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白头偕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五十三章白头偕老

    她怎么都想不到在她最需要人关心和帮助的时候,一向最讨厌她的叶希,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还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因为震惊,你,字就那样卡在她的喉咙处,没有说出来。

    叶希只是淡淡的看了黎诺一眼,轻启唇瓣,“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有人在我们叶氏门口晕倒,影响到我们叶氏的生意罢了。”语毕,他收回看着黎诺的视线,转而看着身前不远处的何叶。

    像是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原来是这样!

    她就知道叶希那么讨厌她,不可能没有理由的就拽她一把。

    黎诺微微呼出一口气,顺着叶希的视线看向声音来源处,只看到何叶一只手托着大肚子,气鼓鼓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程太太-戴美静。

    戴美静被何叶这么一吼,脸色有些难看,再怎么说她都是婆婆,被儿媳妇在大街上吼,这算个什么事儿?

    她脸色一沉,对何叶道,“何叶,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

    何叶没理会婆婆,冷眼环视着围在黎诺身边每一个拿着手机正在报警的人,冰冷的视线,最后落在那个挑事者中年妇女的身上。

    中年妇女见到何叶在阴冷的看着她,肥胖的脸颊上,闪过一抹害怕的神色来,她低下头不敢看何叶。

    何叶上前一步,走到中年妇女的身前,冷声嘲讽道,“于妈你可真有本事,当人家保姆不说,还和人家联手陷害黎诺!你不该做保姆,你该当演员,瞧瞧,刚刚那一幕演的多好呀!”

    于妈被何叶指责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抬起头看着何叶,肥胖的脸颊通红一片,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她轻声的开口乞求何叶,“大少奶奶,您别说了。”

    何叶不依不饶,从包包里面拿出钱包来,一下子将钱包丢在于妈的脚下,“婆婆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演这场戏?我给你双倍!”

    于妈的双手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她转过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戴美静,“太太?”

    戴美静的脸色猛然间变得难看至极,没错,她是故意要于妈为难黎诺的,在她看来黎诺就是爱佳的死敌,黎诺逍遥一天,爱佳的心就不会安稳,所以,她想要给黎诺一点厉害瞧瞧。让她以后离她的宝贝女儿程爱佳远一点,眼见事情就要成功,却被何叶破坏了。她生气的瞪了何叶一眼,不悦的道,“这是我的私事,你不要插手!”

    婆婆?保姆,太太,演戏?

    在场所有的人,包括黎诺在内,全都明白刚刚是怎么一回事了。

    黎诺不禁瞪大双眼看着戴美静,程太太居然用这样卑鄙的手段陷害她?

    她气得一双小手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小脸通红一片。程太太真是太过分了,她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何叶阴冷的看着拿着手机的每一个人,伸出手指着婆婆,冷声道,“你们都看到了,刚刚不过是这位阔太太一手导演的一出戏罢了。这位太太已经触犯了法律,我的律师稍后会发律师信给这位阔太太,告她肆意污蔑和陷害他人!而你们只这位阔太太的帮凶,稍后也会受到我的律师信!”

    原本大家知道这是一场陷害黎诺的阴谋时,就已经很鄙视程太太戴美静了,很多人已经打电话给110,声明,刚刚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在听到对方要告他们,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全都用最快的速度逃开。

    站在原地的,只是那些围观又没有打电话报警的人。

    戴美静气急,何叶不止破坏了她对付黎诺的计划,还要给她发律师信?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她不禁生气的看着何叶,“何叶,我好歹是你的婆婆,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我?”

    何叶没理会戴美静缓步走到黎诺身前,“黎诺,你没事吧?”

    黎诺眼睛湿润了,她着实没有想到何叶会突然间出现,并且帮了她。

    她眼里面含着泪花,冲何叶点了点头,“我没事。”只要不去警局,不要留下案底,那一切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事!

    荷叶的心微微一疼,被人当众指责是豪门弃妇,还要报警,换做是谁,都不可能没事,黎诺这是在安慰她。

    多好的女孩子!

    在这个时候,还为他人着想,她的婆婆怎么下的了手!

    何叶轻轻的拍了拍黎诺的手背,“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被何叶无视的戴美静,上前一步,走何叶叶的身前,冷着脸道,“何叶,你太过分了!”

    何叶半转过头无奈又生气的看着戴美静,缓缓地开口道,“婆婆,有句话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程爱佳已经得到冷傲风了,他们也订婚了,下个月就要结婚了,黎诺已经一无所有了,你就看在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受到伤害也没有人在身边帮助她的份上,放过她不行吗?”

    戴美静微拧眉头,“我怎么放过她?爱佳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被黎诺下药打掉,你要我怎么放过她?你要我怎么..?”虽然爱佳的孩子不是黎诺下药打掉的,可是,爱佳流产跟黎诺有着很大的关系!

    就因为程爱佳的孩子没了,程太太就这样陷害她?

    黎诺怒了,“不是我,是程爱佳自己吃药打掉孩子,反过来陷害我的!你不要把什么事都推到我的身上!”

    “不是你还有谁?除了你那么的恨爱佳,想要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死掉,还有谁会那么做?不是你是谁?你这个小贱人,这次算你走运,下一次,再让我碰到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为我那个没有出生的外孙子报仇!”

    程爱佳的怀孕了?而且孩子被黎诺打掉了?

    何叶面色略微一变,抬起眼眸看着一脸委屈的黎诺,本能的开口为黎诺辩解,“不可能,黎诺不是那样的人!”

    戴美静生气的看着何叶,“你别看她一脸柔弱相,以为她是什么好人你,我告诉你,她就是一个心肠狠毒的女人,害得爱佳成为小三,还害死了我的宝贝外孙子!最主要的是,爱佳以后都无法生育了,你要我放过她?我告诉你,不可能!”

    一直站在黎诺身边的叶希,冷声何止戴美静,“够了程太太,你别冤枉黎诺,程爱佳的孩子是她自己吃药打掉的,我亲眼所见。”

    黎诺没有想到叶希会站出来为她澄清事实,一时间,她又愣住了。

    何叶不由转过头吃惊的看着叶希,“你说什么?”她一直以为程爱佳的孩子保不住了,才会冤枉到黎诺的,可是她没有想到程爱佳居然自己打掉孩子冤枉黎诺...。

    叶希微呼出一口气,垂下眼眸看着何叶,缓缓的开口道,“在醉美酒吧,程爱佳吃药打掉自己的孩子,陷害黎诺,我亲眼所见。”

    戴美静上前一步,走到黎诺身前,理直气壮地看着黎诺,“就算爱佳自己吃药打掉孩子冤枉黎诺又能怎么样?她的孩子是因为黎诺才保不住的,她不冤枉黎诺,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保不住,居然埋怨黎诺?还将孩子打掉冤枉黎诺?

    站在一边的何叶彻底怒了,几近失望又乞求的看着戴美静,“婆婆,够了!你不是只有程爱佳一个女儿,你还有三个儿子呢,别再因为爱佳做出一些伤害黎诺的事情了。你不怕我还怕呢,我怕我的孩子你的孙子会遭到报应啊!我求你了,别再伤害黎诺了,就当为你未出世的孙子积点阴的不行吗?”

    何叶的话,令戴美静愣住了,她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何叶高高隆起的腹部,脸色越来越难看...。

    于妈见戴美静脸色难看不已,立即上前扶着戴美静,“太太,你没事吧?”

    何叶则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一只手托着大肚子,走到戴美静身前,神色严肃的看着她,“婆婆,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带着程峰和两个未出世的孩子一起离开这里回美国定居,为了避免孩子遭到报应,我会一辈子让你见不到我两个孩子!”说完,她转身走进叶氏珠宝行。

    戴美静一听,双腿一软,若是没有于妈在一边搀扶着她,她就跌坐在地面上了。

    于妈冲程家的司机挥了挥手,司机立即走到戴美静身边,和于妈一起将戴美静扶上车,而后,驾着车子,离开。

    这期间何叶看都没看戴美静一眼。

    “何叶姐。”黎诺小跑到何叶身边,伸出手拽着何叶的胳膊,“何叶姐,别这样,别因为我影响到你们婆媳关系。”

    黎诺都被婆婆都被欺负成那样了,还跑过来劝她。

    何叶眼里面的泪水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心疼的又愧疚的看着黎诺,“黎诺,你别怪我婆婆,她是因为太疼爱爱佳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来的,因为爱佳在四五岁的时候程家一家人出去游玩,在眼角拐弯处,出了一场车祸,当时爱佳小贪玩,没有系上安全带,被跑车甩了出去,不知所踪,其他人也都受了伤昏迷不醒。

    待他们醒来以后再去现场找爱佳的时候,车祸现场根本没有爱佳的身影,直到三年以后,婆婆才在孤儿院找到爱佳,婆婆最疼爱的就是爱佳了,失而复得的女儿,她倍加疼爱,所以,才会那样对待你,我...没有为她开解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理解我婆婆爱女心切的心情...!”其实,婆婆对黎诺做出那么多过分的事情来,她心里面真的很不好意思开口,要求黎诺,不要怪她婆婆。

    可是,戴美静是她的婆婆,她最爱的男人的母亲,她不想让黎诺怪婆婆。

    她承认,自己很自私,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呀!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同妹妹一样黎诺恨自己的婆婆吧?

    怪不得程太太那么溺爱程爱佳呢,原来程爱佳曾经丢失过一段时间,失而复得,理应倍加珍惜,戴美静的心情她能够理解。

    她冲何叶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来,“何叶姐,你放心,我不会怪程太太,也不会怨恨她的。真的。”

    听到黎诺不怪婆婆何叶开心的笑了。

    而站在何叶身后的叶希,却双眼一眯,阴冷的瞪着黎诺看,这个笨女人,程太太联手自己的女儿陷害她害死人家无辜的孩子,又差点将她送进警局,她居然不怪程太太?

    见黎诺一副我理解程太太的样子,叶希的心里面没来由的涌起一股怒起来,他上前几步走到何叶身边,用自己健硕的身躯挡开黎诺,双手搀扶着何叶的胳膊,“姐,不是要看看给孩子们做的首饰吗?”

    黎诺的肩膀被叶希撞了一下有些疼,她伸出右手捂着自己疼痛的左肩膀,她知道叶希是故意撞她的,因为她没有滚到一个叶希看不到的地方,她失信了,被叶希装一下理所应当,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远和叶希保持距离。

    听叶希这么一说,何叶才想起来自己来叶氏珠宝行的目的,“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忘记这件事了。”顿了顿,她看着黎诺道,“黎诺,你给孩子们设计的脚链已经做出来了,一起去看看吧。”

    黎诺心里面很想去看看她设计出来的作品,做出来以后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她在叶希面前保证过,要滚到一个叶希看不到的地方。可刚刚他们还是遇到了,见一次也是见,见两次也是见,她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叶希,心里面无声的乞求叶希,就让她看一眼那套首饰吧。

    叶希却一脸阴冷的回看着黎诺,对何叶道,“她没时间。对吧?”后面两个字,是问黎诺的。那两个字是问句也是肯定句。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令黎诺的希望破灭,黎诺冲何叶笑了笑,“似的,何叶姐,我今天还有重要事情没办呢,改天我再看看那套首饰吧。”说话间,她冲何叶挥了挥手,“再见,何叶姐。”

    何叶知道叶希和黎诺两个人见面肯定尴尬,便不再留黎诺,她冲黎诺点了点头,“再见。”

    **********

    离开叶氏珠宝行,黎诺满怀心事的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将自己丢在床上发呆。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多的她有点反应不过来,大脑到现在还一片混乱。

    想着,想着,她渐渐的睡着了。

    睡着以后,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中年妇女将一条铂金项链递给小女孩,小女孩接过项链低下头看着项链的设计,项链是以树为主题,一段一段的,每一段有六棵树,两棵大树之间夹着六颗小树,一共六段这样的设计,项链坠是一棵铂金制作而成的小树,小树上面镶嵌了一颗闪亮的钻石,小树的背面刻着两个英文字母,gg。

    小女孩拿着一条铂金项链开心的蹦跳着,对站在她身前的身着高贵的中年女人道。“妈妈。项链好漂亮,我喜欢。”

    中年女人伸出手摸着小女孩的额头,“我的宝贝,这个就是你的标记,千万不要弄丢了,如果哪天你走失了,妈妈会凭着这条项链找到你的!”

    “好,我一定不会弄丢它的。”小女孩仰着头看着看着中年女人,刚刚想要看到对方容貌的时候,小女孩手中的项链,掉在了地面上,小女孩弯身捡项链的时候,发现,地面上根本没有那条项链,她吓得大哭起来,“哇..。项链不见了。”她仰着头看着妈妈,却发现,刚刚还站在她身前的妈妈也不见了,偌大的草坪上面,只有她一个人,小女孩吓坏了哭声更大,“妈妈,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妈妈,妈妈...你不要丢下我..。”

    可是无论她怎么喊,她的妈妈都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

    小女孩伤心的哭泣的声音回荡在蓝天碧野间,那哭声沁入黎诺的心中,令她的心没来由的一阵阵疼痛....。

    黎诺霍的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身,她捂着疼痛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良久,她疼痛的胸口,才不那么疼。

    她重重呼出一口气,将软枕放在床头,靠着床头,看着身前某一处,发呆。

    她有多久没有做这个梦了?

    大概有七八年左右了。

    在她十五岁之前,经常做这个梦,她一度认为梦里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那个给小女孩项链的中年女人就是她的母亲。

    她四处寻找那条项链,在黎家找不到,她就去孤儿院找,可孤儿院里面没有,甚至当时照顾她的孤儿院的老师,都没有见过她那条项链。

    虽然找不到那条项链,可她还是认为梦里的小女孩就是她。

    没有了项链不要紧,再做出一条一模一样的就好,所以她努力的成为一名珠宝设计师,她要将那条项链做出来,然后戴上那条项链,她相信,凭着那条项链,她的母亲,她的家人就能够找到她了。

    想到这里,她下了床,拿出画纸和画笔,坐在电脑桌前,按照梦里面的记忆,开始设计项链,没多久,项链设计好了。

    她将设计图收了起来,暗自想着等她成为叶氏珠宝公司的设计部经理以后,就将这个设计拿出来,让公司做这条项链,到时候,她这条项链就会出现在世界各个角落,如果她的家人见到这条项链就一定会找到她。

    想到这里,她笑了,她甚至在脑海里面幻想着和家人见面的场面...想着想着,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烈一些。

    每一次出门都会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所以黎诺打算去叶氏珠宝公司报道之前,不出门了。

    她窝在家里面看电脑。

    她点开本市娱乐新闻,她知道娱乐新闻的头条一定是程爱佳和冷傲风的订婚宴。

    别误会,她不是关心和在乎冷傲风和程爱佳的订婚宴,才看本市娱乐新闻的,她是想看看那些豪门贵妇佩戴什么样的首饰。

    冷傲风和程爱佳都是本市的名人,邀请的客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那些人佩戴的首饰将会是珠宝界最新款式的首饰,当她看到娱乐新闻头版头条的男才女貌的照片的时候,微怔,头版头条不该是冷傲风和程爱佳吗?

    怎么是叶希和一个女孩子呢?

    照片上,叶希身穿蓝色宝石蓝西装,白色衬衫,帅气无比,女孩子身穿蓝色晚礼服,容貌极美,瓜子脸,柳叶弯眉,娇小的鼻梁,粉红的唇瓣,玲珑有致的身躯,十足的大美女一枚。女孩的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站在叶希身边,叶希的大手紧紧地包着女孩的小手,两个人看上去甜蜜幸福极了。

    黎诺将网页向下拉,便看到几个醒目的大字,希少和未婚妻宁珍惜亮相冷傲风和程爱佳的订婚现场,打破了他是冷傲风前妻半**片上男主角的流言蜚语。

    呼!

    看着这段文字,黎诺放心的舒出一口气来,还好叶希打破了流言蜚语,她心里面对叶希的愧疚少了一点点。

    她开始仔细的看着那些名媛和贵夫人佩戴的首饰,一个一个的仔细的看着,包括程爱佳,古玉珍,冷傲霜以及戴美静和何叶佩戴着的首饰。

    待她将所有人佩戴着的首饰全都看完,视线便落在叶希和他身边的宁珍惜的照片上面,她不由有些羡慕的看着叶希身边的宁珍惜,虽然叶希的性格有些刻薄,令人讨厌,可叶希是一个专一又痴情的男人,最起码,在她认识叶希这段时间以来,叶希身边从没有出现过女人。

    以叶希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可他身边却只有这个宁珍惜一个人。

    她觉得一个女人能够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而且那个男人对她一心一意的好,那么这个女人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所以,她真的很羡慕宁珍惜。

    浏览完网页,黎诺又开始画珠宝设计图,累了,就趴在床上看最新的韩国电视剧,《两星期》和《主君的太阳。》

    冷家别墅。

    程爱佳和冷傲风订婚以后,日夜缠绵,两个人刚大战完一场,满身汗水的并肩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程爱佳转过头看着冷傲风,缓缓的开口问道,“风,我们冷氏珠宝公司什么时候开业?”

    冷傲风转过头回看着程爱佳,伸出大手轻轻的擦拭着程爱佳额头上面的汗水,,“一个星期以后。”程爱佳微拧眉头,“一个星期以后?那不是叶氏珠宝公司开业的日子吗?”

    冷傲风微微点了点头,“对,我就是要和叶氏珠宝公司一起开业。故意和叶希争斗!我已经给市领导和各个公司的总裁发了请柬,相信他们都会来参加冷氏珠宝公司开业典礼的,而你二哥是本市最大的娱乐公司总裁,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旗下的记者全都来冷氏。

    没有传媒,没有市里面重要人物参加的开业典礼,叶希还没开业就败在我的手下了。”说到这里,冷傲风似乎看到了开业典礼时叶希一脸挫败的样子,他忍不住的呵呵笑了两声。

    程爱佳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也好,让叶希知道,他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彻底死了对付我们的那条心!”说着,她翻了个身,一边下床,一边对冷傲风道,“我现在就给二哥打电话。”

    她一条腿才接触到地面,胳膊就被冷傲风拽住,她转过头看着冷傲风,只看到冷傲风好看的双眸里面充满了浓浓浴火,她忍不住一笑,刚刚想要开口说话,“....。”冷傲风一个用力将她拽回到床上,她纤瘦的身子跌在软床上面,“风,别急,我给二哥打个电话...。”话还没说完,冷傲风的身躯便压在她的身上,他的唇瓣准确无误的吻住她粉红的唇瓣,令她将还未说出口的话,咽回到肚子里面。

    冷傲风的大手直接掀开她性感的睡衣,一个挺身进入她体内。

    她抿嘴一笑,热情的回应着冷傲风,室内一片春光无限美好。

    良久,两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程爱佳喘了几口粗气,拿着床头处放着的纸巾,擦了擦汗水,下了床,走到茶几前,弯身,将电话拿在手中,走到窗子前,给程远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程爱佳撒娇的道,“二哥,冷氏珠公司,下个星期举行开业典礼,你帮我做一下宣传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程远想都不想的答应程爱佳,“你们的公司开业,我当然会支持你们了,放心,我会在各大报纸上刊登你们公司开业盛典的画面,保证让n市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冷氏珠宝公司成立了。”

    程爱佳一听心里面开心不已,甜甜的对程远道,“谢谢,二哥,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她又和程远闲聊了几句,便挂断电话,而后上了床,将冷傲风压在身下,粉红的唇瓣照着冷傲风的脸颊上‘吧唧’一下狠狠的亲了一口,而后头紧紧的贴着冷傲风的胸口处,美滋滋的开口道,“二哥说了,保证让n市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冷氏珠宝公司开业盛典,有了二哥的支持,相信我们开业盛典一定会圆满的成功的。”

    冷傲风双手轻轻的搂着程爱佳,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

    “当当当。”三声敲门响,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温馨。

    程爱佳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冷傲风,一张小脸上尽是无奈的神色,“一定是妈又端补品给我喝。”自从她流产以后,几乎每天古玉珍都给她喝补品,说是她身子太瘦了,不容易怀孕,多喝点汤类补身子用,希望她能够早一点怀孕。

    见古玉珍这么的期望她怀孕,她便决定晚一点在告诉古玉珍她无法怀孕这件事。

    她怕古玉珍知道以后会受到打击,会不喜欢她。

    只是,那补品大多数是油腻的鸡汤,排骨汤什么的,她原本就不爱喝汤,更加不喜欢油腻的东西,会胖的,身材走形了怎么办?

    她已经无法生孩子了,冷傲风嘴上说没什么,可她知道冷傲风的心里面还是有些遗憾的。

    若是她身材走形,她怕冷傲风不会和从前一样爱她了。

    冷傲风的右手轻轻的捏了捏程爱佳的脸蛋,轻声道,“妈,这是为你好。去吧。”

    程爱佳却将头埋在冷傲风的怀里面,撒娇的道,“可是人家真的很不喜欢喝那些油腻腻的烫。”

    冷傲风的双手扶着程爱佳的肩膀,轻声哄着她,“别这样,妈的一番心意,我们总不能让她不高兴吧。”

    程爱佳还是将头埋在冷傲风的胸口处,她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要。”

    “这样吧,你将烫端进来,我替你分担一半,怎么样?”

    程爱佳心里面非常的不想喝汤,可冷傲风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怎好拒绝喝汤!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极不情愿的下了床,走到卧室门口,打开房门,果然,古玉珍端着油腻的鸡汤站在门口处。

    程爱佳见到黄黄的油腻的鸡汤,忍不住的反胃,肚子里面的东西不断的向上涌,都快到嗓子眼了,幸好她忍住,才没有吐出来。

    古玉珍面带微笑的对程爱佳道,“爱佳,刚刚熬好的鸡汤,大补,对怀孕很有好处。”说着,她将鸡汤递到程爱佳的身前。

    程爱佳心里面恶心到想吐,可面上却挂着好看的微笑,她伸出双手接过鸡汤,“谢谢妈,其实您每天出去锻炼什么的已经很辛苦了,不用每天给我熬鸡汤给我喝的。”再这样喝下去的话,她会疯掉的。只是这句话她只能在心里面说。

    古玉珍冲程爱佳笑了笑,“不辛苦,不辛苦,为了我的宝贝孙子,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呢!”

    程爱佳抬起脚踹了一下房门,想要将房门关上。

    那边古玉珍却伸出手挡住房门,面带微笑的看着程爱佳,“爱佳,你将鸡汤喝完,我好将托盘和汤碗拿进厨房。”

    哧!

    程爱佳差点吐血,古玉珍居然要她将整碗鸡汤都喝下去,还要亲眼看着她喝下去。

    程爱佳转过头看着古玉珍道,“妈,您刚刚熬完鸡汤已经很累了,回房间休息一下吧,待鸡汤喝完,我会将汤碗和托盘拿到厨房的。”只要古玉珍离开,她就会将鸡汤全都倒在坐便里面,再用水冲掉,就可以瞒过古玉珍了。

    古玉珍满脸欣慰的看着程爱佳,多好的儿媳妇,多会为她着想啊!

    她心里面开心极了,程爱佳都这么为她着想了,她也要为程爱佳做点什么才行,“不用麻烦你,反正我也得下口,我还是等着你喝完鸡汤再将托盘送到厨房就好。”想来想去,她能为程爱佳做的只有这些了。

    呃....。

    古玉珍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程爱佳无话可说。

    她转过头,给冷傲风使了个眼色,示意冷傲风帮帮她。

    冷傲风收到程爱佳的眼色,缓缓的开口道,“爱佳,妈的一片心意,你就喝下鸡汤吧。”

    哧!

    程爱佳满怀欣喜的等待冷傲风帮着她说话呢,没想到冷傲风居然要她喝下鸡汤。

    程爱佳生气的瞪了冷傲风一眼,转过头冲古玉珍一笑,“妈,我现在就将鸡汤喝掉..。”

    她将汤碗端到嘴边,一股油腻的味道传进她的鼻子里面,令她忍不住的干呕了几下,“呕,呕,呕。”差点吐出来。

    古玉珍见程爱佳干呕,不由一脸欣喜的看着程爱佳,“爱佳,你不是有了吧?”

    哧!

    程爱佳听到以后想吐血,她勉强冲古玉珍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来,“妈,我没怀孕。”

    “哦————。”古玉珍脸上的欣喜的神色渐渐的被一层失望的神色盖住,她淡淡的对程爱佳道,“快点喝汤吧,不然该凉了。”

    “哦。”程爱佳端着碗仰头一口将微热的汤喝掉,一股令她恶心的味道涌上她的喉咙处,她恶心的想要吐,却被她强行压了下去,她将汤碗递到古玉珍的手中,说着奉承的话语,“妈,您熬的汤真好喝。”

    “喜欢喝的话,妈天天熬给你喝。”古玉珍接过瓷碗对程爱佳道。

    还喝,程爱佳在心里面叫救命,脸上却挂着开心的微笑,嘴上爽快的答应,“好啊!”

    古玉珍端着瓷碗,站在程爱佳身前,“爱佳,妈有件事想要问你,关于你流产那件事。”

    程爱佳的心不由咯噔一下,好看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但随即被她掩盖住,“妈,你想问什么?”

    古玉珍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程爱佳的面颊,“我想知道,那个孩子,真的是黎诺下药打掉的吗?不是你自己吃错了东西才会流产的吗?”

    程爱佳刚想要开口解释,那边靠着床头的冷傲风不悦的开口道,“妈,你在怀疑什么,爱佳那么爱我,在乎那个孩子,知道孩子没了甚至要跳楼自杀,要不是我即使赶到,恐怕....。”说到这里,冷傲风想起那天程爱佳跳楼的情形,心里面难过不已,甚至说不下去了。

    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虚,继续对古玉珍道,“她会乱吃东西导致孩子流产吗?那个孩子一定是黎诺打掉的,除了黎诺谁还会那么恨爱佳,谁还会阻止那个孩子出生!”

    程爱佳暗自舒出一口气,还好有冷傲风相信她,为她辩解,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婆婆了。

    原本古玉珍见到程爱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时候,怀疑叶希的话是真的,孩子可能是程爱佳自己打掉的,可是听到自己宝贝儿子的辩解以后,她心里面疑虑彻底消失不见了,她相信她的宝贝孙子就是黎诺打掉的!因为只有黎诺最恨爱佳,最不希望那个孩子出生!

    想到这里,她好看的面颊上立即被一层寒霜笼罩住,握着瓷碗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气,黎诺!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的!走着瞧!

    她暗自压住心里面的怒气,深深的看了程爱佳一眼,轻声交代道,“好好养身子,争取早日怀孕,气死黎诺!”语毕,她打开房门离开。

    古玉珍离开以后,程爱佳立即将房门关上,跑到卫生间,将刚刚喝下肚子里面的鸡汤全都吐了出来,又喝了几口凉水,才令自己不那么恶心。

    出了卫生间,她一眼便看到冷傲风一靠着床头看杂志,心里面立即不悦了,她在那边遭罪,被婆婆怀疑,冷傲风却在这边悠哉的看杂志,“我在那边受苦,你却在看杂志,讨厌。”说话间,她上了床一把抢过冷傲风手中的杂志,丢在一边。

    冷傲风不由一笑,伸出手揽着程爱佳的肩膀,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面,性感的薄唇贴在程爱佳的耳边轻声的,“要不要我做点更让你讨厌的事情来?”

    程爱佳自然冷哦阿峰话中的意思,小脸一红,举起粉拳,轻轻的捶打着冷傲风的肩膀,“讨厌的家伙。”

    冷傲风一把抓住程爱佳的粉拳,一个翻身将程爱佳压在身下,大手直接伸进程爱佳的衣衫内,隔着胸罩揉捏着程爱佳右侧的饱满,待饱满上面的花蕊变得坚挺时,他一把褪掉程爱佳身上的所有束缚,一举进入程爱佳体内,和她共度鱼水之欢,室内又是温馨一片。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