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最残忍的报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前妻不吃回头草:一等弃妇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第一百六十三章最残忍的报复

    出于好奇,黎诺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处,只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踩着高跟鞋的中年女人,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冷眼看着身前的女孩儿,而她身前的那个女孩儿则捂着右脸,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身前的中年女人。那眼神里面充满了震惊,她似乎不相信中年女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甩她耳光似的。

    她身边各种高级袋子洒落在地面上,不难看出,女孩刚刚购物完毕。

    已经临近六点了,黎诺有些饿了,她要早点回家吃晚饭。

    原本她只打算看一眼这场纠纷的女主角是谁以后,便去欣赏珠宝首饰,可当她看到大厅正中的两个女主角的容貌时,着实愣了一下,随后双手环胸,一脸玩味的看着挨打的女主角--冷傲霜。

    而甩冷傲霜的耳光的女人正是陈浩的妻子-邱女士。

    看来邱女士已经查到陈浩和冷傲霜的关系了。

    不然,她不会不顾形象的在这种公共场合甩冷傲霜耳光的!

    见冷傲霜瞪大双眼看着自己,邱女士双眼一眯,极尽嘲讽的看着冷傲霜,“怎么,不服气?”语毕,她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狠狠的甩在冷傲霜的左脸上。

    “啪。”的一声,冷傲霜的左脸浮现出一道很清晰的五指印。

    冷傲霜气得小脸煞白一片,她自然知道打她耳光的人是她深爱着的男人的妻子邱女士。

    她知道她和陈浩之间的关系迟早会被人知道的,只是没料到邱女士这么快就知道,而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甩她耳光,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一点防备都没有。

    可就算邱女士知道她和陈浩之间的关系又能怎么样?

    邱女士有什么权利打她?

    她扬起通红的小脸,冷眼看着邱女士,“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邱女士忍不住冷笑,转而一脸轻蔑的看着冷傲霜,“凭什么?你居然还有脸问凭什么?”说着,她从自己的品牌包包里面拿出一大沓照片来,用力的丢在冷傲霜的脸上,“就凭你勾引我的丈夫,我就有权利有资格打你!”

    照片击在冷傲霜的脸上,而后零零落落的掉在了地面上,冷傲霜垂下眼眸看了一眼地面上的照片,而后抬起头挑起眼眸看着邱女士,冷声道,“你错了,我没有勾引你的丈夫,我们是两情相悦,我们是真心相爱才会在一起的。”

    站在一边的黎诺建冷傲霜勾引人家的丈夫还这么的理直气壮,差点吐血,她知道冷傲霜不要脸,可她没有想到冷傲霜可以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这让她想到了同样是小三的程爱佳。

    同样抢了别人的丈夫,同样那么理直气壮。

    她忍不住冷哼,果然物以类聚。

    邱女士似乎没料到冷傲霜身为小三居然这么的理直气壮的面对她,她微愣了一下,随后满脸愤怒的看着冷傲霜,质问的的语调陡然间提高,“勾引我的老公你还有理了?你还要不要脸了?知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了?!”

    冷傲霜不禁一笑,双手环胸,眯着双眼看着邱女士,“邱女士,你错了,不要脸又不知羞耻的人是你,不是我!我没有勾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也没有勾引我,我们是两情相悦,我们是真心相爱,才会在一起的。相反,你明知道你的丈夫不爱你,却死死的抓着他不肯离婚,你说,你是不是不要脸呢?你明知道自己不能生孩子,无法给陈浩传宗接代,却不肯放他离开,你说,你是不是不知羞耻呢?”

    冷傲霜的这句话,彻底戳中了邱女士的心窝,她愤怒至极,怒火中烧,一双布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就在众人以为,她会动手打冷傲霜的时候,她却笑了,笑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一边笑一边点头,“好,很好,真的很好,陈浩可真有眼光啊!看上你这么出色的女人!”她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很好看。

    站在一边的黎诺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冷傲霜真不知道是白痴还是有胆量,居然敢这样对待邱女士。

    要知道邱女士可是邱氏的独生女一个人掌管一家价值几十亿的大公司,一个女人能够守得住父辈留给她的事业,那么这个女人绝非善类。可冷傲霜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毫不顾忌的挑衅她,羞辱她!

    她暗自冷笑,冷傲霜今后的日子,绝对不会无聊了。

    冷傲霜知道,邱女士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可心里面一定气炸了,邱女士越生气,她就越开心,最好气死邱女士才好呢,那样她和陈浩就能得到邱女士的全部财产了。

    听到邱女士别有用意的“赞赏。”的话语,她不禁得意一笑,仰着头得意万分的看着邱女士,“陈浩不瞎,知道谁才是他的真爱。”

    邱女士赞同的点了点头,“陈浩的确不瞎,瞎的人是你!”说着,她面色一沉,半转过头看着身后,淡淡的道,“还不过来!”她的声音很平淡,可里面却夹杂着毋庸置疑的威严。

    此时,前来看热闹的人早已经将冷傲霜和邱女士围个水泄不通。

    在邱女士看向身后时,围观的群众便主动让开。

    冷傲霜、黎诺以及那些看热闹的的人全都顺着邱女士的视线看去,只看到一身黑色西装面色平静的陈浩穿过人群,缓步走到邱女士身边。站立。

    冷傲霜见到陈浩出现,开心极了,她冲陈浩露出一个极其好看的微笑来。

    而陈浩只是淡淡的看了冷傲霜一眼,便收回视线。

    冷傲霜眨了眨双眼,不明陈浩为什么这么冷漠的对待她。

    邱女士冷冷的看了冷傲霜一眼,转而眯着双眼看着陈浩,缓缓地开口道,“陈浩,你在这里大声告诉所有人,包括你的情人冷傲霜在内,你爱的人是谁?”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在场所有人都能够听到。

    冷傲霜眨了眨好看的眼眸,一脸期待又兴奋的看着陈浩,要知道她和陈浩在一起多年,陈浩只在她耳边说过,‘我爱你。’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说过,‘我爱你’。

    天知道她有多么的期待陈浩在众人面前对她说‘我爱你’三个字。之前,因为她们的关系不能公开,所以陈浩不能在众人面前说我爱你三个字。

    现在不同了,陈浩在一年前开始便敛财,偷偷的转移邱氏的钱财转移到海外,开了一家公司,而且运营的极好,直到昨天,陈浩应该已经将邱氏的财产卷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已经买了明天的机票打算一起给到国外,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在有钱的情况下,邱女士是个女强人,在n市也算是个呼风唤雨级别的人物,没钱的情况下,邱女士是个啥?顶多是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又人老珠黄的普通的老女人罢了。

    这样的邱女士她会怕?

    这也是她为什么敢在这里理直气壮地对抗邱女士的主要原因。

    现在,她和陈浩可以毫不顾忌的在一起了。

    陈浩可以在所有人的面前对她说,‘我爱你。’三个字。

    虽然这次的观众很特殊,不过她不在乎,只要陈浩开口说爱她,就好。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浩,等待陈浩开口说,‘我爱你,霜霜。’

    然而,她的希望和期待很快落空,一身黑色西装的陈浩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过头一脸柔情的看着邱女士,轻启唇瓣,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我爱你,邱女士。”

    冷傲霜脸上的期待和欣喜的神色顿时僵住,她仰着头一脸不解的看着陈浩,用眼神询问陈浩,“怎么会这样?你爱的人不是我吗?”

    而陈浩却转过头看都不看冷傲霜一眼。

    冷傲霜眨了眨眼睛,上前两步,伸出手,想要抓住陈浩的胳膊,她要问问陈浩,为什么不敢在这里大声的对她说,我爱你三个字。

    可她的手还未碰到陈浩的胳膊,就被邱女士抓住。

    邱女士一脸好笑的看着冷傲霜,转而看着陈浩,“看来她不死心,你告诉她,你真正真心爱着的人是谁?”

    陈浩抿了抿嘴,深情的回看着邱女士,缓缓的开口道,“是你!我陈浩深深的爱着的人是邱女士!”期间他看都没看冷傲霜一眼。

    如果说刚刚她听错了,那么这一次她听得非常的清楚,陈浩说,他爱的人是邱女士!

    冷傲霜用力的挣脱邱女士拽着他手腕的手,几步跑到陈浩的身前,双手用力的摇晃着陈浩的胳膊,“你为什么说谎?你爱的人是我,明明是我呀,怎么变成邱女士了呢?”

    陈浩眉头一拧,一把甩开冷傲霜。

    冷傲霜禁不住陈浩的力气,身子向后退了几步远,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她仰着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站在她身前的陈浩,前天陈浩还说此生最爱的人是她,前天陈浩还和她紧密结合在一起呢,今天却当着众人的面前,翻脸不认人。

    而陈浩却转过头看都不看冷傲霜一眼。

    站在一边的邱女士见状,嘴角边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来,她几步走到冷傲霜身前,半弯身,俯视着狼狈不堪倒在地面上的冷傲霜,轻启唇瓣,“是不是很想知道陈浩为什么会这样对待你呀!”说着,她站直身子,冷哼,“为钱,陈浩在国外拿着邱氏的钱开了一家新公司,被我收回来了。

    现在的陈浩很穷,身无分文,就是穷光蛋一枚!

    我答应他了,只要他愿意留在我的身边,我就会保证他衣食无忧。

    为了自己今后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他在这里大声的说,他最爱的人是我!”语毕,邱女士蹲下身子,一脸好笑的看着冷傲霜,“你一直以为陈浩最爱的人是你,现在才知道陈浩最爱的不是你,是钱。我都说了,瞎的人是你了,这下你相信了吧?”

    冷傲霜的小脸顿时惨白一片,身子一软瘫在地面上。

    邱女士淡淡的睨了冷傲霜一眼,从地上站起身,挺直腰板,踩着高跟鞋走出人群。

    在场围观的人,自顾的给邱女士让了一条路。

    陈浩屁颠的跟在邱女士身后,看都不看地面上的冷傲霜一眼。

    邱女士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头看着陈浩,冷声道,“谁允许你跟着我的?”

    陈浩微怔了一下,“你不是说..可以保证我衣食无忧吗?”

    邱女士点了点头,“恩,我是这么说过,不过,我没说你可在这里衣食无忧,我说的是将你送到泰国去,做个变性手术,替我看着泰国的夜总会,那样也算是衣食无忧了吧。”说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陈浩,缓缓地道,“哦,对了,闲暇的时候,你还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体,赚点小费。”

    邱女士的话,令陈浩的脸惨白一片,邱女士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想起自己要变成人妖,他心里面害怕极了,他上前一步,双手拽着邱女士的手腕儿,乞求她,“邱女士,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被冷傲霜迷惑,不该出轨,我真心爱的人只有你,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好,求你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轨,绝对不会被任何女人迷惑,邱女士,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邱女士一把甩开陈浩的手,极其厌恶的看着陈浩,“陈浩,老娘有洁癖的,别人用过的,我嫌脏!”说着,她冲站在人群外的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使了个眼色,几个保镖立即会意,穿过人群,一个保镖用手捂着陈浩的嘴,另外两个人强行将陈浩拖走。

    陈浩无法开口乞求邱女士,只是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可邱女士却看都不看陈浩一眼。

    冷傲霜傻傻的坐在原地,双目无神的望着身前某一处,她什么都没有了,短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同时失去了爱情和金钱还有她仅存的颜面...。

    邱女士冷着脸看着冷傲霜,“冷傲霜,原本我打算放你一马的,可是你明明做错了事,却将错误推到我的身上,还无视我,不将我放在眼里面。所以呢,我改变主意了,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冷傲霜不由得抬起头看着邱女士,她好看的眼眸里面闪过一抹害怕的神色来,“你想怎么样?”想起陈浩要变成人妖,她心里面就一阵害怕,怕邱女士也给她做变性手术。

    见冷傲霜眼里面闪过害怕的神色,忍不住一笑,“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做变性手术将你丢到泰国去!因为那样,太便宜你了!”语毕,她冷冷的瞪了冷傲霜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开大厅。

    邱女士走的方向,刚好是黎诺站着的方向,当邱女士走到黎诺身前时,黎诺很清晰的看到了邱女士眼里面含着丝丝泪花。

    看来邱女士心里面是爱陈浩的,将陈浩丢到泰国去,她自己心里面也不好受。

    她不禁低下头看着对面,轻声的对邱女士道了一句,“对不起。”假如不是她,邱女士现在就不会这么伤心了,而是和陈浩过着快乐的日子。

    她为了对付冷傲霜,将邱女士拉下水,心里面觉得很对不起邱女士。

    邱女士似乎没料到在这里碰到了黎诺,她顿住看了黎诺一眼,随后举步向前走,在她越过黎诺的时候,轻声的对黎诺道了句,“不用道歉,你没做错。”而后踩着高跟鞋,昂首挺胸的离开大厅。

    黎诺不禁一脸倾佩的看着邱女士离开的背影,女强人果然不一样,心里面明明难过的很,却优雅的离开。

    换做是她,怎么都做不到。。

    冷傲霜听到邱女士不会给她做变性手术,也不会将她送到泰国去,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放了下来,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她狼狈的从地面上爬起来,将掉了一地的名牌包包和衣物一一捡了起来。

    原本热闹的大厅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便相继手拿开,有的继续逛商场,有的离开商场。

    冷傲霜将地面上的袋子全都捡了起来,神情落寞的离开大厅。

    黎诺见冷傲霜要离开,便开口道,“平时总是小三小三的叫着别人,现在终于体会到做小三的心情了吧?下一次再见到小三拜托你口下积点德,别小三小三的叫着别人,要知道你自己也是小三,你没有资格看不起任何人!”其实,她不是一个落井下石之人,可是,冷傲霜太令人讨厌了,不落井下石她觉得浪费了这个大好机会。

    冷傲霜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只看到黎诺双手环胸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她双眼一眯,冷声质问黎诺,“是你?”是问句也是肯定句,她和陈浩那么多年的关系了,两个人都极其谨慎,从未出过差错,邱女士是怎么知道她和陈浩之间的关系的?除非有人告诉邱女士。

    而知道她和陈浩的关系的人,除了老妈就只有黎诺知道了。

    “哦,是我。”黎诺点了点头。

    是我?!

    黎诺居然坦然承认了!

    黎诺毁了她的一生,不止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还一副理直气壮地样子!

    “卑鄙小人!”冷傲霜将手中的袋子丢掉,像疯了一样冲向黎诺,“贱人,我要杀了你!要不是你,陈浩的公司不会被邱女士发现,我们俩个明天就可以离开n市过着逍遥自在的幸福生活了!”说话间,她已经到了黎诺身前,她伸出双手抓向黎诺的长发,“贱人,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去死吧。”

    黎诺一个闪身轻松躲开冷傲霜的魔爪,同时伸出脚放在冷傲霜的脚下,而冷傲霜因为用力过大,一时间收不住,脚又被黎诺绊了一下,她身子控制不住的向前倒下,来了一个结实的狗啃屎。

    见到冷傲霜狼狈的倒在地面上,黎诺忍不住一笑,她走到冷傲霜身前,弯身俯视着冷傲霜,好心劝她,“你抢了邱女士的老公还在众人面前羞辱她,无视她,邱女士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呀就别想着怎么报复我了,还是想想怎么自保吧。”说着,她站直身子,转过身,走向珠宝首饰卖场。

    冷傲霜这一跤摔得不轻,她全身疼得不行,又被黎诺侮辱,心里面气得发疯,她双手撑着地面,站起身,想要找黎诺算账的时候,才发现,身前早已经没了黎诺的身影。

    就算心里面再恨黎诺,她也不能现在报复黎诺,刚刚她已经在这里丢尽了脸面,再呆下去的话,他们冷家的颜面就被她丢光了。她要赶快离开这里才行。

    她为不能立即报复黎诺而气愤不已,生气的跺了跺脚,而后捡起地面上的袋子,匆忙的离开百货大楼。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极好的缘故,黎诺才走到珠宝卖场,灵感呼啦一下来了,她顿住脚步转过身,向大厅门口走去,灵感来就要抓紧时机设计珠宝,不然灵感没了,她什么都设计不出来了。

    她走出百货大楼门口,就看到冷傲霜拎着袋子站在大街边缘挥手截出租车。

    她只是淡淡的看了冷傲霜一眼,便收回视线,沿着大街向自己的公寓的方向走去。

    才走出两步远,便听到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而后砰的一声,似乎是车子撞到人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面,她向前走的脚步顿住,转过身一看,只看到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大街正中央,冷傲霜的身子高高的悬在半空中,而后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从半空中重重的掉落在地面上,鲜血顺着冷傲霜的额头处流了出来,很快染红了她的衣服。

    停在大街正中央的红色轿车的门,被人打开,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脚步踉跄的下了车,他将墨镜摘了下来,塞进西装衣兜里面,摇晃着身子走到冷傲霜的身前,蹲下身子,瞪大迷茫的双眼看着冷傲霜,似乎不明白这里为什么倒着一个人似的。

    周围卖呆的好心人,拨打了120..。

    他脚下,冷傲霜伸出沾满鲜血的双手,吃力的拽着他的裤管的脚腕儿,喃喃的张了张嘴,似乎在乞求男子,“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看到冷傲霜倒在血泊中,黎诺心里面一点同情的感觉都没有。

    她欲转身离开,却在转身之际,不经意的撇看到男子和冷傲霜身后,邱女士双手环胸,一脸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原来是邱女士制造了这场车祸!

    呵呵,黎诺忍不住冷笑。

    冷傲霜终于玩过火了遭到报复了!

    很快救护车来了,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一声下了车,为冷傲霜做了急救措施和简单的检查,医生捏了捏冷傲霜的腿,见冷傲霜没反应,淡淡的叹了口气,对另外一名医生道,“命,无大碍,双腿受伤严重,一点反应都没有,恐怕要截肢了。”

    冷傲霜要截肢!

    也就是说她下半生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冷傲霜是个被家人惯坏了的小公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让她下半生在轮椅上度过,对她来说比杀死她还要残忍几分。

    她知道邱女士一定会报复冷傲霜的,只是没有想到,邱女士居然会用这种残忍方式报复冷傲霜。

    “啊——啊——”果然,处于清醒中的冷傲霜在听到医生的话以后,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叫声,那叫声划破无形的空气传进在场的每个人的耳朵里面,直达每个人的心中。

    “我不活了,让我死,让我死!啊——”冷傲霜在担架上拼命的挣扎,双手拽着救护车门,脑袋用力的撞向救护车的铁门,幸好被医生及时阻止。

    几个医生和就是人员,按住冷傲霜,强行将她抬上救护车,便扬长离开。

    黎诺站在原地心绪有些复杂的看着渐行渐远的救护车,她是很讨厌很恨冷傲霜没错,也希望冷傲霜得到应有的报应。

    可,冷傲霜的下半生要在轮椅上度过,这样的报应和惩罚对冷傲霜来说未免有些严重了,特别是冷傲霜遭到邱女士的报应跟她有间接的关系...。

    想到这里,她心里面不禁有些自责...。

    可一想到冷傲霜之前的所作所为,她心里面的自责顿时消失的无影踪。

    救护车离开以后,警车又到了,警察将肇事者带走,又将肇事车辆开走。

    整个大街又恢复刚刚的繁华热闹,似乎刚刚那场交通事故没有发生过似的。

    邱女士见到肇事者被带走以后,便驾着自己的豪华轿车扬长离开。

    这就是有钱人的手段,找一个替死鬼,报复自己想要报复的人,事后,怎么查都查不到自己的身上。

    黎诺深深的看了一眼大街正中央那已经快要干枯的血迹一眼,才缓步向前走...。

    经过刚刚的交通事故,黎诺早将脑海里面的灵感忘记了,回到家中吃了点饭,在拿起画笔设计首饰时,却什么都画不出来了...。

    既然想不出来,那就不画了,她微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画笔丢在床头柜上,盖上被子,睡觉。

    ********

    冷家别墅。

    此时,已经临近黄昏,火红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古玉珍和程爱佳坐在别墅的凉亭里面,围着石桌,一边品茶一边聊天。

    古玉珍端着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后将茶杯放在石桌上面,她抬起眼眸看了对面的程爱佳一眼,看似无意的道了句,“爱佳,明天我陪你去趟医院吧。”

    程爱佳手中的茶杯已经到了嘴边,听到古玉珍这么说,她的手微顿了一下,随后将茶水放在石桌上面,“妈,去医院干嘛?”

    “当然是检查身体了。”古玉珍想都不想的开口道,“你流产已经有段时间了,身子养得也差不多了,可肚子一直没动静,我怀疑,你身子没养好,到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到底缺什么营养,然后回家补补争取早点怀孕。”她可是急着抱孙子,急的不得了了。

    婆婆想让她去医院检查身体?

    那怎么行?

    一到医院,她无法生育的事情就会被婆婆知道,到时候婆婆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严重的可能会要傲风跟她离婚。

    程爱佳的脸上和闪过一抹慌乱的神色,但很快被她掩盖掉,她扯出一个很自然的微笑给古玉珍看,“妈,明天您不是要去活动中心吗?就别陪我去医院了,我老妈整天闲着,我让老妈陪我去医院就好,您还是忙您自己的事情吧。”

    古玉珍抬起眼眸看了程爱佳一眼,随后垂下眼眸看着桌面上的茶杯,心里面暗自冷哼,已经催促你们n次了,你都以各种理由搪塞,不去医院检查身体,这次居然拿亲家敷衍我,幸好我早有准备。

    她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对程爱佳道,“我已经请假了,明天不用去活动中心,专门陪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程爱佳听婆婆一定要陪着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知道这次怎么都搪塞不过去了,想到婆婆知道她无法怀孕的事实以后,会逼着傲风跟她离婚,她的心一慌,小手不小心的碰了石桌上面的茶杯一下,茶杯啪的一声倒了,里面滚烫的茶水洒在追面上,顺着石桌的边缘洒落在程爱佳的衣裙上面,滚烫的茶水透过衣裙渗到程爱佳的大腿上,一股灼热的疼痛从程爱佳的大腿上面蔓延至她全身,痛得她从石凳上面站起身,忍不住的叫出声音来,“好痛啊!”

    古玉珍见程爱佳被滚烫的茶水烫了紧忙从石凳上站起身,几步走到程爱佳的身前,从衣兜里面掏出手帕,蹲下身子,掀开程爱佳的衣裙,用最吹了吹烫红的地方,而后手帕捂着被茶水烫红的地方,看着程爱佳的大腿通红一片,她忍不住的开口责怪程爱佳,“怎么不小心一点儿。烫一下,多疼!”说着她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女佣,语气不悦的道,“还不赶紧拿烫伤膏来。”

    “我这就去拿。”女佣连跑带颠的出了凉亭。

    没多久,烫伤膏拿来了,女佣蹲下身子将烫伤膏涂抹在程爱佳的大腿上。

    古玉珍则站在一边看着女佣给程爱佳上药,见程爱佳没什么大碍了,她才放下心来。

    “少奶奶,好了。”女佣站起身对程爱佳道。

    程爱佳转过头看着古玉珍道,“妈,快到吃晚餐的时间了,我们进去吧。”

    古玉珍微微点了点头,缓步下了台阶向别墅正门走去。

    程爱佳扶着石桌站起身,才走了一步远,大腿处就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痛得她忍不住的叫出声音来,“啊!好痛啊。”

    已经下了台阶的古玉珍听到程爱佳的叫声,紧忙转过身,疾步上了台阶,走到程爱佳的身前,一脸担心的看着程爱佳,“是不是伤的很严重?叫家庭医生来处理一下伤口吧。”

    程爱佳冲古玉珍露出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来,“妈,其实不严重啦,不用叫医生来,在家休息两天就好了。”

    “真没事?”古玉珍有些不放心的看着程爱佳。

    程爱佳像生怕古玉珍不相信她似的,用力的点了点头,“妈,您放心吧,真的没事。”

    听程爱佳这么说,古玉珍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

    程爱佳抿了抿嘴,有些愧疚的看着古玉珍,“只是,我的腿受伤了,不能和您一起去医院检查身体了。”

    古玉珍不由深深的看了程爱佳一眼,每一次她提出去医院检查身体,程爱佳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这次又烫伤了腿。一次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还是巧合吗?“检查身体的事情不着急,等养好烫伤再去也不迟。”

    呼!

    程爱佳暗自呼出一口气,终于躲过这一劫了。

    说话间古玉珍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程爱佳的表情看,当她说明天不用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她很清晰的看到程爱佳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时,她暗自疑惑了,难道程爱佳害怕去医院检查身体?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程爱佳害怕去医院检查身体呀?

    她那双充满精光的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大圈,随后试探性的对程爱佳道,“爱佳,我怕烫伤的地方会留下伤疤,还是去医院让医生处理一下烫伤的地方吧,不然傲风知道你受了伤,又会怪我没有好好地照顾你了。”

    去医院?

    那怎么行!

    程爱佳想都不想的开口拒绝道,“不用,只是小伤,不会留下伤疤的。在家里面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以往程爱佳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仪表,这次,她的腿都被烫红了,她不止不在乎,甚至连医院都不去!

    古玉珍更加怀疑程爱佳不去医院,肯定有隐情。

    她微拧着眉头,更加怀疑程爱佳不肯去医院别有内情,只是,会有什么内情呢?

    她的视线落在程爱佳的脚下,由下至上细细的打量程爱佳,发现程爱佳没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她曾经流过产,想到流产,古玉珍的视线落在程爱佳的平坦的小腹上面,难道...程爱佳不肯去医院和怀孕有关系?!

    程爱佳见古玉珍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心底一阵慌乱,难道婆婆想到什么了?

    她双手挽着古玉珍的胳膊,扯出一个很自然的微笑给古玉珍看,佯装撒娇的道,“妈,吃饭的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程爱佳那勉强扯出来的微笑,古玉珍尽收眼底,加上程爱佳总是避开去医院的问题,她心里面几乎肯定程爱佳不去医院和怀孕有关系。

    想到这里,她脸色一沉,半转过头看着程爱佳,冷声质问道,“爱佳,你流产以后是不是很难在怀孕了?所以才不肯去医院的?”是问句,却也是肯定句。

    程爱佳没有想到婆婆会这样直接问她,一时间心里面更加的慌乱,如果婆婆知道她以后不能怀孕,一定会逼着冷傲风和她离婚的!

    她程爱佳钱不怕俺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失去冷傲风那个她此生唯一深爱着的男子。

    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才能躲过这一劫?

    她心里面焦急不已,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在心里面干着急,可越是着急越想不出来该怎么回答婆婆。

    尽管程爱佳极力隐忍着心里面的焦急,可狡猾如狐狸的古玉珍还是看出来程爱佳眼底深处隐藏着的焦急了。

    古玉珍面色一沉,一把甩开程爱佳挽着她胳膊的双手,双眼一眯,几近冰冷的质问程爱佳,“我在问你,不去医院,是不是和你以后很难怀孕有关系?”

    程爱佳正处于慌乱之中,一个不防被古玉珍甩开,她纤瘦的身子向后退了两步远,才站稳。

    她没有想到一向疼爱她的婆婆居然会这样对待她,心里面一阵阵寒心,婆婆对她的疼爱再多又能如何?

    一旦涉及到冷家后代的问题,她程爱佳在古玉珍的眼里面什么都不是!

    她压住心里面的难受,仰着头看着古玉珍,一字一顿的道,“婆婆,你想多了。”她打算先稳住婆婆,剩下的一切等傲风回来解决。

    此时的古玉珍根本不相信程爱佳的话,她上前一步,一只手握住程爱佳的右手腕,拉着程爱佳向前走,边走边道,“我有没有想多,到了医院就知道了。”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