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自食恶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五十九章自食恶果

    他一双有神的双眼带着浓烈的性/欲盯着黎诺看...,为了不让旁人看到他眼眸里面浓烈的**,他端起桌面上的红酒杯,轻轻的啄了一口..。

    冷傲霜满脸不服气又妒忌的样子看着黎诺。“竟然是她?!”

    程爱佳和古玉珍也都满脸诧异的看着黎诺,她们都没有想到,黎诺居然是那套价值昂贵的珠宝首饰的设计者。

    古玉珍一脸轻蔑的看着黎诺,忍不住的冷哼,“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像她这样人也能设计出那么昂贵的首饰来!”

    站在小舞台上面的主持人看着黎诺道,“黎诺,请您上台为大家讲几句话吧。”

    而此时黎诺正沉浸在震惊中,她到现在还无法相信自己设计出来的首饰能够卖到两亿五千万的价格!

    坐在黎诺身边的小米见黎诺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便伸出手,拽了拽黎诺的隔壁,小声的叫着黎诺,“诺诺,诺诺。”

    黎诺回过神儿来,抬起头时,才发现,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

    她不明所以的看着小米。

    小米冲黎诺努了努下巴,示意黎诺看向舞台。

    黎诺抬起头看向舞台。

    主持人见灯光下黎诺一副茫然的样子,便再一次开口道,“黎诺,上来说几句话吧,让大家和你一起分享喜悦。”

    要她上去讲话?

    她没有准备啊!

    而且,她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讲过话,心里面有些紧张,有些忐忑,蓦地,她将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全都压住,从椅子上站起身,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向舞台走去。

    黎诺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哗哗哗。”全场人掌声一路伴随着黎诺的脚步,直到她站在小舞台上面。

    此时,整个大厅的灯光全都亮了。

    主持人将话筒递到黎诺的身前,“黎诺,为大家讲几句话吧,说出你心中的感慨就好。”

    黎诺接过话筒,放在嘴边,喃喃的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其实,她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她一双小手紧张的握着话筒,就那样站在舞台中央,一双好看的眼眸四下环视着....蓦地,她的视线落在了叶希的身上。

    主持人见黎诺紧张的样子,不由上前一步,轻声的对黎诺道,“黎诺,别紧张,心里面想什么,说出来就好。”

    主持人的话,像是一股暖流似的,注入黎诺的心房,令她有些惶恐不安的心绪渐渐的平静下来,她握了握话筒,随后缓缓地开口道,“每个人站在自己最向往的舞台上的那一刻,心里面都有无数个想要感激的人,可我站在这里,只感激一个人,感激叶氏总裁叶希先生举办的珠宝设计大赛,让我有出头的机会,让我设计出来的作品有幸得到大家的认可,真的很谢谢你,叶先生。”说着,黎诺弯身冲身前不远处的叶希行了一个大礼。

    叶希微怔了,他和黎诺之间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他伤害过黎诺,凌辱过黎诺,还折磨过黎诺,可黎诺不止不恨他,还在舞台上感激他,他心里面既震惊又心疼。

    震惊的是黎诺站在舞台上唯一感谢的人是他。

    心疼的是,黎诺唯一感谢的人,居然是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可想而知,黎诺是多么的孤单和无助呀!

    他看着黎诺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心疼...。

    宁珍惜一直盯着叶希看,当她看到叶希看着黎诺的眼眸里面充满了心疼的神色时,她原本有些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还有,谢谢喜欢我作品的你们。”说着,黎诺弯身冲所有的宾客们接连鞠了三个躬,“谢谢你们。”语毕,她站直身子将手中的话筒递到主持人的身前。

    主持人接过话筒,便道,“黎诺,希望你在珠宝界能够取得更好更多的成就。”

    黎诺冲主持人微微一笑,“谢谢你。”而后,她下了台阶,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当她缓步走到宾客席的中央时,一道充满了嘲讽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面,“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连豪门出了轨的弃妇都能够站在这样的舞台上。若是传到国外去,还不把我们中国人的脸,都丢光了!你让那些花了高价购买你的首饰的人情何以堪啊!”

    熟悉的声音令黎诺蹙了蹙眉,她顿住脚步,顺着声音的来源处一看,果然,冷傲风正面带得意地微笑回看着她呢。

    冷傲霜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们全都听到了她的话。

    所有人全都面面相觑,转而有些不解的看着黎诺。他们都知道冷傲霜口中的弃妇是黎诺,可不知道具体的实情,所以都不解的看着黎诺。

    冷傲霜见自己的话令大家感兴趣了,便继续开口道,“你们都不知道吧,其实黎诺是我前任嫂子,因为出轨,我哥哥当场抓住,我哥大怒,一脚将她踹出豪门。可是她居然不知道收敛,反而更加的大胆了,终于东窗事发被人拍下照片了,还刊登在娱乐报纸头条,我们冷家的颜面都被她丢尽了。”

    冷傲霜的话刚刚落音,在场的所有的宾客,全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黎诺。

    唯独叶希脸色阴沉的坐在那里。

    程爱佳嘴角边挂着淡淡的得意瞥着黎诺,在心里面送给黎诺两个字,活该。

    宁珍惜见叶希脸色难看至极,暗自向冷傲霜道谢,这些话说的太及时了,叶希最讨厌的就是**的女人,瞧,叶希现在看都不看黎诺一眼。

    黎暖刚刚还气得要发疯,她身为珠宝设计界的最闪耀的一颗新星,居然被黎诺这个貌不惊人出身三流大学的贱人给比下去了,她心里面气得恨不得将黎诺掐死。

    可下一秒,听到有人用言语攻击黎诺,宾客们也全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黎诺,而黎诺却无力反抗,一副任人欺凌的样子。她的心里面的愤怒,陡然间消失的无影踪。

    她暗自冷哼,黎诺,站得越高,摔得越疼,刚刚你可能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这一秒你就成为令人唾弃的豪门弃妇了!

    黎诺怒了,她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顿冒,真的很想很想狠狠的收拾冷傲霜一顿的,可是她不能,她若是在这里和冷傲霜起了争执,只会让更多的人看她更多的笑话!

    她强行将心中的怒气压住,只是阴冷的瞪了冷傲霜一眼,那眼神似乎在对冷傲霜说,“你惹恼我了,后果很严重,很严重...。”

    可冷傲霜只是淡淡的瞥了黎诺一眼,继续道,“这样的人的首饰也有人敢买....真是没有天理!”

    坐在一边的小米见冷傲霜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侮辱黎诺,气愤不已,她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几步走到黎诺的身边,越过黎诺到了冷傲霜的身前,扬起手就要打冷傲霜大耳光,却被黎诺握住她的手腕儿。

    小米不解的看着黎诺,“她这样侮辱你了,你还忍受她?”

    黎诺冲小米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道,“小米,这里是叶氏珠宝公司的开业庆功宴。”不能因为她一个人搞砸整个宴会。

    黎诺的意思小米岂会不明白?她无非就是担心因为她而搞砸了整个宴会!

    小米冷冷的瞪了冷傲霜一眼,随后极不情愿地放下自己高高举起来的手。

    黎诺拽着小米的手腕儿向她们的位置走去。

    冷傲霜见黎诺转身离开,不理会她,更加得意,她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伸出手指着黎诺的背影的大声的道,“这样没有道德底线,没有素质的女人不配留在这里,更加不配做珠宝设计师!出去,出去,出去!”

    冷傲霜这么一说,其他宾客也都跟着附和,“出去,出去,出去。”

    冷傲霜见有人附和她,暗自一笑,黎诺你死定了!她又道,“黎诺,离开珠宝界,离开珠宝界!”

    其他宾客恶意都附和着冷傲霜,大声的道,“离开珠宝界,离开珠宝界!”

    黎诺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顿住脚步,转过身一看,所有人都高声呼喊着,“离开珠宝界,离开珠宝界!”还有几个刚刚购买她首饰的豪门阔太,甚至要求,“退货!退货!”

    刚刚还热捧她,下一秒就赶她离开珠宝界,黎诺的心渐渐下沉,她一脸阴冷的看着罪魁祸首冷傲霜,一双小手握成的拳头咯咯作响。

    冷傲霜!

    凭什么毁掉她辛苦得来的一切?

    又有什么资格毁掉她所有的荣誉和光环?

    人在愤怒至极的时候,就会失去理智!

    黎诺也不例外,她仅存的一点理智被冷傲霜击毁。

    她转过身几步走到冷傲霜的身前,拿起桌面上的红酒杯,将杯子里面红酒泼在冷傲霜的身上,可她眼前人影一晃,没待她看清楚来人,她手中的红酒杯便落在对方的手中了。

    黎诺定睛一看,身前抢走她红酒杯的人,居然是叶希!

    此时,叶希的身上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气息来,帅气的脸颊上布满了寒霜。

    看到叶希,黎诺被冷傲霜击毁的理智才渐渐的恢复过来。

    她才惊觉自己居然拿红酒泼冷傲霜。

    这是叶氏珠宝公司举办的宴会,她作为这个宴会的主角儿,作为叶氏珠宝公司的代表,若是泼挑事者红酒的话,叶氏珠宝公司就会毁在她的手中了。

    往小里说,会影响到公司的名誉,往大里说会影响到公司的生意!

    难怪叶希会这么生气。

    她这一杯酒泼下去,极有可能毁掉叶希在n市辛苦建立起来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原本就很讨厌的她的叶希肯定会因为这件事辞退她....。

    十万元的奖金和她的工作,她一并失去了。

    她无法想象失去了十万元的奖金和工作,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想到这里,黎诺立马微低下头,小声的向叶希道歉,“对...。”其实,她心里面万般委屈,明明她受到了伤害,可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十万元奖金和得来不易的工作,她却要向叶希道歉,希望叶希能够看在她及时道歉的份上,让她继续在叶氏珠宝公司工作。

    站在黎诺对面的冷傲霜则嘴角边挂着极其得意的笑容回看着黎诺,暗道,黎诺,跟我斗?你还嫩得很!

    不管你泼不泼我红酒,失败者,都是你!

    你若是泼了我满身的红酒,势必会影响到整个叶氏珠宝公司的声誉和名誉,搅得原本欢乐的宴会,不欢而散。

    不泼我,你也会被我和这些厌恶你的宾客们赶出珠宝界。

    最最搞笑的是,你受了委屈,却还要向叶希和我道歉!

    哈哈哈哈!

    冷傲霜在心里面狂笑不止,特别是听到黎诺向叶希道歉的声音,她心里面更加的得意万分,差点就因为开心和兴奋而笑出声音来。幸好她极力的忍住了,不过,她好看的脸颊上还是浮现出掩饰不住的得意的神色来。

    此时,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们和冷傲霜一样也全都看着叶希和黎诺,他们要看看这位高高在上的叶氏总裁将如何处置这个刚刚还风光无限,这一刻却成为人人鄙视的豪门弃妇-黎诺。

    然而黎诺只说了一个,“对..。”字的时候,叶希便动作优雅的抬起自己的大手,用力一泼,手中的酒杯里面的红酒一下子泼到冷傲霜的头顶。

    所有人都震惊了,瞪大双眼看着叶希。

    最为震惊的还是黎诺,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叶希的侧脸,呃?这是怎么回事?叶希不是该冲她发火的吗?怎么会泼冷傲霜满脸的红酒?

    最先回过神儿来的是古玉珍,她见自己女儿被叶希当着众人的面泼了满脸红酒,顿时恼怒不已,霍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冷声指责叶希,“叶希,你太过分了!”

    鲜红的葡萄酒顺着冷傲霜的额头处缓缓的向下流,很快模糊了她的视线...。

    冷傲霜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希,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及叶氏珠宝公司的声誉和名誉,泼她满身红酒?

    这完全偏离了她预想的轨道。

    她预想的是,叶希训斥黎诺,然后将黎诺一脚踹出叶氏珠宝公司,以此来保住公司的名誉和声誉。

    黎诺从此被珠宝设计界除名!

    黎诺不过是个出了轨的豪门弃妇,叶希不可能为了她连珠宝公司的声誉和名誉都不在乎了。

    一定是叶希想要泼黎诺,却不小心泼在了她的脸上。

    她抬起胳膊擦掉遮挡她视线的红酒,冷着脸看着叶希,“你疯了?你该泼的不是我,是她!”语毕,她伸出手指着站在叶希身后的黎诺。

    黎诺也是这么想的,见冷傲霜的手指着她,她立马低下头看着地面,一副任由叶希处置的样子。

    叶希半转过头看了黎诺一眼,随后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面上,顺手拿起桌面上的红酒,倒了半杯,端在手里面晃了几晃,将沉淀的红酒晃开,而后挑起眼眸一脸好笑的看着冷傲霜,淡淡的开口道,“谁告诉你,我泼错人的?”说着,他一个用力,酒杯里面的红酒在一次泼在冷傲霜的脸颊上。

    力道之大,甚至连为冷傲霜擦着脸颊的古玉珍的衣袖上都溅了一些红酒汁。

    半杯红酒泼在了冷傲霜的脸颊上,发出,“啪。”一个声响来。

    所有人,再一次愣住。

    冷傲霜和古玉珍更是呆住,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希会再一次将红酒泼在冷傲霜的脸颊上。

    低着头等待叶希处置她的黎诺,听到“啪。”的一声响时,以为红酒泼在了她的身上呢,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随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没有红酒,她又愣了一下,红酒居然没有泼在她的身上?

    她抬起头一看,鲜红的红酒汁顺着冷傲霜的额头处接连不断的向下流。

    古玉珍用纸巾擦拭着冷傲霜脸颊上的红酒汁。

    黎诺再一次震惊了,如果说刚刚她怀疑叶希站在她这边,那么现在她非常的确定叶希是站在她这边的。

    从小到大,她挨欺负的时候,从来没有人站在她这边,从来没有人出面帮助过她,每每和别人发生争执,都是她孤军奋战。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她挨了欺负有个人不止站在她这边,还为她出气。

    她好看的眼睛不知不觉的被一层水气蒙上,心里面一股暖流缓缓地划过心房,心里面对叶希有着说不出来的感激之情。

    一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泼一个年轻女孩子一身的红酒,在他人看来,这个男子真是太没素质和教养了。

    可黎诺却觉得此时的叶希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冷傲霜满面委屈又气愤的看着叶希,“叶希,你凭什么泼我?”

    一直坐在一边的默不作声的冷傲风,动作优雅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冷眼看着叶希,沉声道,“叶总,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红酒泼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黎诺生气的白了冷傲风一眼,刚刚冷傲霜冤枉她的时候,不见冷傲风站出来说句话,现在冷傲风被叶希泼了红酒,他就站出来为冷傲霜说话了!

    她心里越来越后悔曾经爱过冷傲风了。

    叶希淡淡一笑,直接无视冷傲风,他将手中的酒杯放置在桌面上,而后单手插兜,一副痞子样,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冷傲霜,淡淡的开口反问,“凭什么泼你一身的红酒?”说着,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呵呵笑出声音来,挑起眼眉,冷声质问,“那么我问你,你又凭什么冤枉黎诺出轨?”

    冷傲霜气得小脸煞白一片,想都不想的回答叶希,“我没冤枉黎诺。”

    叶希挑起眼眉看着冷傲霜,“哦?没有冤枉黎诺是吗?”

    冷傲霜握紧拳头气鼓鼓的看着叶希,“对,我没冤枉她!”

    叶希健硕的身躯猛然间向前一大步,到了冷傲霜的身前,“那么我问你,你是不是亲眼看到黎诺出轨了?”

    呃?

    叶希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气息,令冷傲霜的心头一颤,她纤瘦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一步远,随口回答,“是,我亲眼看到黎诺出轨了!”

    叶希暗自冷笑,双眸一紧,又向前走了一步,身上冰冷的气息更加的浓烈了,紧接着开口追问冷傲霜,“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冷傲霜的心原本就很慌乱,被叶希这么追着问,她的心更加的慌乱了,加上她无法圆谎,心更是慌乱不已,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希。

    叶希见冷傲霜不回答问题,面色一沉,冷声道,“不回答?你是不是在说谎?其实黎诺根本没有出轨是不是?是你妒忌黎诺离开冷家以后,居然在珠宝界大放异彩,你嫉妒黎诺,羡慕黎诺,更恨黎诺,所以,你冤枉黎诺出轨是不是?”

    叶希一连串的质问令冷傲霜的心彻底乱了,她心底深处只剩下一个信念,那就是,黎诺出轨了!她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一个月以前,黎诺和那个男人在大富贵酒店开房被我见到了。”语毕,她抬起头神色极其坚定又严肃的看着冷傲风,“对,今年的六月一号,上午十点左右,我去大富贵酒店办事,无意间见到黎诺和一个面生的男子开房。”

    叶希双眼一眯,“你确定是六月一号?”

    冷傲霜用力的点了点头,“确定!”那天她的确去了大富贵酒店,只是没有看到黎诺罢了。不过,一般的监控录像都是,两个月一销毁的,相信,现在大富贵酒店的监控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就算是说谎又有谁会知道呢?

    叶希嘴角边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他径自向后退了两步远和冷傲霜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后从衣兜里面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他单手插兜,微低着头看着地面,嘴角边挂着淡淡的微笑,缓缓地开口道,“邵总,将你们酒店五月末到六月初的监控录像给我拿过来。”

    “......。”

    对方似乎问叶希什么事,他淡淡的回答,“没什么大事,我的员工被人指证出轨通奸,地点是你们酒店,时间是六月一号。”顿了顿,他又道,“我要看看,究竟是我的员工出轨通奸呢,还是指证她的人,在污蔑她!”后半句话,他说的铿锵有力。

    紧接着,叶希又和电话那头的邵总,闲聊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他讲将电话塞进衣兜里面,抬起头看着冷傲霜,“我的员工有没有出轨,一会儿就知道了。”。

    黎诺抿了抿嘴,放心的舒出一口气来,六月一号她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了,总之,她没有在大富贵酒店开房就是了。甚至连大富贵周围她都没去过。

    待会儿录像带来了,她就可以洗脱冤屈了。

    她不由抬起头感激又倾佩的看着叶希,抛开一切不谈,叶希真的是个好领导。为了她这样一个普通的员工,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泼了一个女子满身的红酒。

    想到这里,她的视线越过叶希阴冷的看着一直站在圆桌旁边的冷傲霜,一双紧握成拳头的手,咯咯作响,她看到冷傲霜的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古玉珍擦拭着她脸上的红酒。

    黎诺面色一冷,双眼一眯,径自用眼神告诉冷傲霜,黎诺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此时冷傲霜的心里面平静极了,她知道一般酒店的监控录像,在两个月之内就会销毁,叶希一定是在她的面前演戏呢。

    想要忽悠她?

    叶希还嫩的很!

    古玉珍为冷傲霜擦拭完红酒,两母女便坐回椅子上面。

    黎诺深深的看了叶希一眼,便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在椅子上面。

    小米轻轻的拍着黎诺的肩膀,“诺诺,你没事吧?别担心,叶希会解决一切的。保证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黎诺心头一颤起头看着小米,这个和她认识不久的女子,在听说她出轨和通奸以后,首先问的不是黎诺,究竟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出轨和通奸啊?

    反而关心她,还安慰她。

    小米是继叶希之后又一个真心关心她的人。

    黎诺心里面顿时暖暖的,她眼眶有些湿润,她径自将眼泪逼回眼眶,径自点了点头,“我没事。”语毕,一脸感激的看着小米,“小米,谢谢你,相信我。”

    小米不禁一笑,“傻瓜,我们是朋友,我当然相信你了。”说话间,她半转过头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冷傲霜,冷声道,“冷傲霜的好日子就快结束了,待会儿录像带拿过来,她的谎言就会被拆穿,到时候,她将会被这里所有人唾弃和鄙视。前来参加宴会的人不多,可都是本市的名人,都是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冷傲霜的谎言一旦被拆穿,她将无法在上流社会立足!”说着,她淡淡一笑,“冷傲霜一看就是一个超级爱面子的女子,若是被上流社会的人排挤的话,相信她的下场会很惨!”

    黎诺没想到小米的眼光这么独到,居然看出来冷傲霜的性格来,倘若她一眼就能看出每个人的性格的话,她就不会爱上冷傲风,更加不会被冷傲风欺骗了,她一脸倾佩的看着小米,“小米,你好厉害啊!”

    小米淡笑,“没什么厉害,见的人多了,经验也就多了。”

    这边小米和黎诺聊着天....。

    十分钟以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楼里面拎着黑色的袋子,将袋子交给叶希以后,男子便离开。

    叶希从袋子里面找出六月一号的袋子,交给悠哉的坐在一边品着红酒的程旭,“将录像带在所有人面前放出来。”

    程旭放下手中的酒杯,深深的看了黎诺一眼,又看了看叶希,随后接过录像带,从椅子上站起身,在他越过叶希的时候,淡淡的道了句,“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叶希淡笑,“没问题,想要我怎么还你这个人情尽管开口。”

    大厅舞台的墙壁上面,挂着一个很大的家庭影院,那里面正播放着叶氏珠宝行这一次在宴会上拍卖的一百套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一边播放令人拙舌的珠宝首饰,一边介绍着每一套首饰的做工,材料,和设过程。

    程旭离开不久以后,家庭影院上面的画面突然间被换掉了,上面开始播放着六月一号凌晨开始进入大富贵酒店的每一位顾客。

    原本所有人和冷傲霜一样,都认为叶希为了维护自己的员工,说了谎话,他们都认为叶希交给程旭的录像带,是假的。

    是以在程旭拿走录像带的时候,大家都在热聊刚刚还风光无限,现在变成豪门弃妇,又被人捉奸在床的黎诺。期间还有人鄙视和辱骂黎诺。

    对于那些宾客的鄙视和辱骂,黎诺全都不在乎,反正一会儿就会真相大白了,所以她一边等待播放录像带,一边面带微笑的和小米聊天。

    当家庭影院里面播放出六月一号大富贵酒店门口的画面时,所有人全都怔了一下,而后全都看向大屏幕。

    唯独括叶希和黎诺,他们两个人没有看大屏幕而是看着的是身前不远处的冷傲霜,只看到冷傲霜的小脸立即煞白一片,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看样子,冷傲霜知道自己的谎言将要被拆穿,开始害怕了。

    黎诺暗自冷笑,冷傲霜,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黎诺在盯着冷傲霜看的时候,她眼角的余光一直瞥着她身侧的大屏幕看,当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大富贵酒店时,嘴角边掀起一抹冷笑来,暗道,冷傲霜,你死定了!

    此时,冷傲霜心里面忐忑不安,慌乱极了,她着实没有想到大富贵酒店会保存三个月之前的录像带,她一双小手紧张的交织在一起,心里面不停的问自己,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呢?一旦她的谎言被拆穿,将会被这里所有人鄙夷和唾弃。

    最主要的是.....。

    与其留在这里被大家唾弃,不如提前离开。

    想到这里,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拎着自己的包包走出圆桌,向宴会大门口走去。

    黎诺见冷傲霜打算离开,不由一惊,想都不想从椅子上站起身,准备拦住冷傲霜,那边叶希比她更快一步,叶希伸出手轻易的拽住冷傲霜的胳膊,淡淡的开口道,“冷小姐,监控录像都还没看完呢,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大厅所有人,正在开监控录像,听到冷傲霜要离开,便将视线落在冷傲霜的身上。

    冷傲霜没想到叶希会拽住她的胳膊,她用早已经想好的谎言回答叶希,“那个,我有些不舒服,想要早一点回家。”

    叶希更加用力的握着冷傲霜的胳膊,略带嘲讽的道,“不舒服?录像带没拿来之前,你还好好的呢,精神气爽的指责我的员工出轨呢,这么快就有些不舒服了?”说着,他一个用力将冷傲霜拽回到属于冷傲霜的椅子前,淡淡的开口道,“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给你找本市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病!”

    冷傲风知道冷傲霜在说谎,想要起身替冷傲霜解围,可叶希说了,要给冷傲霜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病,他没有带走冷傲霜的理由了,便坐在软椅上没动地方。

    冷傲霜回到自己的椅子前,并没有坐下,而是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她知道叶希是不会让她离开这里的,可是,呆在这里时间越长,对她越不利。

    既然,谎言迟早会被拆穿,不如她自己承认错误。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神色平淡看着叶希,“希少,我妒忌黎诺被我们冷家踹出豪门还能在珠宝设计界取得这么好的成就,所以我,刚刚冤枉了黎诺,六月一号那天,我没有看到黎诺和陌生男子开房间。”语毕,她向前走,越过叶希时,淡淡的道,“我身体真的很不舒服,先走一步。”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她已经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错了,叶希该让她离开这里了吧?

    叶希暗自冷哼,冷傲霜还真是高贵呀!

    连做错了事,都这么一副理直气壮。

    黎诺见冷傲霜要离开不禁有些生气,虽然冷傲霜在众人面前澄清了自己刚刚说了谎话,可她的形象已经被冷傲霜给毁了。

    冷傲霜,凭什么一句道歉的话都不说就离开?

    她上前一步就要开口说话,那边叶希却冷声叫住冷傲霜,“你给我站住!”他的说话声音里面夹杂着浓烈的威严。

    冷傲霜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身冷眼看着叶希,不悦的道,“我已经承认错误了,你还想怎么样?”

    叶希上前一步,沉着脸看着冷傲霜,“谁告诉你,承认错误以后就可以离开的?你可以侮辱我的员工的名誉和声誉又破坏了我辛苦举办宴会,凭什么想离开就离开?”

    “那你想怎么样?”冷傲霜冷着脸回看着叶希。

    “道歉!”叶希冷声的命令冷傲霜,紧接着他又道,“我们叶氏公司会起诉你,损害他人的名誉和声誉,破坏我们叶氏珠宝公司举办的宴会,赔偿我们叶氏珠宝公司一切的损失!”

    冷傲霜一听,脸上浮现出一抹慌乱的神色,换做别的男人的话,可能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放过她一马,可叶希不同,这个男人绝对不会顾忌她是一个女子的。

    她暗自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冲叶希道,“对不起,希少。”

    叶希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冷眼看着冷傲霜,却伸出手指着黎诺,“你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她!”

    冷傲霜的脸色立即惨白一片,叶希居然要她向黎诺那个小贱人道歉?

    一旦她向黎诺道歉的话,她的自尊心和仅存的颜面就在众人的面前彻底的没有了。她不想道歉,也不能道歉!

    可不道歉的话,她就会被叶希起诉,轻的她要赔偿叶希的一切损失,重的,她极有可能坐牢。

    想要躲开这些,除了道歉别无他法。

    黎诺的心头再一次微微一颤,叶希居然要冷傲霜向她道歉?

    她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心里面对叶希的感激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她挺直腰板走到冷傲霜的身前,挑起眼眸,冷声道,“冷傲霜,你凭什么肆意的侮辱我?我要你向我道歉!”

    冷傲霜见到黎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恨不得上前撕烂黎诺的嘴脸,可惜,她不能那么做。

    她将心里面的怒气强行压住,从牙缝儿里面硬生生的小声的挤出三个字来,“对不起!”说着,她径自越过黎诺,向宴会大门口走去。

    居然用那么小的声音向她道歉?

    黎诺双眼一眯,神色冰冷的看着冷傲霜的离开的背影,她沉声道,“我没听到你刚刚说了什么。”

    冷傲霜气得牙直痒痒,黎诺明明听到了她说了对不起三个字却装作没听到。

    她想要抛开这里的一切一走了之,可是当她看到叶希难看的脸色时,她的心里面的想法立即被她抛掉,叶希的阴冷的眼神,很明显的告诉她,不道歉的话,后果自负。

    为了不承担严重的后果,她极不情愿的转过身,走到黎诺的身前,大声的道,“对不起!”声音之大,令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