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六十二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黎暖坐在靠窗的位置,喝着刚刚泡好的咖啡,见叶希帅气的身影进入餐厅,她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子,抬起手冲叶希和宁珍惜挥了挥手,“这里。”

    宁珍惜伸出手指着黎暖的方向,“希,黎暖那里有位置。”说着,她率先走向黎暖那桌,坐在黎暖的对面。

    叶希缓步走到桌子前,坐在宁珍惜的身边,黎暖的对面。

    他们旁边是黎诺设计组的员工。

    叶希眼角的余光扫了一身身边的桌子,发现设计部很多员工都在,唯独没有黎诺。

    每天中午黎诺都会准时来这里吃饭的,今天却看不见她的身影,那个丫头,明明说对自己好一点,却还是为了工作耽搁了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生气了。

    宁珍惜便用纸巾擦拭着小碟子和叉子,边问对面的黎暖,“你点午餐了吗?”

    此时,黎暖的视线看似落在宁珍惜的身上,实则她的底线一直落在叶希身上,她发现,叶希越来越帅气,越来越成熟了,身上隐隐散发出成熟男人的味道,这样的叶希,更加的令她着迷。

    只是叶希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从进入餐厅以来,他就一直板着脸。

    她微微拧了拧眉,叶希是一个沉稳内敛的男人,不会轻易地将自己的心情表现出来的,这一次,却在众多员工面前板着脸。她很好奇,什么事影响到叶希的心情了呢?

    工作上?还是感情上?

    正在冥思苦想的时候,对面的宁珍惜问她有没有点午餐,她冲宁珍惜笑了笑,道,“还没。”

    宁珍惜半转过头,面上挂着好看的微笑看着叶希,“希,意大利面怎么样?”

    叶希却板着脸,还看都不看宁珍惜一眼,淡淡应声,“恩。”

    宁珍惜感觉叶希对她的态度很冰,心里面有些难过,但她很快将郁闷的心情压住,冲服务员挥了挥手,服务员很快到了他们身前,她吩咐服务员,“两份意大利面。”

    服务员又看着黎暖,等待黎暖点餐。

    黎暖略微想了一下,对服务员道,“七分熟的牛排。”说着,她看向对面的叶希,打趣道,“你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要不要来点红酒,驱散一下郁闷的心情呢?”

    叶希却没理会黎暖,只是端着桌面上的白开水,边喝水,边用眼角的余光扫着餐厅的各个角落。

    她一脸微笑的看着叶希,叶希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

    叶希的反应令她很尴尬,脸上灿烂的微笑渐渐僵住。

    宁珍惜见黎暖尴尬的样子,便用胳膊肘撞了撞叶希的胳膊。

    叶希正环视着餐厅四周,胳膊一痛,他才回过神儿来,转过头询问的看着宁珍惜。无声的问宁珍惜,“有事?”

    宁珍惜冲叶希扬了扬下巴,“暖暖在问你,要不要来点红酒。”

    叶希这才看着对面的黎暖,见黎暖的脸色有些难看,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给黎暖,“不好意思,刚刚在想事情,走神了,没听到你说话。”

    见叶希冲自己笑,黎暖的郁闷心情瞬间好了很多,她还以叶希一个好看的微笑,“没关系。”顿了顿她问叶希,“要不要喝点红酒?”

    叶希将白开水的杯子放在桌面上,对黎暖道,“下午还要工作。”说话间,他眼角的余光还是扫着餐厅的各个角落。

    叶希虽然在和她说话,可视线却落在别处,黎暖的心情又低落了,她压住心里面的不悦,冲站在一边的服务员道,“就这些。”

    “好的,您们点的菜很快就到,请稍等。”语毕,服务员转身离开。

    餐厅的速度很快,十分钟以后,意大利面和牛排全都上桌。

    宁珍惜和黎暖开始品尝美食。

    唯独叶希只是拿着叉子一下一下的挑着意大利面,只看不吃,似乎没什么胃口似的。

    黎暖和宁珍惜都知道叶希有烦心事,可又不能问叶希,两个人低着头各自品尝美食。

    黎诺和苏珊到餐厅时,餐厅几乎满员了。唯一有位置的地方就是她们的设计部同事旁边。

    尽管餐厅人众多,黎诺还是一眼就看到坐在窗口处的叶希和黎暖了以及宁珍惜了,这三个人她都不想见,最主要的是,他们三个还挨着设计部同事,黎诺向前走的脚步顿住,半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苏珊,“苏珊,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外面吃,我请客。”

    苏珊点了点头,“好啊!”

    正当两个人转身之际,设计部的一个珠宝设计师从椅子上站起身,她很眼尖的看到了黎诺和苏珊,她冲黎诺挥了挥手,道,“黎经理,苏珊,这里有位置。”

    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意大利面的叶希,在听到身边的女孩叫着黎经理时,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餐厅门口,见到黎诺和苏珊站在餐厅门口时,他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其他同事也看到了黎诺和苏珊,便冲黎诺和苏珊挥手,“黎经理,苏珊,这里有位置,来这里坐。”

    尽管黎诺不想在餐厅吃午餐,可同事们都在热情的叫她,她怎能拒绝?她和苏珊互相看了一眼,随后走到同事们的身边,坐在空位置上。

    期间,她看都没看叶希和黎暖以及宁珍惜一眼,倒是苏珊热情的冲三个人打了招呼。

    服务员不招自到,“两位吃点什么?”

    苏珊略微想了一下,“来一份寿司吧。”说着,她看着黎诺,“黎经理,您呢?”

    黎诺略微想了一下,随后对服务员道,“来一碗排骨汤,红烧肉,香辣鸡肉、再来一盘虾就可以了。”

    叶希在听到黎诺点菜时,拿着叉子的手微顿了一下,静静的聆听着黎诺点菜,当他听到黎诺点的菜都是对孕妇和孩子有好处的食物时,不知道为何,他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就那样放了下来。

    美食很快上桌,见到美食,黎诺的食欲大增,不顾形象的大吃起来。

    黎诺开始大吃的时候,叶希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食欲同样大增,大口大口的吃着意大利面。

    叶希的反应宁珍惜和黎暖全都看在眼里,就算再傻,两个女人也看出来了,影响叶希的情绪的人,是黎诺!

    黎暖心里面气得不行,黎诺,居然影响到叶希的情绪了!

    单单不来餐厅吃饭,就令叶希不高兴了!

    若是黎诺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那叶希还不得发疯啊!

    原本她想要解决掉宁珍惜,再对付黎诺呢,现在看来,叶希心里面更加在乎的是黎诺。

    她放在桌子下面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一双好看的眼眸里面一抹阴冷的神色一闪而逝,她要率先处理掉黎诺才行!

    这边黎暖气得不行,那边宁珍惜憋屈的不行,心里面五味杂瓶极其不是滋味。

    早上叶希才信誓旦旦的对她说,自己不会爱上黎诺。几个小时以后,叶希的情绪就受到黎诺的影响了。

    说什么她都不相信叶希对黎诺的情感只是可怜黎诺那么简单。

    最心爱的男人嘴里面说爱着的是她,可情绪和行为却受到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响!

    还有比这更悲催更委屈的吗?

    宁珍惜心里面憋屈的想要流眼泪,可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哭泣,她放下手中的叉子,从椅子上站起身离开座位。直奔卫生间而去。

    黎暖一直观察着宁珍惜的表情,见宁珍惜一副想要哭泣的样子,便知道,宁珍惜也看出来黎诺影响到叶希的情绪了。

    她那双好看的眼眸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随后从椅子上站起身,对叶希道了句,“我吃饱了,你慢慢品尝美食。”而后,她便跟在宁珍惜身后离开。

    正在品尝美食的叶希百忙之中点了点头,便继续吃面。

    走出几步远的黎暖顿住脚步转过头看了叶希一眼,只看到叶希低头吃面,似乎她的离开对他而言没什么感觉似的。

    从前她和叶希一起吃饭时,她若是提前要离开,叶希最起码会抬起头冲她微微一笑,现在,她要离开,叶希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都怪黎诺,若不是黎诺,叶希就不会这样无视她了!

    黎暖生气的狠狠的瞪了黎诺一眼,她的眼神极其狠毒,恨不得将黎诺千刀万剐也不解恨似的。“黎诺,你给我等着,不久的将来,我会让你哭都找不到地方!哼!”

    正在吃午饭的黎诺,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身前两道阴冷的视线瞪着她看,那眼神像是两把无形的利刃似的,狠狠的刮着她的脸颊,她微拧眉头抬起头顺着两道阴冷的视线看去,她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恨她,单单眼神就令她脸颊生疼。

    不管是谁,她都要回瞪对方,她要告诉对方,她黎诺不是任人搓扁揉捏的软柿子。

    可她身前餐厅门口空空如也,没有人。

    她皱了皱眉头,暗自疑惑,难道是她感觉出了错?

    黎暖出了餐厅门口,向左拐,走出十几步远,便到了洗手间。

    她轻轻的推开洗手间房门,就看到宁珍惜泪眼汪汪的站在水池子前。

    宁珍惜果然在伤心难过,黎暖的嘴角边不着痕迹的浮现出一抹阴冷的奸笑来。

    ********

    宁珍惜心里面难受得紧,刚刚进入洗手间,她眼里面的泪水便止不住的滑落脸颊。

    哭过以后,她心里面平静了许多,虽然叶希的行为和情绪都被黎诺牵动着,可是她一点都不担心叶希会被黎诺抢走。因为黎诺不止是豪门弃妇还是一个孕妇,以她对叶希的了解,叶希是绝对不会也不可能爱上黎诺的。

    想到这里,她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她不禁看着镜中泪眼汪汪的自己,忍不住扑哧一笑,径自对自己道,“宁珍惜啊,宁珍惜,你明明知道叶希不会爱上黎诺的还流眼泪,真是傻瓜一个。”

    黎暖嘴角边那抹奸笑刚刚划过,就听到宁珍惜站在镜子前自言自语道,“宁珍惜啊,宁珍惜,你明明知道叶希不会爱上黎诺的还流眼泪,真是傻瓜一个。”

    她眉头微拧,都这个时候了宁珍惜还有心情自娱自乐,说明宁珍惜心里面已经不为刚刚的事情难过和介怀了。

    这可不行。

    没有宁珍惜的帮助,她怎么赶走黎诺啊!

    黎暖缓步走到宁珍惜身前,一只手搭在宁珍惜的肩膀上,挑起眼眸眼中散发着精光,面带微笑的看着宁珍惜,“什么事啊,笑得这么开心?”

    宁珍惜看了黎暖一眼,此时,她心里面已经毫无芥蒂了,嘴角边的笑意便更加浓烈了,“没什么。不过是想到好笑的事情,就笑了。”

    黎暖的手离开宁珍惜的肩膀,她顺势靠着洗手池子,半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宁珍惜,“刚好我的心情不好,什么好笑的事情说来听听,让我也开心一下。”

    宁珍惜不由略带诧异的看着黎暖,要说心情不好的也该是她才对啊!黎暖的心情为什么不好?“你心情为什么不好?”

    黎暖撇了撇嘴,不悦的看着宁珍惜,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为你。”

    “为我?”宁珍惜瞪大双眼看着黎暖,一只手指着自己,问黎暖,“你心情不好跟我什么关系?”

    黎暖不悦的白了宁珍惜一眼,“你别告诉我,刚刚叶希的行为和情绪为黎诺牵动着,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宁珍惜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她没有想到刚刚叶希的行为举止,黎暖全都感觉到了,她面色平静的看着黎暖,声音冷淡的对黎暖道,“感觉到了。”

    黎暖故意一脸惊讶的看着宁珍惜,“感觉到了你还笑得出来?叶希的行为和举止都受到黎诺的影响,你那么爱叶希,就不担心叶希会爱上黎诺,而抛弃你吗?我都因为这件事心情糟糕透顶,你的心情却好到自己对着镜子笑?”

    见黎暖为自己担心,为她的事情而心情不好,宁珍惜心里面很欣慰,什么是真朋友?这就是真朋友!

    她一脸感激的看着黎暖,轻声的道了句,“暖暖,你真好,谢谢你。”语毕,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转而看着洗手间的窗口,透过小小的玻璃窗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语气笃定的开口道,“我一点不担心叶希会移情转而恋上黎诺。”

    黎暖不由站在宁珍惜身前,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宁珍惜的视线,强迫宁珍惜看着她。

    她微拧着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宁珍惜,“叶希的心里面都有了别的女人了,我都担心的要死,你居然不担心?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亦或者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爱叶希。”

    宁珍惜见黎暖生气又不解的样子看着她,她忍不住笑了,“暖暖,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很爱叶希,深入骨髓的爱着他。我再告诉你,你的担心多余了。”

    这下黎暖真的不解的看着宁珍惜,“多余?”叶希都要移情别恋了,宁珍惜不止不担心还说她的担心多余了?怎么会这样?

    宁珍惜点了点头,“恩,多余。”说着,她深呼出一口气,缓缓地开口道,“可你该了解叶希的,他是一个又洁癖的男子,他连处女都看不上眼,怎么可能看上一个被冷傲风抛弃的黎诺呢,最主要的是,黎诺怀孕了,你觉得叶希会喜欢上怀着孩子的黎诺?”

    黎诺怀孕了?

    叶希还对她那么好?!

    黎暖着实震惊了。

    看来叶希不止是爱上黎诺了,而且还深爱着黎诺,这点恐怕连叶希自己都不知道呢。

    不过她很快压制心里面的惊讶,神色严肃的看着宁珍惜,“珍惜,错的人是你!你那么了解叶希,应该知道他的情绪从未受过任何女子的影响,宴会上叶希怎么样不顾叶氏的损失帮助黎诺,我就不提了,单说今天,叶希居然因为黎诺没有到餐厅用餐而心神不宁,甚至连午餐都懒得吃,黎诺出现在餐厅以后,他的心情突然间好的不得了还食欲大增。你觉得叶希对黎诺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宁珍惜却满脸不在乎的道,“就算叶希对黎诺有感觉又能怎么样?他是一个有洁癖高傲又自大的男子,他是不可能接受黎诺那样一个怀着身孕的豪门弃妇的。”

    黎暖忍不住笑了笑,“珍惜,你又错了,叶希他不是不能接受黎诺,他是无法接受自己已经爱上黎诺的事实,当他接受了自己爱上黎诺的事实时,他就会为了爱而放下自己的高傲和自尊。到时候,你会被叶希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开!”

    黎暖的一席话,令宁珍惜彻底怔住了。

    她不得不承认黎暖的话是对的。

    尽管叶希百般否认自己会爱上黎诺,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叶希已经对黎诺动心了,只是,他太高傲太自大了,以至于他无法接受自己已经爱上黎诺的事实。

    一旦有一天,他接受自己已经爱上黎诺的事实,那么她宁珍惜会被叶希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开。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叶希无情的抛弃,她的心底涌起一股无法言语的害怕来,她是那么的深爱着叶希,她不能失去叶希。

    此时的她,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她纤瘦的身形不受控制的打着哆嗦,扬起惨白的小脸无助的看着黎暖,“暖暖,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没有叶希我会活不下去的!”说着,她上前一步双手拽着黎暖的胳膊,可怜兮兮的央求着黎暖,“暖暖,帮帮我,帮帮我,求你帮帮我,你是知道我对叶希的感情的,你知道我不能失去叶希,不能失去他...。”此时的她除了寻求黎暖的帮助以外,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黎暖左手手轻轻的拍着宁珍惜拽着她右胳膊的手背,有些为难的看着宁珍惜,“珍惜,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这是你们两个人之间感情的事,我不好插手呀!”

    宁珍惜却反手抓住黎暖的手腕儿,“暖暖,帮帮我,求你,除了寻求你的帮助以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求你,暖暖,求求你了,你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让叶希留在我的身边的。”

    见宁珍惜苦苦的哀求自己,黎暖心里面乐开了花,她要的就是宁珍惜这样苦苦哀求她!

    心里面虽然得意不已,可黎暖的面上却是一片平静,她轻声的对宁珍惜道,“办法倒是有...只是...。”

    一听黎暖有办法让叶希留在她身边,宁珍惜立马精神了,双手用力的握着黎暖的手腕儿,“什么办法?”

    黎暖的手腕儿被宁珍惜握的有些疼,她微微蹙了蹙眉,“珍惜,你弄疼我了。”

    宁珍惜立马放开黎暖的手腕儿,她一脸愧疚的看着黎暖,“对不起暖暖,我太激动太焦急了,才会弄疼你的。”

    黎暖冲宁珍惜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来,“没关系的。”

    见黎暖不怪自己,宁珍惜放心不少,她小心翼翼的问黎暖,“那个,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叶希留在我身边啊?”

    黎暖抿了抿嘴,淡淡的开口道,“办法很简单,在叶希无法接受自己爱上黎诺这个事实之前,将黎暖赶出叶氏,叶希见不到黎诺,时间长了对黎诺的感情自然淡了,到时候,他自然会留在你的身边的。”

    宁珍惜赞同的点了点头,“对啊。这个办法既简单又有效,我怎么就想不出来呢!”说着,她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来,“暖暖,我就知道你有办法的。”语毕,她的小脸又垮了下来,“只是,用什么办法赶走黎诺呢?”她挑起眼眸看着黎暖,希望黎暖指点一二。

    黎暖自然明白宁珍惜眼神里面的含义了,不带宁珍惜开口乞求她,她率先开口道,“我已经告诉你方法了,至于用什么办法赶走黎诺,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黎暖的话,令宁珍惜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到肚子里面去。

    她微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面,一只手放在唇边,贝齿轻轻的咬着手指,脑海里面不停的想着改用什么办法将黎诺赶出叶氏,又不会在叶希发现呢?

    站在一边的黎暖,见宁珍惜想了那么久也没想出好办法来,心里面不由有些焦急,宁珍惜,真是笨的可以,眼前就有一个好机会,可她偏偏想不到,看来,她有必要提醒一下宁珍惜了。

    她低下头看了自己的左手腕的手表一眼,故意惊叹,“呀,都快一点了。”

    宁珍惜听到一点了,下意识的拿出手机一看,“真的快一点了。”她将手机塞到包包里面,一手拎着包包一手拽着黎诺的胳膊,“快走,叶希最讨厌的就是迟到的员工了。”

    两个大美女踩着高跟鞋在狭长的走廊里面快速地行走着,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接触的声音清脆又好听。

    ********

    黎诺很快吃饱了,她慵懒的靠着椅子,一只手端着开水,一边喝着开水,一边等着苏珊吃午餐。

    她的视线虽然一直落在她对面苏珊的身上,可她眼角的余光却总是不经意的瞥看到叶希,看到叶希,她就会想到叶希说的那句话,对她好是因为可怜她。

    想到这句话,她心里面就极其不舒服,甚至有些生气,然后她很快收回视线看向别处,懒得看叶希一眼。

    叶希见黎诺距离他这么近不止不跟他打招呼,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他就不明白了,早上黎诺还跟他有说有笑的,怎么中午就不搭理他了呢?

    他想要问问黎诺为什么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可这里是餐厅,他不能直接问黎诺。

    他等了好一会,想要等到黎诺离开餐厅时,追上去问问黎诺,可黎诺一直坐在那里悠哉的喝着开水,根本不着急离开餐厅。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见黎诺还是坐在那里喝开水,叶希心里面有些焦急,他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呢,又等了几分钟,见黎诺依旧没有离开餐厅的意思,叶希便从椅子上站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餐厅。

    叶希离开不久,苏珊才吃完午餐,她满足的拍了拍饱饱的肚子,从椅子上站起身,“黎经理,我饱了,我们走吧。”

    黎诺将手中的水杯放在桌面上,起身和苏珊并肩离开餐厅。

    ********

    黎暖和宁珍惜并肩走出电梯,宁珍惜向总裁办公室走去,黎暖则向自己的设计部走去,她们两个的方向刚好相反。

    宁珍惜走出两步远,黎暖便叫住她,“珍惜,还有十分钟才到一点,你等我一下,我拿一份计划书给你。省的我一会将企划书拿到秘书室。”

    宁珍惜顿住脚步,冲黎暖点了点头,“好。”

    黎暖很快回来,她怀里面抱着一沓厚厚的资料,她缓步走到宁珍惜的身前,将怀里面的资料递到宁珍惜的身前,“这是我上去才整理出来的企划书,你回去看一下,然后给我点意见。”

    宁珍惜接过黎暖的资料,“好。”而后转身走向总裁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宁珍惜便看到饮水机旁边的杯子少了一个,叶希有个习惯,工作的时候喜欢喝咖啡。杯子少了一个,说明看叶希在办公室里面。

    她将怀里面的资料放在办公桌上面,坐在椅子上随意的翻看着黎暖给她的资料,只是一眼,她的视线便停留在资料上面很清晰的写着,下个星期三韩国最大的珠宝公司会长朴再宇先生,日本最大的珠宝商,小泉四郎先生,泰国最大的珠宝商stefan三个珠宝商来n市,准备在冷氏珠宝公司和叶氏珠宝公司以及其他大珠宝公司的其中一家签合约,专营一家的珠宝首饰。另外附带一张关于小泉四郎有特殊嗜好的资料!

    看着这张资料,她那张绝美的脸颊上露出一抹兴奋又开心的笑容来,她正愁要怎么样才能将黎诺悄无声息的从叶希的身边推开,想不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她将附带资料抽了出来放在手中揉成纸团,丢进身边的垃圾桶里面,而后从椅子上站起身,拿着资料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叶希好听的声音透过厚厚的房门传进她的耳朵里面,“进来。”

    宁珍惜轻轻的推门而入,叶希正坐在办公桌前埋首工作,见到叶希帅气的身姿,宁珍惜的心不受控制的荡漾着,她就是这么爱叶希,哪怕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为叶希而加速跳动着。

    她压住快速跳动的心,几步走到把工作前,将手中的资料放在办公桌上面,神色兴奋的看着叶希,双眸里面泛着精光,“总裁,这是黎暖经理刚刚整理出来的资料,上面写着下个星期三国际几个知名的珠宝商将组团来n市,从我们几家珠宝公司挑选一家,签约专营一家的珠宝,一旦签约成功我们叶氏珠宝公司的业绩将会更上一层楼!到了年底,我们叶氏珠宝公司将会成为世界有名的珠宝公司了!”

    叶希静静的翻看着资料,不可否认,这次的确是个好机会,倘若和几个大珠宝商签约成功的话,他们叶氏珠宝公司会扬名全世界的。

    他将资料放在桌面上,抬起头看着宁珍惜淡淡的吩咐道,“叫黎暖和黎诺到会议室开会。”

    ********

    黎暖和黎诺接到消息以后,先后进入会议室。

    黎诺一眼便看到坐在首位的叶希,她只是淡淡的看了叶希一眼,便收回视线,和往常一样坐在叶希的下手,黎暖坐在她的对面。

    叶希简单的陈诉了一下,三位大珠宝商来n市考察,而后准备和其中一家公司签约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黎暖和黎诺都很兴奋,她们都希望叶氏珠宝公司能够和珠宝商签约,希望公司越做越大。

    最后,叶希要黎暖组和黎诺组在三天之内设计十套首饰,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加工出来,下个星期三供三大珠宝商选择。

    当然,这个消息其他珠宝公司也得知了,只是,何氏珠宝公司因为叶希和程爱佳的缘故,放弃了这笔生意,其他小的珠宝公司自知没有能力和大珠宝公司竞争,便主动放弃竞争机会。

    最后,只剩下叶氏珠宝公司和冷氏珠宝公司以及其他几个大的珠宝公司竞争了。

    冷氏珠宝公司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以后,迅速召开会议,冷傲风命令旗下的珠宝设计师,设计出最好的首饰来,他要打败叶希拿下这笔生意。

    *********

    会议结束以后,黎诺便回到珠宝设计部,召开会议,将叶希的意思转达给珠宝设计师们,同时告诉她们,这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希望大家能够把握住。

    之后,黎诺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托着腮,静静的看着桌面上的宣纸,脑海里面构思着珠宝设计图,可一直到下班以后,她都没有灵感!

    又过了很久,她脑袋里面依旧空空如也,什么灵感都没有。

    她收拾好东西,便走出珠宝设计部。

    刚刚走出办公室,就被走到珠宝设计部门口的叶希叫住了。“黎诺。”

    黎诺半转过头看着叶希,毕恭毕敬的叫着叶希,“总裁,有事?”

    黎诺居然叫他总裁?而不是叶先生?

    语气还这么平淡。

    叶希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的开口问黎诺,“我们之间为什么突然变得生分了?你见到我就像见到空气是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其实早就完成工作了,只是为了等黎诺问个清楚,故意在珠宝设计部门口徘徊的。

    黎诺眨了眨好看的双眼,露出一个极其好看的微笑给叶希看,轻启朱唇反问叶希道,“总裁,那么您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样对待一个因为可怜我才会关心我的人呢?见到您就感激您,感激您对我的可怜?”

    极其简单的一句话,令叶希怔住,也噎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怪不得黎诺在短短的半天内对他冷漠如冰,原来,他早上对宁珍惜说的话,黎诺全都听到了。

    黎诺是个倔强又高傲的女子,听到他关心她,是因为可怜她,怜悯她。她自尊心一定受到了伤害。

    叶希想都不想的开口解释,“不是那样的,黎诺,我关心你,其实是发自内心的,你不要误会也不要生...。”

    叶希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黎诺打断了,“我没误会。我知道您关心我是发自内心的。可怜我也是发自内心的。”说着,她仰着头深深的回看着叶希,“可是总裁,我想告诉您,我不需要你的关心、你的怜悯、你的可怜。真的不需要!因为我从未觉得自己很可怜,相反,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衣食无忧,还有血脉至亲,我真的很幸福。所以,请您将你的可怜留给那些需要可怜的人吧。再见。”说着,黎诺转过身走向电梯。

    叶希却伸出手拽住黎诺的胳膊,“我说了对你关心,不止是可怜你,还有...。”话只说到一般,他就顿住了,他在心里面问自己,对黎诺的关心除了可怜她以外,还有什么?

    黎诺顿住脚步,转过头看着叶希,冷声截断他的话,“还有什么?”语毕,她一脸期待的看着叶希,希望从叶希口中听到,他对她的关心,是朋友之间的关心,是上级对下级的关心。

    叶希同样在心里面问自己这个问题,只是他想了一下,答案还是因为可怜黎诺才关心她的。

    可他没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而是用那种极其同情的眼神看着黎诺。

    虽然叶希没有回答问题,可黎诺却从叶希的眼神里面得到了答案,她忍不住冷笑,原来,叶希对她的关心,除了可怜她以外再无其他!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而后轻轻的甩开叶希拽着她的手腕,转而抬起头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有些失望的看着叶希道,“叶总,你听好了,我黎诺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你的可怜和怜悯!”语毕,她举步向前,进入电梯。

    留下叶希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看着临桂渐渐离开的身影,他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郁闷,郁闷的他想要喝酒。

    他进入总裁专用电梯下了一楼,出了电梯,便给程旭打电话,“我想喝酒了。”

    电话那头的程旭正悠哉的靠着真皮沙发,翘着二郎腿,左手端着红酒,右手接听叶希的电话,听叶希找他喝酒,他呵呵一笑,“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我也想喝酒了,洛宸刚刚打电话来,他也想喝酒了...。”

    *******

    出了珠宝行,黎诺没有回家,沿着大街一直向前走,边走边欣赏大街两边的美景。

    她就那样一直向前走,直到本市最大的卖场百货大楼,才顿住脚步,百货大楼一楼有几个珠宝卖场,她脑海里面一点灵感都没有,需要要欣赏一下最近珠宝流行的款式,以此来激发自己的灵感。

    其实,欣赏珠宝首饰,可以去叶氏珠宝行的,那里有全世界最新的流行款式,可她怕去了那里会看到叶希,为了避免尴尬,她选择来百货大楼的珠宝卖场。

    原本,她只是来欣赏珠宝的,可刚刚进入百货大楼,就听到一个尖锐的中年女人的声音,“贱货,勾引我的男人,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话才落音,黎诺就听到“啪。”的一个清脆的响声,那响声,她很熟悉,是手掌用力的打在脸颊上的声音。

    是谁这么v5在公众场合甩别人耳光!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