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跟我斗,你还嫩得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五十二章跟我斗,你还嫩得很!

    十几个记者自然没有被叶希吓住,依旧抢着问叶希,“希少,您的父母知道您和黎诺的事情吗?他们会同意您和黎诺在一起吗?”

    “希少,据说您的母亲何宁在嫁给叶凯文先生之前,也有过一段婚姻,您的父亲能够娶您的母亲,相信他们不会反对你和黎诺在一起吧?”

    居然连敢提及他母亲的事情,叶希彻底怒了,右手握成拳头,照着刚刚问话的男记者的脸上就是一拳,“滚!”

    男记者似乎没有料到叶希敢真的打人,一时间愣在原地。

    其他记者见叶希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全都很识相的闭上嘴巴,同时向后退了一步远,生怕叶希会给他们一拳。

    不远处程爱佳环着冷傲风的左胳膊,冷傲风右手指着下巴则嘴角边挂着好看的微笑,看着叶希打记者,只要叶希动手打人,他就报警,将叶希关进警局,十五天拘留,到时候赶叶氏珠宝公司开业时没有总裁,呵呵,股票什么的全都会跌至谷底,用不了多久,叶氏珠宝公司就会倒闭!

    只要叶希打了记者,也就等于他亲自落实了自己是奸夫的事实。

    那样的话,叶希就会事业和名誉尽失,变成一个人人鄙视的奸夫。

    叶希,跟我斗,你还嫩得很!

    男记者只是愣了一下,随后面带微笑的看着叶希的拳头打向他的下巴,像是被叶希打一拳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似的。

    记者轻松的表情令叶希更加的愤怒,他加大了拳头的力气,“去死吧你!”那眼神,那力道似乎要一拳将男记者打死似的。

    众人被叶希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震撼住了,全都屏住呼吸,瞪大双眼,看着叶希打男记者,谁都不敢上前阻拦。

    男记者见叶希真的暴怒了,脸上闪过一丝害怕的神色来,但很快被他掩盖掉,他挺直腰板,双眸直直的盯着叶希打向他的拳头。

    就在他的拳头将要打在男记者的脸上的时候,一双白皙的小手拽住了他的胳膊,随之,一道好听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面,“希,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轻柔的话语注入叶希的心房,那好听的声音像是一盆凉水似的浇灭了他心中的怒火,他已经到了记者下巴处的拳头顿住,而后缓缓地放了下来。

    他转过头冲宁珍惜露出一个绝美的微笑来,“你说得对,这种人不值得我动手打他。”

    宁珍惜很自然的挽着叶希的胳膊,“别因为这些人影响了我们的好心情,订婚宴会似乎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叶希微微点了点头,和宁珍惜一起走向向大富豪酒店门口。

    所有人都愣住了,心中同时疑问,刚刚那个女孩是谁?

    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用一句话就能让出于暴怒之中的叶希放下拳头。

    记者们互相看了一眼,随后拿起照相机给刚刚离开的两个人拍照。

    冷傲风见叶希的拳头就要打在男记者的脸上,抿嘴一笑,他从衣兜里面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可就在他播电话号码的时候,他身前不远处喧闹的人群突然间静了下来,他抬起头一看,一个身穿淡蓝色晚礼服的女孩子双手拽着叶希的胳膊,叶希渐渐的放下了拳头!

    他脸上得意的神色顿时僵住,可恶的女人!居然破坏了他完美无缺的计划!

    既让叶希躲过牢狱之灾,又帮叶希洗脱了奸夫的嫌疑!

    程爱佳见叶希身边出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儿,脸上得意的神色渐渐僵住,怎么会这样?

    此时,叶希和宁珍惜刚好上了台阶,走到冷傲风和程爱佳的身前。

    叶希脸上挂着极其虚伪的笑容看着冷傲风和程爱佳,缓缓的开口道,“冷少,程小姐,恭喜你们,终于如愿以偿的订婚了。”

    叶希的声音很好听,可那声音里面夹杂着浓浓的嘲讽。

    冷傲风和程爱佳是何等精明的人,自然听出叶希话语中的嘲讽了。

    两个人心里面恨死叶希了,可面上却挂着极其灿烂的微笑,冷傲风淡淡的回道,“谢谢。”

    程爱佳的视线则落在叶希身边的女孩子的身上,她从未听嫂子和大哥提起叶希有女友这件事,她怀疑这个女子不是叶希的女朋友,她故意开口问叶希,“请问,希少和这位小姐什么时候订婚?”只要,这个女子不是叶希的女朋友,那么叶希还是所有人眼中的奸夫!

    叶希半转过头温柔的看着身边的宁珍惜,缓缓地开口道,“我们早已经订完婚了,剩下的就是结婚了。”

    宁珍惜接着道,“是啊,最近我们天天在一起商量结婚的事情。”

    两个人天天在一起啊,照片是昨天照出来的,而那个时候叶希和未婚妻在一起商量结婚的事情。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彻底洗脱叶希奸夫的嫌疑。在冷傲风的耳边轻声的道,“冷傲风,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光明正大的跟我斗!整天在别人背后耍这种卑鄙的手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上辈子是哪朝的皇后呢,整天跟人勾心斗角,到最后却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捞下这句话,叶希拽着宁珍惜进入酒店。

    叶希,居然诅咒他不得好死?!

    冷傲风则被叶希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大手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叫着叶希的名字,“叶希!”

    **********

    黎诺沿着大街一直向前走,只身一人来到夜市,在夜市里面逛了一大圈,尽管刚刚遇到令她心烦的古玉珍母女,可很奇怪的是,她的心情格外的好。她给自己买了很多的好吃的,吃的饱饱的买了一些便宜又实惠的东西才回到旅店。

    回到家,她将自己丢在床上,很快睡着。

    第二天,她早早的起床,洗漱,吃了点早餐,之后离开旅店,然后去了中介所。

    找了一个距离叶氏珠宝公司很近又便宜的房子租了下来,这一次她很仔细的看着租房合约,以免再一次上当受骗。

    她只交了两个月的房租,剩下的,三天以后交齐。

    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她上街买了几套像样的职业装。

    马上就要在叶氏珠宝公司工作了,还是珠宝设计部总经理,没有几套像样的职业装,会被人耻笑的,当然也影响公司的形象。

    买完衣服,已经下午一点钟。

    黎诺将衣服送回到公寓,便坐公交去了医院。

    中年女医生很热情的接待了黎诺,亲自带着黎诺给孩子做各种检查。

    医生办公室。

    中年女医生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黎诺的b超单子。

    黎诺双手紧紧的护着小腹,一脸紧张的看着中年女医生,生怕肚子里面的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良久,医生将b超单子放在桌面上,抬起头面带微笑的看着黎诺,“黎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胎心正常,再加上你怀孕以来,没有什么妊娠反应,这是个好兆头。”

    黎诺不禁一喜,“医生,这是不是代表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正常的呢?”

    中年女医生知道黎诺心里面着急,担心,她伸出双手轻轻的拍了拍黎诺的小手,“这个目前还看不出来,等到一个月以后你再来医院,我给你和孩子做一个全面的检查,那个时候就能看出来你的孩子是否正常了。不过你要往好的方面想,因为你怀孕以来,这个孩子在你的肚子里面一直那么听话,相信她健康的几率要大一些。”

    听医生这么说,黎诺的心里面略微好受一点,她冲医生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来,“谢谢您,医生。”

    离开医院,黎诺又去了一趟叶氏,将昨天晚上楚菲菲借给她的两千块钱还给楚菲菲。

    在叶氏不远处的拐弯,黎诺给楚菲菲打了个电话,她要将楚菲菲叫出来才行,不然到了叶氏珠宝行门口,碰到叶希就不好了。

    可楚菲菲的电话居然无人接听。

    黎诺打了几次电话给楚菲菲都无人接听,后来还关机了。

    因为担心楚菲菲,她便向叶氏珠宝行走去,站在叶氏珠宝行门口,透过偌大的窗子,看着珠宝行大厅,刚好看到楚菲菲从二楼跑下一楼。

    看到楚菲菲相安无事,黎诺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放了下来。

    她站在窗口处,冲楚菲菲挥了挥手,可楚菲菲像是没看到她似的,下了一楼直接冲出珠宝行门口,越过黎诺跑向珠宝行不远处的小巷子里面。

    黎诺站在原地看着楚菲菲消失的方向,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楚菲菲在越过她的时候,流眼泪了。

    她紧忙下了台阶向楚菲菲消失的方向跑去。

    “黎诺。”

    这一许久未曾出现过的熟悉的声音叫住了黎诺。

    黎诺向前跑的脚步停住,转过身,一看,果然,是叶伟明。

    叶伟明见到黎诺,开心不已,他快速地下了台阶,小跑到黎诺的身前,伸开双手扳着黎诺的肩膀,一个用力,将黎诺拉近自己的怀里面紧紧的抱着,“黎诺,我好想你。”

    黎诺不习惯和叶伟明这么亲密的接触,她用力的挣脱叶伟明的怀抱,可叶伟明紧紧的拥着她,不肯放手。“黎诺,别挣脱,让我抱抱你。”

    黎诺一边挣脱叶伟明的怀抱,一边抬起头生气的看着叶伟明,“叶伟明?”她叫着叶伟明名字的语气里面夹杂着淡淡的怒气。

    叶伟明非但没有放开黎诺,反而更加用力的抱着黎诺纤瘦的身子,垂下眼眸深深的看着黎诺,他刻意无视黎诺生气的样子,心疼的看着黎诺白皙的面颊,缓缓地开口道,“这段时间,很辛苦吧?先是隐婚,后来遭到深爱的男人的背叛,再后来又被婆家扣上一定**的帽子还上了娱乐报纸.....。”

    叶伟明的话令黎诺停止挣扎,她的内心震惊了,她仰着头深深地看着叶伟明,他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可他却对她了如指掌,依旧这么关心她,在乎她。

    叶伟明见黎诺不再挣扎,不禁一笑,他抬起右手轻轻的抚摸着黎诺柔顺的长发,“黎诺,这段时间,你受了太多的苦,跟我在一起吧,让我来照顾你。”

    黎诺再一次震惊了!瞪大双眼看着叶伟明。

    叶伟明说什么?

    跟他在一起?

    她可是一个出了轨的豪门弃妇啊!

    叶伟明,居然要和她在一起?

    她没听错吧?

    “伟明,你刚刚,刚刚说什么?”因为太过震惊,她甚至不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是否是幻觉。

    叶伟明抿嘴一笑,一双好看的眼眸深深的凝望着黎诺,缓缓地开口道,“我说,我们在一起吧,我来照顾你,爱护你,保护你,心疼你,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一点点的委屈。”

    她没有听错,叶伟明真的要和她在一起。

    黎诺的眼眶湿润了,心里面暖暖的,充满了对叶伟明的感激、感谢和感动。

    她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世上,还有这样一个好男人这么的在乎她...。

    黎诺眨了眨双眼,眼眶里面的泪水止不住的花落泪脸颊,“伟明,你对我真的很好,我很感激你,真的真的很感激你,我没有想到你对我的感情居然这么深,深到不在乎我弃妇的身份,你让我知道,在这个世上,还是有人在乎我,关心我,..。”说到这里,黎诺蹲下身子,双手捂着脸,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呜呜呜...。”

    叶伟明见黎诺哭了,紧忙蹲下身子,将黎诺扶了起来,担心又心疼的看着黎诺,“诺诺,怎么了?怎么哭了?”

    黎诺抬起手擦掉脸上的泪水,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才抬起头看着叶伟明,见叶伟明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她冲叶伟明露出一个让他放下心来的笑容,“我没事,真的没事。”

    叶伟明微拧眉头,“骗人,都哭了还说没事?”

    黎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挑起眼眸看着叶伟明,“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是喜极生悲,太高兴了,才会流眼泪的。”

    “切。哭还开心。”叶伟明从衣兜里面掏出白手帕递到黎诺身前,“把眼泪擦干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了老婆呢。”

    老婆两个字令黎诺回过神儿来,她没有接过叶伟明手中的手帕,而是抬起头看着叶伟明,缓缓的开口道,“伟明,你是一个好男人,专一痴情还有担当和责任感,不管哪个女孩子和你在一起,都会很幸福的。可是,我们不适合。所以..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

    听到黎诺称赞自己,叶伟**里面开心极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可接下来黎诺却说,他们不适合!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上前一步双手扳着黎诺的肩膀,“为什么不合适?因为你是弃妇?我说过,我不在乎的!”

    叶伟明的力道很大,弄疼了黎诺的肩膀,可她却没有躲开,而是神色平静的看着叶伟明,缓缓的开口道,“伟明,其实弃妇啊,身份啊,地位什么的都不是理由。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我不爱你,从前不爱,现在也不爱,将来更加不会爱上你!在我的心里面你是我的好同学,好哥们,好朋友,你明白吗?”

    黎诺拒绝他的理由,是因为她不爱他?

    从前不爱,现在不爱,哪怕将来也不会爱上他!

    叶伟明的心被黎诺深深的刺伤了,他以为只要一直守在黎诺的身边,只要在黎诺最需要他的时候,保护她,关心她,爱护她,黎诺那颗心迟早会为他加速跳动的,可是,他努力了三年,从黎诺隐婚到现在黎诺成为豪门弃妇,在黎诺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他出现在黎诺身边,追求她,可他还是被黎诺拒绝了,理由只有一个,不是他不好,是黎诺不爱他。

    他用力扳着黎诺肩膀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转过身,像是一个机器人似的,沿着人行道一步一步的前走。

    看着叶伟明失魂落魄的样子,黎诺心里面很难受,她其实不想伤害叶伟明的,也她知道她彻底的失去了叶伟明这个真心对她好的朋友。

    她一直站在原地深深的看着叶伟明离开的背影,心里面对叶伟明充满了愧疚....“伟明,没能爱上你是我的损失。你是个好男人,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很好很爱你的女孩子的,我会一直祈祷那个女孩子早点出现在你身边,让她抚平我带给你的创伤.....。”

    十分钟前。

    叶氏珠宝行。

    叶希一边走向办公桌,一边解开西装扣子,走到软椅前,将西装搭在椅子上面,顺势坐在软椅上面,将白色的衬衫袖口的扣子解开,将袖子挽了起来,开始处理公司的事情。

    “砰。”他办公室的房门被人用力的推开,发出一个巨大的响声。

    叶希抬起头时,撞门而入的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啪。”昨天早上那张娱乐报纸被来人用力丢在他的办公桌上面。

    叶伟明刚刚到了叶希身前,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质问叶希,“小叔叔这张照片怎么回事?你跟黎诺是怎么回事?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怎么会是冷傲风的妻子呢?还成为豪门弃妇了?”他看到这个消息时,震惊不已,立即从美国飞到n市,他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希将钢笔丢在桌面上,靠着软椅,挑起眼眸看着叶伟明,“你的伤,都好了?”那天,他匆忙离开珠宝行,将珠宝行交给黎诺管理那一次,其实是他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叶伟明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枪伤,伤的很严重。他吓坏了立即动用关系将叶伟明用专机送回美国治疗。

    这才一个多月,叶伟明居然出院了,还回到n市。

    叶伟明的双手支着办公桌面,俯身,冷冷的看着叶伟明,“小叔叔,我要你的解释。”

    叶希一只手把玩着桌面上的钢笔,翘着二郎腿,斜眼看着叶伟明,缓缓地开口道,“我跟黎诺之间一分钱关系都没有,这张照片是黎诺前夫为了陷害黎诺红杏出墙陷害我们俩的。”说着,他丢掉手中的钢笔,神色严肃的看着叶伟明,“至于黎诺和我在为什么在你的面前假扮情侣,我想个中的原因,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吧?”

    叶伟明用力的捶向桌面,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冷傲风那个败类,人渣,别落在我的手中,否则我一定会让他倾家荡产的!”

    桌面被叶伟明用力一击,发出‘砰’的一声响。

    叶伟明的五根手指都泛着紫红色,有些地方甚至破了皮。

    办公室的房门被人用力推开,楚菲菲几步跑到叶伟明身前,抓起叶伟明泛着红色大手,心疼的道,“伟明,你的手...。”说着,她放开叶伟明的大手,“我去拿医药箱。”转过身,跑出办公室。

    “你给我站住!”叶伟明冷声的叫住楚菲菲。

    楚菲菲的脚步顿住,转过身看着叶伟明,“怎么了?”

    叶伟明斜眼睨着楚菲菲,“我跟你并不熟,你没资格给我的手上药。”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楚菲菲的心,她的眼眶湿润了,她转身跑开,边跑边捂着嘴巴,不然她会哭出声音来的。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叶伟明如释负重的深呼出一口气,终于甩掉那个一直想要攀上他富二代的麻烦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楚菲菲离开时受伤的样子,他的心底深处居然划过一丝不忍。

    他呼出一口气,跟在楚菲菲的身后离开叶希的办公室。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叶希见到叶伟明有那么一点点的在乎楚菲菲,不由笑了,看来楚菲菲那个小妮子真心真的打动了伟明。

    他从软椅上站起身,走到窗子边,看着喧闹的大街。

    在他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一道纤瘦的身影闯进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他双眼一眯,黎诺怎么会来这里?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黎诺拒绝叶伟明那一幕。

    他的心里面再一次为黎诺而感到震惊。

    叶伟明是他大伯的孙子,大伯是靠玩具起家的,具有玩具大王的称号,伟明一出生就身价几十亿,现在大概有近百亿的财产了。年轻,帅气,身价高,最主要的是,他对黎诺一片痴心,甚至不在乎黎诺弃妇的身份。

    假如黎诺和叶伟明在一起的话,那么她这辈子可以说衣食无忧了。

    可那么优秀的叶伟明却被黎诺拒绝了....。

    这样的黎诺会是一个贪图冷傲风一半财产的女子?

    他立即在心里面否定了,不,黎诺不是一个贪财的女子。因为,冷傲风的全部财产也及不上叶伟明的财产的五分之一。

    他猛然间想起来,黎诺曾经对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些事哪怕是亲耳听到,亲眼见到,也未必是事实。

    原本,他坚信自己亲耳听到的话,不会有错。现在看来,他真的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

    他就那样站在窗口处一直看着孤独的站在街道边的黎诺的纤瘦的身影.....。

    **********

    直到叶伟明的身影消失在黎诺的视线范围之内,她才收回视线,低下头,沿着大街向自己住处走去。

    因为心情低落,又低着头,她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她才转过身,就看到眼底下出现一双棕色的女士皮鞋。

    她紧忙向对方道歉,“对不起,挡了您的路。”语毕,她紧忙向右侧退了一步,给对方让路。

    戴美静见不小心差点撞到她的是黎诺,嘴角边嫌弃一抹冷笑来,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这里碰到黎诺了!她向前走了一步,就顿住脚步看着黎诺,出言讥讽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冷家那个上了火的不得了,最近娱乐版头条的前任儿媳妇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叫黎诺吧?”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来往的过路人听到,出于好奇心,大家全都顿住脚步围着黎诺和戴美静看。

    黎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程爱佳的母亲,更加没有想到,戴美静会站在大街上说出她就是冷家的豪门弃妇,让过路人全都带着有色眼镜看着她。

    她抬起头生气的看着戴美静,“程太太,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你却这样对我,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戴美静冷笑,径自上前一步到了黎诺的身前,冷眼看着黎诺,“过分?我只不过在这里说出你的真实身份罢了,有什么过分的!你先是抢走冷傲风,再污蔑爱佳是小三,最后又害死爱佳肚子里面的孩子。比起你的所作所为,我这么做的过分吗?啊?过分吗?”

    黎诺被戴美静的话,气得一双小手握紧了拳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别人或者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可你是程爱佳的母亲,你自己的女儿都做了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吧?”顿了顿,她嘲讽一笑,“抢走冷傲风?污蔑程爱佳是小三?害死程爱佳肚子里面的孩子?你女儿可真够悲惨的!不过我只能说,你女儿活该!”

    竟然说爱佳活该!

    戴美静顿时愤怒不已,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在黎诺的脸上,“太过分了你!”

    程太太明明知道做错事的是程爱佳,却出手打她?

    其实黎诺能躲开这个耳光的,可她不想躲开,她就是想要看看程太太是否真的下得了手!

    “啪!”黎诺的脸颊结实的挨了戴美静一巴掌,火辣辣疼痛顺着她的脸颊传遍她全身。

    她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疼痛的脸颊,眼里面含着委屈的泪花看着戴美静,“程太太,打别人的女儿的时候,先想想自己的女儿。假如,您的女儿和我一样的遭遇,明明很委屈却站在大街上被人甩了一个大耳光,你什么心情?”

    戴美静冷哼,“我女儿天生高贵,不会被人这样侮辱的!”

    呵呵,黎诺冷笑,“天生高贵?就因为她有个有钱有势的父母,她就高贵了,就因为我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就该任由你们欺负了?”

    黎诺是孤儿?

    戴美静的脸色略微变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的神色,她冲黎诺得意一笑,“对,就因为你是孤儿所以才会这样被人欺负,要怪就怪你没有遇到好的父母吧!”

    要怪就怪她没有遇到好的父母?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令黎诺顿时无语,程太太比古玉珍有过之而不及!

    就因为这两个护着自己孩子的**母亲,才造就出来程爱佳和冷傲风那样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她苦涩一笑,转过身,准备离开这里时,才发现,她身边早已经围了很多的人,其中还有人对她指指点点,说的话很难听。

    “豪门弃妇?出了轨上了报纸的那个?”

    “是啊,都上了报纸还有脸出来,真是....恬不知耻!”

    “现在的女人哪还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呀!”

    虽然这些事,她都没有做过,可是被人在大街上这样指责,黎诺的心里面极不好受,她垂下头,双手推开围着她的人群,低声道,“让开,我要出去。”

    可身前的人却故意挡在她的面前,“哟,说这么几句就受不了要走了?既然能做出那样不要脸的事情,就该承受后果!”

    黎诺猛然间抬起头看着对方,是一个中年妇女,这个中年妇女,身形有点胖,脸颊很大,双手掐腰恶狠狠地看着黎诺,就好像黎诺出轨的照片上的男主角是她丈夫似的。

    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泼妇一枚。

    黎诺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便向左侧挪了一下,准备越过这个中年妇女。

    可是,这个中年妇女却故意向左侧挪了一下,还是挡在黎诺的身前。

    黎诺,怒了!

    靠之,老娘不吭声,就以为老娘好欺负吗?

    她挑起眼眸,冷声的命令中年妇女,“让开!”

    中年妇女冷冷一笑,双手掐腰,“贱货,我凭什么让开,要过去是吗?”说话间,她分开双腿,手指着自己的胯下,“想要过去的话,就从这里钻过去!”

    黎诺彻底怒了,她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拽住中年妇女的胳膊,一个转身将中年妇女的胳膊转到了身后,而后用力的向上一抬。

    就在黎诺要用力扳着中年妇女的胳膊的时候,中年妇女突然间大声的喊着,“杀人啦,杀人啦,豪门弃妇要杀人啦,大家快点报警呀!”

    原本围着看热闹的人,听中年妇女这么一喊,全都拿出手机来拨打110,有的甚至拿着手机给黎诺和中年妇女拍照。

    “对啊,报警,拍照,让这个贱货进入警察局,省得她祸害别人的老公!”

    黎诺不禁愣住了,她都还没动手制服中年妇女呢,她就恶人先告状,还让其他人报警?

    她最怕的就是进警局了,现在在场的人几乎都拿着电话报警,一时间黎诺的心慌了,她立马放开中年妇女的胳膊,一脸无助的看着正在拨打电话的每一个人,“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报警,不要报警!”

    一些人见黎诺已经放开中年妇女了,便停止报警。

    中年妇女见状立即开口道,“必须报警,像她这样的贱货,还敢伤害无辜市民,决不能放过她!”

    众人听中年妇女这么一说,再联想到黎诺在娱乐报纸上面的出轨照,所有人全都鄙夷的看着黎诺,随后,重新拨打110。

    一个人黎诺或许可以阻止,可十几二十个人,她怎么阻止得了?

    报警啊!

    她就要进警局,原本不怪她的,可人家警局可不管原因,只看结果,结果就是她在众人面前殴打这位中年妇女,这么多的人亲眼见到她行凶,她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进入警局就会留下案底,案底,就像一张白纸上面滴了一滴黑墨水似的,永远都抹不掉。

    一个带有人生污点的人。

    以后谁还敢雇佣她?

    她才被叶氏录取,很可能因为这个就会被叶氏辞退。

    她上前一步,双手拽着打电话报警的人,拼了命的乞求着他们,“不要打电话,求求你们,不要打电话了!......。”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都哽咽了。

    没有人理会她,各自打电话报警。

    “喂,110吗?这里发生一起恶性伤人事件,对,叶氏珠宝行门口。”

    听着一道道报警的声音,黎诺傻眼了,她不在乞求任何人,只是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心,已然跌至谷底。

    她知道,警察来了以后,她的人生也将跌进深渊。

    她仰着头望着湛蓝的天空,无声的质问老天,“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每一次在我对人生充满了希望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意外让我的人生跌进谷底?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在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的时候,老公出轨了,还车震:在我以为我找到了工作可以安心的上班的时候,又被人家辞退:在我满怀期待的等着宝宝的b超单子时,医生却告诉我,孩子极有可能不健全:在我以为叶希不在折磨我,好日子就要来临的时候,我的半**又上了娱乐报纸头条,成为本市豪门弃妇;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当过眼云烟,我都忘记了。可是,为什么?在我被叶氏录取的前两天,又遇到这种事情?要送我进警局,老天,你还能更残忍一点的对待我吗?”问道最后,她眼角边流出伤心的泪水来,双腿一软,身子跌向地面。

    叶希站在二楼,将楼下的一切尽收眼底,当他看到黎诺被众人围攻的时候,那种无助、无奈和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时,黎诺苍白的脸色,令他的心竟然没来由的疼了一下,他想都不想的冲出办公室,在黎诺快要倒在地面上的时候,伸出手将黎诺拽进自己的怀里面。

    就在黎诺快要倒在地面上的时候,一只大手,及时拽住她的胳膊,大手的主人用力一拽,她的身子落进对方的怀里面。

    一股好闻的男人独有的气息传进黎诺的鼻子里面。

    男子的胸膛宽广而温暖,令她这颗破碎支离的心得到了避风的港湾。

    她的心里面暖暖的,她抬起双手用力的搂着对方的腰肢,闭上双眼尽情的享受着对方怀抱的温暖,她迫切需要他人的关心和关怀,所以,她不想知道这个怀抱的主人是谁,只想享受着片刻的温暖。

    从小到大,她遇到过很多的苦难,很多的无奈,每一次都是她自己挺过来的,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在她遇到困难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有人帮了她,哪怕对方给她的只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她都对方感激不尽。

    叶希只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黎诺跌倒在地面上罢了,待黎诺稳住身形,抬起双手准备推开黎诺,可这个时候,黎诺居然用力的抱着他,他健硕的身形略微僵了一下,想要一把推开黎诺的身子,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下不去手。

    “婆婆。你闹够没有?”一道冷冽中夹着愤怒的声音打破了黎诺瞬间的温暖。

    熟悉的声音,令黎诺纤瘦的身形微微一颤,她向后退了一步远,离开男子的怀抱,而后抬起头看着对方,轻声的道了句,“谢谢...。”你字,还没说出口,黎诺就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身前的身穿白色衬衫的叶希,刚刚给予她温暖的男子,是叶希?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