霜那一脚,虽然他的目的是救楚菲菲,可却令她躲过古玉珍的大耳光。

    “黎诺,你害死我的孙子,这笔账我今天就要和你算清楚。”古玉珍阴冷的看着黎诺道。

    黎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古太太,你白痴啊,我当初死活不肯跟冷傲风离婚的目的,是想让程爱佳变成众人皆知的小三,她的孩子是私生子!我有必要打掉她的孩子吗?再说了,我若是真的打掉程爱佳的孩子,你认为以她的性格她会放过我吗?她即使不报复我,也会送我进警局的不是吗?可她什么都没做,这说明什么?你自己慢慢想清楚,再来找我算账!还有,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也品尝一下用过的卫生巾的味道。”说着,她又冷冷的看着冷傲霜。“还有你,再敢在我的面色耀武扬威,我会让你永远的记住用过的卫生巾的味道!”

    她的话刚刚说完,冷傲霜的小脸就变得惨白一片,一双小手因为气愤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古玉珍没有想到黎诺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一时间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黎诺,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前任婆婆,你的长辈,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黎诺忍不住一笑,直呼其名,“古玉珍,我爱冷傲风的时候,敬重您,在乎您,现在我连冷傲风都不爱了,你算哪根葱啊!像你这样嫌贫爱富的女人跟你这样说话,都抬举您了。”说着,她面色一冷,沉声的警告古玉珍,“你给我记住了,倘若下一次你还敢这样对待我的话,我绝对会加倍的从你的身上讨回来,不信你就试试看!”语毕,她举步向前走,在她越过冷傲霜的时候故意用肩膀狠狠的撞了冷傲霜的肩膀一下,以此来警告冷傲霜,下一次再敢伤害我,我一定会加倍的讨回来的。

    冷傲霜被黎诺这么一撞,身子一个不稳险些跌倒在地面上,幸好站在一边的古玉珍伸出手扶住她。

    冷傲霜一脸阴冷的看着黎诺的背影问古玉珍,“妈,我们怎么办?”

    古玉珍则深深的看着黎诺离开的背影脑海里面不断的想着黎诺刚刚说的话,假如黎诺真的害死程爱佳肚子里面的孩子的话,以程爱佳的性格,她会放过黎诺吗?

    答案是,不会。

    可程爱佳那么爱肚子里面的孩子,她会打掉自己的孩子吗?

    答案是,也不会。

    冷傲霜见老妈一直望着黎诺的背影,默不作声,便晃了晃古玉珍的胳膊,“老妈,我们怎么办?”

    古玉珍收回视线不悦的看着冷傲霜,“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回家换身干净的衣服再来参加你哥的订婚宴,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见黎诺大步向前走,叶希才加大油门,那辆高级跑车在大街上飞速的向前行驶着。

    叶希熟练的驾着车子,将楚菲菲送回家,而后载着宁珍惜到了大富贵酒店门口。

    刚刚下了车子,他就被一群记者围住,记者们争先恐后的问他问题,“希少,今天娱乐报纸上面的头版头条上面豪门贵妇出轨的照片,您看了没有?有人说,那张照片的男主角就是您。”

    “希少,听说黎诺在您的公司上过班,你们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在一起的?”

    “希少,有人说在超市碰到过你们一起买避孕套,请问是否属实?”

    .........

    冷傲风轻拥着程爱佳站在酒店大门口,面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看着叶希为记者们追问。

    没错,这是他的杰作,他故意将看不清楚叶希面孔的照片放在娱乐报纸头条的,目的是激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好奇心,越是看不清楚奸夫的样子,他们就越好奇,越好奇,到时候真相大白的时候,反应就越强烈。

    在她们知道奸夫就是叶希的那一刻,叶希就彻底的身败名裂了!

    程爱佳身穿玫瑰粉的低胸晚礼服,很好看,也很迷人,这是冷傲风请法国晚礼服设计师,专门为她设计的晚礼服,非常的合身,她喜欢的不得了,她小鸟依人般靠着冷傲风的肩膀,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看来这一次叶希这辈子都摆脱不了奸夫的头衔了。”

    冷傲风淡淡一笑,“叶希的形象下降,叶氏珠宝公司的形象就会大跌,连带着珠宝公司的股票都会跟着下跌。”说着,他脸上的得意的笑容更加的浓烈了,“叶氏珠宝公司,还真是没开张就倒闭了!”

    程爱佳同样得意不已,她仰着头看着冷傲风,附和他,“这都是他自找的,谁让他,敢打你的!活该!自作自受!”

    冷傲风微低下头,伸出手宠溺的捏了捏程爱佳的下巴。

    这边叶希没有回答记者任何问题,只是冷声的对他们道,“滚开。”

    记者们以为叶希心虚了,想要逃避问题,心里面更加的笃定叶希就是那个奸夫,于是,十几个记者全都向前靠,话筒几乎都快贴着叶希的下巴了,“希少,您的反应这么大,是不是被我们说中了,那个照片上的男主角,真的是你?”

    “希少,以您这样的身份不该和黎诺那样的女人在一起呀,难道您是被她**的?”

    “是不是黎诺逼婚,你拒绝,她一怒之下将那张照片发到报社的?”

    记者们越问越过分,叶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眼角的余光透过层层人群,看到冷傲风和程爱佳像是一对璧人般站在酒店门口,她们的脸上还挂着不怀好意的淡笑。

    不想也知道这些记者是冷傲风和程爱佳的杰作了!

    叶希的脸色一沉,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来,冷声的对围在他身前不肯离开的记者们道,“滚!”那声音里面夹杂着浓烈的杀气,似乎谁敢出声的话,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杀掉似的。

    极其简单的一个字,却令十几个记者的脸色略微一变,心跳猛然间急速跳动,他们立即闭上嘴巴,谁都不敢开口说话。

    但是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小会儿,这些记者都是老油条了,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公众场合,叶希再能耐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吧?再说了,叶希要是敢动手打她们,那么明天娱乐报纸的头条就会写上,叶氏太子爷叶希被记者追问,恼羞成怒动手打人。

    于是,十几个记者又争先恐后的追问叶希,“希少,您刚刚恼羞成怒,是不是被我们说中了?”

    “我说,滚!”叶希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面是发出危险的神色来,他一一扫过站在他身前的记者的脸颊,将他们的容貌击在脑海里面,明天,他就让这几个记者下岗!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